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皇紫樱2017-11-17 15:175,997

  无望的等待最能消耗人的意志。

  珞诗虽然不停为自己鼓劲,但事情仍然毫无进展,也看不到任何希望。她不由地开始怀疑自己,沮丧之后,更觉度日如年。

  没想到,两周后,事情仿佛有了转机。

  汪子杰把她叫去,对她说:“巩超昨天来找我,说为了让《无法阻挡》的形式更生动、更活泼,他想在活动主会场之外增设一个分会场,两个会场的明星通过连线互动。主会场仍然由孟晴主持,而分会场,需要一个主持人。”

  珞诗的心跳一阵加速。

  汪子杰接着说:“我向巩超推荐了你,巩超觉得你虽然还没有正式出镜,但在知悦短片里的表现很不错,他同意让你去试试。”

  “真的?!太好了!”珞诗几乎跳起来,恨不得热烈拥抱汪子杰,“汪总,太谢谢您了!”

  汪子杰朗声笑道:“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肖墨推荐了城市频道的主持人晓然,她也会去试镜,巩超会在你们两人中挑一个留下,到时候,就看你们的实力了!”

  珞诗真诚地说道,“汪总,我会努力的。不管结果如何,我都特别地感谢您!”

  接到试镜通知的第二天,珞诗收拾了简单的行李,踏上最早一班火车,赶往《无法阻挡》的外景拍摄地——横店。

  七个月了,她终于等来了第一次试镜的机会,期间的挣扎、忍耐、焦虑只有她自己知道。车窗外的景物飞逝而去,她凝视着映在车窗里的自己的面容,竟有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

  横店,亚州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被誉为“东方好莱坞”。多年来,在这里已经拍摄了近五万部影视作品。踏上这块土地,保不准会有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眩晕。但见这边厢是明清巍峨宫殿,那边厢是宋代繁华市井;这边厢是徽派民居建筑,那边厢是梦幻游乐广场,真的是包罗万象,好不热闹。

  珞诗直奔《无法阻挡》的拍摄现场。

  此刻,巩超和他的摄制组正坐在一辆电视转播车里,做着节目录制前的各项准备。

  他头戴耳机,一边从监视器里查看各个场景的情况,一边和各个岗位的工作人员通话,指挥他们对各种视频、音频信号进行调试。看上去这几天他都没有好好休息,卷卷的头发有些蓬乱,眼睛里也布满血丝。虽然不修边幅,但他气定神闲、排兵布阵的样子,却有着一种运筹于帷幄之间、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大将风度。

  珞诗静静等在一旁,趁着巩超停下休息的空档,方走上前去和他打招呼。

  巩超摘下耳机,看看表,“哟,来得挺早啊。我这会儿有空,正好把你要拍的这段跟你说一下。”

  三言两语,巩超先把珞诗的拍摄内容说了个大概。此番,珞诗的身份是分会场主持人,同时也要COSPLAY成宋代元帅才貌双全的千金,设擂台招亲。三位节目嘉宾也是影视小生,扮作各方名流慕名前来,既比文又比武,看谁能通过重重关卡,最终赢得美人芳心。说起这三大小生,珞诗暗暗乍舌:欧乐申,任然,丘桐,可都是当红小鲜肉、辣子鸡,能把这三大小生聚齐,滨城台的实力由此也可见一斑。

  巩超抓过一本台本递给珞诗,“这是台本,你好好研究研究,不过,台本只是脉络和框架,细节上你也不必太拘泥,可以有自己的创意、设计和发挥。”

  珞诗点点头,“谢谢巩导,我会好好表现的。”

  巩超又看了下表,“城市频道的主持人晓然也来试镜,怎么还没到?”他又扭头看向身旁的助理:“耿彬,你催一下,再提醒一下孟晴,30分钟后,她那场正式开录!”

  珞诗说:“巩导,你忙吧,我去看台本。对了,我那场什么时间录?”

