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无心一句话,击中有心人。
皇紫樱2017-11-17 15:143,218

  秋日的早晨,太阳升起来,温暖而又和煦地洒满小区的每一个角落,唤醒最平凡的俗世生活。

  各式早点小吃出摊了,摊主大声吆喝着,招徕顾客;老人们出来遛弯了,互相热情地打着招呼;孩子们三五成群、嬉戏笑闹,主妇们则行色匆匆,拎着沉甸甸的菜篮赶回家做饭。

  任知悦走在小区的柏油路上,浓浓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她心情愉悦,时不时抬起头,望望道路两旁的梧桐树,欣赏它们手掌般的树叶在阳光下光影婆娑,在清风中翩翩起舞。

  之前每个这样的周末,任知悦都是早出晚归地工作,不是录制节目,就是在准备录制,除此之外她还要出差到全国各地,面试挑选适合参加节目的嘉宾。

  国内的几个知名婚恋网站和《缘来是你》栏目组合作,负责招募报名者也就是选手,网站分部的办公点也就成为《缘来是你》的报名点。

  选手先填好个人信息表,信息表上除了年龄、性别、工作、生活经历等基本问题外,还要回答诸如“你的情感经历”、“你的择偶要求”等等问题。

  每到周末,栏目组编导会来各个点面试。挑选嘉宾的主要依据,一是形象,二是表达,三则是是否具有鲜明特点。如果三个条件俱佳,则被编导们划为A类,为尽力争取的、上上之选的嘉宾;如果条件次之,则被划为B类,为备选嘉宾,实在人不够时用以补位。编导们之间有暗语,将B类人士统称为KFC(肯德基),意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此话虽有不敬之嫌,但的确一语道破天机。

  面试是件有趣的活儿,可以在一天之内,接触到来自五湖四海、形形色色、不同阶层、不同性格的人,可以充分体会什么叫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最初,任知悦跟在老编导后面旁听,学习研究他们如何迅速掌握报名者的有效信息,并抓住要点、特点发问,直至做出准确的判断。

  功夫用在什么地方,都是看得见的。渐渐地,栏目组老编导已经放手,让她独立担任面试官,而她也从一开始用正襟危坐、不苟言笑掩饰内心的底气不足,终于修炼到应付自如,谈笑风生。

  偶有前来面试的人看她很年轻,便流露出明显的不信任,语气也带着不屑和傲慢,知悦不温不火,面含微笑调侃一句:“下周我们栏目组会有一位年长的编导来面试,如果你对我信不过,可以下周再来。”对方方知年轻人也不可小觑,立刻识相噤声。

  有一次在沈阳。她完全没料到东北人民婚恋的要求如此迫切,求偶的热情如此高涨,从早上九点一直到晚上九点,她面试了男男女女一百多人,到最后,嗓子都哑了,只能含着薄荷糖坚持到底。

  这百来人中,有精英有白领,有工人有农民,有三拳打不出闷屁的,也有口若悬河的奇葩,最要命的是,还有精神病人。

  那人一进门,知悦就暗暗吃惊,三伏天还没过,他却披着件油腻腻的羊毛毡子,顶着仿佛几个月没洗的泡面头,一屁股坐下来,塞给知悦一堆乱七八糟的稿纸,说是他的诗歌作品,一定让她过目并帮忙发表。

  任知悦见此情形,并不敢得罪,一面好言宽慰,一面按例问了他几个问题,然后请他耐心等候节目组通知,将其劝走才长长舒了口气。

  谁知晚上结束面试下楼,她一眼瞥见那人站在不远处树下守着,手上还攥着他的作品,吓得知悦赶紧返身上楼,最终在网站工作人员的侦查、掩护下,从大楼的另一出口仓皇逃窜了事。

  不管台里台外,大到麻烦、风险,小到刁难、讥讽都会突如其来,让知悦始料未及,也哭笑不得。但是,她热爱电视编导的工作,不仅仅因为这是她的兴趣和专业,也因为通过几个月的努力,她越来越能体会到胜任工作而且得心应手的成就感。

  每天都要面对新的问题新的人,每天都要面对新的挑战,每天都能获得新的成长,这些,不是不令人兴奋的。但,人前神采飞扬、光鲜亮丽,人后的辛苦压力,也唯有自己消化。

  这一天,她第一次可以在周末休息,她很享受这份难得的悠闲。将脚步放慢,才能深切地体会到自己是在生活,而不仅仅是在连轴转的工作中活着。

  香喷喷的煎饼摊吸引了她。她想着来份早点,正好也给同屋的两个伙伴带上一份。

  炉饼烧热,师傅熟练地倒出一团面糊,不多不少,不稠不稀。他拿出根木尺,像使太极八卦掌似的,在面团上优雅一旋,面团即刻被压成了一张玲珑剔透的薄饼。师傅啪地一敲,再一抖,黄灿灿的蛋液便小鸟依人地卧在饼心。

  “葱花要不?”

