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序幕
屋卡2017-11-12 13:163,215

  清晨,红日刚刚升起,一缕缕霞光铺洒而下,映照在许邺身上,就如同为许邺披上了一层光辉圣洁的外衣一般。

  望着天际那片片云朵,许邺不自觉的拉扯了一下身上的披风。

  “怕是自今日之后,这个建康城的雨会一直下下去的了。”

  “许兄你刚才说什么?_?什么会一直下下去啊?”

  看着身后盘腿坐在桌边惬意的品着茶水吃着点心的李明,许邺不由的摇头失声轻笑了起来。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建康城的雨从今日之后怕是慢慢的就要多起来了。”

  听到许邺的轻笑,李明慌忙的饮了一杯茶水将口中的甜点吞咽了下去。

  “对对对,许兄你这话说的太对了,往年的这个时间段,可以说是天天下雨,下雨天天啊,一下就是几天几天的不停的下,好不容易等天停了结果地上还没有干呢他又给你接着下,弄的人一天到晚的除了待在房子里面在就什么都干不了。”

  李明满腹牢骚的话语顿时引的许邺一阵好笑,尽管相识仅仅一天,许邺便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季修远是一个心思单纯阳光开朗之人,就和逸沉一样。

  只是,如此纯洁之人却是和自己这等肮脏之人走到了一起。

  想到这儿,许邺心中不由的一声长长的幽叹,但愿,但愿他们能够一直保持住这片纯净。

  “许兄?许兄?”

  “嗯?怎么了?”看着将手伸到了自己眼前不停晃动的李明,许邺不由的有些疑惑。

  “许兄,你该不会是舍不得拿出来让我看吧?”

  看着许邺一脸茫然的样子,李明不由的心中忐忑了起来。

  看着李明忐忑不安的模样,许邺这才反应了过来:“什么舍得舍不得的,别说是只是拿出来借修远你一观了,即便是送给你都舍得。”

  轻笑着从一大堆书籍中抽出了一本递到李明跟前。

  看着递到自己跟前的书籍,李明面色肃穆的伸出双手接过,轻轻的抚摸着封皮,眼中充满了喜爱之情。

  “这,这就是当年程公游历全国各地费时十余载方才编写而成的《奇物志》么?”

  “呵呵,修远你误会了,这可不是什么原本。

  手持《奇物志》之人对与这本书可是把它当心肝宝贝似的藏着呢,若非是许某使了些许手段的话,怕是连抄那家伙都舍不得拿出来让我抄写。”

  听到许邺的话语,李明的面色不自觉的流漏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神情。

  “哦?听许兄这么说来,想必这中间怕是有段足以流世的佳事啊,不如许兄说出来听听?”

  “呵呵,没什么佳事不佳事的,只不过是打了一个小赌而已,本来我们之间赌的是《奇物志》的原本,可是事后看那家伙一脸肉痛的模样,许某也只好退而求次只是抄录了一个副本而已。”

  看着一脸轻笑面色平常的许邺,李明的面上不由的闪过一丝敬佩,面色肃穆的说道:“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若是换做是修远的话,面对《奇物志》这等魁宝,想来定是做不到许兄这等地步,许兄之品质,着实让修远钦佩。”

  “好了,不说这些了。”轻笑着阻止了这个话题,许邺有些玩笑的看着李明:“不过话说回来,修远你这大清早的先于逸沉跑到了我这儿来借走了《奇物志》,一会儿逸沉来了,你让我如何向他交代。”

  “唉,许兄此言差矣。”听到许邺的话,李明顿时挺直了身体面色认真的看着许邺:“这俗话说的好,早起的鸟儿有虫子吃,同样的道理,像《奇物志》这等奇书,只有先下手为强方为上策。”

  “好你个李修远,想不到你竟是如此之人,亏了我今天还好心的站在门口等了你半天,想不到你竟然悄无声息的在我之前竟给溜进来了。

  说,你到底是使了些什么手段,竟然让我府内这么多的下人丫鬟没有一个人告知于我。”

  看着怒气冲冲的冲进来的齐逸沉,李明顿时不自觉的吐了吐舌头后方才站立而起无比热情的走向了齐逸沉:“哈哈,逸沉兄,都等了半天了,你怎么现在才到啊,你可知道,你要是在晚来一会儿,这本《齐物志》你今日可就看不到了啊。”

  “哼。”

