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成功了!”
皇紫樱2017-11-17 15:453,157

  邱珞诗开启了第二主持人模式。

  仿佛蕴藏了很久的能量终于爆发,她将每一次机会都当做最后一次似的,格外珍惜,全情以赴。录制前,她认真研究台本,不厌其烦地和编导、制片人沟通;录制当日,她必定早早来到录制现场,做好各种录制前的准备;录制时,她对自己的表现精益求精,有时制片人和编导已经表示OK了,她若觉得仍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就一定会要求再来一遍。

  她和每一个工作人员都相处得不错,并不是那种有事有人、无事无人的功利,却是发自骨子里的尊重和随和。人心都是肉长的,以心换心,久而久之,那些编导、助理、服装师、化妆师都和她成了朋友,甚至栏目组的司机都和她相熟。

  录制节目往往在比较偏僻的景区,邱珞诗有时会趁着录制空档,请司机开车带她去远点的地方,自己掏钱给栏目组的同事买饮料食品。她记得每个人的喜好:巩超要美式咖啡少冰,两个男编导要拿铁,两个女编导喜欢卡布奇诺,其中一个一定不能加糖,服装师心脏不好不喝咖啡,独爱芒果木槿花茶,化妆师中午没赶上吃饭,除了饮品再给她带一份三明治……节目一录就是几个小时,短暂休息间,大家正感口干舌燥、饥肠辘辘,吃上喝上这样一份“私人订制”,没有不暖心的。

  当然,对邱珞诗的好意,也不是人人都领情。

  这天,当化妆师卢晓芬将一杯焦糖玛奇朵放在孟晴手边时,她只是瞥了一眼,问道:“哪来的?”

  卢晓芬答道:“是新来的小邱给你买的。”

  孟晴其实知道小邱是指邱珞诗,不过对于巩超增设一个分会场主持人,心里正老大不痛快,于是兀自把脸伸向镜前,抚弄着她的眉毛,很随意地问道:“哪个小邱啊?”

  卢晓芬凑近答道:“邱珞诗,就是上次想来借你化妆室的那个。”

  孟晴听了,冷笑一声,淡淡说道:“她呀。”她把那杯玛奇朵往卢晓芬面前一递,“我不想喝,最近正减肥呢,你拿去吧。”

  卢晓芬喜滋滋地举起一杯抹茶拿铁,“我有,也是邱珞诗给买的,她倒挺大方的,栏目组人手一杯,还特地跑来问你爱喝什么呢!”

  “喔,是吗,”孟晴停下手,将后背往椅子上一靠,轻笑一声,“没想到年纪轻轻的,还挺会小恩小惠、收买人心的啊。”

  卢晓芬隐隐听出,孟晴所指被收买人心的也包括自己,只得尴尬地笑了笑,不再答话。

  待卢晓芬一走,孟晴就将那杯焦糖玛奇朵扔进了垃圾桶。

  对于孟晴,珞诗一直非常尊重,虽然碰面机会不多,但碰到了,她一定尊称一声“孟老师”。作为第二主持人,她在节目中的戏份明显不如孟晴多,她从不计较,从不与孟晴争风头,倒是有些孟晴嫌苦嫌累、嫌效果不出彩不愿意做的事儿,她才自愿顶上。

  节目的第八期是在海南岛录制,既然到了海岛,自然会要求嘉宾完成一些海上游戏项目。巩超希望孟晴能加入其中,增强和嘉宾的互动。他把这个意图和孟晴说了,孟晴心想,让我去海上学冲浪,在太阳下暴晒很可能晒伤皮肤不说,关键学冲浪有一定难度,肯定会多次落水,披头散发的形象不佳,而且最后学不会那就更糗,于是她当即以身体欠佳、不适合运动为由,一口拒绝。

  巩超无论搬出什么理由劝说,孟晴是我自岿然不动。巩超只得垂头丧气回去,让编导改台本删去这段。没想到邱珞诗在一旁听了,问巩超:“巩导,我可以试试吗?”

  有人做总比没人做好。而且巩超相信,在这场男人的运动中,有一个美丽的女性出场,一定会大放异彩。他很感激珞诗的救场,于是点头道:“好,你试试。”

  海南的三亚湾,湾长沙细,岸上椰树成林。

  栏目组赶在清早游客稀少时,开始了海上冲浪项目的拍摄。

  在下海前,需要先用冷水冲洗一下身体,以适应海水的温度。沙滩上没有完善的更衣淋浴设施,栏目组只找到一个私人建的小洗手间,付了钱,让参加节目的人轮流进去冲洗。

  邱珞诗走进去,用桶接了水,虽说室外温度接近30度,但清早的水接触到身体仍感微凉。珞诗把勺里的水往身上一淋,不由打一个寒噤,她一咬牙,一勺接着一勺,把身体淋湿。

  等珞诗和参加节目的三个英俊小生——欧乐申、任然、丘桐都到齐了,教练便开始教课。教练是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健美的长发小伙,先在沙滩上教珞诗等人基本动作。他用带着浓浓当地口音的普通话,边说边示范:“来,看好我,首先,平趴在冲浪板上,然后胳膊撑起,接着左脚踏在冲浪板上,侧身,右脚再踏上冲浪板,慢慢直起身,从蹲姿到站姿。”