  “要!”

  “香菜呢?”

  “要!”

  “辣椒?”

  “要!”

  师傅撒上作料,再添上一张炸得脆香的酥皮,麻利地一卷,一个煎饼大功告成。

  一个煎饼果子配上一杯豆浆,对于孤身在外的人来说,已是一顿完美的早餐,足以温暖她的胃了。

  拎着早点,知悦又拐到老太太的报摊,买了报纸和杂志,这才慢悠悠地往回走。

  自从映可拍了老太太的短片,三个女孩几乎每天都在老太太的报摊买报纸杂志,她们就用这样的方式,默默为老人做一点事情。和女孩子们熟了,老太太见到她们就咧着少牙的嘴巴慈祥地笑,热心地为她们介绍新来的杂志,有时候,几毛几分的零钱老太太死活都不肯要。

  在这钢筋水泥、铜墙铁壁的城市森林里,不期然,总有陌生人带给你温情和感动。

  就像映可片子里说过的话:生活虽然压弯了她的腰,却无法压垮她的尊严。

  任知悦哼着小曲,拎着煎饼豆浆,优哉游哉踱到出租屋楼下。

  蓦然,她发现一个挺拔的身影站在眼前。

  是文嘉诚。

  知悦有一秒的愣神,旋即的反应是:糟了糟了,我穿得随随便便,头发乱七八糟,手上还拎着煎饼报纸,我的天哪,活脱脱一个居委会大妈!为什么这会儿碰到他?!

  正待腾出手来理头发,一转念她又想:人家男朋友,你什么样跟人家有一毛钱关系啊,你是不是有点傻啊?

  就在闪念来回间,文嘉诚已经看见她,微笑着打招呼:“任知悦。”

  知悦只好笑着迎上前,努力让自己不要结巴:“文老师,你在等珞诗啊,不上去等吗?”

  文嘉诚说:“不了,她马上就下来。”

  “喔,那我上去了。”

  结束了这番“官方”对话,知悦只能抬步上楼,一面为自己留给文嘉诚的邋遢背影后悔不已。

  一进门,见珞诗正对镜打扮。知悦忍不住说了句:“珞诗你还不快下去,文老师在楼下等着呢!”

  珞诗不急不忙描好眉毛,这才笑着拖长音:“知——道。女为悦己者容,我这不正容着呢,你怎么比我还急啊。”

  知悦脸刷地红了。

  无心一句话,击中有心人。

  她赶紧背转过身,嘟囔道:“我急什么呀,我就是嫌弃你们这些女人,磨叽。”

  “你不是女人啊,你以后谈恋爱了,保不准比我还磨叽呢!”珞诗递过来两管口红,“帮我看看,搽哪只?”

  知悦替她选了一支,珞诗涂上,对着知悦吧唧吧唧娇艳欲滴的红唇,满意地说了句:“嗯,眼光不错!”然后,拿上小包准备出门。

  “哎你吃早饭了吗?我给你买了煎饼!”知悦叫住她。

  “不吃了,搽了口红了,谢谢你,傻妞!”珞诗回眸一笑,一阵风似地飘走了。

  知悦轻叹了口气,看看桌上,煎饼已经软塌下来,无精打采的样子,竟显得和她一般落寞。

  过了会儿,映可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冲知悦说道:“知悦,你昨天深夜才回来,我给你留的言你是不是没看到?今天盛华飞来,要请许峥吃饭,谢谢他上次帮我们的忙拍短片,你一起去喔。”

  知悦直摆手:“你们两个人小聚,我夹在当中当电灯泡,不好吧。”

  映可道:“你算什么电灯泡啊?就是谢谢人家帮忙,又不是我俩约会,再说了,不还有许峥嘛。”

  “喔,那好吧,我去。”知悦觉得再推辞也显得矫情,只得同意。

  “嗯,这就对了!你呀,就该多出去走走,别把青春都奉献给别人的婚事了!”

  见任知悦答应,宋映可心头一喜。她并没有告诉知悦,邀约许峥时两人的一番对话:

  “许峥,这个周末盛华飞到东川来,他说要请你吃饭,谢谢你上次帮我拍那条片子。”

  “小事一桩啊,没什么,”许峥挠挠头,吞吞吐吐地问:“那个,任知悦,去吗?”

  “任知悦?”映可看到许峥的神色,忽然会意,笑了起来,“喔——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啊?”

  许峥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是不好意思地傻笑:“呵呵,多帮忙创造点机会呗。”

继续阅读: 第九章 媒有江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媒有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