  毫不客气的甩开了李明抓向自己衣袖的手,齐逸沉怒气冲冲的看着李明:“李修远,昨日分开之时,你我一同约定这个时候一起来找许兄,一同决定你我谁先借阅这本《奇物志》,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李修远啊,李修远,你竟然是这样的人,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嘿嘿。”

  看着齐逸沉,李明顿时不自觉的尴尬的笑了起来,连连向齐逸沉拱手赔罪道:“逸沉兄勿怪,逸沉兄勿怪,你也知道,修远:-O我向来都是好书之人,实在是…………”

  “行了,收起你那一套吧。”齐逸沉没好气的打断了李明的高罪。

  “君子不夺人所好,大不了我晚些时候等你归还了《奇物志》后在另行向许兄借阅就是了,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大清早的跑过来抢书?,我来这儿是找许兄的。”

  “哦?找我的?是有什么事吗?”原本坐在那儿笑呵呵的看着两人打闹的许邺看到话题竟然扯到了自己这儿,顿时有些疑惑。

  “是这样的,昨夜家父听闻先生来了,本想上门拜访的,可是昨夜天色已晚,深夜打扰实在是有些惊扰先生,所以家父便让逸沉在今早登门奉上拜贴,待早朝结束后,家父便来此与许兄相见。”

  “什么?_?镇国公竟然要登门拜访许某?”听到齐逸沉话语的许邺顿时一阵受宠若惊:“这怎么可以呢?如今许某借居于镇国公府,就算是拜访,也应该是许某这个客人亲自拜访镇国公才是,怎能…………”

  “许兄何必妄自菲薄,先不论许兄对我齐家之大恩,单单就许兄之大才,便当的家父亲下拜贴登门拜访了,许兄何必如此妄自菲薄?”

  认真而又严肃的打断了许邺的话语,齐逸沉郑重的将自己手中的拜贴在次朝着许邺递了递。

  看着面前的拜贴,许邺犹豫了良久,这才幽幽的一声长叹接过了拜贴。

  看着许邺接下了拜贴,一直在旁边倾听两人谈话的李明知道正事已经说完,顿时斟了一杯茶水满脸八卦之色的看着许邺两人:“许兄,齐兄,你们知道吗,今早,御清殿上可是发生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啊。”

  “御清殿哪天不会发生一些大事。”好笑的看了李明一眼齐逸沉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

  “嘿嘿,齐兄说的也是。”嘿嘿一笑,李明的脸色越发的诡异了起来。

  “不过如果齐兄你知道了今早御清殿上发生了什么事的话,估计就不会在这么的不以为然了。”

  “哦?”

  看着李明嘴角诡异的笑容,齐逸沉的面色不由的严肃了起来。

  李明的性子他很清楚,向来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这次竟然…………

  “今日早朝,前户部尚书云岩哲敲响御前鸣冤鼓,状告今户部尚书陈中秋欺上瞒下,巧取豪夺,私口军饷,等零零总总四十三条罪状,可谓是…………”

  “什么?_?谁给他陈中秋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让他敢如此行事?”

  李明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愤怒的齐逸沉给打断了话语。

  看着怒火中烧的齐逸沉,许邺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前任户部尚书鸣鼓状告当任户部尚书,这到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看着对此事露出了感兴趣的模样的许邺,齐逸沉顿时面露不愉。

  “许兄,你现在还有心思在这儿说风凉话?你可知道,要是云岩哲老先生递上去的状纸上所言属实的话,那…………”

  “云老为人向来刚正不阿,更是从来都不无的放矢,既然他敢敲响鸣冤鼓,那必定是有了一定的证据了,状纸上的东西尽管不是全部都是真的,但想来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只是,可惜云老如今已过不惑之年,却还要受这一百杀威棒之苦。”

  说着,许邺的眼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一丝惋惜。

  “是啊,许兄你是不知道,即便是那些执棍之人手下留情,那一百杀威棒下去,云岩哲老先生整个后背早已血肉模糊,整个人就只剩下了一口气,最后还是被人给抬进了御清殿。”

  听着李明的话,齐逸沉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齐兄!”

  “逸沉!”

  “没事,我没事。”

  扶着墙面,齐逸沉对着关心的看着自己两人微微摆了摆手,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难,难道即便以云老先生之辈,都不能免了这一百杀威棒吗?要知道云老现在可是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了吗?他就不怕这一百杀威棒下去,云老先生性命不保吗?”

  “那些人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别说是一百杀威棒了,十棍下去,云岩哲就要一脚踏进鬼门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未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未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