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在别人的故事里,做着自己的梦
皇紫樱2017-11-15 11:144,492

  周六晚,广电大厦18楼节目部灯火通明。

  半小时后,《缘来是你》将正式开始录制,节目组的编导们正在做着录制前的各项准备。

  任知悦伏在桌前,面前摊满一张张稿纸,一手拿着裁纸刀,一手拿着胶带,专心致志地做着手卡。

  所谓手卡,是一张巴掌大小的卡片,上面黏贴着节目台本的主要内容,供主持人在场上随时查看,方便播报。

  这期《缘来是你》的台本一共十多页,知悦奋力地把一张张A4纸裁成巴掌大小,再拿双面胶一一黏贴到模板上去。文章写得好,手工可不是她的强项,知悦颇有些手忙脚乱。

  正在埋头苦干,忽听得坐在对面的编导钟黎喊她:“嗨亲,我们订的盒饭送到楼下了,你去拿一下!”

  “好,马上去!”

  知悦丢下一桌东西,赶紧下楼。

  外卖小哥进不了广电大厦,只得眼巴巴守在门口,看上去已经很不耐烦。

  知悦接过两大袋沉甸甸的盒饭,顾不得手被塑料袋勒得生疼,一口气把饭拎到会议室。

  推开门,肖墨、编导正在和主持人对台本,知悦轻轻把饭放到一边,赶紧回到座位上继续做手卡。

  过了一会儿,编导迟慧从会议室走出来,一边用纸巾擦着嘴上的油腻。她是《缘来是你》元老级的人物,三十岁左右,长得白白胖胖的。但是跟一般胖子显得慈眉善目不同,她鲜有笑容,可能因为出身高干家庭的缘故,脸上还总挂着一点生人勿近的高傲和冷漠。

  “任知悦,你手卡做好没有?”她扬声叫道。

  “马上就好!”知悦答道。

  “快点,做好直接送演播厅,主持人已经过去了!”

  “好的,马上!”

  知悦答应着,加快速度。一不留神,锋利的刀片在她左手食指划出一道口子,血一下涌了出来。

  知悦赶紧用右手大拇指摁住伤口止血,环顾四周却找不到任何可以包扎的东西,她情急之下,扯一张餐巾纸包住伤口,再拿胶带紧紧缠住。

  飞快做完最后一张手卡,知悦一路小跑,把手卡送到正在化妆的主持人面前。看看录制时间快到了,也顾不上吃饭,就直接走进演播厅。

  演播厅一切就绪,观众已进场,暖场导演正在给他们培训,告诉他们参加节目录制的注意事项,怎样配合,怎样和台上互动等等,他幽默的话语惹得观众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笑声。

  知悦找了个角落坐下来,轻轻舒了口气。作为一个新人,她目前能做的还只是些外围的编导助理的工作。待会儿节目开始,她要熟悉节目录制的整个流程,做好场记,提供给后期编辑进行剪辑。

  知悦摊开笔记本,忽听得旁边有人叫她。她一回头,是许峥。

  “你怎么来了?”知悦问他。

  许峥指指身边的一台摄像机,“我今天负责这个机位。”他一眼看到知悦包得奇奇怪怪的手指,不由问道:“你手怎么了?”

  “刚不小心拉了一刀。”知悦抬抬手指,已经不流血了,不过透明胶里包着的餐巾纸被全部染红,看上去有点触目惊心。

  许峥没说什么,过去和摄像机边的同事说了一句,就跑出演播厅。

  不一会儿,他跑回知悦身边,递给她一管消炎药膏和一包创可贴。

  “你哪弄来的?”知悦感激地问他。

  “演播厅旁边开了个小卖部,零头零脑的什么都有。”许峥憨厚地笑笑,走回自己的岗位。

  知悦心头涌上一股暖流。

  录制就要开始了,灯光暗了下来,导演开始倒计时:“十、九、八、七……”

  一个黑影闪身进来,一下坐到知悦身边,是邱珞诗。

  “你怎么来了?”知悦问。

  “看节目,学习。”是啊,都是新人,都要学习,知悦和珞诗会心一笑。

  音乐奏响,圆形的小舞台从半空中缓缓降落,停稳,舞台上的两个主持人笑脸盈盈地向观众走来,在辉煌的灯光下,男的风度翩翩,女的光彩照人。

  “大家好,我是殷正!”

