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心动之夜
余音缭绕2018-08-16 10:083,303

  基地的夜晚格外静谧,漆黑的夜空繁星点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玉兰花香,迎面而来的阵阵微风已染上了些许秋天的清凉,把白日里的闷热一扫而光。

  白天来不及好好参观,趁着晚上,安之和晓玲漫步在小道上,悠哉悠哉地四处闲逛着。

  小道两旁种着两排玉兰花树,洁白的花朵点缀在层层绿叶中,微风吹过,白色的花瓣飘飘悠悠地落在地上,积起薄薄一层,踩在上面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浓郁的花香沁入鼻间,瞬间充盈了整个心脾,一扫白天的郁闷,安之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嘴角扬起了个懈意的微笑,如瀑般的长发随风飘动,墨染般的眉眼在昏暗的路灯下显得十分动人。

  晓玲不由得看呆,情不自禁地赞叹:“安之,你真是好美呢。”

  安之转头瞥了她一眼,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嗔道:“你啊,又来了。”

  晓玲吐吐舌头,“不过安之,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要读军校啊,一天到晚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整天累得像狗一样,何必啊,像我吧,要不是我爸担心我生活太优越,怕我将来成为个米虫只知道啃老,狠下心来逼我读警校,我才不想受这些苦呢。”

  苦吗?当然是极苦的,可是……

  “我不怕苦,”安之轻轻地说,“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你自己选的?”晓玲惊讶,“你说你选什么不好,干嘛选军校啊,你爸妈舍得啊?”

  安之征了片刻,幽幽地开口:“我爸爸是名小镇的民警,为人忠厚老实,很受人尊敬,我从小就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跑,看着他穿着制服的样子,觉得好帅啊,所以从小我就下定决心,将来长大了,也要像他那样做一个警察,去伸张正义。”

  想起这些,安之莞尔一笑,可片刻,笑容又僵在脸上。

  “我十三岁那年,一天晚上,爸爸去同事家喝酒,回来时,遇到了几个流氓拿着棍正围着一个男子打,我爸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把流氓们打退,转身想扶起地上的男子时,没注意到身后,一个流氓大概是杀红了眼,掏出一把刀就朝我爸捅去,一连捅了好几刀……”

  安之眼中泛起一抹隐忍的痛楚,抽了抽鼻子,继续说道,“当时,我紧紧的抱着他,感觉他的身体在我怀里慢慢变冷,我就下定决心,将来我一定要做一个警察,把所有的坏人都抓干净,所以,我就读了警校附中,报考军校则是爸爸的同事提议的,平时他对我非常照顾,我就听他的报了军校。”

  平静的语调缓缓流淌在空旷的夜空,再抬头时,眼底的悲伤早已抚平,徒留那份痛楚沉积心底,经久不散。

  晓玲早已热泪盈眶,抱着安之,声音哽咽:“安之……没想到你竟会有这样的经历,你……你不要难过,以后……我就是你姐姐,有什么事我罩着你。”说完用力拍了拍胸脯。

  安之心里一暖,笑着捏捏她的脸蛋,嗔道,“还说罩着我呢,到时候还不知道是谁罩着谁呢。”

  晓玲心肠直,听她这么说立时急红了脸,“真的,我贾晓玲说到做到,就算拼了命也会保护你!”

  看她一副恨不得挖心明志的样子,安之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好了,好了,我相信你,行了吧?”

  “那还差不多。”晓玲笑着拉起安之的手。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转过小道,远远的看见前面有个小店,灯光通明的,在夜色下显得十分显眼。

  晓玲顿时两眼放光,激动不已,拉起安之就往那边跑,“快点安之,我们到那边看看,太好了,以后就不怕找不到东西吃了。”

  看着她暴露无遗的吃货本性,安之无奈摇头,被她拽得飞起,向小店跑去。

  一路飞奔到门口,两人才停下喘气,站在门外向里望去,店里倒是各种物品齐全,大概是夜深了,里面稀稀疏疏只见几个人影,门外还竖着几把大大的太阳伞,伞下摆着些桌椅供人休息,一位中年大叔正忙着把伞收起来放好。

  这时,平地里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来势极猛,哗啦啦挟着风沙呼啸而来,晓玲旁边的一把太阳伞被风吹得摇晃了几下,眼看着就要倒下。

  “小心!”

