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远方来者2017-11-12 10:4910,296

  第十四章

  1

  谢玉凝等了石头好几天,也没有他的音讯。给他打电话也不接。谢玉凝等不及了,她想自己行动,去调查那个乞讨的女孩儿。于是,下班之后她去了火车站蹲点。可是一连几天那个女孩儿都没有出现。等到第六天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小男孩儿,这个小男孩儿也端着一个破碗,迈着蹒跚的步子走在人群当中。谢玉凝想,这个小男孩儿或许和那个小女孩儿是一伙儿的。于是,就一直跟着这个小男孩儿。

  她跟着小男孩儿进了一个胡同,里面幽暗阴森,令谢玉凝毛骨悚然。谢玉凝为了便于调查特意穿了一身蓝灰色的牛仔服和一双黑色的运动鞋,这样行动起来方便快捷。她沿着逼仄的胡同一直跟着,小男孩儿没有察觉。渐渐地小男孩儿走进了一间低矮的房子,里面透着灰黄的灯光。

  墙头很矮,谢玉凝跐着脚儿往院子里看。她看见大概有十来个孩子都站在屋子里,中间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在指手划脚的比划着,好像在训斥他们。突然那个男人给了刚才进去的小男孩儿一巴掌,那个小男孩儿很害怕,哭了起来。

  要不要报警?谢玉凝想着。一会儿,她掏出手机就要拨号。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差点把她的魂儿给吓出来:“你是谁?”

  2

  青龙是A市的地头蛇,他心狠手辣,曾经因强奸、入室盗窃、伤人、走私文物被叛刑,在监狱里呆了十来年,出来之后依然故我,纠集了一帮地痞流氓继续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去年春天,他从人贩子手里买下了几个小孩儿,逼迫他们去行乞,讨来的钱悉数交给他。每想到这个法子还真行,一天下来能收不少钱,他尝到了甜头,就又在人贩子手上买了几个小孩儿。为了逃避警察的调查,他谨小慎微,经常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他本人也不经常露面,一直是他的几个手下看着这些孩子。

  但是他听说有个叫杜丰的很是牛气,也买了一些孩子充当小乞丐,而且还占了他的地盘。他忍不住了,和一帮兄弟去捣了杜丰的赌窝。杜丰早就听说过青龙,是个敢杀人的主儿,也就暂且忍下了。可是青龙却接二连三的找他的麻烦。这一次,他截了杜丰的货——是一个元代的青花瓷。这青花瓷可是价值连城呀,杜丰岂能善罢甘休。于是,杜丰决定要结果了青龙。正在气头上的时候,青龙派人来说要和他谈判。杜丰想了想同意了。

  双方在约定的地方见面,都带了不少人,以防谈判破裂发生火并。杜丰有理在先,当然理直气壮,他说:“青龙,你不要欺人太甚!上次你打我了的兄弟,我没跟你计较,可你不要以为我怕你!老子也是刀尖儿上滚过来的。识相的,把青花瓷还给我,要不然有你好看。”青龙淡淡一笑说:“杜经理,你急什么?咱们现在不是谈判吗?来来先坐下!”青龙指着地上的座位和桌子说。“杜经理,上次是我太冲动,我向你道歉!杜经理,我这次是想跟你合作,咱们做一笔大买卖。”杜丰没好气地说:“什么买卖?”青龙说:“杜经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青花瓷是从哪里来的?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杜丰一愣说:“你?你暗地里调查我?”青龙哈哈大笑:“哈哈哈,杜经理你知道你这个青花瓷值多少钱吗?”杜丰说:“废话,当然知道。”青龙说:“多少?”杜丰说:“五百万!”青龙说:“杜经理,你被那帮日本人给骗了,我实话告诉你吧,你的这个青花瓷能值五千万。”杜丰大吃一惊:“什么?五千万?”青龙说:“是呀!我知道你急于脱手才没有找人评估这个物件的价值。”青龙让手下把青花瓷拿过来还给了杜丰。杜丰很奇怪,他说:“既然这么值钱,你为什么还给我?”青龙说:“为了证明我的诚意。”杜丰很疑惑地问:“你到想底想干什么?”青龙说:“我听说谢方亮那里的货不少呀,你看咱们俩合作怎么样?”杜丰惊呆了,心想这小子怎么什么都知道呀?青龙看他的样子笑笑说:“你一定在想我是怎么知道的?”又问:“杜经理多大了?”杜丰说:“三十五。”青龙说:“还嫩呀,我整整大你十岁。”杜丰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说他是一头老姜,自己还得向他学习。杜丰想了想说:“好,你说怎么干吧?”青龙说:“很简单,你不是知道他的藏宝库吗?咱们把他的宝贝全弄出来。我找买主,全给他卖了,钱咱们四六分,你六我四,怎么样?”杜丰说:“这个老家伙的藏宝库里宝贝可多了,恐怕不好弄,万一被他察觉,那……”青龙胸有成竹说:“放心,我都安排好了,我们要人有人,要家伙有家伙,还怕他吗?他要是察觉了,我们就明抢,你说他还能报案吗?”杜丰说:“那些东西都是他不法所得,他哪敢报警?”眼前一亮,说:“好,既然咱们人多势众,也就不怕那个老头子了,你不知道,现在谢方亮已经引起了很多股东们的不满,说他枉自尊大,搞个人主义,听不进任何人的意见,快成山大王了。”青龙趁机说:“这正是我们下手的好时候。”“什么时候动手?”青龙说:“我都探听好了,这个月中旬,谢方亮要去一趟北京,你多多观察他的动向,他走了之后,我们立即动手。”两人一拍即合,谈判取得了圆满成功。

