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入京
屋卡2017-11-11 03:513,270

  建康城,大宋帝都。

  身为一国之都城,全国的政治中心,天子脚下。

  这儿自然是有着与其他地方不一般的风采。

  在这儿,即便是城门,也要比其他地方显得更加的巍峨坚实,更不要说那穿流不息的不断出城入城的人群了。

  而就在这庞大的人流量当中,一辆毫不起眼的破旧无比的马车缓缓的停在了城墙不远处。

  车帘掀起,一袭青色长衫,容颜清朗的年轻人跳下车,前行几步,仰起头凝望着城门上方的“建康”二字,心中一时百感交集,不知不觉间竟愣在了那里。

  哒哒哒…………

  随着一阵马蹄声响,两名不知在什么时候便已经出现在城墙之下的骑士似是发现了这辆破旧马车的不一样,一齐拨转马头奔了过来。

  这两人都是贵族公子打扮,年龄也大致相仿,跑在前面的那名贵族公子在马还未来得及停下来便一个帅气的翻身便下了马。

  急促的向前奔跑了两步,待看清了清朗男子的模样之后,激动之情尽显于面。

  “许兄,果然是你,我还以为是我认错了呢,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你了。”

  许邺没有回答,他依然保持着仰望城门的姿势,一头乌发随着微风四处凌乱飞起,几缕青丝划过他那苍白的面庞,搭配着那深邃的目光和那隐隐透漏而出的气息,总是让周边的人微微的感到些许的压抑,走在他的身边,就好像,就好像是与一个行尸走肉为伍一般,让后来的那名贵族公子感到一阵阵的别扭不自在,可是毕竟是受过上等教育的人,尽管很是不习惯许邺身上传来的气息,但是依旧还是展现出了谦谦君子风范。

  “逸沉,这位许公子相必是累了吧,不如我们先带许公子回府,让他好好的歇息歇息,有什么事情我们待到明日在谈可好?”

  听到身后同伴的话,逸沉像是刚反应过来了一般,很快便收敛住了自己激动的心情,慌忙的向许邺拱手告罪:“是逸沉疏忽了,还望许兄勿怪。”

  “逸沉。”

  望着拱手告罪的逸沉,许邺那没有一丝色彩的唇边掠过一抹浅浅的笑容,整个人也在这一瞬间像是活了过来一般,让一旁的贵族公子甚是惊奇。

  “逸沉,我这一路上并不是太过于劳累,就是想……想在这儿在站上一会儿,毕竟…………有十几年未曾来过了,也不知这建康城是否依旧如同当年一样。”

  逸沉看着许邺微微的有些愕然,问道:“怎么?许兄……你以前来过建康?为,为何从未听你说过?”

  “十二年前,我随恩师游历修学,曾有幸来过这儿,依稀记得那个时候的建康城便是物宝天华冠盖满京华的盛况。”

  说道这儿,许邺幽幽的长叹了一声,眼中也隐隐的闪过一丝伤感:“只是,在次来到这建康城,却是从当初的师徒二人变成了如今的孑然一身,一时之间难免多了一些一些感慨。”

  “哦?不知公子师从何处?”

  “修远。”

  伴随着一声略感兴趣的询问响起,逸沉慌忙转过头朝着同伴呵斥道。

  “无妨。”

  许邺轻笑着阻止了逸沉的呵斥。

  “我许邺师从何处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又何必这么紧张呢。”

  说完,许邺有些疑惑的看着逸沉身后的那名贵公子:“不知这位是?”

  看到这位被自己的好兄弟推崇备至的“传奇”人物终于是注意到了自己,那位贵公子面色素幕的整理了一下衣衫,双手互叠对着许邺深深的鞠了一躬。

  “大宋宁安侯之字,李明字修远,师从大儒林清,见过许先生。”

  看到修远竟然对自己行如此之大礼,许邺慌忙的朝着李明拱手回礼,面上似乎也羞愧慌张。

  “许某不过一介平民,怎敢受小侯爷如此之大礼。”

  “唉,什么小侯爷不小侯爷的。”李明有些不悦的冲着许邺摆了摆手“李某至今仍是一介白身,即便将来步入官途,李某也要凭借自身的本事博的一袭爵位,无凭享受祖上蒙荫,又岂是我大好男儿所为。”

  说到这儿,李明顿了顿,一脸钦佩的看着许邺:“更何况,暂且先不论许先生之才学,单单就先生为梁州数万百姓之义举,就当此一拜。”说着,李明又是朝着许邺行了一个深深的大礼。

