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感觉到一阵兴奋
长安微暖2019-09-24 10:242,124

  “我比你晚到半月,可你怎么会知道我会来这里?我原本是想去天晋国的。”云长安好奇地问道。

  “我是碰运气,然后病了一场,没能走成。可能是你三哥安排你我在这里见面吧。”步泠卿握着她的手,小声说道。

  “步哥哥,你放心,我也会用命护住你。”云长安握紧他的手指,郑重地说道。

  好不容易有亲人回归,她当然要拼尽全力以护周全。

  步泠卿又笑了,笑了会儿,眼眶又红了。

  他明明可以逃得远远的,不必找她。想不到为了当日一诺,他居然要一生追随。

  云长安觉得这世上还是有感情的,比如大哥和大嫂,他们是相拥着坠入火海的。他们那样好,那样好……

  云长安咬紧唇,肩膀抖个不停。

  “别哭了,长安。我们想办法离开这里。”

  “现在不能走,我喝了绿幽。”

  “什么?”步泠卿猛地站了起来,“瑞帝为让不能让他信任的大将忠心,赐过好几个将军绿幽。没想到他连自己这个倒霉鬼儿子闲王也不放过。”

  “绿幽每月要有红灵解,红灵极为难配,好几味药材都是宫中独有的,配方也极为严苛,少一点点、多一点点,都会要命。所以我得等下个月送红灵来的时候,多盗几盏红灵,以备不时之需。”

  “怎么会这样……”步泠卿托着她的下巴,焦急地看她的眼睛。毒发的时候,眼睛会泛紫,像妖魅一般。

  “这还是次要的,我必须马上进到大营,拿到药材配置易容粉。步哥哥,你生病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水土不服,易治。身边很多东西都能入药,所以我就熬了些易得的草药给自己调理。不过你想要的药材,只怕不易得。”步泠卿轻轻摇头:“我去探探大营,给你找过来。”

  “明天就有药了!步哥哥,你能来,真是老天助我。”云长安扭头看他,笑着朝他勾了勾手指。

  步泠卿俯下身听她安排。

  二人商议一会儿,步泠卿忍不住地笑,“小坑儿真是厉害。”

  “我先回去了。我怕出来太久,我屋里两个丫头会进屋。有消息我会胖喜来通知你。”云长安满心激动欢喜,有太多的话想说,但是又怕回晚了惹出事。

  要不是那碗该死的绿幽,她今晚就能和步泠卿出城!

  这么一想,她又想掐死慕长情了!

  她赶回王府废院,已经是一个多时辰后的事了。冬至做好了午膳,正在外面敲门。

  她从后窗爬回屋,捏着嗓子回应了几声,换好干净衣裳,过去开门。

  “夫人头发怎么湿了?”冬至看着她的头发,不解地问道。

  “刚刚头晕,从后窗处伸出脑袋透了透气。”她接过碗筷,心情愉悦地把一盘白萝卜吃了个精光。

  “夫人胃口真好。”春分站在门口噘嘴,“萝卜也吃这么香。”

  这里东西太贵,一两银子真的不够三个人吃喝!但她又不好马上拿出顺来的元宝,会招人怀疑。

  冬至把春分拖走了,云长安喝完碗里最后一滴汤,自己去洗碗筷。

  虽吃不好,但是让云长安最满意的事就是各房姬妾都安份,无一人来找麻烦。她看了看前面那些雕梁画栋的高门大院,开始琢磨,怎么从这些美人身上弄点银子来用用。还得是她们心甘情愿地拿过来。

  晚上只有粥喝。

  云长安吃唏哩呼噜喝得很快活,仿佛粥里放了鱼翅,嘴里胃里全是甜的。这是步泠卿带给她的生命的甜意。

  “哇,管家遇上鬼了,他出去喝酒,遇上鬼打墙,摔断了腿,牙也磕掉了好几颗。”春分冲进来,叽叽喳喳地告诉二人从厨房听来的消息。

  “啊?鬼打墙呀!”冬至吓得脸色都变了,“难道是……王爷又要克人了?”

  “反正很惨的,听说嘴巴肿得像黑鱼嘴,脑袋瓜破了,腿最惨,说是能看到骨头……”春分连比带划地说管家的事。

  云长安捧着一碗粗茶,听得津津有味。管家那天掐着她的脸给她灌药,一滴也不放过。今天就让步泠卿请他尝尝鬼打墙的滋味。

  她不敢随意布陷阱,布阵法,是因为怕人识出云家阵法。步泠卿不一样,他是江湖人,糅杂多个门派的特点,别人轻易识不出。

  “夫人,你为什么笑?”春分一扭头,看到了她笑得脸歪鼻斜的模样,吓了一跳。

  “没事。”云长安挑挑稀拉拉的尾巴,关门进屋。她要准备去盗药了。

  王爷的管家受伤,大夫就算不亲自登门医治,也会派人手下前来。她要看看大夫长什么样,若有机会,就随他入营,拿到药材。

  “夫人成天关在屋里,在干吗呀?”春分趴在窗子往里看。

  云长安慢吞吞地说道:“作梦去见闲王。”

  春分长长叹息,走开了。

  云长安换上衣服,等天黑。

  ——

  管家住的地方在闲王的后院小屋,他得随时听从闲王召唤。

  此时他躺在榻上,正在哼唧。

  这可不是别处,稍有不慎,就会被侍卫发现。她躲在暗处,看到慕长情撑着伞,手里还拎着一只药箱,慢悠悠地走近。

  慕长情居然没有请大夫入府,而是他自己亲自动手给管家疗伤。

  他会吗?

  他有药?

  “王爷,奴才不能再侍奉王爷了。”慕长情刚进去,管家的嚎哭声就传了出来。

  云长安轻手轻脚地接近后窗,往里面张望。只见慕长情打开药箱,从里面取出一个又一个白瓷瓶,把里面的药统统倒在掌心,再往管家腿上一顿乱揉,痛得管家又是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别说管家了,云长安看到都觉得痛。慕长情这是救人吗,简直是在杀人!他哪里像王爷,简直像恶魔!

  但不知道为什么,云长安居然感觉到一阵兴奋。可能她的心里也住着一只小恶魔,就想看她讨厌的人不痛快!

继续阅读:第12章 在床底睡一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长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