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媒有江湖
皇紫樱2017-11-17 15:154,487

  十点多,盛华飞的奔驰车停在了楼下。

  盛华飞家一直经营电脑耗材的生意,已有十几年。近两年更是顺应大潮,将电子商务做得顺风顺水。耳濡目染,再加上天赋商人的八面玲珑和精打细算,盛华飞已是家族生意不可或缺的顶梁柱。

  此刻,他下了车,点燃一支烟稍事休息,一身国外高端品牌的休闲西服将他衬托得挺拔潇洒、意气风发。

  事业小有成就,虽说离富甲一方还相距甚远,但对于吃穿住行,盛华飞从不含糊。在他看来,这些都是对自己、对生意必要的投资。如果看起来就不是个成功的商人,那谁还会把你当成成功的商人呢?毕竟,比尔盖茨爱穿个破洞毛衣、哈佛因为蔑视衣着寒酸的斯坦福夫妇而错过一座大学的投资,那都是千古一例。

  两个女生下楼,盛华飞和知悦打过招呼,便揽住映可热烈拥吻,惹得知悦直悄悄冲映可做鬼脸,表示辣眼睛。

  奔驰车载着三人,开往东川市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这家酒店号称滨城省首家国际顶级奢华品牌酒店,为东川市第一高楼、当之无愧的新地标。三人到时,许峥已经等在楼下。见面寒暄之后,他们一起前往云中餐厅。

  云中餐厅,位于四百五十米高的酒店顶楼,全景式落地窗,让人可以站在城市的最高点,360度纵览城市美景。

  踏进金碧辉煌的餐厅,只见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知悦暗暗庆幸换了身得体的礼服裙前来赴宴。

  盛华飞熟稔地点了菜,他说:“我在这儿请过几次大客户,环境好,菜也精致,有几样招牌菜,可称得上是本城一绝呢。”。

  菜一一上来,盛华飞招呼着大家,一面介绍:“这里的牛肉不腌制,直接用炭火烤到三成到五成熟。蘸点调好的酱汁,又清爽又香滑,竟然一点纤维都没有!”

  “这道奶油焗蜗牛,用酒勾出食材的香。法式菜肴喜欢用酒来调味,什么样的菜选用什么酒都有严格的规定,比如清汤用葡萄酒,海味要用白兰地,甜品要用各式甜酒……”

  这里的菜果然口味不凡,连摆盘都精美得象艺术品一样,让人赏心悦目。盛华飞的点评也可谓恰如其分,锦上添花。

  可不知怎么,知悦却想起拍戏那天和文嘉诚吃过的一顿家常菜,尤为想念文嘉诚的沉默、微笑和那种永远顾及他人感受的熨帖。

  “饮”过三巡,菜过五味,几个年轻人随意地聊起了天。主讲是盛华飞,陪讲是许峥,两个男人从时事新闻聊到坊间趣事,然后停在了股票和房价这两个永恒的男性话题。

  盛华飞说:“如今股市上百分之九十的散户都是亏损状态,就是因为他们用的是散户思维,跌了就跑,赚了还捂,这种急功近利,贪心不足的心态不改变,难保不成为股市上的常败将军。”

  许峥说:“股市中不有句老话吗?长线是金,短线是命。不过许多股民觉得长线投资见效慢、获利少,不如短线炒作来得快,但其实短线炒作频繁,追涨杀跌,且不说手续费花费不少,一旦踏空,就被套了。”

  盛华飞品口茶,摇摇头,“别管什么长线、短线,这股市风云变幻的,实在太难把握。说起这股票,涨涨跌跌,收益绝对不如买房来得痛快。所以啊,股票不一定买,可房子一定得买,如今再一限购,这买到啊,就是赚到!”

  许峥频频点头,说道:“是啊,我家人前几年一万五买的房,现在都三万多了。”

  盛华飞说:“我家在江浦买了几套,当时我觉得东川的房产升值潜力大,想在东川投资买房,家里人都不同意,被我好说歹说,才投资了一套,亏好还买得大。现在你们看,江浦的房价涨幅微小,跟东川的比,真是小巫见大巫了,我家里的人啊,肠子都悔青了!”

  许峥笑说:“人家不是说了吗,谈钱伤感情,谈房价,伤的是命啊!”

