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本夫人已摸过了
长安微暖2019-09-24 10:242,192

  冬至坐在石凳上,给云长安做新鞋。院墙边摆着一长溜洗干净的坛子,准备酿酒用的。

  “冬至,你什么都会,怎么没把你派到那些有钱的宠姬那里去?偏让你和春分来伺候我这个丑夫人。”云长安好奇地问道。

  冬至抿唇笑笑,一副老实样子,“春分爱多嘴,我得看着她,不让她闯祸。所以,我常给管家做点鞋袜,求他别把我们姐妹放到厉害的主子身边。管家见我老实,就让我和春分呆在这边的废园里。反正住进这里的夫人,都熬不过……”

  她飞快地捂嘴,抬头看向云长安。

  云长安托着腮,歪着脑袋看冬至,“都死了啊?难道都是和黑乌……王爷嘿嘿哈哈的时候死掉的?王爷有那么勇猛吗?”

  冬至听懂了她的话,羞涩地摇头,不接话。

  云长安幻想片刻,忍不住又说:“可能真有那么勇猛,他还是挺雄壮的呢。”

  冬至飞快地扭头看她,惊讶地问:“你和王爷……圆房了?”

  云长安摇头,“本夫人摸过了。”

  冬至嘴巴大张,一副错愕的神情,握针的手都在发抖。

  云长安懂,哪有女孩儿说话敢这样放肆呢?她哈哈地笑,从冬至手里拿过针线作势要绣花,“逗你的!来,本夫人教你金玉满堂针法。”

  “还有这个针法?”冬至脸色终于正常了点,盯着云长安指尖捏的针问道:“我只有这两块锦布鞋面,夫人别扎坏了。”

  云长安雕的那些小丑人,冬至刻骨铭心。有一晚起夜,不小心踢到了一个被云长安丢到角落里的小丑人,猛地一瞅,还以为是从土里爬出了半截小鬼,吓得魂都快没了。

  “当然有,你看……”云长安拿着针一阵乱戳。

  “姑奶奶,你饶了我吧。这是给你做的新鞋啊,你那双都旧成这样了。马上就要入秋,夫人得有鞋换!”冬至赶紧夺回针线,嗔怪地瞪了她一眼。

  云长安真的好喜欢冬至!

  逃亡至此,居然还能遇上这么一个老实丫头!以后若能飞黄腾达,一定让冬至过得像活祖宗一样。

  “夫人,我赚了五两银子。”春分眉开眼笑地跑回来了,神气活现地把五两银子往冬至的掌心拍。

  冬至也高兴,快步过去拿了只白色小瓷坛出来,一块一块地把银子放进去。

  咚……

  一块碎银掉进去,发出清脆的响声。

  咚咚……

  再放两块。

  三个女子围在白瓷坛子前听银子碰撞瓷器的声音,真感觉是世间至美之音。

  “夫人赶紧再画几张,我统统卖出去。”春分兴奋地说道。

  “再有人问你,你就说没有了。”云长安摇了摇雪白的食指尖,笑眯眯地说道。

  十二夫人入府一月余,毫发未伤,这就是赚钱的大好机会,前来求要灵符的人会越来越多的。

  春分不笑了,生气地说道:“明明夫人一点都不累,怎么能这样懒!夫人当自强呀。”

  冬至却懂,抱起小瓷坛,轻声说道:“奇货可居都不懂。”

  “我当然懂!骑在货物上面,把货卖了,就有银子买屋子了。就是要多干活。”春分不服气地说道。

  “你真不傻!”云长安鼓掌。

  冬至缩着肩偷笑,进屋把坛子收好。

  待云长安给春分讲完奇货可居的典故,春分梗着脖子嚷:“我就是这个意思,夫人不能笑我。”

  云长安曲指她的脑门,“笑一笑十年少,来和我一起笑,哈哈哈哈哈……”

  春分和冬至对视一眼,表情就像看一个脑筋不正常的神婆。

  到了晚上,果然有人悄悄来找春分。春分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把云长安画符的本事吹得天花乱坠,还让来求符的丫鬟捏自己腰上新长的肉……以示自己的日子有多滋润、多惬意。

  云长安歪在窗口看了会儿,托辞要养神画符,关紧门窗后溜了。

  城中马上就要举行交易会,街市明显比之前更热闹,巡夜的衙役也比之前多了几倍。云长安易容成小公子,摇着折扇混迹人群之中,一边看热闹,一边琢磨出城之法。

  河阳城只有在辰时至巳时让人进城,酉时至戌时允许人出城,盘查严格,稍有怀疑就会拿人下狱。她想要顺利出城,必须要拿到河阳官府颁发的紫色名帖。

  “闪开!”前面人群躁动,只见有骑兵簇拥着一驾马车气势汹汹地闯过来了。

  他们打的是三王慕轲寒的旗帜,十数名骑身着三王府衣饰的男子正挥鞭驱赶人群。最后匹马上是两个女人,从服饰上是乌河王府的。

  呵,太好了,慕轲寒和乌家人来找乌琅郡主了!

  娶到乌琅郡主,等于得到了乌河王和长公主的势力拥护,他怎么肯拱手让给慕长情呢。

  慕长情要倒霉喽!云长安幸灾乐祸地冲马车挥拳头,轻呼:三王加油!

  步泠卿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语气甚是担忧,“总算找到你了,三王和乌家的人过来,说不定要找你麻烦。”

  “找我麻烦干什么?”云长安嘴角轻撇。

  “乌琅向来如此,只要不痛快,她就要找看不顺眼的人下刀。”步泠卿提醒道。

  “那就更不要回去喽。”云长安冷笑。

  “那我们出城?可红灵怎么办?”步泠卿有些犹豫不决。

  “她找不到我,自然会去找长得好看的姬妾的麻烦。现在回去才是找死。”云长安淡定地看了他一眼。

  前面有卖花灯的小摊,云长安想了想,买了一盏重瓣大花灯,让老板帮她祷词,她站在旁边念:“愿夫君美梦成真,早日被命硬之人克死。”

  老板手一抖,墨在纸上滴了一大团。

  云长安没理会他,继续念第二句,“诚心祈愿前夫早日被美娇娘榨干,最好肉芽芽也榨得不剩下。”

  噗嗤……老板捂着胸口,震惊地看着她。她此刻是个男人啊……哪来的夫君和前夫。而且还发下如此恶毒的诅咒。

  “很好,放灯去。”云长安贴好祷词,脚步轻快地往前冲。

  “世风日下啊。”他握着步泠卿给的银子,连连摇头。

继续阅读:第22章 小手儿生得真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长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