  “大家好,我是童芸!”

  “您正在收看的是滨城卫视倾情打造的大型生活服务类节目——《缘来是你》!本场的男女嘉宾来自世界的各个城市,有的在上学,有的已经工作。有几个男女嘉宾,不辞辛苦、千里迢迢,从大洋彼岸飞了十几二十个小时来到这里。”

  “他们这么全力以赴只为了一个目的——就是在这个舞台上,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浪漫邂逅。掌声送给他们!”

  舞台绚烂,气氛热烈,音乐的鼓点一下下敲击着人心。

  知悦感到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顿时觉得之前的那些紧张忙乱甚至伤口都是值得的。

  她看眼珞诗,只见珞诗正聚精会神盯着舞台,一双妙目晶莹闪烁。周围的工作人员以及观众,也都完完全全沉浸在舞台呈现的绚丽场景之中。

  知悦想,这一刻,虚幻又真实,每个人都在别人的故事里,做着自己的梦,怎能不沉醉,又怎能不感动?

  两个多小时后,录制暂停,中场休息。知悦和映可刚想走出演播厅透透气,却看见舞台一角的肖墨朝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知悦走近,发现肖墨的脸色很不好看。

  “这怎么回事?”他把两张手卡递到她面前。

  知悦赶紧接过,两张手卡都写着男嘉宾的资料,一张写着:5号孟成(伯克利、麻省优质男),中国出生,毕业后曾在香港的投资银行工作。在麻省理工攻读MBA,主要方向是科技创业;

  另一张则写着:6号男生杨阳(爱妈妈的浪漫美国大兵),11岁到美国,目前在世界百强保险公司工作,研究台风、野火等自然灾害。当了8年的美国兵,参军一个月之后就碰上了911,差点派去伊拉克战争,曾在沙漠里训练,接受催泪弹的考验。

  没什么问题啊,知悦又把手卡反过来看,一张标着18,一张标着20。

  天哪!知悦猛然醒悟:慌乱之中,她把手卡的顺序弄错了,5号孟成在先,她贴在了20号手卡;而6号是最后上场的男嘉宾,她却把资料贴在了18号!

  “肖老师,我……”

  肖墨一抬手,做了个“别说了”的手势。

  “你到这儿,可能是想来做大事的。”肖墨不紧不慢地抛出一句,接下来的话虽然音量不高,却像一记耳光扇了下来:“不过我告诉你,如果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也做不成什么大事。”

  知悦的脸瞬间红了,她紧紧咬住嘴唇。

  “今天你的失误,幸好有老编导及时发现,我在我们的团队多次强调,如果因为自己的疏忽给节目造成不良影响,不管是谁,我一定会追究他的责任!”他看牢知悦:“你,也要记住这句话。”

  “是,肖老师,”知悦垂着头,嗫嚅道:“我保证,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知悦转身离开,找到角落的一张椅子,蹲着把手卡修改好,把它们送给正在补妆的主持人,并且很诚挚地解释了原因,说了对不起。

  她做着这一系列动作,始终觉得心头和喉头都堵得慌。肖墨的话一直在她的头顶叩击着:

  “你到这儿,可能是想来做大事的。不过我告诉你,如果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也做不成什么大事。”

  她走进洗手间,一关上门,不争气的眼泪流了下来。

  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割了手指,事情也没做好,还挨了骂,她越想越窝囊,越想越委屈。

  过了好一会儿,洗手间的外门被推开,知悦听到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走进来。

  “迟姐你刚才没看到,那个小丫头被肖墨骂得可惨了,都快哭出来了,你看,她的脸就这样。”

  知悦听出来,是钟黎的声音,她能想象出,此刻钟黎正夸张地模仿着自己的表情。

  “这些才毕业的大学生,个个都是眼高手低,一来就恨不得马上搏出位。我刚就跟肖墨说了,让她做个手卡,像是辱没了她似的。她不做,难不成让我们来做?!”

