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最幸福和最痛苦的事
长安微暖2019-09-24 10:242,259

  云长安精通五行八卦之阵,这一路走过来,是以家传的秘踪之步前行,下意识地躲开了所有的陷阱和机关。黑影扑来的时候,她已经飞快闪开,避到了黑影无法触及的角落。

  这是云长安唯一学精的东西,打不过就跑,这才是保命的法宝。只可惜她不会游泳,不然在河上就逃了。

  黑影扑了个空,在地上捡到了一片鹰羽,捏着羽毛回到亭子里。

  “主子,那边没人,可能是鹰。”

  慕长情转过身,慢慢地揭下面具,仰头看向星空。

  唷,取面具了,有多丑?云长安圆眸大瞪,想借月色看清他的模样。

  不过很可惜,隔得太远,她又躲在假山石后,树影重重,把他挡得严实。月光如纱,笼在慕长情的身上,他的背影孤傲坚挺,有所有皇子有的傲气,也有那些人没有的孤冷之气。

  其实,他的日子也不好过的吧?

  但是,他活该!

  抠门的男人就不应该过好日子。

  云长安捂住口鼻,满脸笑容地看可爱的胖喜飞过去,尾巴一翘,不偏不倚冲着慕长情拉了泡热烘烘的屎!

  胖喜真好!总是知道怎么替她出气!

  她突然间心情大好,也不想看这倒霉鬼长啥样了,一路箭步如飞,避开王府的陷阱,回到自己的小屋里。

  在路上,她还顺手撬走了几块玉砖。她缺钱用,赶明儿雕成几个小物件拿去换银子。逃命的途中,没钱不行。

  ¬——

  日子过得飞快,云长安入府有十多日了,慕长情似乎把她遗忘了,根本就没有管过她。

  云长安每个梦里依然有那场大火,有被困在火中的爹娘,有中了箭还要拼死护在她身前的哥哥们……

  但是,她居然每天都能睡到大天亮!

  可能是因为被褥暖和,并且有冬至和春分守着她的缘故吧。

  这些日子她没再出去乱逛,刚进府她得老实一点,不给自己招惹麻烦。还有,她得抓紧时间把玉砖雕成小饰物,拿去换钱。

  她吭哧了十个晚上,毁了好几块砖,最后终于雕出了一只小玉魔……

  为什么是小玉魔?

  你还指望她能雕出好东西?自己的脸这么金贵的地方,她也只会弄得更丑,还指望她能把玉砖雕出花来?

  “哇,这是什么呀?”春分进来了,一眼看到了桌上的小玉魔,小声惊呼,“怎么和夫人一样丑?”

  呵呵……云长安白了她一眼。

  冬至也瞪春分,小声责备道:“怎么对夫人如此无礼。”

  “夫人恕罪。”春分赶紧跪了下去。

  这丫头没有坏心,就是嘴快。一个快嘴丫头能在王府活现在,是她命太好,还是主子太好?

  可能是慕长情克死的人太多,所以由她们胡来,反正她们是要被克死的,就不必费力气去砍她们的脑袋了吧?

  “你觉得这个能换多少钱?”她捏起小玉魔,期待地看向冬至。

  冬至为难地摇头,“奴婢不知道。”

  “估计能卖三个铜板?实在太丑了。”春分说完了,马上打自己的嘴巴。

  云长安活动了一下十根手指,恼火地往外走。算了,她还是去大街上“借”点银子更妥当!

  “夫人去哪?”冬至赶紧追过来。

  “出府走走,你有令牌吗?”云长安向她伸手。

  冬至捧上了自己的令牌,为难地说:“我是四等奴婢,我的令牌只能供一个人出去一个时辰。”

  足够了!

  想这破地方也不大,她一个时辰就能摸清方向。

  云长安拿过令牌掂了掂,沉思片刻,特别好心地用布把自己的脸包上,再戴一顶垂纱斗笠。

  此颜太丑,吓坏花花草草和孩子们就不好了。

  那日来时走的是小路,她晕船,又被马车颠簸得如同死去一样,根本没看清河阳城的模样。此时云长安站在路中的牌坊下,眯着眼睛,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河阳城哪是想像中的蛮荒之地?

  街市繁华,长河上船泊往来如织,分明是一个大富之地。

  这是怎么回事?

  瑞帝知道这件事吗?他怎么放心把一个富庶之地,交给慕长情?

  难怪慕长情的王府那般豪华奢侈,原来河阳城之富庶堪比京城!

  咚咚锵锵,几个衙役敲着小铜锣从她身边风风火火地走了过去。他们正在贴告示,悬赏抓捕江洋大盗。

  云长安来了兴致,跟过去看热闹。以前在京城时,她与几个哥哥就常玩这样的游戏,比比谁先抓到悬赏的犯人,输的人要请兄妹吃一个月的酒。

  她那时候小,跟在哥哥身后玩得很开心,哥哥们每每得了赏银,就会给她买新匕首,新马鞭,新弓箭,新铲子,且这些东西上一定得镶好她喜欢的绿玛瑙。然后兄妹几个去布置新的陷阱,再逮那些蠢犯人。

  云长安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有那么好的爹娘、那么好的哥哥。最痛苦事,就是失去了他们……

  她的心脏如被尖锥扎透,透着冰凉的风,痛得发颤。她应该报仇的!可是娘亲说了,若她敢不好好珍惜自己的命,最后不生出十七八个娃儿来重振云家,那就是大不孝。以后死了,娘亲和爹、还有哥哥们都不会来接她。

  她快步走到墙边看告示。这是一个盗贼,在城中行窃十数起,官府悬赏十两纹银。

  十两!太好了!

  云长安仔细看清画像上人的长像,再细细打听这人的作案手段,出现过的地方。像这种人,一定不会甘于现状,会再跳出来偷盗的。

  想打听这种事,酒楼,勾栏院这种地方最合适。人多嘴碎,什么消息都听得到。

  她挑了一家酒楼,进门的时候,顺手从出去的两个男子身上摸到了银袋和腰上的玉佩,不露声色地塞进自己的怀里。

  哥哥们常说,男人们的银子,就是给女子用的嘛!

  她帮这些爱喝花酒的男人用了正好。

  不多会儿,路上传来了两个男人急吼吼的声音。

  “报官,我要报官,肯定是那个大盗,把我们的银子偷跑了。”

  她挑了挑眉,在二楼要了个雅间,叫过小二点菜。

  没一会儿,她的脸开始发痒了。这就是云长安最担心的事,她的药粉开始失效!她得在最短的时间内,配出新的改容药剂。

继续阅读:第6章 不得不看着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长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