  映可和知悦第一次听到这样有趣的说法,不由跟着笑了起来,一面深深折服:人民群众妙语连珠,智慧真是了得呀。

  就这样吃着、聊着,时间不觉而过。

  两个男人海阔天空,无所不聊,映可听得认真,时不时崇拜地望向盛华飞。

  此时,知悦想起爷爷说过的古老谚语:“男人聚一起,爱聊三国水浒;女人聚一起,爱聊生孩子真苦”,不由深以为是,暗自会心一笑。男人们的话题她插不上嘴,她也乐得当个旁听,一面还可细细享受云中餐厅的美食。

  这顿饭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方罢。

  临走,盛华飞说:“平时的饭局大多为了生意,会面的又大多比我年长,说来说去都是些场面话,只有今天,随便聊,多开心!”

  盛华飞说得轻松随意,映可却从中听出了无奈和辛苦。

  虽说她商场上的事儿她不懂,但生存的难处哪里都是一样。她不禁有些心疼男友,又感慨自己并没有什么能力帮忙,于是并不说什么苍白无力的宽慰言语,只是仰头深深看他一眼,用手揽住他的腰,轻轻侧头靠在他的肩膀。

  结完账,盛华飞拍拍许峥的肩膀:“我要带映可去拜会一个我爸的老朋友,也是我们的老客户,就请你负责把任大小姐送回去了。”说完,还乘着知悦低头拿包的当口,朝许峥挤挤眼睛。

  许峥知道,一定是映可“汇报”了自己对知悦的追求之意,盛华飞给哥们创造机会呢。于是连忙答道:“没问题没问题,我家和任知悦住处在一条线上,我顺路!”

  知悦和许峥出了酒店,知悦摸摸圆溜溜的肚皮,不好意思地说:“吃得有点撑哎,我们不坐车了,走回去吧?”

  走回去,意味着和知悦大约有一小时的时间相处,许峥当然求之不得。

  两人走在路上,许峥不时悄悄瞄一眼知悦。但见她容颜俏丽,身形苗条,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左顾右盼地,偶尔还飞起一脚,踢飞路边的一个小石子。许峥又想起她在饭店时,像个小孩子似的,专注欢喜地盯着冰淇淋,吃完了还微眯着眼睛,舔舔嘴唇,皱皱鼻子,享受的模样着实可爱。

  情人眼里出西施,知悦不经意的俏皮小举动,让许峥越发喜欢这个女孩。殊不知,女孩子只是在并不在意的异性面前才如此放松。

  俩人边走边聊,单位里、工作上的事自然是极易拉近距离的话题。许峥搜肠刮肚,讲些趣事给知悦听。

  他说起新闻部的摄像朋友遇上的一件事:“他们去拍省里一个领导开会的新闻,摄像是个一米九的大高个,晚上,领导的秘书审完片就不高兴了,当即就给新闻部的负责人打了电话,要求立即修改。你猜怎么回事啊?原来是领导聪明的脑袋不长毛,只剩下两侧有几缕头发,中间都秃了,平时呢,领导都将左侧的几缕奋力梳上去,依靠地方支援中央,这才勉强掩饰住。结果这摄像个子太高,给领导的镜头几乎都变成了俯拍,一下暴露领导的缺点了,这领导能不生气吗?”

  “地方支援中央,哈哈哈哈!”知悦看着许峥在头上比划,笑得前仰后合。

  看知悦笑得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许峥心想:这姑娘,看来是个不经事的傻妞,不晓得厉害,我得提醒她。喜欢的人自然要保护,许峥不经意地把话题转到知悦所在的节目部。

  “你知道吗?你们节目部可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里面的人个个能干,但又各据一方,谁也不服谁。都说你们那儿四大金刚:汪子杰、肖墨、巩超、还有个女金刚杨菲,四个人,五条心呢!”

  任知悦好奇地睁大眼睛:“啊,有这说法?”

  许峥点点头,说:“他们几个人,各有各的靠山,各有各的地盘,也各有各的亲信。尤其是汪子杰和肖墨,汪原来是省局的处长,有人事上的的资源和背景,到这儿来,直接当了正主任,频道副总监,算是平级调动;肖墨呢,是在电视台土生土长、摸打滚爬干出来的,这几年更是靠《缘来是你》攒下业绩,终于提拔了,却只是个副主任兼总监助理,他自然不甘心,两个人啊,有得明争暗斗呢。”

  他意味深长地看一眼知悦:“所以啊,你这样的小字辈,可得看清形势,站好队伍。”

  谁知知悦大咧咧地一摆手,“嗐,我个小喽喽,又不打算升官发财,有什么队伍好站的,我只要做好自己,再踏踏实实把节目做好就得了!”

