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人在江湖,心远江湖?
皇紫樱2017-11-17 15:193,695

  一周后,滨城电视台节目部的审片室。

  汪子杰、肖墨、巩超正在审看邱珞诗和城市频道主持人晓然分别录制的节目片段,以最终决定挑选哪一位担任《无法阻挡》的第二主持人。

  看毕,审片室沉静片刻。巩超用手抓抓他标志性的自来卷发,推推眼镜,率先开了腔:“我是第二次看这两段录像了,我觉得,邱珞诗无论外形、语言、控场和调节气氛的能力,都胜过晓然几筹,今天第二次看,我更加确定这种感觉。当然,这只是我个人意见,到底用谁,还是两位领导定夺。”

  汪子杰点点头,他和巩超看法一致。但珞诗本就是他推荐给巩超试镜的,他不便先开口下定论,于是看向肖墨,“肖墨,你觉得呢?”

  肖墨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

  的确,珞诗和晓然比较起来,优势明显。但是晓然是城市频道的总监秦德清跟他打过招呼的人。她是城市频道的当红新闻女主播、秦德清的爱将,传闻她与秦德清还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但谁都知道,城市频道不上星,只能在滨城省的范围收看到,影响力远远不及全国甚至海外都能收看到的卫视频道。晓然自然一心希望鲤鱼跳龙门,求得更大发展。传闻是否事实姑且不论,秦德清是他的学长,私交不错,而且级别上还比肖墨高了半级,既然他开了这个口,这个人情着实有点难以推却。

  对肖墨而言,不想启用珞诗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珞诗在节目中的表现让肖墨暗暗惊艳,肖墨隐隐感到,她的出场很给《无法阻挡》加分,这个姑娘,日后可能大放光彩。如果正式启用珞诗作为第二主持人,无疑让《无法阻挡》如虎添翼,势不可挡,而这,正是肖墨不愿意看到的。在节目部,汪子杰是空降下来的顶头上司,肖墨视其为升迁路上的拦路虎;而巩超,肖墨则把他视作最强的竞争对手,升迁路上的绊脚石。巩超是个工作狂,工作能力也很强,要不是为人过于耿直,不善逢迎,他升迁的机会应该不比肖墨少。这两年,巩超担任制片人的《无法阻挡》更是做得风生水起,肖墨当然不希望他风头日进,盖过自己。

  肖墨想到这,开口说道:“邱珞诗的表现的确不错,主持活泼生动、谈吐、动作不做作、不生硬,能表现自已真实自然的一面。不过,”吸了口烟,他继续说:“咱们得注意到一个事实,她是个毫无上镜经验的新人,虽然这次是有备而来,帅府千金的角色正好也与她的气质、外形契合,但一个新人,通常水平会发挥不稳,只有在多种条件具备的情况下才能比较好地发挥自己的潜质,新人必然要经过时间的打磨,才能渐入佳境。而晓然,已经有了三年的主持经验。虽然以前是新闻主播,第一次接触综艺主持还不太适应,但她的基本素质是具备的,基本功很扎实,反应也很快,我相信她很快会调整过来,成功转型的。”

  听肖墨说到这,巩超再也按捺不住,跳出来反对,“肖主任,晓然就是因为做了三年的新闻女主播,所以她现在身上打着深深的新闻主播烙印,还带着很浓的播音腔,短时间内,她肯定改不过来,根本没法胜任综艺节目主持的!”

  肖墨面露不悦,沉声说道:“《无法阻挡》是台里的金牌节目,主持人又是节目的门面,用什么样的主持人,一定要慎重。对于《无法阻挡》的主持人来说,丰富的经验和积累的粉丝难道不比一张新面孔更重要吗?启用一个毫无主持经验的新人,你不觉得很冒险吗?”

  巩超争辩道:“如果明知道不合适还要用,那我宁愿冒险去试用一个新人!”

  肖墨正欲反击,汪子杰开了腔:“我同意巩超的说法,咱们就事论事,就这个节目论这个节目,从这次试镜来看,邱珞诗的确比晓然表现优秀。晓然还是延续了她新闻主播的风格,老成持重有余,青春活力不足。经验固然重要,但灵气和适合更重要。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大胆地试一试,没准,又能培养出一个出色的综艺节目主持人来!”

  巩超直点头,又补上一句:“是啊是啊,邱珞诗工作态度还特别认真,试镜那天老早就来了,认真研究台本,晓然呢,差点都迟到!”

  此话一出,高下立见,肖墨一时也找不着合适的话辩驳。

  见肖墨面色阴沉,汪子杰笑笑,朝他说道:“晓然目前是城市频道的当红主播,要再参加《无法阻挡》的话,恐怕也会分身乏术、精力不济,再说了,这个节目她也的确不是最适合的人选。而邱珞诗呢,目前除了配音就没有其他工作,要是加入《无法阻挡》,肯定能全力以赴啊。”

  听闻此言,肖墨觉得若再争下去,倒显出自己用意明显,非替晓然争夺这个位置,暴露了隐情;与其这样,倒不如顺水推舟,卖给汪子杰一个人情,结束这场论战,怎么说,他是正主任,自己的上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秦德清那边,到时就跟他说是汪子杰坚决不同意晓然上,也就很容易塘塞过去了。想到这儿,他讪笑一下,答道:“嗯,是啊,大家都是为了节目好,也别争来争去了,用谁,你定吧!”

