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王爷太抠门
长安微暖2019-09-24 10:242,352

  云长安躺了会儿,肚子咕咕地叫。她把两个丫鬟叫进来,准备让她们弄点吃的。

  “夫人,府里的规矩是,各院拿例钱去换粮签,再去领粮,各院做各院的饭菜。我们这里每月月钱是一两银子,这个月的例钱还没有发。而且之前的夫人走后,这里空了很久了,我们原本是在前面的兰姬院里做事,所以……没钱。”两个小丫头为难地看着她,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所以,没饭吃?想要吃饭,那得自己掏钱!

  云长安被慕长情这里的奇葩规矩震得七魂六魄都在发抖。自己老婆吃饭要掏钱!哪家会有这样的规矩?就算她是个假老婆……那出于一个男人的风度,这进府的第一顿,也不应该饿她啊!

  “你们叫什么?”她抚了抚额,强行打起精神。

  “奴婢叫冬至,这是我妹妹叫春分。我们是亲姐妹。”包子脸的丫鬟往前一步,福身行礼。

  “您就带这么一点嫁妆呀?”春分打开了她的箱子,叹气摇头。

  里面衣衫三两件,布鞋一双,铜钱三十枚。

  “拿着去外面买点吃的,我去前面走走转转。”云长安看了一眼包子脸丫鬟端来的馒头,把带来的三十枚铜板包好给了她。

  “夫人,晚上最好不要乱走……”冬至又开口了。

  云长安看她一眼,索性坐下。她倒是要听听,这里到底还有些什么破规矩!若让她忍不了,她马上就走。

  “夫人,咱们这边是南院,住的都是主子的姬妾。主子住在西院,没有主子召唤,您不能过东边的那扇门。若敢擅自闯入,会被打断腿的。”

  “可是他的夫人不是死光了吗?还有姬妾?”云长安惊讶地问道。

  “夫人是死了,但是姬妾还有很多,这里住了有十六个。”春分往外呶了呶嘴,有些同情看向她:“都特别貌美。”

  云长安托着腮,凝视着窗外。原来慕长情只克正房,她要不要自请贬为妾奴?

  “在我们这里死并不可怕,怕的是受伤,因为我们没有药可用。”冬至皱着包子脸,无奈地看着她。

  “啊?没有药是什么意思?”云长安惊讶地扭头看她。

  “我们主子与药相克,需远离有药的地方。为避免大家暗中藏药,所以河阳城只有一位大夫,药都在那位大夫手中。小百姓受了伤生了病,都得自己硬挺着,不然就自己想办法。夫人您估计是要不到药的!”春分嘴快,也不留情面。

  云长安吸气,吐气,让自己镇定!

  这地方绝不可久留!

  入夜就走!

  “还有一件事,进了河阳城,只有个城门。亥时三刻开始宵禁,至第二日辰时解禁,但凡有靠近城门者,除非有令牌,一律打断腿。就算得幸出了城门,外面就是河。过不去的。”春分又提醒道。

  云长安刚刚兴起的念头,被她自己寸寸掐灭。

  冬至勤快,春分话多,趁冬至去买饭菜的时候,春分把王府大小的事向她说了个遍。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冬至拎着食盒回来了,从里面拿出两只碟子,一碟青菜,一碾萝卜丁。

  三十个铜板,就能买这些!

  “那一两银子,一个月怎么过?”她强挤出笑容,温柔地问冬至。

  冬至同情地看着她,沉默不语。

  敢情,之前的夫人不是被克死的,是被饿死的……

  云长安举起团扇,恶狠狠地瞪着那两碟菜。该死的慕长情,抠成这样子,就应该拖出去扒光了狠打一百鞭子!

  胖喜飞进来了,落到她的手边,歪着小脑袋,往碗里啄米饭。

  “多吃点。”云长安从萝卜丁里挑出可怜的几块碎肉末,喂给胖喜吃。乖胖喜随着她一路飞来,累坏了吧。小可怜正是因为吃得多长得胖,所以取名胖喜。现在倒好,成了瘦喜了。翅膀支楞着,骨头清晰可见。

  长山灵雀,是要靠食万华精髓而活的,现在跟着她只能吃草籽,青菜萝卜。

  “会好的,胖喜,我们会好的。”她趴下去,和胖喜对视。

  胖喜支起翅膀,往她的鼻尖上拍。

  入夜。

  云长安把两个丫头支了出去,自己悄然爬出后窗,去四周摸摸情况。

  她是从王府后门进府的,此时穿行王府灯火辉煌的大院,只感觉头顶有一万只骄傲的乌鸦嘎嘎飞过……

  慕长情是真有钱啊!

  王府之内四处雕龙画凤,飞馆生风,绿荫成片,花团锦簇。随便一根柱子也是上等的玉石所雕!

  这么有钱,就不能给她吃顿饱饭?好歹她也是他的十二夫人!

  抠!

  死抠!

  全天下最倒霉最抠门的男人,怎么就被她给遇上了?

  她在一处假山石边停下脚步,越想越怄气。若不是出了差错,此时的她应当进了天晋国的边界了。

  嗖……

  一只黑鹰从头顶掠过,如箭一般射向前面的小亭子。她屏声敛气,慢慢蹲下去。

  那里坐着一个人,看不清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慕长情,也不知道看到她没有。

  “爷,京中有消息了。”暗色之中,又响起了一把声音。

  坐在亭子里的人果然是慕长情,他不是应该在西院吗?

  云安安缩得更紧了,生怕被他发现。又倒霉又抠门的慕长情,说不定还很狠毒!

  “慕正曦刚刚迎娶天晋的泠公主,两国停战了。”黑影继续说话了。

  天晋泠公主,关泠湮,传说能站在荷叶上跳舞,身轻如燕。

  慕正曦明明说过,喜云长安这种不爱女红,会排兵布阵、挖陷阱的女子,因为她能伴他登上帝位。

  云长安并没有想当皇后的野心,她只是喜欢慕正曦对她的欣赏。毕竟不爱绣花不会唱曲的女子少见,尤其是豪门大户里的女子更为罕见。她的几位哥哥经常笑她会嫁不出去。

  她眯了眯眼睛,想到了慕正曦那晚在月下拉着她的手,往她手心放上一枚兰玉佩的一幕。

  以兰定情,约定三生。不过区区数月,慕正曦就奉帝令,亲自抄了她的家。那日她披头散发地冲向他的车马,想问问他,他不想要一个陪他登上帝位的皇后了吗?隔着重重人群,他在马上,她被人推在地上,遥遥相望……

  你瞧,男人喜欢的还是能在荷花上跳舞的女子。

  呸,有什么了不起!她云长安偏不跳舞唱曲,而且一定能找到愿意与她一同挖陷阱的男子,再把所有对她不好的人统统丢进坑里埋掉!

  咔嚓……

  木枝断掉的声音惊动了那边说话的二人,黑影如疾风一般匆匆掠到。

继续阅读:第5章 最幸福和最痛苦的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长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