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小手儿生得真美
长安微暖2019-09-24 10:242,116

  “你不怕留下线索,让慕长情或者弦筝嗅到气味?”步泠卿看着她把花灯放进护城河里,低声问道。

  云长安抛了抛折扇,指着河中上千花灯说道:“你随便捞一盏上来瞧瞧。在河阳这地方,百姓饱受压榨,我能肯定,十盏灯里有九盏是想那些狗官去死的。只是有些人写得隐晦一些而已。”

  步泠卿想了想,弯腰捞起一盏,举到眼前一瞧,果然和云长安说得差不多。他把花灯放去,一脸佩服地看云长安。

  “我不是猜的,我是看到前面那个大嫂写的祷词啦。”云长安扇子抵在下巴上,笑着说:“所以不要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

  步泠卿哑然失笑。

  “步哥哥,河阳城马上就要办交易大会,若真有我云家人在此,说不定会出来活动。我若不能及时出府,步哥哥就多费心。”

  “放心。”步泠卿轻轻点头。

  “你说,到底瑞帝是听信谁的话?”云长安扭头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你说,我要不要复仇,杀了慕轲寒和慕长情?”

  “你一个人怎么杀得了?听话,安心等红灵。”步泠卿摁了摁她的肩,小声说:“以后我们会有机会为云家人报仇。”

  云长安眯了眯眼睛,抬头看天空。

  连活下去都如此艰难,报仇这个词离她太远了。但若真有机会,她会做的!到时候,还请娘亲不要怨她不听话。

  “对了,以后传书信用这个来写。”步泠卿拿了只小木盒给她,解释道:“只需一小撮融入水中即可。在掌心攥至发热,字会显示。不能火烤,丝绢会直接烧起来,遇水也无用。”

  “你知道的真多。”云长安收好盒子,小声叹道:“以前和你相处太少,现在,幸而有你。”

  “去吧,今晚我会在王府附近守着,若真有事,你让胖喜传信,我闯府救你。”步泠卿握着她的双肩,轻轻往后推。

  ——

  云长安回到废园,果然府中已经喧闹起来。

  冬至和春分正焦急地在院子里绕圈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夫人你到底跑哪里去了,门和前后窗子都关紧了,难道你是飞出去的?”春分跑过来,压低声音问她。

  云长安自有办法从外面关好窗子。她伸了个懒腰,小声说:“就在后面走走。”

  “快走吧,三王爷和乌家人来了。乌琅说是有人暗算她,向她打了暗器,现在侧姬都在那里跪着,就差你了。三王爷说不交出人,全都打死。”

  “要打死?那我去干什么?赶紧收东西跑啊。”云长安拽住了春分。

  “又不是夫人,夫人坐那么远,和夫人没关系的。”冬至又来拽云长安,“若不去,那才会被打死。”

  云长安就喜欢冬至这么理智。

  三人匆匆到了慕长情的院外,只见众美姬正老实地跪在那里,有的已经吓哭了。想想这些美姬还真可怜,宠爱全无一分,恐惧却天天都有。怕被克死,怕被杀了……只怕全天下,只有慕长情的姬妾才会如此命苦吧。

  “唷,那不是丑妇吗?”慕轲寒坐在右首的太师椅上,阴冷的眼神紧住了云长安。

  云长安深埋着头,脚步匆匆走到了前面,跪到了众美姬中间。

  “你跪前面来,你是夫人。”慕轲寒朝她勾手指。

  云长安真不想给他们下跪!

  但此时不跪,腿要废!她起身,深弯着腰走到最前面跪下。

  “丑妇,是你伤了郡主吗?”慕轲寒身子往前俯,盯着她问道。

  云长安这时候发现,慕长情并不在!主人不在,慕轲寒在府里闹出这么大动静,果然不把慕长情放在眼里。

  “本王在问你话。”慕轲寒拔出身边侍卫佩戴的长剑,剑尖挑起云长安的下巴,“丑妇快回答本王。”

  “回王爷,奴婢不懂武功呀,如何伤得了郡主。”

  “肯定是你。”乌琅郡主气呼呼地嚷嚷。

  云长安定晴一瞧,乌琅郡主坐在黑漆漆的一角,身上裹着黑色大披风,戴着黑面纱,若她方才不出声,云长安真没看到她。怎么,才进府两日,乌琅已经主动变成雌乌鸦了?

  “请王爷明察,奴婢真的不会武功呀。”云长安俯身下去,诚惶诚恐地轻呼,身子缩紧,不停发抖。

  练武之手,手上有茧子,她的手细致白皙,确实不是握刀剑的手。

  慕轲寒仔细看过她的手,喉结滑了滑,小声说道:“丑妇脸这么丑,小手儿还生得挺美。真想剁了拿回去。”

  “王爷饶命。”云长安的心猛地一沉,这个阴毒鬼说不定真的说到做到。

  慕轲寒把她的手甩开,握着剑缓步走向那些美姬。

  “你说,是谁伤了乌琅郡主?”

  那位美姬眼白翻了翻,吓得晕死过去。

  慕轲寒又用剑指向另一人,那人哭着连连磕头,慌得说不出话来。慕轲寒更张狂了,挥着锋利的剑在一群女子中间乱砍乱刺。削了这个的发髻,划破那人的衣裙,害得那女子只得坦胸露汝。

  众女狼狈不堪,他却张狂地大笑,拽着面前的一名美姬往前丢,嚷道:“把这些女人都沉湖里去!”

  云长安牙关紧咬,双拳紧握。那日家破,那些畜生也是这样欺凌云家女眷的!不行,她一定要慕轲寒受到教训!

  “是她,是她做的,我看到了。”她上前一步,指着其中一名美姬,大声说道。

  “哦?”慕轲寒扭头看她,阴恻恻地说道:“可有证据?”

  “那日她说过,嫉妒乌琅郡主美貌,要让她好看。肯定是她。”云长安说道。

  那女子又气又急,惨叫一声,也晕过去了。

  “拖下去,乱棍打死。”慕轲寒挥了挥手。

  “就这么打死怎么行?应当把她装进笼子沉湖,以解郡主之恨。”云长安赶紧献计。

  “丑妇心还挺毒。”慕轲寒扭头看她,上下打量一番,笑了。

继续阅读:第23章 牙痒痒的,心也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长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