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惩罚
余音缭绕2018-08-15 21:141,762

  哗哗……”

  静寂的山林里传来一阵滑轮摩擦地面的声音,时不时的还配合着一两声哀嚎,惊得林中的鸟儿都“扑楞扑楞”的飞起来。

  放眼望去,满眼都是绿色,连绵起伏的山峰,青翠挺拔的树木,路旁环绕着一条明若玻璃的江水,映着初秋的阳光,江面上泛起点点金光,美得就像一幅画。

  安之和晓玲两人可来不及欣赏这些,此刻,两人正拖着行李箱,一脸狼狈地往学院赶去。

  “晓玲,你走快点,如果再迟到就完了。”走在前面的安之不断地回头催促。

  “你……你慢点……我。。累死我了,你说那混蛋陈思琳…怎么走那么快呢…一转眼连影都不见了,不行了,我…我快累死了,歇一歇吧。”

  晓玲撂下行李箱,二话不说,一屁股坐了下去。安之没法,只得由她,也找了块阴凉地坐下来休息。

  “你说你没事带那么多行李干什么呀,学院里什么都有。”安之掏出水喝了一口,清亮的眼睛瞧了一眼那一大堆行李,埋怨道。

  “这都是我妈帮我收拾的,我还捡了好多没带呢。”晓玲有气没力地说着,“我妈说了,女孩家的,去到哪里都不能委屈了自己,所以什么东西都给我捡了一大堆,就连面膜都装了满满一袋,唉,烦死了。”

  一个大号的行李箱外加两个袋子,还有身上背的超大背包,这还是精减过的?安之无奈摇头,脱下身上的红色格子衬衫,擦了擦汗,绑在腰间。

  “你说那黑面神可真狠啊,我都放大招了,大招!懂吗,从小到大,无论我爸妈生多大的气,我只要稍微哭一下,他们马上就好了,那黑面神竟然不为所动,罚我们自己走着去学院就算了,还要带那么多行李,听说还有七公里啊,啊呀呀,这大热天的,太狠了!”晓玲哭丧着脸哀嚎。

  “你就别抱怨了,他没把我们赶回去已经算好了。”安之笑着安慰。

  “都怪那个陈思琳,”晓玲跺脚,“唉,我跟她真是上辈子的冤家,我们从中学开始就同校,又住在同一个大院,可她从小就看我不顺眼,就因为我爸爸比他爸爸职位高,所以她总是针对我,只是……不好意思,把你也拖下水了。”

  提起这个,怎么想都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她抬起头,满脸愧疚地望着安之。

  安之闻言,征了一下,轻叹了口气。

  自己平时隐忍低调,从不与别人争吵,对一些过分的言语总是左耳进右耳出,能忍就忍,可今天却怒了,说到底还是触到了她的底线。

  爸爸早逝,家境贫寒,这让她有着一份与年龄不符的沉稳和内敛,她没有怨天尤人,自暴自弃,她勤奋、努力、优秀,无论生活上还是学习上。她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帮助,也可以过得很好,但这些不怀好意的恶意嘲讽,如同枷锁一般总是如影随形。

  她不喜欢,极不喜欢……

  “不怪你,是我自己没忍住。”安之低头碾着地上的碎石,仿佛要将这些冷言冷语碾碎在脚下。

  “对了,你也是预备学员吗?”晓玲想起了车上那个女生的话。

  “嗯,”安之拿帽子扇风,神情淡淡,“这次选拔规定三年级生才能参加,我的枪法教练冯教授保荐我参加了选拔赛,虽然我顺利通过了选拔,可是因为年龄不够,学校讨论后决定推荐我为预备学员。”

  “啊,你还是二年级吗,天啊,你好厉害啊,”晓玲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看她。

  要知道这次特工选拔极其严格,如果不是有真本事,怎会有学院教授亲自保荐,看来眼前这位美女,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呢。

  “对不起,今天我那么说是我不对,哈哈,我这人说话有时不经大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别在意,别在意哈。”晓玲挠了挠头,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可爱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安之也忍不住笑了。

  “走吧,再坐下去天黑都到不了了。”

  休息了一会,安之站起来背好背包,戴上帽子,走过去拉了晓玲一把。“来,箱子给我,我帮你拿吧。”说完,又把两个袋子层在箱子上,拉起拉杆就走。

  晓玲背起背包笑嘻嘻地跟上,亲热地拉着安之的手臂,“哎呀,幸亏遇到你了呢,呵呵,我喜欢你,你以后就是我贾晓玲的朋友了,姐姐,哦不,应该叫妹妹,以后谁敢欺负你,有姐姐罩着你哈。”说完还把小脸往安之肩膀蹭了蹭。

  毫无心计的样子实在是可爱,安之忍不住笑出声来,两人就这样嘻嘻哈哈地逗着笑又往前赶去。

  正在这时,身后一辆黑色越野车挟着滚滚尘雾疾驰而来,“嗖”的一下驶过她们身边,在前面不远处突然急急地刹住了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停下后,却又突然“唰”的一下,以极其花哨的方式倒了回来,横停在两人面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