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玉霞母亲对黄生下逐客令
假道生2017-11-22 08:323,506

  “好漂亮啊!”

  外面的天色才刚刚微亮,半梦半醒的黄生被这声喜悦的叫喊彻底唤醒了。他穿好衣服慢慢的走到窗前,透过窗户向外看去,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堆上了一层洁白的雪,如鹅毛一般雪花还在继续飘落,陆玉霞姐妹在雪地里嬉戏着。

  “好美啊!我也有两年没有见过雪了。”黄生自言自语的。他迈开步子想走出去与她们姐妹一起观赏这美丽的雪景,突然又停下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又走回窗前,若有所思的看着院子里的陆玉霞姐妹。自言自语道:“我不能出去,我出去了会出丑的。她们,她们,到底谁才是陆玉霞呀?唉!”

  经过与陆玉霞这一夜的分开,让她们姐妹彻底的混到了一起。黄生是彻底的分不出来,她们二人中谁是陆玉霞,为了避免闹笑话,只能傻傻的站在窗前静静的看着,她们姐妹在雪地里嬉戏玩耍。

  玩闹一阵后姐妹两人紧紧的靠在一起,交头接耳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其中一个就向黄生所住的西厢房走来。

  砰。砰。砰。“你起了吗黄生?”

  “哦。起了。”说完黄生走过去将门打开,眼前这张脸让黄生简直是哭笑不得。心里纠结的要死,他很想开口问她你是陆玉霞吗?但又怕她说不是,自己反而下不来台。眼睛期望的看着她,多么希望她先开口告诉自己。

  “看什么呢?外面下雪了好冷!我们到屋去吧。”

  “嗯。进来吧!”说完两人走进了屋里。

  黄生又再次来到了窗前,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的那位,又回过头来看看坐在床上的这位。心中充满疑惑脸上写满纠结。

  坐在床上这位,慢慢的站起身一脸挑逗的来走向黄生,张开双手想要把黄生抱住。分不清楚状况的黄生被吓了一跳,想要向后退却又被窗户挡住了。估计若是没有窗户挡住的话应该会被直接吓跑出去。

  “你怎么啦?我就是想抱抱你而已,你怎么就这么大反应。”

  “没有。没有。”黄生的心还在扑通扑通的跳。

  “没有。那你躲什么呢?”

  “我。我……”黄生结结吧吧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是不是认不出我了?”

  黄生虽然不愿意承认自己分不清楚她们姐妹谁是谁,但是面对眼前这位的追问他还是无奈点了点头。

  “早说嘛!我们姐妹要是混到一起,就连我爸妈也很难分辨,你认不出来也很正常。”

  “那你是?”

  “姐姐呀!不然你还认为是……”说完她哈哈大笑

  “对不起!你们姐妹实在长得太像了就连声音都几乎一模一样,我真的分不出来。”

  “我不怪你,不过刚才我没有抱到你,现在罚你抱我一下。”

  黄生张开双臂一把抱去,她却转身向门边跑去,黄生扑了个空,正当黄生浑浑噩噩弄不清状况的时候,她却在门边笑的腰都直不起来,边笑边对外面招手喊道:“姐。他真的分不岀我们……”

  听她冲院字喊姐,黄生才敢肯定外面的那位是陆玉霞,赶紧转过身去透过窗户,仔细的把陆玉霞身上所穿的衣服看了一遍,他似乎想通过认衣服的方法来区分他们姐妹,但很快又放弃了这个念头。心里暗想,今天是可以通过衣服来区分她们,那明天呢?如果明天衣服换了!又该怎么为?他不敢再往下想急忙冲到院子里,一把拉住陆玉霞的手将她拉回了房中。

  “你能告诉我怎么才能分辨你们姐妹吗?我怕我又认错了,又认不出你。”

  看着黄生着急的样子,陆玉霞吗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啦别紧张啦,我这就告诉你。由于我们姐妹的容貌声音都一模一样。所以我爸妈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想了个办法来分辨我们,给我们姐妹俩一人买了一只镯子,分别是红色和白色,我们姐妹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各自将镯子戴上,我的是红色,妹妹的是白色,以后你就这样分辨我们就可以了。”

  黄生赶紧瞅了一眼,陆玉霞的手上果然带着一只红色的玉镯,终于松了口气。

  “妈你起来啦!”

  “你姐她们呢?”

  陆玉霞与黄生赶紧走出屋去,黄生看见陆玉霞的妈妈赶紧迎前去:“阿姨早上好!”

  “早上好!你怎么不多睡一下。”

  陆玉霞妈妈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黄生听着却觉得乐滋滋的。陆玉霞的爸爸也拄着拐杖走了出来,微笑着看着黄生:“你们都起这么早啊!这一路坐车辛苦了,应该多休息一下。”

  “叔叔”

  “哎,小伙子我忘记了你叫什么来的?”

  “黄生,叔叔我叫黄生。”

  “唉人老啦记性也不好啦!”