  这时青龙的电话响了,电话那头儿说逮到了一个女的。在杜丰面前,青龙没有张扬,他小声告诉他们,他一会儿就到。

  3

  谢玉凝吓得晕了过去。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关在一个屋子里。她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情景,不禁又心有余悸起来。她把手放在胸口,感觉心跳非常厉害,这是什么地方?现在她后悔起来,后悔没有听石磊的话。

  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走了进来。他一脸的凶相,一双眼睛如牛眼一样瞪得溜圆。谢玉凝打了一个寒战,身体慢慢地贴在了墙上。“你想干什么?”谢玉凝定了定神,鼓起勇气问。那个男人嘿嘿笑着。谢玉凝感觉他的周围围绕着一股邪气,阴冷得令人窒息。“我还倒想问问你呢?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到这里?”那个男人问道。谢玉凝说:“我是迷路了,才走到这里来的。”那个男人怎么能相信,他说:“迷路?哼!你糊弄鬼呢?说!你到底来干什么?”谢玉凝吓得上牙打下牙,但她仍然强挺着勇气说:“我说过,我迷路了。”“好,你不说是吧?那你就在这儿呆着吧?”“放我出去,你们这是犯法,知道吗?”“犯法?哈哈,在这里老子就是法。你别妄想出去了,也别想了外边取得联系,你的手机在我的手里。”那个男人出去把门锁死了。谢玉凝松了一口气,散架似的瘫在坑上。

  这时,她看到一个人影从窗户外看着她。她打了个激灵又坐了起来。这不是那个小女孩儿吗?她走到窗前想和她打招呼。可是她那个女孩儿只做了个口型喊了声姐姐就匆忙离开了。

  青龙来了。那个男人迎上去说明了情况。青龙一听再三叮嘱他说:“老顺,你给我看好她,绝对不能让她逃走。这个女的肯定有来头,我们可不能掉以轻心。还有,这些日子就不要让他们上街乞讨了。我现在担心警察已经盯上我们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停一些日子活动。”老顺点点头。又说:“那这女的咋办?总不能老关着她吧?”青龙拍了拍老顺的肩膀,笑笑说:“老顺,等我这笔大买卖做成了,我什么都不在乎了。”老顺说:“好吧。那就先让她多活几天。”青龙又嘱咐了几句就走了。

  4

  彭伟一连好几天没有见谢玉凝来上班,心里起了疑惑。他给谢玉凝打了好几个电话都关机。彭伟又往她家打电话,电话是谢方亮接的。谢方亮一听慌忙说:“什么?玉凝好几天没去上班?她,她没在宿舍吗?”彭伟说:“没有。”谢方亮更担心了,说:“她也没回家呀?那她能去哪儿?彭伟你再问问她的一些朋友。我这就去公安局报警。”彭伟放下电话,第一个想到了石头。上次,彭伟跟踪石头和谢玉凝,心里非常得不平衡,心想他一个农民有什么资格和自己抢谢玉凝。可是后来他发现谢玉凝可能真得喜欢上了那个农民。彭伟猜想石头很有可能知道谢玉凝在哪儿。于是,他立刻动身去找石头。