  “修远,慎言。”有些担忧的看了许邺一眼,逸沉突然间无比的后悔了起来,怎么就没有抵挡住这家伙的死缠烂打就这么的把他给带来了呢。

  明明很懂事,很明事理的一个人,怎么今天说话就总是朝着别人的伤口上来呢。

  轻轻拍了拍逸沉的肩膀,冲着他感激的笑了笑,面上的笑容依旧温润和讯,似乎李明的那些话并没有对他产生什么影响。

  “逸沉,看来这些年你没少在修远的面前议论过我啊,要不然的话修远又怎么可能会对我如此的好奇。”

  许邺的话,顿时引的李明不自觉的尴尬的摸着后脑憨笑了起来,而逸沉更是因此羞愧的面色都变的赤红了起来。

  毕竟,在人背后议论他人,实非君子所为。

  “好了,你们两个也没有必要给我摆出这么一副表情的,搞的像是我在欺负你们两个似的。”伸手不断的虚点着两人,轻笑着调侃道。

  不待两人回应,许邺却是背着双手缓缓的踱了两步,望着天际的云彩,面色默然变的有些惆怅了起来。

  “修远,刚才一见面你就迫不及待的问我师从何处,想必对与这个一定很好奇吧,相信因为这个事情你已经不止一次的问过了逸沉了吧。”

  听到许邺那看似询问实则着定的语气,身后的李明看了逸沉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却是并没有在说些什么,而是双手微微屈放于身前腰身也微微弯曲,显的无比的恭敬。

  这虽然是有一部分是因为对与许邺的钦佩,但是更多的确是对与那位能够教导出来像许邺这般如此风华人物的先生的敬仰。

  “依稀记得十二年前,那时正是成年加冠之是,济源何等有幸竟被恩师看重而拜入老师门下,只是…………唉!”随着一声幽幽的长叹,许邺整个人都忽然变的恍惚了起来,就像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一般,总会让人产生一种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

  可是,无论是逸沉还是李明,都没有看到许邺眼中的那浓浓的不管是怎么样都无法挥散而去的伤感。

  “恩师…………庐陵陈杏连。”

  随着许邺话语声的落下,李明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紧接着又变成了一片了然,最后,李明的眼中,除了敬佩,在无其他。

  面色肃穆的整理了一下衣衫,对着许邺又是一个恭恭敬敬的大礼。

  “原来是程国公之高足,是修远失礼了。”

  看着认真而又严谨的李明,许邺的面色也不由自主的严谨了起来,同样回了李明一个大礼。

  “李兄客气了,许某也不过是有幸在恩师膝下学习过一段时间,谈不上什么高足,更何况,恩师不过是…………”

  “许兄此言差异。”

  许邺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明便直接挥手打断了许邺的话头。

  “程国公陈杏连,自幼便跟随武帝征战沙场数实余载,深受武帝赏识成为了四大顾名大臣之一,后更是为我大宋江山行下了那等惊天之事,那等情况之下,程国公竟能不带有一分私利,一心为国为民。

  如此品性,这等心胸,又怎能不受我等钦佩?”

  顿了顿,,李明这才缓缓的开口接着说道:“没错,程国公晚年却是做过一些荒唐之事,可是那等丰功伟绩又岂是能够随便磨灭掉的,许兄………………”

  “修远慎言。”

  看着越说越发欢快的李明,逸沉有些恼怒的打断了李明的话语后,转过头有些愧疚的看着许邺。

  “许兄周车劳顿了数日,相必是早就累了吧,不如先随我一起回府歇息歇息,有什么事情,不如等到了明日在一起探讨,许兄以为如何。”

  听到逸沉的话,许邺低头沉吟了片刻后,这才缓缓的抬起头看着逸沉笑道:“既然已经来到了逸沉的地盘,自然什么事都要由你规划了,我这个客人自然是要客随主变了。”

  听到许邺的话,逸沉的面庞顿时闪过了惊喜。

  “既然如此,苏兄请。。”

  …………

  时尽黄昏,大街上那络绎不绝的商贸行人也是渐渐的冷清了起来,很快,三人变来到了这座赫赫府第。

  抬眼望去,那高高悬挂在上的刻有“镇国公府”竟是如此显眼。

  望着那高高悬挂的匾额,许邺面无表情,藏在衣衫下的手指却是在此时不断的互相搓捏着,像是在不停的压抑着些什么一般。

  “许兄,这儿,就是我家了,这段时间你就呆在我家里暂居吧,等你找到了合适的住所之后,在搬出去,如何?”

  “如此,那济源便打扰逸沉兄了。”

  椰子和第一章一不小心给发错顺序了。

  嗯,这个应该不影响阅读,嗯,不影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未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未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