  巩超想了想,说:“大概两小时后。”他又想起些什么,吩咐耿彬,“你把化妆师的电话给邱珞诗,等会让她给珞诗化妆。”

  一切安排停当,珞诗谢过巩超,转身离去,找个僻静角落,潜心研究台本。

  看时间差不多了,珞诗打通化妆师小蕾的电话。

  “你好,我是来试镜的主持人邱珞诗,巩超让我联系你,一小时后我要上节目,麻烦你来帮我化个妆。”

  “啊呀,巩超事先没跟我说呀,我有点急事,已经离开录制现场了。”

  “这样啊……”珞诗一听,也有些手足无措。

  “我要赶回来也来不及了,你,你自己会化妆吗?”小蕾和她商量。

  珞诗想,化妆是她们主持人的必修课,自己化,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没有化妆师那么专业。她无奈地答道:“好吧,我自己化吧,也只能这样了。那,化妆间在哪里啊?”

  小蕾听珞诗说能自己化,也如释重负,赶紧说道:“化妆室是临时搭建的,就在帅府二楼。”

  珞诗问:“钥匙在哪?”

  小蕾的的声音又像吃了一记闷棍,“啊,钥匙?钥匙也被我带走了……”

  珞诗也像吃了一记闷棍,无语了。

  小蕾吞吞吐吐地说道:“我走的时候,孟老师还在一号化妆间,要不,你到她化妆间凑合一下吧。”

  珞诗只得答道:“好吧,我试试看吧。”

  挂断电话,珞诗找到小蕾所说的化妆间。三个化妆间的门都紧闭着,她先推了推三号和二号化妆间的门,都锁着。没办法,她走到一号化妆间门前,里面似有说笑声传出,她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的人应道。

  珞诗推开门。

  孟晴坐在化妆镜前,妆容整齐,貌似已经化好。站在她身边的,是她的专用化妆师卢晓芬,一边帮她整理已经吹好定型的头发,一边正与她说笑。见一个陌生人进来,卢晓芬的笑意凝结在脸上,问道:“什么事啊?”

  “两位老师,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我是来试镜的主持人,化妆师小蕾临时有事走了,把其它化妆间的钥匙也带走了。我想问一下,等孟老师化好妆了,我能借用一下这个化妆间吗?”

  孟晴并未回身,只从镜子里望向珞诗。珞诗也只能望向镜中的孟晴说话。

  妆后的孟晴,粉面含春,却透着拒人千里的威严;美目流波,却像夜空的星,闪着微微的寒意;笑意盈盈,却隐隐含着冷漠和高傲。

  孟晴没有答话,只维持着这样的坐姿和表情。

  卢晓芬却冷冷开口道:“这化妆间是节目组特地为孟老师安排的,哪有随便借给别人的道理。今天你借,明天她借,孟老师还要不要工作了?!”

  到底年轻面子薄,珞诗的脸唰地一下红了,她喃喃说了句:“对不起,打扰了”,转身退出了化妆间。带上门的那一刻,她听见孟晴闲闲的声音:“她是谁啊?”

  卢晓芬答道:“谁知道啊,不认识,新人吧,真没规矩。”

  珞诗的眼泪夺眶而出。

  孟晴一句轻描淡写的“她是谁啊?”,成了压在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下将她击垮。她躲到楼梯拐角一处无人的角落,让眼泪肆意横流,仿佛要将长久以来所受的冷遇、委屈和羞辱,将她所有的愤懑、不甘,一并冲刷个一干二净。

  良久,珞诗慢慢平静下来,抬起头,抹一把眼泪,看了看表。距离她上场的时间不多了,她必须振作起来。这是她辛苦等来的机会,也许是唯一的、最后的一次机会。如果错过,也许真的永远也没有人知道“她是谁”了。

  “不能就这样放弃,不能!”珞诗对自己说。

  她从来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从小到大,她一直是个出类拔萃的女孩子。她有一句座右铭:“女人,要对自己狠一点!”。上大学时,为了克服发音吐字的不良习惯,她一遍遍地向老师求教,一遍遍对着镜子、含着水训练,一遍遍做着各种枯燥的动作:口腔开合、舌圆展、舌前伸后缩、舌尖练习,等等等等,终于学会了灵活控制发音器官,发出了准确、清楚、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动听的声音。

  为了练形体,她早晨六点就起来跑步、锻炼;为了增强身体的柔韧性,她一直坚持在睡前压腿,好多次累得睡着了,还保持着贴墙压腿的姿势,以致于醒来时腿痛得站都站不起来。

  就凭着这样的毅力和狠劲,珞诗才能练就过硬专业技能,且仪态优美、气质超群,才能以全班最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昂首走进滨城电视台的大门。

  珞诗站起身,擦干净脸上的泪水,拖起行李。

  她找到洗手间,先用冷水洗了一把脸,顿觉清爽了许多。打开行李箱,拿出化妆包,她对着镜子,认真描画。

  打粉底,扑粉,描眉,上眼影,画眼线,扫上腮红,抹上唇彩……

  神采奕奕、楚楚动人,一个佳人,逐渐在镜中明媚起来。

  妆毕,珞诗赶到拍摄现场。

  巩超让服装师挑选了一套戏服、头饰给珞诗换上。珞诗换好回来,巩超看了看,摇摇头,“不行啊,这衣服明显不合身,头饰都大了一号!”