  5

  袁小玲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浑身无力。她流产了,孩子已经成形,这时候流产无疑给身体带来巨大的伤痛。石头坐在床沿,深情地看着袁小玲。袁小玲虚弱地张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面孔,既欣慰又难过。她轻轻地叫了一声:“石头哥……”石头冲她笑了笑,心疼地说:“小玲,你受苦了。我什么都知道了。”小玲无奈地说:“石头哥,你说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呢?”石头说:“小玲,你放心,以后我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不再让你受苦。”小玲说:“看来我是天生的苦命。”又问:“对了,石头哥,你怎么会在A市。”石头把他来A市的细枝末节都说了一遍。袁小玲大为感动。她说:“石头哥,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石头说:“我们是发小,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妹子,你有事我怎能不担心。我千里迢迢来A市找你,就是怕你出事儿。可是你为什么躲着我呀?为什么给电视台打电话让我不要再找你。”袁小玲有些愧疚地说:“石头哥,我是没脸见你呀!我也不想让你为了我耽误自己。”

  石头有些动容地说:“你个傻丫头,要是我们早些见面,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袁小玲看着他,又想起了王电:“也不知道王电哥怎么样了?”石头说:“你这么长时间没和他联系。他肯定着急了。家里肯定没有把你的事儿告诉他,如果告诉了他,依他的脾气能把王雷给杀了。”袁小玲说:“我在网上看到王电哥和李东刚发得寻人启事了。可是我没有回应。我这个样子真是没有脸见他了。”石头叹了口气:“我也好久没和他联系了。这一年多,我只想找到你。虽然离王电的部队不远,但我没想去找他。”又说:“小玲,你好之后,咱回家吧。”袁小玲说:“我还有脸回去吗?”石头说:“怎么没有?王雷那个混蛋还有脸在村子里呆呢?小玲,听哥话回去吧?俺娘都说了,把你接到俺家住。”袁小玲无力地笑笑,说:“哥,我没脸回去了。”

  正说着,胡德伟出现了。石头“噌”地站起来,揪住胡德伟的衣领愤怒地吼道:“你个混蛋!我正找你呢,你倒送上门来了。”胡德伟说:“石磊,我是真心实意来看小玲的。你容我把话说完,把话说完,然后你再狠狠地揍我一顿,我绝不还手。”石头吼道:“胡德伟,我要去法院告你,你等着坐牢吧?”胡德伟说:“石磊,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可是我也不好受呀?我向天发誓我对小玲绝对是真心一片。”石头把胡德伟手里的东西扔了,指着他骂道:“你赶紧滚!赶紧滚!”胡德伟冲着小玲哭了,“小玲,你相信我,我是爱你的。我是迫不得已。”袁小玲有气无力地说:“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胡德伟又掏出一些钱,说:“小玲,这点钱给你们,就算是对你的补偿。”“收起你的臭钱,我们不稀罕。”石磊骂道。这时两个护士进来,警告他们不要在医院里吵架。胡德伟很落寞地离开了。

  袁小玲又想起了那句话:“路很远,生命很近”。此时,她真的感觉到了生命的终点。她在生死一线上徘徊,那种疼痛无法形容。她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自己也渴望幸福的生活,可是一次次的打击让她心灰意冷。

  6

  胡德伟回到家中的时候,萧玉琴已经写好了离婚协议书。她傲慢地把协议书拍到了桌子上。胡德伟看了之后是满腔怒火——协议书上说,所有的财产都归萧玉琴所有。胡德伟再也忍不住了,他拍案而起,把协议书撕了个粉碎,气愤地说:“萧玉琴,你也太过分了。我为你牺牲了自己的青春,我把半辈子都交给你了。你倒好,现在想一脚把我踹开,没门儿!”萧玉琴轻蔑地一笑说:“哼,这些年,我给你的少吗?供你吃,供你喝,还出钱给你办公司,你从一个乡巴佬青年或者说一个高低不就的三流厨师到今天的大老板,没有我,你能行吗?你扪心自问,我亏待过你吗?”胡德伟说:“好呀,原来你一直把我当成吃软饭的小白脸,你根本没有真心实意得把我当成你的丈夫。”萧玉琴说:“丈夫?你有个当丈夫的样儿吗?在外勾三搭四,拈花惹草,你对得起这个家吗?我现在对你彻底失望了,我要跟你离婚,我不想让我辛辛苦苦挣来的这点儿家产败坏在你的手里。”胡德伟一听萧玉琴的口气是发了狠心了,不禁心里又软了下来:“玉琴,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痛改前非。”萧玉琴说:“我已经不相信你了,你这两天最后收拾一下,不过只允许你拿一些生活用品,下午我们就去办离婚手续。”

