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雨中见故人
长安微暖2019-09-24 10:242,144

  “是。”云长安福身行礼,毕恭毕敬。

  “冬至,以后你再敢带着十二夫人乱跑,连你一起乱棍打死。”管家转过头,瞪着铜铃一样的眼睛训斥冬至。

  冬至吓坏了,扑通一声跪到泥里,连声求饶。

  “哎哟喂,我这双眼睛,晚上得去喝几杯定定神。”管家捂着眼睛,轻拎袍摆往前跑。

  云长安拉起冬至,慢吞吞地往回走。

  让她在院里关上十日,这对她来说是件好事情。她必须尽快去到大营,找到那名大夫,弄到她需要的药材。

  慕长情这人无耻,抓人还能随便抓!弦公子也不是个好东西,一双桃花眼全是坏水在荡漾。若放到以前,她大可以在王府里挖几个坑,摔得这群坏家伙七魂碎掉六魄。

  但此时她必须万分小心,绝不能让人发现云家的陷阱术出现在这里。

  春分正在给她裁衣裳,这丫头嘴多手快,做的衣裳挺好的。

  云长安一时兴起,拿起绣花针绣了朵牡丹花。

  “怎么样?”她把花给春分看。

  “唷,夫人绣一只鞋是什么意思?”春分不解地问道。

  这不是牡丹盛开吗?

  云长安呼了一口气,丢开针线去睡觉。她终究和绣花针无缘!也不知道未来的夫君介不介意她只会挖坑埋人、不会绣花的事。

  “弦公子俊吧?”春分叽叽喳喳地找她聊天,“弦公子一个夫人都没有呢,据说是有心上人,要等心上人归来。真是一个痴情的男子。”

  “可能他喜欢男人。”云长安一个字也不信!看人看眼睛,弦公子的眼睛春情太满,绝对不是专情之人。

  “哇……”春分扭头看了她一眼,小声说:“夫人,您见过男人和男人吗?”

  “哦,见过。”云长安合上了眼睛。

  在京中,断袖之风并不稀奇。三哥就有很要好的男伴,名叫步泠卿。生得比女子还俊俏,他会武功,能三步成诗,与三哥情投意合。三哥为此不娶,要终身与他相伴。这事父亲大人也知道,说要打死三哥,被哥哥们和母亲拦了下来。

  家破那日,她亲眼看到步泠卿拼死冲进来,用身体护住三哥,中了好几箭……

  爱情这种事,并不只发生在男女之间。她不觉得脏,她觉得那样很好。生死相随,共赴黄泉,来世再相爱。

  他们两个,一定不会饮下孟婆汤,一定会托生在同一处地方。

  “夫人,您怎么哭了。”冬至撩开帐帘,小声劝道:“闲王殿下冷落你,奴婢觉得是好事,毕竟之前的夫人都活不长久。在这世上,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冬至怎么和娘说的话一样呢?她被娘和哥哥们拼死护着送出来时,娘告诉她:天大地大我们长安的命最大,不管遇上什么人什么事,都不许拿自己的命去换。

  云长安捂着剧痛的胸口,紧缩成一团,哑声说道:“哪有女子不希望夫君疼爱,我是真爱闲王殿下啊……”

  冬至楞了一会儿,轻声叹息,“那夫人睡会儿。”

  她们两个出去了,胖喜扑楞楞地飞进来,往她手心里放一小枝黑羽。

  云长安看到这东西,一轱辘爬了起来,激动地捏紧黑羽,小声问道:“见到了?真的是他?”

  胖喜扑翅膀,小脑袋轻点。

  步泠卿自打和三哥好后,也给自己设计了一枚羽毛徽记,云家人用青羽,他用黑羽!

  他居然没死!他就在这里!这么说,墙上的青羽是他留下的?严格来说,他并非云家人,那场祸事不应该牵连他。但他与三哥情深意真,不顾生死相救……说不定,他把三哥也救出来了!

  她坐不下去,也不顾天还没黑,换上衣服,交待冬至不要吵她之后,关紧前门,麻利地爬出了后窗,经昨晚的路出府。

  幸亏雨越下越大。

  一路上浇得鸟都看不到一只。胖喜躲在她的怀里,小爪子紧抓着她的亵衣,直到出了王府才飞出来,给她引路。

  大雨下的河阳城,远不如昨日热闹。众人都缩在屋里,此时在屋外行走的人反而打眼得很。

  云长安小心翼翼地避开巡逻的士兵,在胖喜的指引下,到了一个小院外。

  她不敢贸然进去,趴在后院墙头观望了一会儿,直到胖喜进去确定了人在,她才翻墙而入。

  “谁?”伴随着低哑的声音,一袭墨绿布袍闪出小门,长剑抵到她的喉上。

  她眨眨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俊脸。

  “长安。”她抿抿唇,雨水和眼泪混在一起,分不清了。

  握剑的手抖了抖,长剑掉在地上。

  确实是步泠卿!

  “小坑儿?”他再度确定。

  三哥就爱叫她小坑儿!她捂紧嘴,呜咽着点头,“小坑儿。”

  想不到逃了一路,居然能遇上故人!

  步泠卿伸出双臂,把她死死抱入怀里,高大的身子弯下来,不停地颤抖,“找到你了!”

  “三哥呢?”云长安抬起小脸,期待地问道。

  步泠卿双眸赤红,缓缓摇头。

  云长安的心脏又锥痛了一回。

  “你三哥让我一定要找你……小坑儿放心,我这一世都会护你左右,定不负你三哥所托。”步泠卿又抱紧了她,嘶哑地说道。

  云长安的额上全是滚烫的水滴。

  她听到步泠卿的心跳声,如此之急!

  三哥得泠卿,能瞑目的,能好好去天上的。云长安用力抱紧他的腰,她不能叫他三嫂,只能叫他步哥哥。

  “步哥哥,我们相依为命了。”

  “是,相依为命了。”步泠卿握紧她的手,大步往屋里走去,“快进来,雨大。”

  “还有别人逃出来吗?墙上青羽,可是你所留?”云长安急声问道。

  “不知道,或许有吧。那青羽,我也看到了。但我担心是陷阱,所以不敢贸然出头。你是何时来河阳城的?我来了有一月余了。”步泠卿拿起一条干帕子,给她擦脸。她只会易丑的秘密,三哥没有瞒过步泠卿,他知道。

继续阅读:第11章 感觉到一阵兴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长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