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初露锋芒
余音缭绕2018-08-15 22:354,156

  一连几天,安之都是躲着摩修。

  远远的,看见他的身影踱来拔腿就跑;上课时规规矩矩,一下课就溜得没影;打扫办公室时,是瞧准了他不在才溜进去打扫;李叔交代让她每晚去帮忙煮宵夜,她也是早早就去,煮完后不等晓玲吃饱拉上就跑……

  就这样相安无事过了几天,安之原本提到喉咙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

  这一日,上完搏击课,大家正在更衣室换衣服,八卦小分队一边换衣服一边闲聊。

  “我说,你也够了啊,像只老鼠见了猫似的躲了几天,现在搞得我见了他都精神紧张,下意识地要找地方躲,唉呀呀,再这样下去,我要疯掉了。”晓玲嘟着嘴申诉道。

  陈冬和丽丽早已笑得抽筋。

  陈冬:“就是,你也太夸张了,你就不会去解释一下吗?”

  丽丽:“不行,这种事情怎么解释?人家可能会以为你是不好意思,不敢承认,毕竟又没有什么证据证明是谁送的。”

  陈冬:“也对哦,不过这样也好,可能过几天人家就忘了,毕竟追他的女孩子多了去,人家早就习惯了,记不了那么多。”

  安之无奈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下节课是枪法课,上课的地方是一个十分宽敞的射击室,一边的墙上立着一个个圆形枪靶,学员们每射一枪,旁边都有一块屏幕显示所中的环数,设的射击站位也很多,果然这个基地有着国内最好的硬件设施。

  学员们正站在靶位上对着靶子射击,摩修背负着手从学员身后慢慢走过,鹰隼般锐利的双眸审视着每一个学员,不时纠正着他们的动作和站姿,整个射击室充斥着“砰砰……”的枪响。

  安之从容自若,一只手稳稳地握着枪,另一只手轻轻地托着,微侧着头,半眯着眼瞄准红心,轻扣扳机,“砰砰……”每一枪都不偏不倚正中靶心,动作十分的干脆利落。

  她的枪感和稳定性不是一般的好,看来基本功很扎实。

  摩修站在她身后默默地观察了一会,不发一言慢慢地走了过去。

  “哔哔……”

  场内猛然响起了一个刺耳的声音,大家都暗自奇怪,停下来到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什么声音啊,好吵。”

  “对啊,是谁带来的,太讨厌了。”

  “……”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都悉悉索索地小声议论起来。

  安之也十分纳闷,收回枪,静下心来听着这个奇怪的声音,却猛然发现这声音似乎是从自己身上发出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一股不好的预感慢慢涌上心头。

  慢慢的,

  大伙也发现了,一时间一屋子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盯着安之看,安之心里一阵发毛,后背涔涔地冒着冷汗。

  摩修也停下脚步,转过身在安之面前站定,绷着脸,蹙着眉,用冰冷得简直要冒出寒气的眼神直盯着她。

  安之心里暗道不妙,头上已经惊出一头冷汗,双手慢慢地在身上摸索,突然,在口袋处触到了一个方形的物体。

  果然……

  安之的心咯噔了一下,手慢慢伸进裤袋,把东西掏了出来。

  打开手,打量着手里的东西,那是个白色的很小巧的类似mp3的仪器,中间有一个圆形的按钮,绿色的屏幕正一闪一闪的发着光,不断地发出“哔哔……”的声音。

  摩修俊脸微沉,双手交叉胸前,不耐烦地抬了抬下巴,示意把它关掉。

  安之羞得无地自容,来不及思考自己口袋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个东西,一心只想赶快把它关掉,想都没想胡乱按了一下中间的按钮,“哔哔”声刹时停了下来。

  安之长长地松了口气。

  没想到这时,仪器却发出了另一个声音,这声音类似于卡通人物,尖锐而又滑稽,此时正反复不间断地重复着,“顾教官,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

  一时间,这个声音响彻了整个射击室,大家静了几秒后,“哄”的一声大笑起来。

  安之如被雷劈中,脑子一懵,呆若木鸡地站着,完全没有了反应,等回过神来,真是羞囧得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了,抖着手乱按一通,终于把它停下,暗松了口气,可又想起了什么,抬眼小心翼翼地望向摩修。

  眼前的摩修一张俊脸早已黑青一片,幽暗的眼眸里似有沉沉的浓雾在翻滚搅动,一副山雨欲来的模样看得安之一片心惊,呆立着忘了开口。

  “你在干什么!”

  一声如雷般的怒吼震得整个屋子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静站着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摩修倏地上前一步,黑青的脸慢慢逼近安之,浓黑如墨的眸中喷薄着愤怒的火焰,安之的心也随之颤了几颤。

  “你三番两次地在我面前弄这些小把戏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吗,心思都花在怎么追男人上,像你这样的人不如趁早滚蛋!”愤怒的声音从他吼底深处发出。

  “我,我没有……”安之心里一阵委屈,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没有?你就会这一句吗,东西就在你手里,你说没有谁会信,亏得你是冯教授亲自举荐的人,原本还对你有点期望,现在看来你实在是配不上这点期望了。”

  摩修咬牙切齿,幽暗的眼神中透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威慑力。

  “这冯教授我看他也是老了,看人看事都没那么清楚了。去跑十五圈操场,回去再写份检讨交给我。”

  话语一出,场内顿时一片哗然,安之全身绷紧,死死压抑的怒火慢慢有了燎原之势,紧攥拳头的手快要掐出血来。

  自己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受冤枉不说,还连累了疼爱她的老师,这是万万忍不了的。

  铺天盖地的愤怒瞬间席卷了她,所有的理智都化为灰烬,再也顾不了那么多。

  “顾教官,要不要听我一句!”安之怒极反笑。

  摩修身形一顿,冷峻的嘴角勾起一个难以置信的冷笑,缓缓地转身看着她。

  “不管你信不信,这些都不是我做的。我知道,像你这样的人,一定以为自己什么都好,所有的女孩子都会喜欢你,不顾一切地想要接近你,你甚至都不会浪费时间去考虑这些到底是不是我做的,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

  我,对你,没有半点意思!