  胡德伟一听急了,他吼道:“你不要逼我。”萧玉琴也不示弱,说:“我就逼你了,怎么了?”胡德伟一步上前抓住她。萧玉琴害怕了,“你别乱来呀?”胡德伟掐住了萧玉琴的脖子。萧玉琴被勒地喘不上气来了。胡德伟失去了理智,一双大手把萧玉琴的细长的脖子紧紧给箍住了。萧玉琴不停地挣扎,她还想试图挣脱。胡德伟瞪着眼睛盯着她,“你个臭女人!你个老婊子!我要杀了你!”劲儿越来越大,萧玉琴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慢慢地没有了呼吸。

  胡德伟蒙了,这才醒过味儿来。他赶紧把萧玉琴的尸体拖到了房间里,然后找来一个大袋装起来扛到了车的后备箱里。到了晚上,胡德伟开车到了海边,准备把尸体投进大海。

  7

  朱丽娜打电话给袁小玲问她现在怎么样了。袁小玲把自己的情况给朱丽娜一说,朱丽娜吃了一惊。她赶紧来到了医院看望小玲。朱丽娜责怨起袁小玲当初没有听他的话。袁小玲只是唉声叹气。朱丽娜拿出一些钱给袁小玲,还说不够的话她还有。袁小玲不知说什么好,只能一谢再谢。朱丽娜又安慰她说不要想别的,现在先把身体养好。

  朱丽娜没有给袁小玲说去找胡德伟,她怕小玲担心。她离开医院后,就径直去了胡德伟的公司。

  胡德伟陷入惴惴不安的境地,他生怕哪一天警察就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的眼前仍然时时浮现出萧玉琴挣扎时的面孔和他把萧玉琴抛入大海中的情景。而袁小玲的流产更让他痛心疾首,他处心积虑计划好的事情全泡了汤,这回儿子更是没有指望了。

  他想像着如果有一天警察真把他带走了,他连个探监的人都没有。愤恨和恼怒顿时又都转移到了萧玉琴的身上。他又咒骂她,此时他更觉得萧玉琴该死。

  朱丽娜闯进胡德伟的办公室指鼻骂脸地喊:“胡德伟,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把小玲害成了什么样子了!你还是人吗?不要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这天下还有讲理的地方!你迟早要遭报应的。”胡德伟现在什么都不怕了,他也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来我的公司撒泼!你个臭婊子!你以为你是谁呀?不要以为被我玩儿过几次就自以为是了。袁小玲也是一样,你们都是一路货色,我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你们就像是我的一件衣服,我穿一次就扔了。”朱丽娜气坏了,她左右扫了一眼,看到地上有一个花盆儿,她举起来就朝胡德伟砸去。胡德伟也被惹急眼了,他给保安打了电话,保安上来就把朱丽娜给带走了。朱丽娜被保安推出门外。她余恨未消,又在地上捡起一块砖头撇进了院子里,然后才悻悻地离开。

  8

  彭伟心急火燎地到处找石头,他去了A市所有的工地——他以为石头还在工地上,问了好多民工都不知道他的下落。这一天他又来到了一个工地,他看见了一个民工就上前去问。巧了,那人是老吴。