  珞诗和欧乐申他们跟着教练,一遍遍演练动作。她自觉还是颇有些运动天赋的,为了保持体形,平时就坚持锻炼,游泳、网球、瑜伽样样都行,在校时还获得过百米跨栏亚军。否则,没有这点金刚钻,她是不敢揽冲浪这项瓷器活的。

  可是没想到,看似掌握了这些简单的动作要领,到大风大浪中一实战,手脚就完全不听指挥了,珞诗脚还没踏上板,人就被一个浪头打到水下,她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人就被冲到岸边。多次合作之后,三个英俊小生都和珞诗相处得不错,一见之下,几乎同时惊叫着冲过来,把个落汤鸡似的珞诗扶了起来。秀美不逊女生的任然更是心疼地看着珞诗道:“珞诗,呛水了吧,是不是很难受啊,要不,你别练了吧!”

  珞诗频频咳嗽着,弯腰吐出口中的海水,背上被帆板抽打过的地方火辣辣地痛起来。珞诗暗想:难怪孟晴不肯出镜,果然狼狈。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我一定不能认输!

  巩超也走过来,关切地问道:“珞诗,怎么样,能行吗?”

  珞诗抬起脸笑笑,“没事,能行!我再找找感觉!”

  说着,她撸一把湿发,抹一把脸,拖起沉重的冲浪板,迎着大浪,往海里走去。

  记不清多少次被海浪拍倒,被海水卷走,渐渐地,珞诗能双脚踏上冲浪板了,能蹲在板上了,能微微直立起来了,最后一次,她用非常标准的姿势动作,稳稳地立上了冲浪板,还顺势滑行了十来秒!

  “我成功了!”珞诗对着镜头大声宣布!

  阳光下,她的湿发微微卷曲,更添性感,脸上的水珠闪闪发光,曼妙的身姿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仿佛一条刚刚出水的美人鱼,在三个各有风格的俊男簇拥下,实在是太养眼的画面。

  “经过这趟体验,我才知道欧乐申、任然、丘桐,他们参加这个节目,一路披荆斩棘、过关斩将通过重重关卡有多么不容易!我想此刻,你一定和我一样,想大声对他们说一句:你的勇气,无法阻挡!”

  珞诗的结语,给了这段节目一个完美的Ending。

  回到宾馆,珞诗看着镜中的自己,只见周身皮肤红肿,尤其是娇嫩的脸,竟然晒脱了皮。后背火辣辣地刺痛,她褪下裙子,转过身去,后背竟然是一条条一块块血痕和淤青,仿佛受过虐待般触目惊心。大概是翻落下水时,一次次被冲浪板抽打致此。

  都是自找的。邱珞诗看看自己,自嘲地笑笑。她洗净脸,贴上一张清凉的面膜,抚慰一下晒伤的皮肤。“只是皮外伤而已,很快会好的。”她这样安慰自己。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场节目录制效果出奇地好。审片时,巩超免不了向汪子杰和肖墨说了孟晴推却、珞诗救场的经过,并大大夸赞了珞诗一番。

  周六晚黄金时间,《无法阻挡》正在播出。

  此时的孟晴正在台里做头发,准备主持一台晚会。理发室的电视打开着,理发师和卢晓芬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理发师说:“哟,这邱珞诗是新来的吧,以前没见过,长得还挺漂亮的哈!”

  卢晓芬悄悄瞄一眼孟晴,发觉她的神色已不大自在,忙轻推一下理发师,对他使个眼神,说道:“漂亮什么呀,就那回事。这项目是我们孟老师不愿意参加推了的,要是孟老师上,准比她靓多了,身材也好!”

  孟晴微微一笑,对着镜子整整鬓角,说道:“新人嘛,为了上位,自然是什么都愿意做的。我们这些老人儿,又何必跟人抢呢?”

  理发师附和道:“就是,现在栏目组为了追求节目效果,什么都让主持人做,恨不得上刀山下火海。孟老师这样的名主持,要是什么都听他们摆布,那倒失了身份了!”

  孟晴自不答话,只瞟了一眼屏幕上的邱珞诗,当下更是恨她恨得眼中钉肉中刺一般。

继续阅读: 第十四章 第四类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媒有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