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泰坦尼克的爱恋(7)
猫耳朵2020-01-20 21:332,746

  丹尼尔偏过脑袋,仍仰着头看她:“但我是为了你。”想了想,将她那只手指拉得越紧了些,“璃,我喜欢你。”

  林璃愣了片刻,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你懂什么叫喜欢。”

  丹尼尔很认真地噘嘴,“我就是懂。”

  林璃不置可否,拉着他正准备走,一抬头却遇上一张冷若冰霜的脸——查尔斯不知何时竟站在她对面不远处。

  林璃心头一紧,刚才那番笑不知他是不是看到了。黛西说过,他不喜欢她没有教养的样子。

  她顺着他的目光低下头,正好看到丹尼尔的小脑袋,下意识便将他往身后藏了藏。

  同样的谎言,林璃又对查尔斯说了一遍,丹尼尔虽然不满,却也算配合。但查尔斯却并不像爱德华那样好糊弄,抬手招来不远处跟着的女仆。

  “把这孩子送到他母亲那里。”

  丹尼尔显然不情愿,主动往林璃身后挪了挪。林璃也拦住女仆,“是我把他带出来的,我必须负责。”

  查尔斯看她一眼:“你该想想,如何对自己负责。”他的语气没有开玩笑的成分,显然林璃的举动又惹他不高兴了。

  其实林璃并不想惹他生气,来这里好几天了,她还没见查尔斯笑过,可她想,他笑起来一定很好看。

  林璃有意讨好他,顺着他的意思说:“我会对自己负责的,我知道哥哥不喜欢,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都听哥哥的。”

  查尔斯走过来,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小璃,花言巧语没有用。”又对女仆吩咐了一声,女仆便带着心不甘情不愿的丹尼尔离开了。

  林璃也是真的恼了,提高音量:“哥哥就是这样控制我的人生的吗?因为我是你的妹妹,所以连选择朋友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你跟他本来就不是一路人。”查尔斯的语气冰冷无情。

  林璃越发恼火:“那你告诉我,什么叫同类人?爱德华男爵吗?还是只要是你看中的人都行?看清楚,我是有思想的人,不是你的傀儡。”

  林璃转身而去,被查尔斯拉住,“胡闹!”

  林璃已经懒得跟他争论,三观不同,他们没办法交流。她挣脱查尔斯,头也不回地向另一边走去。

  这是在甲板上,公开场合,她知道查尔斯不会追上来,也不会真的跟她吵架。就算胡闹,他也只得由着她。

  这一局算她赢了,但她却并不觉得开心。

  那天晚上,林璃做了个梦,梦里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男子,她觉得熟悉,但总记不起在哪里见过。

  后来男人消失了,她追过去,却看到一艘巨轮。仿佛是发生了什么事故,巨轮正缓缓沉没,甲板上的人四处逃窜,哀嚎遍野。

  她知道查尔斯在上面,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她想过去救他,但怎么也无法靠近。

  林璃醒来时,竟出了一身的冷汗。此时已是第二天,她知道,今天夜里,爱德华会对她说一些话。

  或许是求婚,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拒绝。

  屋内的灯并未完全熄灭,壁灯氤氲出幽蓝而柔和地光晕。她下了床,披上外衣走到窗边。她知道,外面就是海。

  浩瀚的大海,海风凛冽。

  想了想,终究没有开灯,却鬼使神差出了门。

  走到查尔斯的房间外,这会儿他该正在睡觉,可她总想看看他,确认他平安无事。她知道那不过是个梦,可那个梦太真实,让她觉得恐惧。

  她不敢敲门,房门却在下一刻打开。查尔斯站在门口,林璃愣了下,转身便要跑。却被查尔斯抓住胳膊。

  他将她拉进放进,关了门,天花板的水晶灯并未打开,仍是那些壁灯给他们眼前带来了一丝光亮。

  “你在外面干什么?”查尔斯沉着脸问,刚才那一瞬,他真以为是自己想她已经想到魔怔。

  林璃的脑中闪过无数借口,但都不满意,所以泄了气,实话实说:“我想见你。”

  查尔斯没说话,很久,才问:“你知不知道被人看见了有多严重,明天你就要……”

  “我不在乎。”林璃打断他,后面的话她知道他要说什么,但她并不想听。

  许久,查尔斯才再次开口,声音竟带着难得的柔和,“那你在乎什么?小璃,告诉我,你在乎什么?”

