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一见你就笑
皇紫樱2017-11-15 10:102,548

  周四一整天,任知悦一直泡在电脑前,看素材、剪辑、做特效、上字幕、再插入珞诗的配音和音乐,直到最终合成短片。

  已是深夜,月牙儿高高挂起。

  精疲力尽。知悦还是挣扎着,从头到尾再看一遍这部凝聚了感情、倾注了心血的片子,就像注视自己十月怀胎诞下的婴儿。

  虽然受到器材、场地等等限制,但她敢说,这是她迄今以来最好的作品。

  周五九点,省台节目部的会议室。

  汪子杰、肖墨等人正全神贯注地看着两位新晋编导的作品。

  像等待宣布成绩的考生般忐忑不安,知悦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她悄悄瞥一眼映可,发现她也是嘴唇紧抿,一脸严肃。

  两条片子终于放完,虽说加起来不到十分钟,知悦和映可却感觉看了一小时。

  “两条片子,风格迥异啊。”汪子杰带着笑意看向两个新人,率先开了口。“任知悦的这条象一首浪漫唯美的抒情诗,宋映可的呢,像一条直击现实的新闻专题,各有千秋。”

  肖墨接过话茬:“是啊,这么短的时间,条件又很有限,能看出来两个新人非常努力。不过,”他停了停,话锋一转:“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任知悦的这条。”

  “这个故事构思精巧,清新流畅,而且在很短的篇幅内,通过三个场景三个段落,将人物千回百转、欲说还休的复杂心态刻画了出来,也将时过境迁、世事沧桑的况味传达了出来。很不错。”他看向任知悦:“我们《缘来是你》需要擅长抒写情感的编导,所以,任知悦,如果你愿意,欢迎你加入!”

  知悦喜出望外。她原想说“我一直就喜欢这个栏目”,但转念一想其他栏目的制片人也在场,这样说未免不妥,于是答道:“我非常愿意,谢谢肖老师!”

  “好啊,你们算是师徒相认了。另外两位制片人,看看宋映可到你们谁的栏目?”汪子杰问道。

  巩超习惯性地推推眼镜,为难地说道:

  “主任你知道,我们是个以户外游戏为主的节目,成天外拍出差,扛着东西东奔西跑。”他抱歉地看看映可,“宋映可你别介意啊,我说个实情,女编导到我们这儿,真不太合适。”

  映可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含糊地应了一下。她微微低下了头,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到我们栏目组来吧。”杨菲察觉到映可脸上的尴尬,迅速接过话题:“我们正在研发第二季《为你歌唱》的方案,除了现场比赛部分,我们想多挖掘一些歌手背后的故事,增加对歌手生活、工作场景的纪实性拍摄。从宋映可的这条片子可以看出来,她对现实的题材比较敏感,对事实的分析也有一定深度。只不过可能由于时间等条件的限制,处理得有些粗糙。”她看向映可:“宋映可,欢迎你加入我们组,大家一起探讨,一起努力!”

  “好,谢谢杨老师,我会加倍努力的!”映可感激地答道。

  下班后,珞诗和知悦都有点事留在单位,宋映可一个人,连饭也不想吃,慢慢走回了她们称作“家”的合租屋。

  一路上,映可脑海里闪回着上午看片时的场景:汪子杰似有深意的微笑,肖墨毫不掩饰对知悦的赞赏,巩超耿直的拒绝,以及最后,杨菲及时打圆场,吸收她加入自己的栏目组,化解了她的尴尬。但映可清楚地感觉到,杨菲的邀请加入,看上去是热情诚恳的,实际上多少有些勉强收留的意思,而且杨菲还当面指出她的作品“处理得有些粗糙”,这一切,都让映可颇受打击,怏怏不快。

  在学校里,她的专业成绩并不比知悦差,她们都是老师器重的好学生。可今天,知悦受到的偏爱对比她所受的冷遇,实在让她一时意难平。

  回到家,心里的郁闷让映可坐立不安,她想排解这份郁闷,哪怕只是找人聊聊天,转移一下注意力也好。

  跟谁聊呢?

  父母?不,映可一向是个懂事的孩子,她知道父母、尤其是妈妈是个爱操心的人,所以大学四年她孤身在外,从来是报喜不报忧,免得他们担心。

  大学的最后一个暑假,她有近两个月的时间在老家和父母朝夕相处。她心痛地发现,父母老了。

  爸爸已是满头白发,刚退休那会儿还经常染发,现在已经懒于遮掩,连行动也变得迟缓。而她最爱看连续剧的妈妈,竟然常常睡着在电视机前,一任男女主角咆哮痛哭浑然不觉。

  那一刻映可凝视熟睡的妈妈,妈妈再也不是旧照片上梳着油黑大辫子的美丽女子,再也不是医院那个风风火火的护士长,她只是个老人,一个有着灰白头发、深深皱纹的疲惫的老人。映可知道,再也不能总是从父母那里寻求安慰和照顾,是时候,她应该照顾他们,照顾他们的生活,还有情绪。

  映可抓着手机随意拨弄着。微信上置顶聊天的正是男朋友盛华飞。他的头像是个冲她做鬼脸的小可爱,他说过:“不管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看到我就笑了。”

  她的嘴角忍不住上扬。

  的确,“我一见你就笑”,并不仅仅因为盛华飞是她的恋人,更因为他是她最信赖的朋友和兄长。

  盛华飞比她大两岁,大专毕业以后就留在江浦帮着家里打理生意,他踏入社会比较早,性格上也比较强势老练,处理事情果断爽快。有了这么成熟能干的男朋友,原本就比较温顺的映可很容易小鸟依人,有什么烦恼会向他倾诉,有事情也会去问他的意见。

  映可想着,准备给盛华飞发个微信。忽然手机一响,仿佛心有灵犀,是盛华飞。

  “在干嘛呢?吃过晚饭了吗?”

  “没有。”映可回道。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吃饭,你不是胃不好吗,还不多注意。”

  映可回了一个表情,是一个格格扶墙哭倒,表示极不开心。

  “为什么?”盛华飞关切地秒回。

  映可把上午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下,又赌气地加了一句:“我承认知悦那条片子做得不错,可我也没那么差吧。”

  盛华飞安慰道:“你们这种文艺作品,一般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像一篇文章一部电影,总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你不用太介意。”

  明知是安慰,映可的心头还是一松。

  “再说了,你有我呢。等我这边生意做顺了,我们就结婚,你要受不了单位里的气,你就辞职回来。我可不希望哪一天我老婆打拼成女强人,到时候我的名字不再是盛华飞,而是宋总的丈夫了。”

  盛华飞接着发来个丑萌的表情,把映可彻底逗笑了。

  她并没有想过那么快结婚,更不敢想什么辞职或是女强人的事,但盛华飞的这番话,尤其是一句“你有我呢”,让这个孤身在外的女孩子感到了温暖有力的依靠。

  “我马上要出去见个客户,你给自己找点东西吃,别饿坏了。下周我争取抽时间来看你。”

  “好!你也要注意身体,别太累了!”

  随后,映可发过去一个大大的红唇飞吻。

继续阅读:第六章 在别人的故事里,做着自己的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媒有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