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未来,未来
纤绯2018-03-29 14:332,825

  “想要活下去吗?”

  “活下去做什么?”

  “报仇!”

  “报仇?报谁的仇?”

  “你主人的。”

  “……好。”

  “从今天起,你将失去自由,失去自主权,失去现在的身体,你只能待在特定的环境里,除非你选定的人会按照你的要求成长,你方成长,方可恢复自由,哪怕是这样你也愿意活下去?”

  “……是的,我愿意。能够活下去,看着那些欺凌我主人的人受到应有的下场,为了这个目的,我愿意付出所有!”

  “好,成交。”

  “嗯。”

  黑暗至没有丝毫光线,仿若可以吞噬一切的环境中,近乎于突兀的闪过一抹亮光,那抹亮光一闪既逝,却也足以照亮那人的身影:墨绿至腰部的柔顺长发,没有丝毫杂质的琉璃绿眸,配着那立体的五官,一米八几的身材,这是一个英俊的令人移不开视线的男人,但在此刻当男人微微勾起嘴角,那双琉璃绿眸内竟是仿若盛满无数的幽暗,压抑至极的悲伤扑面而来。

  亮光既快的消失,在消失的最后一抹余光中,那英俊的男人身形开始变得飘忽,似真人却又仅仅只是一个虚无的幻影。

  “为了让你度过这漫长至际的等待,系统将暂时清空你的记忆,直至你的宿主成长到足够强大的地步,记忆方可解封。”

  “是……吗?记忆?也好,没了记忆,也就不会怀念。主人,你等着我。”

  光线彻底的消失,漆黑至荒无的环境中,男人略带寂静的声音回荡了许久许久。

  “希希索索,希希索索”

  “鸣咕,鸣咕”

  “呱哇,呱哇。”

  嘈杂的甚至于聒躁的声音不绝于耳,不知何处似乎起风了,并不大,但却像是带着几分寒冬的冷咧,吹到肌肤上刮的生疼生疼的。

  鼻间隐隐约约似乎能闻到一些气息,似晨起的露珠,又似寒冬接近于荒无的枯草。

  叶媚紧闭的眼珠转了转,当耳侧的声音完全没有随着时间安静下来,刮至脸上的风更是如同刀割般。

  “阿欠~”叶媚忍不住打了呵欠,终于是挣脱那种想睁而睁不开的窘状,霍的把眼睁开。

  蓝天,白云,叶锋草,花香,鸟鸣……

  呸,什么都没有!

  惟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黄沙,偶尔点缀在中的仿若随时都会死去的枯黄杂草,以及零星的几颗一看就少营养少水的树木,对了,还有那明明不是露出半个身体就是露出半个脑袋,却还自以为是躲得很好的似猴非猴,约摸只有两岁孩子身高,除了眼睛,全身都是黄毛,一直在她耳边发出嘈杂不停声音的罪魅祸首。

  这么一个鬼地方,还有自己这么一个病鬼,简直是!

  等等,鬼地方?

  她不是……

  2013年10月21日

  洁白的墙,洁白的床单,单调而枯燥的机器鸣声。

  胸口越来越闷,压迫的似乎都无法呼吸,叶媚重重的喘着,当机器鸣声开始变得极为尖锐之时,极为困难的睁开了双眼。

  “呼,呼,呼~”

  每一声都像是最后一声,每一声都能让叶媚感觉到重重的回声在耳侧响起,但当模糊的双眼看清眼前的一切,叶媚看着自己叶锋筋暴露的右手上插着的针头,近乎于恍惚而解脱的笑了起来。

  终于到了这种时候了吗?