  服装师说:“没办法,事先也没准备她的,这套已经是最小的、最接近她身材的了。”

  巩超皱着眉还是直摇头,“不行不行,这衣服穿出去,人家不得笑话我们剧组是真没钱,连套衣服都买不起!”

  化妆师也很为难,“我是真找不着合适的了。”

  就在僵持之时,人群里走出个眉目清秀的姑娘,大声说道:“我那有套衣服,她恐怕能穿!”

  巩超一看,正是横店的群众演员陈冰,此番在节目中饰演帅府千金的丫鬟双儿,她的身量倒的确和珞诗一样纤瘦。巩超说:“那就辛苦你,赶快带邱珞诗去试试吧。”

  珞诗随着陈冰来到她的宿舍。室内昏暗狭小,陈冰和室友的两张小床,一个简易的塑料衣柜,一张掉了漆的旧桌,便是这屋里能摆下的全部家当。

  陈冰径直走到床头的行李箱,取出一套叠得整整齐齐的戏服,捧到珞诗手上,笑着说:“试试吧,这可是我最好的戏服了,还是上次一个剧组不要了送给我的!”

  珞诗只觉鼻头一酸,感激地说声谢谢,忙换上衣服,穿戴整齐。

  等珞诗再次出现在巩超等人面前时,众人不禁眼前一亮,暗暗喝彩。好个珞诗!

  但见她,红颜戎装,英姿飒爽。一张俏脸,美艳如花,灿若朝霞,七分娇媚,更添三分俊朗。

  巩超点点头,“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工作人员全部就位。

  珞诗款款行至帅府门前,朗声说道:“大家好,我是主持人邱珞诗。今天,我借着月光宝盒,穿越到了一千多年前的宋朝,成了帅府的千金。”她指指身上的戏服,莞尔一笑,“怎么样,我这身衣服精神吧?我这位千金啊,不爱红装爱武装,所以,正当妙龄,我爹要在这里为我设擂台比武招亲。这不,八方壮士,武林高手都闻讯而来,”她朝人群中一一指点,“欧公子玉树临风, 任公子温文尔雅,丘公子风流倜傥,侠客名士云集,看来今天定有一场鏖战。还等什么呢?快随我上楼观战吧!”

  她娇俏地眨眨眼,嘴角调皮一弯,潇洒地把头一偏,妩媚而不轻浮,亲昵而又率真,于是,众人便被勾了魂似的,用目光追随着她,乐颠颠地上楼去了。

  录制进行得十分顺利。三位“公子”都是当红影视小生,颜值在线,光是那面孔已让万千女子着迷。对于综艺节目来说,他们的演技用于其中已是绰绰有余,三人在一起更是彼此暗暗较量,谁也不愿落了下风,自然格外卖力表现。一时间,三公子插科打诨,舞拳弄棒,使出十八般武艺,好不热闹。

  珞诗虽然初次与这三个当红明星合作,但镇定自若、落落大方、不卑不亢、不燥不骄,气场完全不输,不但不露声色地控局,而且反应奇快,帮别人圆话、接话、救冷场不说,还时不时抖出包袱,让节目流程起伏波动,更把个气氛调节得活色生香。

  两个小时不到,录制结束。

  珞诗谢了在场的工作人员,即拉着陈冰,去换衣服。

  录制前处处碰壁:没有化妆师,没有化妆间,没有合适的衣服,在这样的困境中,陌生女孩的出手相助,让备受冷遇的珞诗仿佛逢到一股暖流,不由得格外感激。

  陈冰也是个活泼健谈的女孩,两人边走边聊。珞诗这才知道,陈冰17岁时就跟着亲戚从老家河南新乡出来,到横店来了。

  “你怎么想到这儿做群演的?”珞诗好奇地问。

  “老家工作不好找,我又没什么学历。而且我从小就爱看电影,是个电影迷!”说起电影,陈冰兴奋起来,两只眼睛和嘴角弯弯的,样子很讨喜。“我想着来横店,天天都能看到大明星,自己还能演上电影,还能赚钱养家,这是多好的事儿啊,当然得来!”

