第25章你不是凡人,你是神兽
奇狂2017-10-31 20:252,414

  千泠记得在盘古岛与鸳鸯兽一战,最后一面见到的人,是祁平。

  可醒来之后,却只有落翘来这铁牢里看过她。

  落翘那日所说的话,言犹在耳。

  “他不许任何人来铁牢中看望你。”

  在这冰冷的铁牢之中,千泠一待就是三个月的时日,落翘也不知是去了哪里,从那日之后,再也没有来过铁牢。

  于她而言,牢里成日都是一片空荡荡,一开始觉得孤寂,可后来也就习惯了。

  一日,牢门不知怎么的,那锁心自己开了,而千泠便能够在铁牢里进出自如。

  可这铁牢之中什么也没有,甚至于除了她,没有其他的犯人。

  她杀了神兽,于是要被一直关在铁牢中,可为什么不让她一命抵一命,反而要困着她,不给她自由,也不给她痛快。

  不过这身体的寿命还有两年吧,机会总还是会再有的。

  两年也不短了,哪怕只有两天,做一下垂死挣扎总是好的,谁知道奇迹会在什么时候发生呢,只要还有时间,她就不应该放弃,可千万不要在井底要出水的时候,放弃打井。

  浑浑噩噩的不知又过了多长时日,千泠在铁牢里来来回回,百无聊赖,千泠挥舞起自己的裙摆,开始在那铁牢中的空地之上起舞,有一世重生,千泠是舞蹈艺术生,古典的舞蹈动作在脑海中变成了小片段,也不知怎么的,不由自主就想活动活动身体。

  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挥舞着衣袖,自娱自乐罢了。

  每日每夜,千泠都是在这寂寥的铁牢之中度过,直到有一天,牢中的铁栏被人打开,那门口站着的蕴雅谷底弟子对千泠说道,“潺连上仙让弟子来通知,他在祖邱殿等着你。”

  那弟子是凭空而出,千泠默默点头,跟着那弟子出了铁牢。

  可刚透过一道光墙,竟然在那光墙之外,看到了几十名蕴雅谷底的弟子,他们望着千泠的眼神十分冷淡,甚至带着敌意和防备,他们在这外头站了多久。

  鬼使神差的,千泠回过头,看了看身后的铁牢,心脏为之一颤。

  单面镜?

  这难道不是电视里审讯室的单面镜么,在那铁牢之中,外头的一切都看不见听不着,可外头呢,看里边的景象,却是那样清晰。

  在千泠的注视之下,铁牢中一把铁栏上挂着的锁链,砰然落在了地上。

  “砰。”

  在外边,竟然还能听到铁牢里头的声音。

  她被当做展览品,在这铁牢之中关了数月?

  不知道为何,心里有股火气往外冒,那她的一举一动,岂不是都被人看了去。

  眼角上的疤痕隐隐渗出淡紫色光芒。

  祖邱殿。

  很久没见过祁平,千泠站在那台阶之下,而祁平却是背手而立,在那高台之上。

  “潺连上仙,师姐已经带到。”那弟子恭敬说道。

  “泠儿。”祁平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隐约能听到轻轻的回声。

  千泠的手脚在出铁牢之后,被绑上了铁链,她心里也有疑虑,落翘不是说,她喝了神兽之血,却也没有丝毫作用,境界还是停留在闻道期么,那么这些人为何要防着她。

  脑海中回想着方才从铁牢走出的场景,那外头的人,分明就是派来看守她的,她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够调动蕴雅谷底几十名弟子看守?

  神游天外,千泠已经忘了此时她正站在祖邱殿,而高台之上的人,是她的师父。

  “泠儿,你可知道自己的身世来历?”

  大殿之上,祁平的声音清冷如风。

  “不记得。”千泠摇头,她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又哪里知道这身体的主人是什么身世来历,想起之前脑海中浮现的画面,千泠脸色有些发白。

  “你并不是凡人。”祁平转过身,神色依旧如常,千泠却看出了他的几分为难。

  难不成自己是穿越重生而来的事情,被祁平发现了?

  时空穿梭的概念,祁平竟然轻松就理解了,于是把她当做怪物关了起来?

  一切似乎合情合理了,这样一个不属于当前时代的怪物,是该特殊处理一下。

  呸,什么怪物不怪物的,有颜值的怪物,那叫做妖孽。

  千泠内心的戏码已经开始逐渐上演了。

  不知该如何回答祁平,千泠只好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微微垂着头,不去看祁平的眼神。

  “你可知,这鸳鸯兽,一只为鸳兽,一只,则为鸯兽。”

  鸳鸯?鸳兽,鸯兽?两只?那她杀死的是哪一只?又与她被关起来有甚关联?

  抬起头,千泠满脸的不解和迷茫。

  难道是她理解错了?她之所以不能羽化成仙,难不成这鸳鸯兽,是需要喝两只神兽的血?

  “而你,是那鸳兽与鸯兽的孩子。”祁平薄唇轻启,看的千泠差点就花痴过去,而忘了自己的处境,好在活的时间够长,什么妖艳贱货没有遇到过!不过是个上仙,她还能顶住。

  身世大揭秘,穿越重生异界的花季少女!

  一个醒目的标题突然出现在了千泠的脑海中。

  等等,神兽还能生孩子?

  她是鸳兽与鸯兽的孩子,也就是说,她特喵的竟然是只神兽?

  再等等,她在盘古岛上杀死的,该不会是自己的亲爹或者亲娘吧?

  心很累,真的非常累,先是希望落空,接着上天还丢给她这么大一个炸弹。

  所以祁平为什么要在她已经将那神兽杀死以后,才告诉她她的身世之谜?

  “……我分明就是个人的相貌,与普通人无异。”千泠想起了那个神兽的模样,她该不会被什么照妖镜一照,就也变成那个鬼样子吧,惊恐之余,千泠恳切的目光盯向了祁平。

  “你被孕育出来之时,我将你的容貌变幻成了人形。”祁平伸了手,手心顿时浮起了一个小光球,千泠一见祁平有动作,便慌张地跳脚躲到大殿内的木柱子后边。

  “师父,你先别急着让我现出原形,我相信你说的就是了,还是维持人形吧。”千泠唯恐自己变成那鸳鸯兽的模样,死活也不肯从柱子后边出来。

  “你将自己推入了现下这般境地。”祁平轻声说着,眉头微微皱起,眼里分明带着的是疼惜,而站在柱子后边的千泠却什么也没看到,甚至都没听清祁平说的话。

  “师父,现如今,我该如何做。”

  千泠手腕与脚腕上的铁链子砰然掉落,一瞬间感觉轻松了许多。

  “我已吩咐落翘去盘古岛寻你的娘亲,可如今,也等不到落翘回来了。”祁平说着,将手中的小光球射向了千泠,千泠自然是无法躲开那小光球的,硬生生的接了下来。

  “吼——”

  顿时,祖邱殿传来了震天的咆哮声。

继续阅读:第26章美女变神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宝宝不想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