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白衣弦公子
长安微暖2019-09-24 10:242,159

  易容粉已经不够了,只供她勉强捏完脸。

  胖喜从梁上落下来,歪着小脑袋,眨巴着黑溜溜的小眼睛盯着她的脸看。

  “好丑对不对?”她抚着胖喜的小脑袋,微微叹息。

  胖喜扑了扑翅膀,跳到她带回来的铁盒子上。

  “让我们看看这是什么,可能是他们搜刮的银票。胖喜,我们要发财了。”云长安打起精神,用小刀撬开锁。

  夜明珠!

  云长安掩唇惊叹。这颗珠子可不一般,足有鸡蛋般大小,泛着温润的光泽。夜明珠底下垫着一张地图,上面的文字云长安看不懂。

  她拧拧眉,把盒子妥善藏好。

  夜明珠太贵重了,这地方肯定不好出手,以后离开河阳城,她再换成现银。

  刚刚躺下,她脑子里浮现出在屋顶上遇上的那个白衣男子的身影。那个人朝她伸手,是想要铁盒吗?

  死不要脸,不穿裤子!

  她的脸颊红了红,又想到了慕长情。那日二人互抓的时候,她气火攻心,并不似今日这般害羞。

  哎,就算她打小跟着四个哥哥长大,每日听的是父亲教导哥哥们如何排队布阵、如何精妙退敌,那也不代表她就是个男人啊。怎么现在总让她看这些不该看的东西?她还是挺想嫁人的呢!

  不嫁人,如何完成母亲的遗愿,生出一大窝的儿子,光耀门楣。

  第二日还是雨天,淅淅沥沥的雨声滴答不停。她赖到快中午还不肯起来,直到春分撑着伞,满脸喜色地跳进屋里。

  “夫人,你知道谁来了吗?”

  “谁?”她握着梳子,懒洋洋地梳头。

  三尺青丝,如缎子般柔滑。

  “弦公子,河阳城中最好看的男人。”春分捧着双颊,羞答答地说道。

  那个手握令牌,不给老百姓看病的家伙?

  “有那么好看吗?比闲王好看?”她掀掀眼皮子,随口问道。

  “没人知道闲王长什么样子呢。”春分老实地回答。

  也对,他自打出生就被扣上了面具,从未见过阳光。脸皮一定很白,眼睛倒是生得好看,深邃乌亮,暗藏山水波澜。

  “弦公子好看,我们这里的人都说,看弦公子,一望钟情,再望想嫁。”冬至接过了话。

  连冬至都说好看,这位弦公子一定差不了。

  “走,去向王爷请安。”她麻利地挽好头发,叫过冬至,要去前厅。

  “没有王爷召唤,是不能过去的。”冬至提醒她。

  她想了想,那偷看总行吧?就在高墙这头,往那边偷瞄几眼。

  冬至拗不过她,只好让陪她过去。高墙的雕花窗应当出自高人之手,雕花十分精美。云长安趴在窗口往对面眺望。几道高挑的身影正穿过梅林,缓步而来。

  慕长情一袭黑衣,身边是一袭白色锦袍的弦公子。他撑着一把碧油油的竹枝伞,乌黑如缎的长发垂于腰下。长眉入鬓,眸漾春光。

  果然很好看!

  这世道是怎么了,为何好看的男人都变坏了?

  云长安拧眉,又想到了锦王,心情被雨水打湿,变得极为糟糕。

  二人身后跟着几名将军,正在说朝中之事。

  “皇上下令搜捕云家人,云家世代为军师,祖上辅佐辉帝打得江山,其父与当今皇上本来情同手足。想不到,现在落到株连六族的下场。”

  “听说在河阳城有了云家人的踪迹,皇上下令,十日之内必须找出来。”

  慕长情停下脚步,扭头看向两位将军,语气淡漠地说道:“那就找。”

  “可是,怎么找啊?都不知道是谁。”将军们面面相觑。

  “本王也不知道。”慕长情掉过头,继续往前走,“随便去抓两个,你们说是谁就是谁,这还不简单。”

  “这不是欺君之罪吗?”将军们吓坏了,赶紧抱拳弓腰,“王爷请慎重。”

  “本王现在就慎重地告诉你们,去随便抓两个人复命。本王每天都很忙,哪有功夫耗在这事上面。”慕长情语气更加淡漠疏离。

  众人无奈地摇头,朝弦公子投去求助的眼神。

  弦公子转了转竹枝伞,笑吟吟地说道:“本公子倒是觉得,随便抓,不如抓几个王爷不喜欢的人。”

  “准了。”慕长情挥了挥手。

  众人面露恐慌,腰越弯越低。

  云长安看得直拧眉。

  人能乱抓吗?

  慕长情这个抠门鬼,再遇上弦公子这个歹毒鬼,河阳城的百姓也太倒霉了。

  “弦公子总是来找闲王的麻烦,真是讨厌。”冬至小声说道。

  弦公子找麻烦?她看这分明是蛇鼠一窝!不过弦公子穿白袍,身材也挺高大的。是不是昨晚见过的那个人?

  那些人走进了梅林深处,身影渐渐看不到了,但是声音却还能隐隐传来。云长安换了好几扇窗子,好几个角度,都没能找他们的身影。

  “你在看什么?”窗子外突然多了张乌漆漆的脸,和她四目相对。

  云长安吓得猛地打了两个哆嗦。

  慕长情什么时候到窗子外面来的?

  原来外面路的地势比里面低,他站在此处,正好露出脑袋。

  对视片刻,云长安结结巴巴地说道:“妾……妾思念王爷了……”

  “思念本王?”慕长情双瞳微缩,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看了半晌,长指从窗子里伸进来,往她的丑脸上戳了一下,“这么丑,还敢思念本王。”

  “王爷说过的,家有丑妻,能避祸。”云长安垂着眸子,小心应付。

  “这位就是新夫人?”又多了一颗脑袋,是弦公子!

  就近看,弦公子更好看了!皮肤细腻幼滑,鼻梁高挺,狭长的凤眸温柔含笑。

  真是一双好桃花眼!

  “见过公子。”云长安退了几步,福身行礼。

  慕长情眸光发凉,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弦公子也没多看云长安一眼,大步跟上了慕长情。

  “十二夫人,王爷令你面壁思过,十日之内不得出门。”不多会儿,管家跑过来了,拧着眉,厌恶地看着她。

继续阅读:第10章 雨中见故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长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