  “听说这个小丫头有点才,前不久拍的短片,肖墨很欣赏,特地把他招到我们栏目组的。”

  “所以啊,这种人,更要挫挫她的锐气,否则,柃不清自己几斤几两,就嘚瑟起来了。”

  “是啊,能到电视台来混,谁还没两把刷子啊?像迟姐你工作这么多年,做过的好节目多了去了……”

  两人唱和着,出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知悦才推门出来。

  说来也怪,无意间听到了这么一席话,她原先委屈、愤懑的心情倒慢慢平复下来。

  她知道了,原来那个指出她工作失误的老编导是迟慧。

  但那又怎样?

  即便迟慧跟肖墨打小报告时添油加醋,但本质上她并没说错;而肖墨呢,即便他言辞犀利,但他说的话一句没错,给她这个新人敲敲警钟更没有错。

  问题的根本在于,她——任知悦,工作上出了错。既然这样,她凭什么要求别人对她的错误视而不见,大度宽容?!一个成功的团队,一定有铁的纪律和原则,她凭什么不遵守,不服从?!

  想通了,知悦看着镜中的自己,深呼吸一下,抹干眼泪,对自己说道:

  从今天开始,我会证明,小事,我做得好;大事,我一样做得了!

  她俯下身,洗了把脸,整理好头发,走了出去。

  回到演播厅,下半场的录制刚好开始。

  珞诗看了看她有点红的眼睛,关切地问了句:“你没事吧?”

  “没事。”知悦笑笑,摊开笔记本认真做起了场记。

  珞诗不便再追问,将视线投回舞台。

  晚上快十点时,节目接近尾声。

  殷正和童芸热情地说着结束语:

  “欢迎报名来到我们的节目现场,寻找你的幸福。赶紧拿起手机,缘分就在你手中!”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下周日,我们不见不散!”

  顷刻间,灯光暗了,道具撤了,观众走了。曲终人散的演播厅一片狼藉,只留下一些工作人员和保洁清理东西,收拾残局。

  知悦站起身,对珞诗说,“你先回去吧,我们栏目组还要开个会,通一下明天要录的内容。”

  珞诗伸个懒腰,答道:“我还不想回去,回去也睡不着,我去找殷正、童芸他们聊聊,有几个地方我还想请教他们。”

  “那好吧,拜拜!”

  两人说了再见,分头行动。

  第一次完整地看了《缘来是你》的录制,邱珞诗的心情很是激动。这会儿,她满脑子都是殷正、童芸说过的一些精彩的话语,还有他们刚才的表情、动作。就像粉丝要见偶像、晚辈要见大师,她非常渴望能立刻和他们面对面地交流。

  估摸着主持人这会儿正在卸妆,珞诗直接去了化妆间。她轻轻推开虚掩的门,却见童芸绷着脸,正在和服装师发脾气。她指着扔在桌上的礼服,怒气冲冲地说道:

  “你就不能借点好看点的衣服吗?这件根本就不合身,颜色也不适合我,质地也不好,你叫我怎么穿?”

  “我们已经按照你的意思,换了一个服装品牌了。”管服装的姑娘垂着手立在一旁,小声嘟囔了一句。

  童芸一听就火了,“什么叫按照我的意思,服装不是你们的事儿吗?难道还要我自己借去啊?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们替孟晴找的衣服件件都那么好看,那么高贵大方,你看看我这件,”她扯起裙边的蕾丝,“这款式这质地,显得多廉价!”

  服装师急得冲上前去,说道:“芸姐,这衣服是我找私人关系借的,坏了我得陪,两千多呢!”她一把抱起礼服,“你不喜欢,我马上再去换!”

  “换换换换,再换不好,我看你这服装师也该换了!”

  童芸转过身,把擦脏了的化妆棉狠狠摔在桌上。

  站在门口的邱珞诗愣住了。

  不过一会儿功夫,原先那个对着观众亲切大方、循循善诱的童芸不见了,舞台上那张明媚动人的脸也变得如此生硬而冷漠。

  瞬间发生的反差,让兴奋地前来拜师求教的珞诗顿觉兴味索然,她返身走出化妆间,轻轻掩上了门。

  回去的路上,夜晚的冷风吹着在演播厅闷得发烫的脸颊,邱珞诗顿觉清爽了许多。她一边走,一边在心底对自己说道:

  任何时候,一定要时时提醒自己:不管有什么理由、什么苦衷,永远别像这样,随意地践踏别人的尊严。

继续阅读:第七章 得挨多少打,才能成角儿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媒有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