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含怒出手
浅暮流殇2017-11-07 22:042,168

  桃花岛,正值春后,挑花争先绽放。

  三月的春风,带着淡淡的花香,伴随着鸟鸣缓缓飞舞。

  石间小道,清水流泉,清静自然。

  一丝黑发飘荡,带着一丝冰冷,四周一片寂静。

  黑丝被一张光滑如玉的小手接住,轻轻的抚弄,这将黑发回归原位。

  “唉!天儿,等等切勿在于你父亲相争。毕竟,他是你的父亲!”

  声音有些凄凉,更是有些悲伤。

  黑发男子,眉宇间微皱,眉心银白色的火焰,好似燃烧一般。

  “哼……”御天冷哼一声,嘴角漏出冷笑,喝道:“父亲,有意思。切勿相争,更是有意思。母亲,这些年来,你可曾后悔?”

  傍边,绝色女子一愣,双眼之中出现一丝晶莹。

  绝色女子,正是黄蓉。黄蓉长长一叹,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黄蓉心中有些苦涩,更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是悔,还是不悔。

  御天转头相望,眸子之中显露出一丝冷光,心中冷哼一声:“这等表情,不说也罢。因为,一切我都看得出。宋代风气太过保守,简直将女子逼死。我的母亲,在忍受几年。等儿子,准备充分之后,再行杀戮。”

  心中冰冷,目光含着血腥,一股杀戮已经在酝酿。

  大袖一挥,卷起三尺桃花,大步向前。

  黄蓉,长长一叹,美目之中带着忧伤,伴随御天而去。

  一件竹屋,堂庭之上,书画飘渺,一股庞然大气勃然而出。

  三人。一大汉,眉宇粗大,黝黑的皮肤,好似一农家汉子。一老人,苍白银发,黑胡灰肤,很是糟蹋。双眼紧闭,一看便知,这是一位瞎子。一女子,嘴角含笑,目光带着好奇,年岁不大,仅有十岁左右。

  三人,女孩好奇,汉子厌恶,瞎子冷漠。

  随着两道人影走来,三人面不改色,目光全都看向一人。

  御天!剑眉黑目,眸子之中冷光乍现,好似十月寒风。不过,这目光之中,带着无比的灵动。嘴角淡然一撇,好似一绝色男子。

  大汉,目光带着一丝厌恶,嘴角带着一丝责备:“天儿,你母亲寻你。你怎么如此迟来!”

  御天默而不语,目光冷淡,仅仅是看向堂庭之中,缥缈字画。

  “哼……!”瞎子冷哼一声,手中黑杖下落:“你父亲,与你说话,你为何不答?”

  御天,目光斜视,嘴角带着嘲讽,淡然一撇。冷冷说道:“不知今日,叫我前来所谓何事,莫不是见见?我好似明白,你可不愿见我,我自然也不愿见你。”

  冷漠,似嘲讽,似冰冷。

  如此话语,好似一阵冷厉剑光,直刺郭靖和柯镇恶心中。

  柯镇恶,手中权杖再次一落,不禁冷喝:“靖儿,还是由你来诉说。”

  御天有些奇怪,诧异看了柯镇恶一眼,目光之中带着一丝疑惑。以御天对于原著的了解,柯镇恶此时,必将雷霆大怒,扬起手中黑杖来打。

  殊不知,柯镇恶却是长长一叹。

  郭靖深受儒家教导,一身儒家礼仪深入骨髓。对于,御天如此妖孽之辈,定是不喜不爱。不然,也不会在御天出生之时,便要将御天溺死。宋朝时期,婴儿脸上如有胎记视为不祥。御天出生之时,眉心成银色火焰,一头胎毛宛如十月寒冰,如此异像,定让郭靖从心底厌恶。

  柯镇恶,虽是顽固不化。不过,自小被称作一怪,行为举止颇为怪异,不受礼法禁锢。为此,对于御天,虽然不喜,但也说不上‘恨而杀之’。

  御天,似乎是想通一般,冷漠的目光出现一丝玩味。

  嘴角淡淡一撇,似不屑一般,看着郭靖。

  郭靖,虽是御天这一世,名义上的父亲。不过,却于御天没有丝毫联系。当初,御天以‘骨灵冷火’之体,进入黄蓉之体,借助黄蓉气血,化身成人。说到底,御天不过是黄蓉之子,于郭靖却没有半点关系。

  此刻,御天面容冷漠,双眼露出寒意,目不斜视。

  郭靖,眉头紧皱,很是厌恶,大袖一甩,冷声喝道:“天儿,如今你已十岁。是时候学些武艺在手。这个你拿去吧?”

  说着,郭靖随手扔出一本书。

  御天右手接住,心中勃然大怒。

  只见,此书上写《太祖长拳》。

  《太祖长拳》名声由来已久,虽是粗浅拳脚,不过却是宋太祖所创拳法。《天龙八部》一书之中,此拳法,在乔峰手中使得出神入化。不过,就算有乔峰证名,但是粗浅拳脚终究是粗浅拳脚。大宋境内,基本人人会几招。此等拳法,却是在侮辱御天。

  “哼……!”御天心中冷哼,心中不禁冷喝:“《太祖长拳》,如此粗浅的拳法。打基础虽然不错,但是没有内功心法辅助,终究是庄稼把势。郭靖,如此欺我,来日我必将报之。”

  嘴角,冷冷一笑。似是嘲讽一般,右手一挥,纵然间一道红色劲风出现,化成一阵清风,清风之中带着丝丝炙热。

  吹火掌,一掌落下,产生风压。

  御天,含怒而出。心火,手火,怒火。杀意,冷意,寒意。纵然,一掌落下,此掌成风,风化炙热,宛如火山之风一般。

  风起,书落。

  书焚之,化成飞灰。

  大袖一抛,卷起劲风。飞灰成剑,直刺眼前大汉。

  大汉为郭,名靖。

  郭靖,眸子之中露出不可思议。手中胡须,不知可是断裂几根。嘴角显露出怒火:“尔敢!”

  话落,飞灰宛如三月桃花,缓缓落下。

  郭靖本是抬起的右手,却是缓缓放下。

  “哼……!”

  御天,冷哼一声,似警告一般。转身离去,放生长啸。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歌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限异火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限异火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