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无题
屋卡2017-11-13 13:023,232

  微风吹过,云雾分散。

  却是散不开清竹阁内那股早已凝固的气氛。

  死死的瞪着许邺,良久,齐逸沉颓然的幽叹了一口气,全身力气像是瞬间被抽空了一般瘫坐了下去,惨笑了起来。

  “是啊,帝威怎能轻易冒犯。”

  看着面色惨淡的齐逸沉,李明有些默然。

  “御前鸣冤鼓,一百杀威棒,这是自武帝便流传下来的规矩,帝王之尊岂能轻易冒犯,所以此事无可厚非。”语气清淡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之后,李明的话锋徒然一转,向着许邺拱手请教道。

  “但是,如果修远未曾记错的话,即便云岩哲如今已赋闲在家,但是作为曾经的一品大臣官至尚书令兼任户部尚书一职,即便如今已是白身,但是却是依旧有着向圣上递请奏折之权利,为何云老非要走御前鸣鼓这么一天路。

  此事修远实在是想不通,还请许兄赐教。”

  仔细的看了李明一会儿,发现他是真的没有想明白这其中的关键,许邺这才缓缓的端起了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这才柔声开口向李明解释道。

  “修远,你真的以为云岩哲的这本奏章能够出的了尚书台?”

  “怎么出不了?尚书台本就有接管天下奏章上书圣上之责,难道还能扣下这本奏章不成?”

  “噗嗤。”

  听到李明的话,许邺顿时忍俊不禁失声轻笑了起来。

  “许兄,你笑什么?是修远哪里说错了吗?”看着轻笑的许邺,李明有些不解的问道。

  “没有没有,李兄你没有说错什么。”许邺摇了摇头,收敛了笑容这才对着李明认真的解释道。

  “没错,尚书台确实是有着收拢天下奏章并将其分总归类递交交到圣上手中的权利这话是说的没错。

  可是李兄你后面说的尚书台有胆子扣下这份奏章的这句话,同样跟是恰到好处的说到点子上了。”

  “不,不是吧,他,他们还真敢扣?”

  许邺的话顿时让李明一阵的瞠目结舌,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许邺。

  “不然你以为呢?他云岩哲是脑子抽了还是怎么了?明明有着上本奏章的权利不用非要用这么极端的方法?即便是云岩哲已经到了不惑之年脑子有些糊涂,可是他糊涂难道也代表着他的家人也是一样的不明事理吗?他…………”

  “许兄。”

  面色铁青的齐逸沉凸凹的站立而起打断了许邺的话语。

  “许兄,逸沉突然想起有些私事还未解决,失陪了。”

  说完,狠狠的一甩衣袖,齐逸沉愤然离去。

  看着齐逸沉离去的背影,许邺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随意的放在膝上的手也不禁抓紧了衣服。

  建康齐逸沉,师从云岩哲。

  “唉,是我大意了,一时只顾的说这热闹事,结果却是给忘了逸沉师从云老先生。”看着齐逸沉离去的身影,李明不禁懊恼的拍打着自己的额头。

  “这不怪你,事情,逸沉迟早是会知道的。”

  许邺看着李明柔声安慰了一句后,突然像是想起了一些事情,面色有些疑惑的看着李明。

  “修远,如今早朝还未下,你所说之事距今也不过半晌,而你更是在夜禁解除之后直奔清竹阁而来,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是在来的路上听人说的,怎么?有什么问题么?”李明不解。

  “虽然说夜禁刚解,街上也远不如其他时候热闹,但是人流也还是不少的,现在可以说是只要在街上转悠过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了。”

  听到李明的话,许邺原本就一直抿着的嘴唇抿的很紧了,脸色也变的有些难看了起来。

  “如今朝堂之上对与此时还未有任何决议,整个建康城却是传遍了此事,这是要逼着皇上彻查陈中秋贪污受贿一案啊。”

  “什么?_?许兄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有人搞鬼?”

  许邺的自语,瞬间让李明的面色肃穆了起来,他不笨,只是有些单纯,不懂世间黑暗而已,一旦转过弯来,又怎么会想不明白其中的诀窍呢?尤其是在许邺都已经提到了这个地步的情况下。

  没有继续向李明解释的意思,看着李明,许邺微微一笑:“怎么?修远你不去看一看逸沉吗?逸沉的性子虽然向来忠厚孝顺,但是他骨子里却依旧有着那么一丝叛逆执拗,你就不担心逸沉做什么傻事吗?”

