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穴北庙洞
小米饭2017-12-02 18:162,546

  风半仙带余凉去的地方正是风珠和横三之前经常一起去的地方——穴北庙洞,横三逃走后,凤珠还是会一个人时不时来这个地方。在这里曾经是被族人侍奉的一位神,如今这个神早已被他们抛弃,整个庙变得荒废不堪。平常时候是没人愿意来这个地方的,所以它里面一年中的每日都是乌漆嘛黑的,这样的一个地方就更无人问津了。

  风半仙和余凉一起来到庙前,风半仙手持熊熊燃烧的火把,火把的红光把照亮了整个庙洞的四周,说它是庙洞,是因为庙内的入口不是门而是一个洞。在洞口前堆放了一些凌乱的石块,除此四处也无它物,让人感觉这就是一个连鬼都不来的地方。他们踏过门前的石块堆进入了庙内,庙中所有的物件上都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感觉风半仙手中的燃烧的火把就能把这些灰尘都点燃一样。庙中有一尊神像在堂内树立着,在灰尘的掩盖下不能看出它到底是什么模样的神。在神像的两旁是两排没插蜡烛的烛台。眼下也没有什么可以再引起人注意的物件了。他们环顾庙堂的四周,没有找到一丝有用的线索来。余凉便向满脸疑虑的风半仙问道。

  “风兄,这里会有什么吗?”

  风半仙心中早已思绪万千,完全没有听到余凉在跟他说话,他也见庙堂前没有发现有用的东西,便举起火把绕过神像来到庙堂后面。神像背后的堂后竟然比前堂还要大一些,堂的梁上挂满了沾满灰尘的布帘。风半仙小心翼翼的举着手中的火把生怕点燃了身旁的布帘子,余凉紧跟在他身后穿过一张张布帘。当走过最后一张布帘的时候,看到一个插着半截蜡烛的烛台和一张桌子。在往前走近些,他们所看到的桌子应是神像前的供桌,桌子上还有几个只碗。风半仙拿起供桌上的碗,用衣袖抹去上面厚厚的灰尘,看到碗面的纹理和落款,这些碗都曾经是他自家的碗。他猜的没错,她的女儿曾经在这里和某一个人一起生活过。他迅速放下手中的碗便朝床榻那边走去。床榻上有一床厚厚的被褥,在床的被褥上倒放着一个小小的器皿,风半仙用突然颤抖的手拿起那个小小的器皿,他抬起不停抖动的手凑到鼻前闻了闻。片刻后他无奈的闭上呆木的双眸。原本满脸迟疑的面容变的格外的悲伤起来。余凉看到这一幕,心中也大概知道七八分,他被心中的答案吓到了,他不敢相信的问道。

  “这是你女儿的稔时血霜?她适给了别人?”

  风半仙深呼一口气缓缓的睁开他眼睛,手中紧紧捏着器皿,语气深长的说道。

  “是的,是她的稔时血霜,她适给了那个偷走穴龙虫的人。”

  余凉睁大这眼看着风半仙,他张开嘴巴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他连忙在走到床榻边用手翻了翻床的四周,突然在枕头下发现一条干净的白手帕,手帕上绣着一对喜鹊,旁边还绣着一行小诗句。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余凉拿着这块手帕走向风半仙旁边递给他看,风半仙接过白手帕,看到手绢上的刺绣,他手拿白手绢说道。

  “这条手帕是凤珠的。”

  他已经想到了这条手帕不就是他女儿在怀孕前几个月绣的吗! 那段时间他女儿神情突然好转很多还做起了刺绣,绣的正是他手中的这条手帕。他问过女儿为什么绣喜鹊,是不是有心上人了?凤珠只是笑笑没有回答他的话。女儿突然转好,他心中也很高兴,所以也就没有追问到底。到现在才知道当时的心上人居然是这样的一个神秘人,而且害了他女儿的命。心中隐隐发痛起来。

  说这个神秘男人害死了风珠,是因为稔时之血的耗损并不会直接让人死亡,而凤珠的死,是在与这个人适血之后,凤珠体内的稔时之血会随对方的不断的使用耗损,估计在他得到穴龙虫这几年来,他一直在使用着自己体内的稔时之血练就先决眼,凤珠体内的稔时之血被损耗殆尽,凤珠也不会过早的死去。

  “他是谁?”

  余凉满脸疑惑的问道。

  “我不知道是谁,这些事我都不知道。”

  风半仙强忍着悲伤的心情,自己的女儿死的多不值啊,在死前都没有和她的这位父亲透露一点。他不知道能怪谁。怪自己那不争气的女儿,她却为此复出了自己惨痛的代价吗?怪那个害了自己女儿的那个人,可他连长相名字都不知道,又何谈去怨恨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影子呢?

  “他是不是就是琪琪的父亲?”

  余凉向风半仙猜问道。

  风半仙突然听到琪琪也关联在这件事情上,他突然惊醒起来叫了一声。

  “琪琪。。”

  就连忙往外面走,他现在心中很害怕琪琪会走她母亲的老路,今天她不也是要用自己的稔时之血就一个外族人吗?他绝对不能再让这件事情在发生,虽然孙女答应了不会用稔时之血救那位外族人,现在风半仙不再相信她们了。他一边想着一边往庙外走去。刚走出洞口,他就被余凉追住。余凉一把拉住风半仙,朝他说道。

  “你现在不能走,你的跟我一起去上王泷”

  “我不能和你去,我现在得回去。”

  “不行,你必须立马跟我去上王泷,这是泷的命令。”

  风半仙见与他再说也无益,便用力挣脱被余凉控制的手,可余凉把他的手抓的死死的,他挣脱的脸都变了形,可还是没有半点动静。这时风半仙知道这样肯定是斗不过余凉的,他便开始缓和下来,对着余凉说道。

  “好好,我跟你去,你先放手。”

  余凉见他缓和起来,便就放下他的手来。

  “那走吧!”

  风半仙转了转被余凉抓疼的手腕,跟着余凉身后走去。余凉心知有一股倔气的风半仙,觉得不会这么容易妥协,他对身后的风半仙还保持着必要的警惕。余凉心中还刚在盘算着这些,突然自己身处于黑暗之中,余凉知道这是风半仙要开溜了。

  他们一起陷入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刚开始里面没有任何声响,在以为不会再有任何声音出来的时候,突然听到几声。

  “哎呦,哎呦……”

  这是风半仙的痛叫声,接下来余凉开始说话了。

  “你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你可别想在我耳朵下溜走。”

  “你快放手,疼…”

  “那你还跑吗,嗯?”

  “不跑了,不跑了,我跟你去见上王泷,你快点放手。”

  片刻之后,庙洞前四周开始亮起来。这时的风半仙正揉着他那疼痛的胳膊,他好气的站在余凉面前。余凉嘴角上扬笑着对他说。

  “那我们快点走吧,上王泷正等着我们呢。”

  风半仙不想再搭理他,却也只好乖乖的跟着在余凉后面。他只能祈祷琪琪不要做出傻事来。

  此时的莽山穴洞内已经早已没人在路上行走了,人家早就都睡去了,整个莽山穴陷入静悄悄中沉睡中,唯有那些永不熄灭的灯火还在跳跃着,来此证明这是一个有人迹的地方。

  寅时刚过,莽山穴洞将来到卯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