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挫败
余音缭绕2018-08-15 22:142,888

  “呼哧呼哧……”

  耳中传来自己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冷风嗖嗖地灌进胸口,火辣辣的,难受得慌,双腿像灌了铅一样重,每抬一步仿佛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多少圈了?

  不记得了,只记得跑了好久,却一点都不想停下,心里难受极了,就像被刀戳了几下,为自己无端受到的冤枉,更多的,是为自己的不自量力。

  不自量力?

  对,我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将她整个席卷,这么多年自己苦心朔起的坚强的外壳,在今天,在大家面前,就这样轻易地瓦解了。

  真是,太失败了……

  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滴一滴不断地往下掉,死咬着的嘴唇已隐隐渗出血来,一股咸腥味在口中蔓延。

  双腿越来越重,每跑一步都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猛然觉得下身一股热流涌出,腹部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安之痛得冷汗直流,脸倏地变得煞白,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意识渐渐溃散,最终“啪嗒”一声摔倒在地,晕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安之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头顶陌生的天花板,发现自己正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这是哪里呢,我怎么会在这里?

  试着动了一下,全身酸痛难耐,看看周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白色的床上,床边的桌子上摆放着些瓶瓶罐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医疗室?怎么会在医疗室?刚才明明还在操场的。

  安之揉了揉还在晕沉的脑袋,撑着坐了起来。

  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大约三十几岁的医务员走了进来,看见安之,唇角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哟,你醒了,睡了好久呢。”习惯性地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听到声音,晓玲也走了进来,坐在床边抓着安之的手,明亮的眼眸里写满了关切,“太好了,安之,你终于醒了,真是吓死我了,你不知道当时你那样子多可怕,脸白得像纸一样,怎么摇都摇不醒,我都快被你吓死了,要不是顾教官把你抱过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顾教官?”听到这个名字,安之不免心头一颤。

  “对啊,就是顾教官把你抱来的。”

  那医务员突然把脸凑过来,笑嘻嘻的开口,“不过,我真是佩服你,敢对顾教官说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知道吗?这位顾教官可不是一般人,他在我们基地那么多年,可是从来没人敢惹的,哈哈哈,小姑娘厉害,勇气可嘉,唉呀,可惜啊,当时我在就好了,就能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样的反应了。”

  医务员越说越激动,说完后又惊觉有些反应过度,收敛了一下,回头看着安之。

  安之晓玲两人嘴角抽搐,一脸黑线。

  “李医生,你消息可真灵通啊,这才多久前的事情,你就知道得那么清楚了。”晓玲眯眸揶揄道。

  李医生脸一红,心虚地打了个哈哈,“这基地有多大啊,何况,这种花边新闻关注的人就更多了,哈哈,你不知道吗,无聊的人还是有很多的。”

  两人又是一脸黑线。

  李医生镜片后的眸光一闪,赶紧转移话题,“不过你知道吗,那顾教官可是个嘴硬心软的人,他刚刚抱你过来时,那表情可是紧张的很,还拉着我详细地询问你的情况呢。”

  她一边说一边在床前踱着步子,手舞足蹈地比划着。

  “我跟他说,这位小妹妹是运动过度,又碰到大姨妈来了,所以就晕过去了,你知道吗,他还问我什么是大姨妈,我跟他说,大姨妈就是女性的生理期,他听了,那脸红得跟什么似的。”说完掩着嘴哈哈大笑起来。

  想着那么个冰山脸居然也会脸红,安之晓玲两人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过,你真的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李医生不死心地追问,看着两人黑沉的脸就又打着哈哈,讪讪地转身离开了。

  “安之,”晓玲握着安之的手,“我们都相信你,这肯定是有人陷害你,陈冬丽丽她们都去找线索了,我就不信找不到那个混蛋,等找到是谁,看我不把她撕成两半。”

  晓玲忿忿地磨牙,粉嫩的脸此时憋得通红。

  安之心里一阵感动,欣慰地笑了笑,“谢谢你们,不过……不用找了,找到了又怎样呢,说到底还是我自己太沉不住气了。”说着说着,忍不住眼眶一红,黯然低头,闷闷地绞着被角。

  晓玲直性子,哪里受过这样的窝囊气,看见安之这样更加来气,登时坐直了身子,“什么不用找,这样的人怎么能放过她,下次不知道还会搞出什么事来,我不像你,我可一定不会放过她。”

  安之知道拗不过她,就只得由她了。

  第二天是个周末,一大早,操场上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触目所及,到处都是朦朦胧胧的一片。

  一身运动服的安之在操场边上做着热身运动,晓玲则打着哈欠,懒洋洋地站在一旁,对着她嘟嘟囔囔地抱怨,“我说你啊,才刚好一点,现在又来跑,等下又晕过去我可抬不动你。”

  “我都叫你不要来的。”安之一边压腿一边说。

  “这好不容易周末可以睡个懒觉,你以为我想来啊,要不是担心你晕倒了没人拖你,打死我都不来,”晓玲张嘴又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

  “我说你也太老实了,人家教官都没说叫你跑了,兴许他见你晕倒,想放你一马也说不定呢,偏偏你自己倒还惦记着,真是笨蛋。”晓玲不悦地咕哝着。

  “说好了二十圈就二十圈,说过的话就要做到。你放心,还有几圈而已,我慢点跑就行,你在旁边等着。”说完向晓玲摆摆手,迈开步子开始跑了。

  晓玲还想说点什么,见她走远只能作罢,担心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想这人还真是笨得可以,明明受冤枉的是她,可到头来受罚的还是她,硬生生吃了个那么大的亏,却硬是不吭声,要是她,早就找教官理论去了。

  可恨,真可恨。

  恼恨地跺了跺脚,无可奈何地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手托着下巴等在一边。

  青峰和摩修两人正往搏击馆走去,每天早上这个时候,他们都会去搏击馆锻炼,几年来已经养成了习惯。

  这时正经过操场,远远的看见安之两人,摩修不自觉地停下脚步,粗浓的眉头微蹙着,若有所思地望着晨光中那正在跑步的身影。

  青峰也瞧见了,眼珠子一转,飞快地瞥了一眼摩修,故做惊诧,“哎呀,那不是安之她们吗,这今天是周末又是大清早的,在干嘛呀。”

  摸了摸下巴,“哎,我听说昨天她被个教官罚跑操场,跑到当场晕过去了,啧啧,这么狠,我看啊,八成是黑风那小子干的!”

  摩修转过脸,眯缝着眼睛睨着他,眼里的寒光让青峰生生打了个寒颤,不敢再逗他,赶紧打了个哈哈,“不是我说你,人家一个女孩子就算是喜欢你,弄出这些来你也不能这样对人家嘛,况且人家说不是她干的,那或许,是有人陷害她也说不定啊,再说了,她不是说对你不感兴趣吗,那就更不可能了,对吧?”

  摩修脸一沉,“看来你倒是清楚得很啊。”

  青峰心里咯噔了一下,僵硬地笑了几声,“这基地八卦网上早就有消息了,还配了图,有图有真相,你自己去看。”

  看他脸色顺了些,赶紧松了口气,迟疑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说,“这李医生跟我说了,这女孩子到了生理期不能运动过量,容易落下病根,将来,还有可能会影响生育的,那就不好了,对吧。”

  摩修明显地征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平静,“李医生?看来你们关系不错啊。”

  “哈哈,同事之间随便聊聊。”

  “那个网站,发到我手机上。”摩修淡淡说道。

  “哦?你也想看看?”青峰诧异。

  “找时间我封了它。”摩修双手插袋,径自向前走去。

  青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