  听到许邺的话,李明一愣,瞬间反应了过来,慌忙的朝着许邺高罪了一声朝着齐逸沉离去的方向追赶而去。

  许邺起身将人相送至门外,目送着李明离去,恰恰此时院子里响起了一阵秋蝉的声音,停住脚步默默的听了一阵儿,凝视着那依旧有些朦胧的天气,久久未言。

  不知何时,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影出现在了许邺的身后,一袭黑色紧身衣,男士打扮,手中紧握着一把三尺青剑,就那么默默的站在许邺的身后,眼中没有丝毫的焦距。

  “走了?”

  似是早已料到了身后会有人出现,许邺没有回头,毫无颜色嘴唇渐渐的露出了一抹弧度,望着建康宫的方向轻声问道。

  “走了。”

  听到许邺的问话,身后的人同样轻声回应道。

  原本应该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她的嘴中传出却是没有丝毫的情感,光听声音,就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颤悚。

  可是许邺却是没有丝毫感觉,待听到了回应之后便没有在说什么,默默的凝望了片刻,才不急不缓的关上了房门。

  从李明走进清竹阁的那一刻起,橘子就告知自己除了李明之外还有第二人隐在暗处跟随而来。

  许邺那个时候便知道,自己的进京必然已经惊动了那两位了。

  自己进京的消息一直是严加防守,至自己踏入这座建康城的时候,除了逸沉和李明之外在无他人知晓。

  原本,只是想搞清楚镇国公是在为谁做事,可是如今看来,相必这个素来忠义的宁安侯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了。

  现在就看那两位谁会登府来见自己,谁又会在镇国公府之外于自己“巧遇”了。

  到时候便能够很轻松的弄明白镇国公和宁安侯两人分别属于何方阵营了。

  就是,就是有些太过于对不起这两位与自己知心相交的朋友。

  随着一声幽幽的长叹,清竹阁又一次的陷入了深深的寂静之中。

  ………………

  建康城向来有着天下第一城的称号,作为整个南方霸主的都城,大宋的政治中心,建康城向来都是无比的繁华,即便是夜禁刚解,但是城中依然是人声鼎沸,

  在建康城的中心自然是整个大宋最为尊贵的那个人的居所,建康宫。

  穿过城门一路顷直向前,便是皇帝召见群臣的御清殿了。

  只是相比于往日,今日的御清殿显的更加的吵闹了一番。

  望着台下泾渭分明的两对人马,即便是身为当今世上最为尊贵的人,皇帝刘义也不禁有些头疼了起来,自云岩哲的状纸进入这所殿堂之后,至今都已经吵了两个小时了,如今事情不仅没有能够很快的决断下来,反而陈中秋竟然莫名其妙的变的无辜了起来。

  听着台下那依旧喋喋不休的争吵,刘义感觉像是有无数只蚊子不停的在自己耳边嗡嗡嗡的不停的飞舞着,脑中一片混沌,不由面色愤怒的狠狠一拍桌子大吼道:“够了,统统都给朕闭嘴。”

  随着刘义的一声大吼,台下由之前的吵闹瞬间变的鸦雀无声了起来,整个御清殿一时间静的让人有些害怕。

  看着台下已经安静了下来恭恭敬敬的俯首站在那儿的众人,刘义面色稍缓,但是语气依旧无比的严厉。

  “一个个的在吵什么?_?在争什么?_?你们别忘了,这御清殿议论天下大事的地方,不是你们自个家里,更不是菜市场,看看你们一个个都成什么样子,还有一点朝中大臣的模样?”

  呵斥了众人一顿,刘义的面色稍缓,语气也略微柔和了起来,对着身边恭身而立的太监轻声询问道:“云岩哲怎么样了?”

  “启禀陛下,如今云老先生仍是人事不醒,怕,怕是撑不过今早了。”

  听着身边太监小心翼翼的声音,刘义的面色不由的一阵黯然,但也仅仅是那么一刹那的黯然,紧接着下一刻又恢复了之前威严无比的帝王。

  看着端坐在最高端的目光炯炯的那个男子,众臣不由的心神紧张了起来,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便轻了起来,他们知道,对与这件事情,这个男子,心中怕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决断。

  “户部尚书陈中秋,私收贿赂,欺上瞒下,贬其户部左侍郎,尚书令侯闫荣办事不利,不辨是非,罚其三年俸禄,好了,就这样吧,你们都退下吧。”

  说完,便不在搭理台下众人,刘义直接起身离去。

  “退……朝……”

  随着一声高呼,御清殿众人络绎而去。

  望着上方那已空无一人的座位,刘泽的眼中闪过一丝可惜,和那让人难以察觉的不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未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未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