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犯下大错
奇狂2017-10-31 20:162,362

  “泠儿。”祁平的声音有些担忧,但千泠却丝毫没有听到,好不容易站稳了脚跟,却又将扶着她的祁平一掌推开,从飞剑上一跃而下。

  朝着鸳鸯兽,千泠旋转着身体,一脚踢在那鸳鸯兽的眼睛上。

  鸳鸯兽发出嗷嗷惨叫,却更是亢奋了起来,要将千泠的身体踏在脚下,踩个稀巴烂。

  原本那已经被踏成了粉末的妖剑,这时候却被一团紫光围绕起来,瞬间变成了一把长刀,千泠只伸出了右手手掌,长刀便飞向了她的手心,发出摄人的淡紫光芒。

  “我要你死!”不顾那鸳鸯兽眼中奔出来的飓风,千泠眼角的疤痕也在散发着紫光,她也不知身体哪里冒出来的能力,突然盈满了全身,她就快要爆炸了!

  不行,不能杀死鸳鸯兽!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千泠眼前一晃,心神突然有些不稳。

  挥出去的长刀猛地收了回来,可为时已晚,那长刀将鸳鸯兽的后脖颈砍了一道血口,鸳鸯兽的鲜血溅了出来,千泠眼球震颤,鸳鸯兽的身体被凌空破开成了两半。

  被眼前血肉飞溅的鸳鸯兽给震撼到了,千泠一时间也愣在原地,可嘴边有些热热的鲜血,让她意识到自己千辛万苦来这盘古岛找寻鸳鸯兽的初衷。

  张了嘴,血液进入了千泠的嘴里,流入喉咙,最终进入身体,被吸收干净。

  她成功了?

  可身体里的那股力量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才处于闻道期么,怎么可能爆发出那么强大的力量,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还没回过神,千泠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起来,血脉扩张,呼吸急促,似乎有成千上万的细胞在膨胀,千泠跪倒在一片块状的血肉之中,死死抓着自己的脖子,那种喘不上气的感觉简直要逼疯她,这鸳鸯兽的血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怎么吃下去以后,身体如此难受。

  “师父……师父,救救我。”千泠的眼睛和鼻孔耳朵,皆有鲜红的血液涌出来,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她害怕极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只好伸手向天空中漂浮着的祁平求助。

  看不清祁平的脸是何神情,千泠忍受不了那种剧烈的疼痛,昏厥了过去。

  临昏厥之前,千泠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像是祁平的,又像是这身体原主的声音。

  周身的空气温度骤降,可没过一会儿,又觉得这四周都是一片火海,千泠无意识地伸手按住自己的头,头痛欲裂,这种感觉就像是宿醉一场,翌日清醒,却仍旧带着丝丝尖锐的痛楚。

  “唔……呃,好痛啊。”千泠浑身没有哪处是不疼的,像是被硬生生撕裂后又重新缝合到一起的感受,“我不是在盘古岛么,这又是哪里?”

  朦朦胧胧睁开眼,有些微弱的阳光打在了千泠的脸上,吸了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是……”身处在的牢房,三面都是吴壁石,正前方的铁栏却是很普通的铁质材料。

  千泠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关了起来,可她却丝毫不记得,是被什么人关在了什么地方,脑子的记忆停留在鸳鸯兽被她一刀劈断的时候。

  鸳鸯兽已死,她喝了它的血,那么现在的她……

  千泠却感受不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更不知道如今自己是什么境界。

  牢门突然被人打开,千泠一惊,却看见那门外之人,是一身粉白色长裙的落翘。

  “小丫头,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落翘温柔婉转的声音响了起来,千泠顿时有些鼻头发酸,这些日子,在外经历了许多,甚至生死就在一瞬间,在这个世界,她千泠还真是无所牵挂,没有亲人朋友,却唯独有个陪伴了自己几个月的落翘姑娘。

  虽说……这落翘颇有些百合的倾向,但不管怎样,她对自己的好是实实在在的。

  “落翘,我想死你了。”千泠毫无征兆,突然就哭了起来,牢外的落翘见她如此,笑出了声,那模样简直欠揍极了。

  “你非得去那盘古岛上冒险,现在知道怕了?”

  “如果不能修炼成仙,那我宁愿死在盘古岛上。”千泠突然想起了那把冰虾给她的妖剑,被鸳鸯兽踩碎以后,变幻作了一把长刀,可如今那刀呢,怎么不见了踪影。

  自从她清醒过来以后,莫名其妙就被关进了牢房。

  “我为什么要被关在这里?”千泠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你犯了大错,被祁平关了起来,不过我已经想到了救你的法子,安心在这把身上的伤养好,你被送回来的时候,吓坏我了,浑身都是血,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千泠见落翘不仅带了食盒过来,还有一些日用品和被子枕头之类的东西,看这样子,难不成是打算让她在牢里安家?

  “他把我关起来了?为什么,我犯了什么大错?”

  “你将那鸳鸯兽硬生生劈成了两半。”

  “神兽不可以杀的么?”

  “傻丫头,当然不可以,当初你说要去找鸳鸯兽,还以为你就是耍脾气,闹着玩儿的,却不曾想,你这次被祁平带回来,却是真的杀死了那鸳鸯兽。”

  “落翘,我依稀记得,当时杀死了鸳鸯兽,我是喝了它血的,所以如今我是什么境界,可有成仙?你快帮我看一下,如何了?”

  千泠满怀期待,望着落翘的眼神非常迫切。

  “你依然是闻道期,并没有任何改变。”

  “什么?依然,我依然是闻道期……”千泠如同晴天霹雳,原本以为这趟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冒险,能够有一个不成仙便重生,二选一的结局,可如今却仿若她没有经历过这趟盘古岛之行一般,那不是白忙了?她的小命差点就交代在那了,竟然还是闻道期。

  喉咙涌上一股腥甜的味道,千泠脸色惨白,这一世又要在成年的那一天消亡了吗,哪怕是修仙的时代,也拯救不了她,她的命运就真的无法改变么。

  无休止的死亡,无休止的复活。

  “小丫头,怎么了?来,先吃点东西,这里还有些治疗外伤的药膏,待会吃了饭,记得涂上。”落翘在那铁栏之外,将盛满了饭菜的瓷碗递了进来。

  “我现在没什么胃口。”千泠轻轻摇头,她现如今是真的吃不下饭,身体的痛暂且先不去理会,但心里的美好希冀在落翘说出闻道期三个字的时候,忽然就幻灭了。

  “你不会在这牢里待太长的时日,过几日,我便带你出去。”

  “落翘……师父,他现在在哪里,是师父准许你来看我的?”

继续阅读:第25章你不是凡人,你是神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宝宝不想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