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得挨多少打,才能成角儿啊!
皇紫樱2017-11-15 10:103,306

  “映可,把笔记本电脑带到会议室,领导马上过来了!”杨菲一边招呼着,一边率先朝会议室走。

  “好,马上来!”映可答应着,和组里的几个核心编导随后跟进。

  映可把电脑连接上会议室的液晶电视,把画面定格在PPT的第一页:“《为你歌唱》第二季方案汇报”,一切就绪,等待着频道和总台领导前来。

  这已经是半年内、杨菲组的《为你歌唱》第三次汇报方案了。

  一年前,滨城卫视斥巨资购买了国外一个歌唱节目的版权,将模式做了本土化的改造后定名《为你歌唱》播出,这在当时各家卫视中无疑是史无前例的大手笔。

  节目一经播出,新颖的创意、紧凑的节奏、励志的氛围立刻博得了观众的眼球,一时节目爆红,人气冲天。

  但是,喜新厌旧是观众普遍的欣赏趣味,在节目播出两个月后,观众渐渐出现审美疲劳,再加上其他卫视同质节目的冲击,《为你歌唱》的收视在节目尾声逐渐下滑。鉴于此,第二季《为你歌唱》推出之前,频道和总台领导慎之又慎,杨菲她们辛苦研发的节目方案经过多轮审核一再被推翻,以致于此番要汇报的这版方案,连他们自己也记不清改过多少次了。

  汪子杰和肖墨进了会议室,不一会儿,频道戴总监和分管内容的文副台长也到了。汇报正式开始。

  “这次我们的方案,从节目内容和节目形式两方面都有所改进,不仅着眼于考察选手的歌唱魅力,更体现选手与明星搭档之间的情感交流,强调他们的默契与配合,将“情”与“歌”融为一体,通过现场比赛、VCR呈现故事,深化“为你歌唱”的主题。我们力图给观众呈现一场视觉听觉的盛宴,同时以精巧的故事、丰满的人物、丰沛的情感,形成我们节目独一无二的原创性。”

  杨菲侃侃而谈,语气自信而又从容。

  映可暗暗佩服,她全神贯注地听着,一边跟着杨菲的进度,操作电脑为PPT翻页。

  “总之,在我们节目中,非专业歌手和明星搭档将不断碰撞出火花,我们强调紧张快速的节奏,也让节目更具有故事感和竞技性。”

  杨菲总结陈词结束,会议室陷入了片刻的沉静。

  头次经历这种大场面,映可紧张得心跳加速。为了今天的汇报,全组加班加点讨论修改方案,忙了快一个月,她不由暗暗祈祷:“大神,让我们过吧。”

  戴总监沉吟片刻,先开了腔:“这次的方案,总得说来思路清晰,逻辑通顺。从大处来说,概念、流程、环节等等都没有什么问题。”

  看戴总监表情和蔼,映可心头一喜。

  “但是——”孰料戴总监话锋一转,映可暗叫一声不好,心头一沉。

  戴总监接着道:“但是总让人觉得缺少点什么。缺什么呢?我在想,可能是缺一个亮点、一个凝聚点、一个抓手似的发力点,一个能燃起火花的爆破点。为什么会这样?”

  戴总监停顿一下,自问自答:“因为你们什么都想要,结果就什么都得不到;你们面面俱到,结果就变成了四平八稳;你们每一处都火力全开,结果每一处都用力均匀,变成了一种平庸的平衡。”

  映可仔细地捉摸着戴总监的话,觉得他虽然说得有些玄乎,但的确不无道理。她悄悄看看其他同事的反应,见杨菲正在频频点头,而组里另几个同事似乎被戴总这个点那个点的,轰炸得有些目瞪口呆。

  戴总说完,汪子杰和肖墨也提出了一些改进方案的意见,最后,文副台长做了掷地有声的指示。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今天的方案能打八十分,但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九十分以上的答卷。《为你歌唱》是台里投入巨大的重点项目,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他严厉的目光扫视了一圈会议室的人,“上一季节目在尾声时收视下滑,某种程度上影响到客户投放广告的信心。十月份就要召开招商会了,你们要拿出一个真正夺人眼球的方案,才能从众多同质节目中脱颖而出。所以,”他做了个有力的手势:“要抓紧时间,斟酌再斟酌,打磨再打磨!”

  文副台长的一句“斟酌再斟酌,打磨再打磨”,宣告了汇报会的结束,也意味着杨菲她们的方案再次被否;方案不通过,节目正式投入制作也就无从谈起、遥遥无期了。

  回到办公室,宋映可打开笔记本电脑,准备把刚才速记的会议记录、尤其是领导们提出的修改意见整理一下交给杨菲。她一眼瞥见键盘上的面包碎屑,心想一定是昨晚加班边啃面包边做PPT留下的,不由摇头苦笑笑,找了张纸巾细细掸掉。

  这时,映可旁边的沈嘉敏一屁股坐下来,沮丧地往椅背上一倒,叹道:“完蛋了,方案又没过,又得加班了!”