  最后的决别。

  “叶媚,你怎么样了,你别吓妈。呜呜,叶媚,妈妈在这里,妈妈会一直陪着你的。”

  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由于保养得宜,明明年近五十却像四十岁那般的中年女人在此刻正哀哀哭泣,眉眼间是无法抹灭的慈爱以及深入骨子的疼痛。

  这是她的母亲,近乎于无条件宠溺她的母亲,而此刻她的母亲哪怕这样还尽力笑着,仿若这样一切就会如她所说的那样好起来般。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

  叶媚哆索着嘴角,想说什么,最终却只是用手紧紧的握住了母亲的手,明明母亲穿的不少,病房里也有着暖气,但是母亲的手却是冷至刻骨。

  她还真是不孝的孩子,不过现在真好,终于对她还有对着他们都要解脱了。

  叶媚又一次笑了起来,疼至极点,苍白的脸上却带着几分肆意的笑着。

  “媚儿,不用担心,医生说了这次就跟以前一样,你住院几天就会好的。”

  一直沉默站在中年女人的男人终于开口,对比于中年女人的情感外露,男人显得克制许多,但当他目光又一次与着病床上的叶媚对视,看着那只有二十三岁,却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疼至极点却反而开始笑了起来,那双眼中终究控制不住有抹湿润。

  这是他们的孩子,从小含在嘴里怕坏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视若珍宝的孩子,但在病痛面前,哪怕他与妻子愿意倾尽全力,却根本无能为力。而现在更是到了这孩子……

  男子根本无法再想下去,他弯下、身子,用力的抿着嘴,极为轻柔的拍了拍叶媚另一只的手背,在欲起身时却被叶媚死死握住,接着那连呼吸都极为困难的孩子,近乎于蛮横的把他的手与妻子的手交握在了一起。

  “爸,妈,这一辈子终究是我对不起你们。从今以后就算没有我,你们也一定要好好的。我爱你们。”

  一字一喘息,一字一低咽,但在最后,叶媚终是把自己想说的说了出来,也终于在自从十八岁知道自己的病后,想过无数次的最后一次,演绎成了最想要的样子。

  没有丝毫暴燥,没有丝毫焦燥,甚至没有丝毫绝望,惟有的只是比之所有时候都要开心的笑。

  “媚儿,你不要乱说,你怎么会有事……”

  “叶媚,没有你,我跟你妈……”

  母亲冰凉的手似乎渐渐的捂暖和了,疼痛也不知是否到了极至反而是不疼了,眼前的一切开始渐渐的变得模糊,以至于那些听得极为熟悉的话语也开始听不清楚起来。

  那从十八岁伴随着自己无时无刻的疼痛终于消失了,惟余的只是一种解脱。

  真好!

  真好!!

  她解脱了,从十八岁到他二十三岁,整整五年被她束缚的爸妈也解脱了。

  (“爸,今天老师有问过我们班长大后要当什么?我跟老师说,我以后什么都不当,就跟着爸混死等死。”

  “媚儿,你这熊孩子怎么说话的,混吃等死?嗯?你才几岁?”

  “妈,别人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所以我就是你最乖最乖的加强版贴心小棉袄。”

  “噗,叶媚,你才九岁能这么想,妈真的好开心。妈妈的加强版贴心小棉袄,可要快快健康长大。”

  “爸,妈,你们说什么?我只能活五年?这怎么可能,我今年才十八岁,活五年,那我不才二十三岁,怎么可能!今天不愚人节,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叶媚,妈妈……妈妈怎么会骗你……不过叶媚说的对,这一定是骗人的,我们去别的医院看看。对了从美国来的Z医院是这方面的权威,孩子她爸,我们去找他来给叶媚看,一定是看错了。”

  “媚儿,就算倾家荡产,爸也会治好你的。”

  “爸,妈,疼,好疼,为什么我要这么疼?为什么??”

  “媚儿……”

  “叶媚……”)

  开心的,疯狂的,伤痛的,愉悦,最终都会消失。

  真好呢!

  可是为什么心头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舍。

  如果……只是如果,她可以如同她这个年龄段的所有人一样,肆意的奔跑,肆意的欢笑,能够让父母不再为他流泪,那该是多好。

  如果……她能不让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她能在父母白发苍苍的时候担当起一个孩子应有的责任那该多好。)

  那最后的决别,那父母那悲痛欲绝的哭声尚在耳侧响起。

  可现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种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种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