  和肖墨打交道这么久,他的心机深,鬼点子多,汪子杰早已领教。他小心提防,但并不畏惧。长此以往,也自有一套对付他或是泰然处之的办法。于是汪子杰只是笑笑,并不再与他多论,说道:“那就拍板了:《无法阻挡》的第二主持人,就用邱珞诗了!至于晓然,她如果真得很希望到卫视这个平台,以后再找机会合作吧!”

  尘埃落定,珞诗正式成为《无法阻挡》的分会场主持人。消息传来,三个好友激动地拥抱在一起,她们当然不会知道,这个结果背后曾经的那场唇枪舌战。

  珞诗请知悦和映可去大吃一顿自助餐庆祝。三个女孩横扫了爱吃的三文鱼、烤生蚝、龙虾、冰激凌、蛋糕,什么节食瘦身,统统见鬼去吧。两个小时后,三人瘫倒在座位上,摸着圆滚滚的肚皮,相视大笑。

  珞诗推着她们俩,“哎,你们都得再给我吃点哈,这可是两百多一个人的自助餐呢,你们可得给我吃回来!”

  知悦笑着直摇手,“我不行了,我已经尽力了,再吃要出人命了!”

  映可也笑道:“我也尽力了,你再逼我,我只能吐出来还给你了!”边说边和知悦一起,朝着珞诗做起了呕吐状。

  “你们俩恶心死了!”珞诗叫着直躲。

  三个姑娘的笑闹引来了邻座客人异样的目光。映可见了,忙把食指竖起在撅起的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三人静下来,仍忍不住掩嘴吃吃娇笑。

  映可说;“珞诗,以后你大红大紫了,咱们就再也不能在公共场合这么闹了,你出个门,都得带着帽子、墨镜,包裹得严严实实,随时钻上保姆车绝尘而去。一不小心,还是被粉丝认出来,呼啦一下围上来非要你签名合影什么的,到那时,我和知悦就只有给你做保镖的份了。”

  珞诗笑道:“怎么会?看你说的,我只是得了个工作而已,离大红大紫还远着呢,就算有那一天,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

  知悦想起许峥告诉过她节目部的一些内幕传闻,特别是汪子杰和肖墨之争,于是问了句:“珞诗,好像任用主持人可不是制片人能说了算的,要部门以及频道领导都同意才行吧?”

  珞诗点点头,“嗯,之前巩超通知我被录用时,倒是提了句,说汪子杰很赞成,但肖墨似乎更倾向于用城市频道的晓然。不过,巩超对我说,不用介意,好好努力,用事实说话!”

  “对,用事实证明你的实力!”知悦十分赞同巩超的的说法。

  映可想起什么,问道:“哎,珞诗,你今天把我们俩拖来吃大餐了,文嘉城呢,是不是早就和他庆祝过了啊?”

  一听文嘉诚三个字,珞诗尚未答话,知悦的心倒咯噔一下。她暗恨自己不争气,这样为了别人的男友方寸大乱要到何时呢?一个人默默地吞咽这颗苦果又要到何时呢?

  只听珞诗叹了口气,抚弄着手里的酒杯,幽幽答道:“他呀,他这个人一向不看重这些。之前我跟他说工作上的苦恼,他总是劝我,不要急功近利,要耐得住寂寞,做好自己,无愧于心,等等等等。我啊,可做不到他那种淡泊名利,宁静致远。”

  听出了珞诗话语里的抱怨,映可安慰道:“他也是怕你太着急,才用这些话劝你的。”

  珞诗一笑,接着说道:“其实他们大学校园,也早已不是什么纯洁的象牙塔,争名夺利,玩弄权术一点都不比外界少,只不过他这个人,性格如此,以不变应万变。他还常跟我说,人贵有赤子之心,知世故而不世故,人在江湖,心远江湖。他说服不了我,我也不想改变他。我现在二十多岁,人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呢,从心所欲 ,我看,我起码得等到七十岁时,才能达到他这样无欲无求、与世无争的境界吧。”

  “七十岁?早退休回家含饴弄孙了,谁还管他什么江湖不江湖,哈哈哈哈!”映可和珞诗一起大笑起来。

  人贵有赤子之心,知世故而不世故,人在江湖,心远江湖。

  珞诗不敢苟同的话,在知悦听来,却是於我心有戚戚焉。

  哪里没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是非。

  名利皆浮云,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争名夺利,最后不过是一场空幻,“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在宏大无涯的自然和时间面前,这才是每个人最真实、最本质也是最终的结局。既如此,何不人在江湖,而心远江湖,就像白衣飘飘的侠客,潇潇洒洒,快意人生呢?

  知悦这样想着,身体仿佛也轻盈起来,恍惚间,自己化身《卧虎藏龙》中的玉娇龙,随着文嘉诚化身的李慕白,自由自在,到崇山峻岭、竹海碧波间御风而行去了。

  正在胡思乱想,只听得珞诗说一句:“来,杯中酒,喝干净,祝我们三个人,红红火火!”

  知悦不免暗骂一声自己,赶忙回过神,举起酒杯。

  “红红火火!”三人一饮而尽。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我成功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媒有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