  黄生见陆玉霞父母一反常态的对自己,心中原本紧张的情绪全部都释放了出来。

  “小霞外面下着雪,你赶紧带黄生到屋里去。”

  “哦,”

  陆玉霞牵着黄生的手走进屋里,不一会陆玉洁也扶着爸爸走了进来,点燃了火盆里的炭。就这样几人围着火盆取暖,不时的有说有笑。

  “小洁,小霞,你们快过来帮忙煮饭”陆玉霞的妈妈把她们姐妹都叫走了。陆玉霞的爸爸看着黄生:“你跟小霞认识多久了?”

  黄生本想直接回答才见过几次面,但似乎又觉得有点唐突,想了想回答道:“有好几个月了。”就这样黄生与陆玉霞爸爸一直聊到饭菜上桌。在开饭前的一刻,陆玉霞妈妈转过头来看着陆玉洁。

  “小洁,你去把你林基哥叫过来一起吃饭。”

  提到林基,陆玉霞一阵惊恐慌忙的握住黄生的手,黄生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我不去,我不喜欢他。”陆玉洁厌恶的说道

  陆玉霞妈妈生气了:“叫你去就去,这几年你姐在外面多亏了他照顾。”

  “我就不去,”

  陆玉霞的爸爸狠狠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不去难道要我去吗?”在场的人都是一惊!

  “哼。”尽管陆玉洁在不愿意,还是不敢忤逆爸爸的话。

  这一切在黄生看来是多么的讽刺,如果他们知道了被自己所当成恩人的林基,这些年在自己女儿身上所加诸的一切,只怕是将他千刀万剐,五马分尸也难解心头之恨。

  没过多久,一脸横肉的林基就出现在黄生面前。林基自然是不认识黄生,但是黄生却记得他的样子,而且对他恨之入骨。

  林基一脸好奇的看着黄生,口中问道:“阿姨这位帅哥是你家亲戚啊,怎么我以前都没有见过?”陆玉霞的妈妈还没来得及回答,陆玉霞就猛的站起身来。双眼怒视着林基:“他是我男朋友。”

  林基轻浮的笑了笑:“哦,原来是你男朋友啊!什么时候交的我怎么都不知道?”但那轻浮的笑容,好像是说,你这样的女人也还有人要啊!“小伙子了不起!小霞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都让你追到了。”

  黄生明白林基的弦下之音,恨得拳头紧握,牙齿咬得吱吱作响,一双眼睛如老虎般的盯着林基,恨不得立即站起来将他暴揍一顿。陆玉霞怕黄生的情绪引起父母的怀疑,赶紧坐下我住黄山的手。眼睛哀求的看着黄生,示意让他不要冲动。

  陆玉霞母亲看林基的眼神犹如母亲看儿子一般,“林基啊!快坐下吃饭。”

  “好的,阿姨,”林基坐了下来用充满讥讽的眼神看着黄生,“对了这位小帅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对于林基的话黄生不屑回答,只是陆玉霞她怕父母看出端倪,赶紧替黄生回答道“他叫黄生,”

  席间陆玉霞的父母所说的话题,都是林基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帮助陆玉霞,这一类的。全然不知情的陆玉霞父母对林基这些夸赞的话,却如同一把锋利的钢刀剐着陆玉霞与黄生的心。当饭局要结束的时候,陆玉霞的妈妈突然对黄生说:“小黄你远来是客,阿姨这里也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等一下就让小霞他们带你到南京城里去转转。”

  听完陆玉霞妈妈的话黄生心里很高兴“谢谢阿姨!”

  “不用谢,明天就要过年了你留在我们家里也不方便。”

  黄生感觉自己瞬间跌进了冰谷,虽然外面己是一片冰天雪地,但陆玉霞妈妈的话却让他觉得比外面更寒冷。他以为陆玉霞的父母早上的态度,是接受他了,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早上对他这么好,仅仅只是因为好开口驱逐他离开而已。黄色很生气但又不想表现出来。

  除了陆玉霞的爸爸以外,剩下的人都被他妈妈的话所惊到了。陆玉霞更是急得连忙站起来看他妈妈。

  “妈你要是让黄生离开我也走。”

  “别闹了小霞,他跟我们非亲非故留在家里难免会遭人话柄。”

  “妈他怎么跟我们非亲非故了,他是我男朋友是你未来的女婿啊。”

  陆玉霞妈妈不假思索的说道:“女婿,想都别想我是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陆玉霞妈妈懒得解释。

  陆玉霞彻底的失控了拉住黄生:“我们走,”

  黄生轻轻地拨开陆玉霞的手,眼睛直视着陆玉霞的妈妈:“阿姨对不起!我没想到我的出现会让你们这么不愉快,我这就走。”说完苦笑着转过身来看着陆玉霞:“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不要因为我而闹的不开心,你乖乖的留在家里过年,我先到南京等你。”还没来得及等陆玉霞作出反应,黄生已经迈开步子跑了出去。屈辱和愤怒让黄生失去了理智,大冬天的,就连自己的随身衣物也忘记了收拾,就这样直接离开了陆玉霞的家。

  黄生离开后,陆玉霞很绝望也不想再和妈妈继续争吵,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哇哇大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爱的你在哪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爱的你在哪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