  沈嘉敏比映可早来两年,是个很会打扮的时髦姑娘。映可印象中,她每天的衣服没有重样的,背的包也都是些著名的国际大品牌。

  毕竟是新人,映可自觉没资格跟着喊苦喊累,只是笑笑,并不答话。

  沈嘉敏百无聊赖扒着涂了蔻丹的手指,继续说道:“惨了惨了,再这么下去,我们连个约会的时间都没有了,都快成老姑婆了。她反正无所谓,孤家寡人的。”她一面说着,一面朝杨菲办公室的方向翻了个白眼。

  “她?孤家寡人?”映可看到沈嘉敏犀利的小眼神,有些不解。

  “离婚了,又没孩子,不是孤家寡人吗?”沈嘉敏叹口气,又揶揄一句:“她就是传说中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啊,苦了咱们啰!”

  映可觉得诧异,也隐隐替杨菲感到可惜。杨菲美丽而有气质,事业有成,高新优俸领导着一个团队,但,离婚又没有孩子,这种孤家寡人、冷暖自知的生活,怎么着也不是一个女人的最佳状态吧。

  沈嘉敏的吐槽和杨菲的单身,让映可不由联想到自己。想到有了感情稳定的恋人盛华飞,想到他对自己的种种温情呵护,映可感到庆幸和宽慰。

  打印好会议纪要,宋映可走到杨菲办公室前,敲了敲门。

  “进来。”杨菲应道。

  映可推开门,屋内烟雾缭绕。杨菲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撑着下巴,怔怔地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此时的她,褪去了平时的雷厉风行、强势霸气,秀丽的脸蒙上了一丝憔悴、沧桑,整个人显得疲惫而又无助。

  “杨老师,这是您要的会议纪要。”

  杨菲接过来,翻了翻,摇头苦笑了一下,喃喃道:“发力点、爆破点,叫我到哪儿去找这些点啊。”

  她掐灭了烟,把脸埋在手掌里,深深叹了口气。

  映可很想说些什么安慰她,但一时也不知说什么才好。

  过了会儿,杨菲抬起头来,看到映可还站在面前。她忽然想起些什么,问映可:“嗳,映可,你看到我们的方案第一印象是什么?

  “第一印象?”映可不解道。

  杨菲说:“我们大概和这个方案搏斗太久了,都有些麻木了,很多问题身在其中看不明白,你来的时间不长,还能旁观者清,说说你的直觉,你觉得哪里有问题?”

  “我觉得,”映可努力搜索着当初看第一季节目和第二季方案时的印象。过了一会儿,她大胆说道:“我觉得作为一个真人秀节目,它秀的部分比较精彩,但是,相比之下,比赛的部分不够紧张激烈。”

  “比赛不够紧张激烈……”杨菲示意映客坐下,一面翻看着方案,一面又抽出节目收视率数据分析图,仔细查看着。

  “赛制!”半晌,杨菲突然一拍桌子,“问题可能出在赛制!好的赛制,不仅可以让比赛扣人心弦,而且可以推动情节,让选手在竞争中展现性格,撞击出故事。而我们的赛制导致赛事进程缓慢,不温不火,所以很难抓住观众。”她举起收视率分析图,“你看,尤其是赛事尾声,本来收视应该掀起一个高潮的,结果观众却在流失。你提醒得对,我们的比赛的确不好看,赛制要改进!”

  她兴奋地站起来,在桌前走了几步,又抬手看了看表,对映可说:“我先自己捋一捋,你通知一下组里,让他们先去吃饭,八点钟,到会议室碰头!”

  深夜十点的会议室。

  《为你歌唱》栏目组还在进行着头脑风暴。杨菲精神抖擞地在黑板上画出示意图,推演着赛制。

  映可认真地听着,努力跟上她的思路。说实话,她很佩服杨菲,因为这样一个从事文艺工作的女性,竟然还具有缜密的理工科思维,自如地推演赛制、推算概率,实属不易。

  她瞄一眼组里的同事,任伟力、付辉等几个男生似乎还能跟上杨菲的节奏,与她互动;而沈嘉敏、李颖倩等几个女生或已悄悄打着哈欠、或用空洞的眼神望着黑板默然放弃。

  此刻,映可望着杨菲纤柔的背影,想到陈凯歌的的电影《霸王别姬》里,学戏的孩子仰望着台上的名角,一面张着大嘴痴痴说道:“得挨多少打,才能成角儿啊!”而这会儿她想说的是:“得有多么大的热情,才能支撑着一个女子,一步步走到今天啊!”

继续阅读:第八章 无心一句话,击中有心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媒有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