  许峥着急道:“哎呀,你是不是太傻太天真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就算不站队伍,也得躲得远远的,免得战火燃起来,小喽喽一不小心就成了炮灰!”

  知悦哈哈大笑,“江湖?电视台成武林了?还成灰,灰化肥挥发会发黑!”她像是中了自己无厘头搞笑的毒,越发笑得不可收拾。

  原想贴心地传授些职场经验给知悦,没成想全被她当成笑话来听,许峥只好暗叹一声“孺子不可教”,摇头陪笑。

  忽地,他又想起什么,问一句:“你们那儿还有个叫迟慧的吧?”

  知悦止住笑,“迟慧,有啊,怎么了,你认识啊?”

  许峥说:“认识,她妈和我妈同事。我就提醒你一句,这个人脾气不太好,嚣张惯了,喜欢拉帮结派,喜欢整人,别看她没什么头衔,平时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她爹是省里的高官,连台里的头儿都要给她些面子呢,你可防着点。”

  “哦,她呀。”知悦淡淡地说了一句。迟慧整人的手段和昂首阔步的气派她早就领教过,部门频道的头儿对她的忌惮,她亦早有耳闻,看在眼里。

  的确像许峥说的,迟慧没什么头衔,却像无冕之王似的,很有些隐性的权力和莫名的优越感。这些隐性的权力,让她可以很方便地给知悦这样的无名小辈小鞋穿,比如,到领导面前放放她们的坏水;支使她们去做那些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只有辛劳的杂事;把她们写的台本说成是自己写的去邀功;挑出差面试的地点,安排她们去自己不愿意去的地方;以及争抢A类的节目嘉宾,把B类嘉宾甩给别人,以确保自己当责编的这期节目的可看性和收视率;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不过知悦并不十分介意。妈妈早跟她说过,单位不同于学校要复杂得多。她记得有本小说里女主角说过这样的话:“每个机构里都有侍奉老板的马屁精、欺善怕恶的上司、抛媚眼的女秘书……哪里都一样。”所谓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她甚至觉得迟慧这人本质上并不太坏,能力也不差,她只是骄纵惯了,或者说只是不太聪明。否则,以她的资历和背景,她应该可以走得更远。

  “哎,你怎么了,怎么一提迟慧就不说话了,是不是吃过她的亏了?”见身边的大笑傻姑好一会儿没吭气,许峥关切地问道。

  “没有,还好了。”知悦摇头笑笑,“我还是那句话,做好自己,做好工作,自己修炼得强大了,就能保护好自己,至于别人嘛,我的原则是与人为善,不过这善,我会坚守自己的底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不知不觉,俩人已经快走到知悦住的小区附近。

  “我快到了,谢谢你送我,还提醒我好多事。”知悦冲许峥摆摆手说再见。

  “谢什么,”许峥一指街道尽头,“我家就住在前面的城市花园,离这儿不远了。”

  “城市花园?昨天我还听同事在讨论,说城市花园是东川的富人区,她们做梦都想买那儿的房子呢!”知悦调侃地一抱拳,“恭喜恭喜,原来你已经是富人了!”

  知悦的调侃,让许峥误以为她对城市花园也是心向往之,一句“你也可以住上的”差点脱口而出,终于在舌尖上滚了几滚,变成了一句:“下周你要有空,到我家玩。”

  “下周开始,我们要连续录八档节目,没时间了。”

  邀约遭了婉拒,许峥却并不气馁,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他有良好的家境,父母都在政府部门担任要职;他有稳定的工作,长得也高大壮实,是女孩子喜欢的“很MAN”的样子。也的确颇有姑娘上杆子地追着他,就连高干出身的迟慧,也不止一次地向他发出示好的信号,只不过他觉得迟慧不够漂亮,性格又有大小姐的刁蛮任性,所以至今不为所动。虽不敢称什么“钻石、黄金王老五”,但女人的追求足以证明他的男性魅力,让他相信,以他的条件,知悦没有理由不喜欢他的。

继续阅读:第十章 宫花寂寞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媒有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