  “你不想家吗?”珞诗问。

  “想,怎么不想?刚来的几个月,晚上天天哭。想给家里打电话又舍不得电话费,还怕家里人担心。不过,现在好了,都适应了,我在这儿做群演三年了,群头老说我都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群演了,他还常夸我演得不错,没准以后跟王宝强似的,还有机会红呢!”

  她格格地笑起来,又歪头看向珞诗,“姐,王宝强你知道吧?他以前也是群演,从小就梦想做电影演员,后来想做武打明星,去少林寺学了六年,自己一个人背着行李到北京北漂,天天去北影厂门口等戏,住地下室,去各个剧组跑龙套做替身,后来怎么着,人家红了,现在拍部戏就大几百万呢!”

  王宝强?

  北京50万群众演员,却只出了一个王宝强。其余的,依然四处漂泊,生存于社会的夹缝中。

  珞诗看过一部专门讲述群演生活的电影,他们每天早早赶到群演聚集地,像流水线上的商品一样等着被剧组或者群头儿挑选,辛苦工作一天,被廉价的薪水打发,还要遭到大小群头儿的层层抽成。拍戏时,他们被导演或其他工作人员呼来喝去,没有尊重、甚至没有姓名。在专业演员耀眼的星辉下,他们几乎与道具无异。特别是年轻漂亮的女群演,在毫无保护机制的状态下,还往往面临着潜规则的陷阱。

  他们看似接近了光鲜亮丽的娱乐圈,却像飞蛾扑火,被这个火圈映衬出自身的阴暗和困苦,一不小心,还会赔上青春和生命。

  珞诗看看身边这个可爱的姑娘,不忍告诉她这残酷的现实,打破她天真的梦想。人,有时是靠着一股精神气、靠着一个梦想支撑的,不然,在重重的困窘、磨难中,生活何以维系呢?也许,有朝一日得以成名的梦想就是陈冰唯一的安慰,子非鱼,而焉知鱼之乐呢?

  珞诗又想想自己,电视圈尤其是主持人这个行业,和娱乐圈可以说是近亲,相似度八成。她珞诗貌似身份高贵,锦衣玉食,又何尝不在梦想、在挣扎、在拼搏、在折磨?又何尝不是艰难谋生,举步维艰呢?她现在的处境,不就和陈冰一样,是个主持圈的群演吗?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珞诗对身旁的女孩更增怜惜之感,禁不住用手搂住了她瘦小的肩膀。

  说话间,两人到了陈冰的宿舍,珞诗换下戏服,帮着陈冰把衣服摊开、展平、叠好,放入箱内。

  坐在床沿边,打量着这间简陋的宿舍,珞诗问道,“你做群演,收入怎么样啊?”

  陈冰也坐下来,说道:“刚来的时候可差了,轮不到戏拍,还要交这个费那个费的,眼看带来的一点钱都打水漂了,吃饭都快没着落,急得我呀,嘴上都起泡了。后来慢慢好起来,现在就更不用说了,隔三差五就有戏拍,有时还能上你们这样的综艺节目,”她扳扳手指头算算,“平均下来,一天能赚个一百块左右,扣除住宿费、生活费、还有群头的提成,我有时一个月能攒大几百块钱呢。我来横漂这三年,就给自己买过一件羽绒服,冬天拍戏贼冷了,这个钱必须得花,其余的钱我都攒着,攒够了就给家里寄去。快过年了,我要给妈妈买双鞋,给爸爸买部手机,再给姥姥买件衣服……”

  珞诗听着听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成千上万像陈冰这样寻梦的年轻人,各有各的困难,各有各的艰辛。有的人咒骂着生活,在欲望里渐渐麻木,有的人咬紧牙关、在噩梦里苦苦支撑。谁没有难言的苦衷,看着用心打算、心满意足的陈冰,她珞诗又有什么理由怨天尤人呢?

  天色将晚,珞诗和陈冰互留了电话,依依作别,去赶回滨城的末班火车。临走前,她趁陈冰不注意,在她的枕头下塞了五百块钱。

继续阅读: 第十二章 人在江湖,心远江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媒有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