  来不及多想,安之急忙把晓玲往前一推,太阳伞摇晃着朝她砸了下来,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挡在面前,重重的闭上眼睛。

  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却感觉手被拽住,突然而来的强势力量一拉,身子瞬时被拢进了一个结实温热的怀抱里。太阳伞“啪”的一声,擦着安之的后背倒在地上。

  浓烈的男性气息铺天盖地将她笼罩,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清新的薄荷香味,安之心头骤然一紧,慢慢地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冷峻的脸庞,硬朗的线条中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的淡漠,深邃的眼眸深不见底,犹如汪洋大海,海里翻腾着滚滚巨浪,似乎顷刻之间就能把人吞没。

  男人炙热的体温熨烫着她,一股强大的热流正疯狂地在体内流窜,全身的神经前所未有的绷紧,安之如被定住一般,不知所措地瞪大眼睛,呆呆的忘了反应。

  好险。

  摩修轻吁了口气,注意到怀里柔软的物什,心跳却莫名的漏了一拍。

  她娇艳的脸庞在夜色下散发出令人窒息的美,璀璨的星河在她眼中静静地流淌,微微开启的唇像丰润多汁的草莓,竟让他有种浅尝一口的冲动。

  瀑布般的长发随风扬起,丝丝缕缕如千万条触丝,拂在她绯红的脸颊,拂过她嫣红的唇角,甚至,拂在他脸上,随之带来一股淡淡的玉兰花香。

  痒痒的,

  似乎,痒到了心里。

  说不清,道不明,摩修惊讶地望着她,紊乱的心跳已经丢失了平日的节奏,只觉得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他心底如萌芽般就要破土而出,他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地松开手,后退了一步。

  “安之,你没事吧!”晓玲急忙走过来搀着她。

  “哎呀,小妹妹,你没事吧,”中年大叔也走了过来,“山里天气阴晴不定,时不时的会起些怪风,你以后可要小心啊。”

  快速平复了一下,安之嘴角扯出个笑,“嗯,我知道了。”又转眼看向摩修,红着脸小声道:“谢谢你。”

  摩修早已把眼中的波澜抚平,淡淡道:“对一个枪手来说,手是最重要的,你以后,小心点。”

  安之晃了一下神。

  在他说话的余音里,脑海中似乎出现了另一个声音——

  “安之啊,手对一个枪手来说,是最重要的,你可要小心点啊……”

  爸爸慈祥的面孔出现在斑驳的光影中,爱怜地望着趴在膝盖上的她,脸上的笑容映着和煦的阳光,暖暖的,简直能把人融化,手轻轻地,一下一下地摸着她的头,柔和的声音低回婉转,盘萦在脑海……

  爸…爸…

  莫名的悲伤一丝丝蔓延开来,在这样寂静的夜晚被逐渐放大,安之久久地陷在回忆中不愿抽离,魔征一般呆站了许久。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青峰慌慌张张地跑出来。

  “已经没事了,走吧。”

  摩修甩下一句,头也不回地走了。青峰不明所以,快跑几步跟上。

  “你有点奇怪哦。”青峰侧眼打量他半晌,狡黠地说。

  摩修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并不言语,刚刚那一幕却如慢动作回放又出现在他脑海,

  风中飞扬的长发……瞪大的双眼……微微开启的…唇……

  该死的,你在想些什么!

  蹙眉,用力闭了一下眼睛,把脑中那烦人的念头抹去。

  “哼哼,你骗不了我,我跟你一起多少年了,打架拼命的时候都没见你慌过,今晚,在美女面前,你小小的慌了一下,虽然只是一下下,不过,这可逃不过我的眼睛。”

  青峰一脸得意,用手肘顶了顶摩修,故意压低声音,“你说说,你不是看上人家了吧?”

  摩修不屑地嗤了声,“你想多了。”

  “什么想多了,那不是挺好吗,你也该找个女朋友了,难道真想当神佛不成?”

  女朋友?……

  棉花糖一样爱粘人的天性,烦人的叽叽喳喳的声音,各种各样熏死人的香水味,脸上堆着的花花绿绿的脂粉,动不动就哭哭啼啼……

  不,摩修厌恶地皱起眉,

  对他而言,感情实在是没有必要的东西,他不明白,为什么人们要花费那么多时间和功夫去取悦对方,老天既然给了男人强健的体魄和铿锵的热血,那就应该把精力花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而不是在贪得无厌的女人身上浪费时间。

  淡淡道:“我不需要什么女朋友,女人可是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物种。”

  “你……”青峰被他噎住,望着他缓缓远去的背影,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摇头。

  想着以他寡淡的性子,骨子里带着一股与生俱来不可接近的清冷气息,身上仿佛立着一扇透明的墙,把所有的女人隔绝在外,谁也别妄想走近半步。这样的人,说出这话来倒也正常,旁人干着急,他却一脸的无所谓,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