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泰坦尼克的爱恋(11)
猫耳朵2020-01-20 21:343,127

  林璃只是一个不留神,后面已经有更多的人涌上了船。那些人就隔在他和查尔斯之间。她能看到那张脸,那张在人群的缝隙里一闪而过的脸。

  虽然只是那么一刹间,但她分明看到他舒出一口气。她没事了,他终于可以放心。

  可林璃的心却在那一刻彻底慌了,她慌忙要往传下去,被身旁的太太拉住,“小姐,快坐下来吧,不然没有位置了。”

  林璃再看,果真身边的位置都被人占了,连丹尼尔单独的位置都被人抢走了。她有些踉跄,跌坐在座位上。

  丹尼尔险些跌倒,她将他拉到怀中。

  她又看到查尔斯,他站在甲板上,站在离她不远的那里。他看着她,对她微笑,嘈杂的人群里,她能看懂他的口型。

  他说:“我很快就来。”

  可她却摇头,身边的位置越来越少。她只顾着摇头,眼泪跟着掉下来,“查尔斯,查尔斯……”

  她想喊他的名字,开口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近旁的女生们终于上来完了,还剩一个位置,还有一个位置。林璃几乎要画十字架感谢上天了。

  但远处却有人匆匆跑了过来,看身形是个女士,她跑得很急,但因为隔着一段距离,船员并没有发现。

  大副已经下达了放救生艇的命令,林璃强迫自己将目光从那个女人身上收回来。只有一个位置,而查尔斯离得最近,如果没有那个女人,他就能上来。

  林璃心里捏着一把汗,看着船员招呼查尔斯上船。

  虽然隔着几个座位的距离,但她看到他坐下了,心里的石头也终于落了地。可是只那么一瞬间,她又觉得不安。

  那个女人已经跑得近了,更近了,她怀里的丹尼尔动了动,忽然大叫一声:“妈妈!”

  是丹尼尔的妈妈,她已经跑得很近了,但船却缓缓在往下放。没有位置了,已经上船的人也不会被叫下去。

  后面其实还有救生艇,只是,已经没有时间了。只有林璃知道,最多几分钟,这艘巨轮就会断裂开。

  可她却没有想到,查尔斯会忽然跳下船。他的动作很快,正好够抱住丹尼尔的妈妈,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抱上了船。

  救生艇放下去了,林璃只看到他最后一眼,她怔怔地、怔怔地、很久才回过神。

  她看到他对她笑,看到他的口型:“等我回来。”

  丹尼尔扑到自己母亲的怀里嚎啕大哭,那位妈妈也哭得泪人儿一般。出事的时候,她正带着另一个孩子出去找她的丈夫,房间里只有丹尼尔一个人。

  后来,她本来可以逃脱的,可是终究放不下自己的孩子,又返身回去了。她的丈夫死活不肯回去,她便将小的那个孩子交给丈夫,让他带着孩子走。

  她回去的时候,水已经快到胸口了,她没有找到丹尼尔,房间里没有、船上没有、水底下也没有……

  她越找越急,水也越来越深,她没办法,只好逃了出来。

  林璃是亲眼目睹那艘巨轮断开的,查尔斯还在船上,她知道他还在船上。海水翻涌,巨大的漩涡险些将救生艇吸进去。

  船上的灯光骤然熄灭,滔天的海浪,沸腾的海水,惊呼、恐惧、死亡……巨大的黑暗铺天盖地。

  短短两分钟,一切已经归于平静,林璃听到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渐渐破碎的声音。但她没有动,她只是站着,站在那里。

  后来他们换了船,那艘船在纽约港靠岸。她在那里遇到了温莎和爱德华,爱德华扶着温莎下船,然后抬头,看到了她。

  她像一直受惊的小鹿,将爱德华看了半天,一句话也没有。

  林璃住进了爱德华的房子,他知道她和查尔斯失联了,这些日子也积极地在打听查尔斯的下落。

  但是一无所获。

  温莎也住在这里,她并不喜欢林璃。但这里是爱德华的房子,她也不过是寄人篱下。

  提到寄人篱下,她好像从小就是寄人篱下。

  她和爱德华算起来血缘关系并不亲,只是因为父母过世得早,她才从乡下被接到了爱德华的家里。

  她聪明美丽又大方,在社交场合也深受所有人的喜爱,但她却只爱着爱德华。她知道爱德华也爱她,没有人会不爱她。

  况且,他向她承诺过,一定会娶她。

  只是后来却凭空多了个璃小姐,才让他们的爱情变得曲折而遥远。她不喜欢她,自然也应该不喜欢她。

  可她现在还不是这里的女主人,无权赶着个女人走。

  不过,也过不了多久了。她那天听到爱德华跟人在书房谈查尔斯的消息,这么久了,或许那个男人早就葬身大海了。

  到时候,这个女人没了哥哥,没了依靠,看她还有什么资格住在这里?