  还有,你三番两次的提到冯教授,我看你的意思是觉得,我之所以能来这里并不是靠实力,而是靠关系吧,既然如此,那么今天,

  我,要 挑 战 你!”

  她微仰着头,阳光透过四面的大窗直射进来,一室旖旎的光线下,不再刻意掩盖的光华在她脸上流转,这一刻的她惊艳、自信,像一把出鞘的宝剑,锐利的锋芒缓缓流泄,璀璨夺目。

  曾经的她受到所有人的质疑,选择的都是隐忍逃避,可现在,她不想再忍下去了,她要反击,她要证明自己,即便是用这种极端的方式。

  话语刚落,大家都发出了一阵惊呼,射击室里瞬时炸开了锅。

  挑……战?!

  摩修冷冽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讥讽地笑了两声,看着面前那双闪耀着咄咄精光的眼睛,脑海中竟骤然想起了他的爷爷。

  他的爷爷,没有强壮的体魄,没有出色的枪法技艺,却凭借着无双的智慧,少年成名,在人才济济的军营中崭露头角,在他晚年时,曾对着他最心爱的孙子语重心长地说:

  “永远不要看轻任何人,因为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他那看似虚弱的外表下,会不会隐藏着一颗强大的,可以战胜一切的心……”

  强大?

  她吗?

  多么可笑……

  他六岁开始练枪,跟随的教练是枪法界最著名的冯教授,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他手下最优秀的那一个,旁人根本忘尘莫及,更别说挑战了,而如今,这个刚入学的菜鸟竟敢挑战他……

  还是个……女的……

  难以置信地眯下眼睛,一字一字道:“你说什么?你要挑战我?”

  “对,我要挑战你,如果我赢了,你要给我道歉!”安之不依不饶,双眸因为愤怒而变得更加润亮。

  道歉?!

  摩修嗤笑,道歉这个词可从来不会出现在他的字典里。

  邪肆的兴味从他扬起的嘴角慢慢流泻,“如果,输了呢?”

  “如果输了,我甘愿受罚!”

  摩修敛起笑,眼神变得更加深不可测,“好啊,你说说看,怎么比?”

  安之走到靶位上拿起手枪,重新装了匣子弹,双手握枪,“每人五枪,我先来。”说完吁了口气,抬枪就射。

  “砰砰……”

  一连五枪一气呵成,中间没有一丝停顿,再看屏幕,枪靶上却只见一个弹孔。

  大家都惊呼一声,五枪几乎都从同一个弹孔通过,而且动作如此的干脆利落,这枪法可真不是盖的。

  摩修眯眸看了眼屏幕,冷笑一声,带着冷冽的表情慢悠悠的走上前,从安之手中拿过手枪,用着不快不慢的语速说道,“今天就让我来教教你,什么叫做不自量力。”

  缓缓地,他举起枪,枪口对准枪靶,可眼睛,那幽暗的眼睛却直直地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瞬间吞噬。

  安之的心在胸腔里打了好几个颤,好不容易积攒起的气势在他那深邃无底的注视下生生剜去了一半,心口止不住的一阵发虚,强自稳定下来,攥紧拳头,逼迫自己不要退缩,恶狠狠地回瞪着他,两人目光在半空中僵持。

  几秒后,

  “砰砰……”

  随着五声枪响,大家又发出了一阵惊叹,五枪同样也是从一个弹孔穿过,可令人惊叹的是,他竟然没看靶子就能命中靶心。

  怎么可能!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安之早已惊呆,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蔫了下来,愣愣地看着枪靶上还在冒着烟的弹孔,半天也回不过神来。

  曾经以为,这样的枪法只是个传说,怎么可能会有人做得到,及至自己亲眼目睹,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多么的孤陋寡闻。

  这样的枪法,简直是神了!

  收回枪,他清冷的眸底略带嘲讽地看着她,“作为一个特工,在面对敌人时,首先要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在不清楚对方实力的情况下,不要一味的逞强,所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自视过高,不自量力,到时候,可是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安之顿觉整张脸火辣辣的疼,在他尖锐而又毫不留情的话语面前,自己竟张着嘴无力辩驳。

  想来确实是自己鬼迷心窍,自忖着自己的功底深厚,就连冯教授都夸她天赋极高,应该有搏一把的胜算,竟然公然挑战自己的教官,现在好了,自取其辱,丢脸到家,成了所有人的笑柄,这都只能怨自己了。

  前所未有的挫败感瞬间击垮了她,她的身子不可自抑地颤抖着,愤怒、不甘、委屈在她体内不断发酵,堵得胸口一阵一阵的疼,她死死地咬着嘴唇,强忍住眼底翻腾而上的泪水,大声说,“我输了,我去跑操场。”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

  摩修讥讽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想了想,十五圈还是有点少了,既然你那么有能耐,就去跑二十圈吧。”

  “啊,二十圈,这不要死啊!”

  “哼,是她活该。”

  “……”

  大伙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安之心情低落到极点,整个人犹如掉了魂一般。

  多少就多少,已经无所谓了。

  感觉屋里闷得慌,快要喘不过气来,只想着尽快离开这里到外面透透气,安之抬脚飞快地跑出了射击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