  不知是夜色太过旖旎,还是那声音带着蛊惑,或许是想起了刚才那个恐怖的梦,林璃竟想也没想忽然扑进他的怀中,“我什么也不在乎,除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林璃的身体陷在天鹅绒的被子里,他俯下身来,轻声呼唤她的名字,“小璃,宝贝儿……”他的唇俯下来,正好准确地贴上她的。

  从一开始的柔情,到后来的攻城略地,林璃听到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他的、她的,混杂在一起。

  那样柔软的触觉,林璃忽然觉得心里某个地方有点难受。

  查尔斯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察觉她的难堪,他又坐得近了些,握住她的手:“小璃……”

  林璃本能地抽回手,“今晚的事我会忘记,希望你也能当没有发生过。”

  查尔斯没有说话,只站起来整理了衣服,“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林璃跳下床,光着脚便往外走。

  走出门才察觉自己没穿鞋,但她不会再回去,查尔斯也没有追出来。还好走廊上也铺了地毯,她便光着脚回了房间。

  林璃知道查尔斯并非故意给她难堪,他从未否认过对她的爱,所以也绝不会在那样的夜色里故意给她难堪。

  昨晚,他们确实越界了,查尔斯只是比她早清醒过来。

  她的鞋子是清晨的时候女仆给送过来的,而这一整天,她没有再见过查尔斯。

  晚上的宴会也是黛西过来通知的,女仆给她梳妆打扮。带着维多利亚时代遗风的束胸长裙,优雅繁冗,勒得林璃几乎喘不过气。

  裙子是黛西给她挑的,黑色的蕾丝精致优雅,最后还得别上一顶小圆帽,才能装饰出无可比拟的贵族气息。

  黛西很满意她这一身装扮,林璃也很满意,但她却并不觉得开心。黛西倒是眉开眼笑,推着她出门去了。

  舞会已经开始,音乐悠扬回旋,大提琴的鸣奏轻柔舒缓。林璃从楼梯上下去,还没迈开脚步已经吸引了一片目光。

  查尔斯走过来,脸上的笑容从容绅士,昨晚的事仿佛真的从来没有发生。林璃的唇畔也划开一抹笑,用戴了黑色丝绒手套的纤细手臂挽住他。

  舞池里,音乐仍在继续,所有人都收回了目光。查尔斯将她领到大厅的另一边,爱德华迎上来,绅士地鞠躬,向她伸出手,“不知小姐能否赏光?”

  林璃没有抬眼去看查尔斯,很自然地一笑,将手放在了爱德华的手心。

  林璃不会跳舞,但爱德华却并不介意,带着她循循善诱。亲切可人的男爵,林璃觉得自己倒真有些喜欢他了。

  但她忽然又想起昨天那幕场景,那个男人,这会儿她有些恍惚,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爱德华?

  一曲终,音乐忽然止住,原本舒缓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舞池里不知何时只剩下她和爱德华,其余的人都围在他们四周,目光有羡慕也有祝福。

  林璃知道,今晚的重头戏要来了。

  果真,爱德华挥挥手,就有三个女仆走过来。为首的一个手里端着托盘,灯光随着女仆的步伐暗下来,小提琴的声音渐渐奏响。

  一切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如梦似幻。

  但林璃的心却在起初如擂鼓的跳动后逐渐下沉,然后冻结成冰。她没有看到查尔斯,但他是她的哥哥,她知道他不会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可战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可战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