  但温莎却没想到,半个月后竟等来爱德华向林璃求婚的消息。这次仍是在书房外听到的,是爱德华和林璃的对话。

  “失踪的人员已经统计出来了,伯爵在其中之列。”是爱德华的声音,带着沉痛。

  林璃猛然抬头,又摇头,不可置信,“不会的,他说让我等他的。”

  大约是料到她的反应,但爱德华犹豫片刻,还是将手中的资料给了她。是官方的资料,还没看完,纸张已经雪片一样从她手中掉落。

  爱德华知道她难受,但有些话还是不得不说:“伯爵只有小姐一个亲人,可是按照法律,小姐不能继承伯爵的财产,除非……”

  顿了顿,走到林璃身边,“除非小姐马上结婚。”爱德华将一页打了油墨的纸交到林璃面前。

  林璃恍惚地接过来,是法律规定。她不能继承财产,除非结了婚,才可以以丈夫的名义继承。

  林璃抬头看向爱德华,眼前仍有些恍惚。她还是不相信,不相信查尔斯已经死了。虽然她最近经常梦到那样的画面,可他说过他会回来的。

  爱德华低头拾起地上的纸,才在她对面坐下来,“我不会勉强小姐,但这只是权宜之计,如果小姐想保住伯爵的财产,这是唯一的办法。”

  “不。”林璃摇头,“他不会死,我也不要他的财产。”

  爱德华蹲下身,握住她的肩。

  “他说过他会回来的。”林璃挣脱爱德华,几乎吼起来,眼里也跟着不断往下掉。

  “小姐!”爱德华也有些恼了,但终究不忍对她呵斥。只叹口气,放缓了声音,“小姐的的心情我能理解,就算如小姐所说,伯爵会回来。可是,除了小姐相信,我相信,别人不会相信的。”

  “况且,小姐并不知道伯爵什么时候回来,如果小姐不当机立断,等伯爵回来也只能看到他的财产落入别人手中。小姐真的忍心这样对他吗?”

  爱德华扶着林璃的肩,他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林璃其实晓得。但她只看着他,看了很久,然后才开口:“让我想想吧。”

  其实她没有办法,想再久结果也不会改变。

  林璃答应了爱德华的求婚,订婚那天,爱德华的父母特意从英国赶了过来。宽敞明亮的大厅,爱德华亲手将那条项链给她戴上。

  强烈的记忆涌上心头,只是刹那间,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又来了。

  林璃抱着脑袋昏倒在爱德华的怀里,醒来的时候,却已经躺在那张柔软的床上。爱德华守在她旁边,有些抱歉,“对不起小璃,都是温莎胡闹,头还疼不疼?”

  爱德华已经换了称呼,林璃虽有些不习惯,但此时也无暇理会。爱德华和她说了一会儿话,从他的话里,林璃大概听出,是温莎在她的蛋糕里做了手脚,所以当时她才会晕过去。

  但林璃知道,不是那么回事。

  见她还有些虚弱,爱德华也很快离开了。而此时她躺在床上,那些过往的记忆就像汹涌的洪水般涌上来。

  那些记忆与这具身体无关,都是她自己的。

  她是如何车祸身亡,如何跟十二楼里的那个男人做交易,如何来到这里……所有的记忆,都在爱德华为她带上项链的瞬间汹涌而至。

  她紧握住脖子上的项链……魂魄的碎片……她的意识与魂魄是想通的,如果不出所料,她魂魄的碎片就附在这根项链上。

  所以她才会在第一次见到这根项链的时候产生那样的感觉,所以刚才她才会昏倒,所以她才会将那些记忆都想起来。

  阴差阳错,没想到阴差阳错竟让她找到了自己魂魄的碎片。

  可是,要怎样才能让魂魄自愿融进意识呢?

  林璃又在床上躺了会儿,觉得胸口闷得慌,虽窗外已是夜色弥漫,但仍披上衣服走了出去。

  她走向花园,想去里面透透气,却怎么也没想到,会在那里遇到爱德华和温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可战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可战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