  石头和老吴一直有联系,他还把电话给了老吴。老吴一看彭伟着急忙慌的样子,以为他不是好人,可一看又不像,便问:“你找石磊干什么?”彭伟来不及和他解释,只是说:“有急事儿,真有急事儿。”老吴一听以为石头出事儿了,忙问:“到底怎么回事儿,是不是石头出事儿了?”彭伟说:“不是,不是,是我女朋友不见了,我想问问他见着过没有。”老吴一听“嘁”了一声,转过头去嘟囔了一声:“你女朋友不见了找石头干吗?他认识你女朋友?”彭伟一把拽住老吴恳求道:“这位大哥,你能告诉我石头在哪儿吗?或者有他的联系方式也行呀?”老吴拧着脖子看着他,觉得他怪可怜的,就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把石头的手机号码告诉了他。

  彭伟立刻用手机给石头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彭伟说:“石磊,我是谢玉凝的男朋友。谢玉凝出事了,她已经失踪好几天了。”那头石磊一惊说:“什么?你说什么?玉凝失踪了?”彭伟问:“石磊,你知道她在哪里吗?”石头想:坏了!玉凝肯定自己行动去找那个小女孩儿了。又马上问:“你在哪儿,咱们见面谈。”彭伟不知道这是哪儿就把手机给了老吴。老吴接过电话对石磊说:“石头呀,在金山工地。”石头说:“好,你们等着我。”石头安顿好了袁小玲就匆匆忙忙地赶往金山工地。

  三人会面。彭伟把谢玉凝的情况向石磊说了一遍。石头也把和谢玉凝的约定告诉了彭伟。彭伟听完急了,他猛地揪住了石头的衣领,吼道:“石磊,玉凝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他妈杀了你!”老吴在一旁给拉开了。石磊也自责起来,说:“都怪我,这段时间太忙了,把这事儿给忘了。”又说:“可是,我让她等着我,不能擅自行动。可是她还是自己去了。唉——”彭伟说:“我不管,你得把玉凝给我找回来。”老吴说:“石头,你再想想她会在哪儿。”石磊挠了挠头皮,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可以去火车站蹲点,只要找到乞讨的那个女孩儿就好办了。”老吴说:“好,咱们现在就去蹲,就不信没有线索。”

  谢方亮心急如焚,他就这么一个女儿,视她为掌中宝,心头肉。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可怎么活呀!彭伟带着石头和老吴先来到了谢方亮的住处。石头向谢方亮说明了情况,谢方亮一听连忙把这个情况打电话告诉了公安局。由于谢方亮是A市的名人,许多人都认识他,况且谢方亮和公安局长也很熟,所以公安局马上立案侦察。

  谢方亮也让杜丰率人出去找。杜丰趁机来找青龙。对青龙说谢方亮的女儿失踪了,谢方亮去北京出差的计划取消。又问:“我们该怎么办?”青龙一听大笑,说:“这个机会不错呀!这个时候谢方亮肯定非常忙乱,脑子里净想他的女儿了。我们正好有机可乘。”杜丰恍然大悟。青龙说:“事不宜迟,我们今晚就行动。”杜丰说:“好。”青龙又问:“谢方亮的女儿是个什么样子?”杜丰给形容了一下。青龙犯起了疑惑,心想:会不会是老顺抓住的那个女人?便对杜丰说:“我的手下前几天倒是抓了一个女人,把她关起来了。”杜丰说:“什么?不会是谢玉凝吧?”青龙说:“走,我带你去认认。”杜丰跟着青龙去了老顺的地方。

  杜丰在窗户边上偷偷往里面瞄了一眼,认出那个女人正是谢玉凝。青龙大喜:“真是天助我也。没想到送上门儿来一个香饽饽。”又嘱咐老顺说:“老顺,你一定要给我把她看住喽!千万不能让她跑了。”老顺说:“放心吧,龙哥。”青龙拍拍杜丰的肩膀说:“该着咱们发财呀!走,开始行动!”

  9

  十几个孩子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老顺喝得醉醺醺地,每当喝醉了他就打那些孩子。老顺“咣”的一声把门踹开,狰狞恐怖的脸冲着孩子们傻笑。孩子们知道他又要打他们了。老顺晃晃当当地走过去,冲着一个小男孩儿就是一巴掌。小男孩儿“哇哇”大哭起来。这时那个略微年龄大点的女孩儿跪求老顺不要打他们。老顺不理睬她的哀求。他目光呆滞地看着这个小女孩儿,这时酒气上涌,情迷性乱,他企图对这个小女孩子施暴。他用一只手把小女孩儿举了起来,之后又扛到了肩上。小女孩儿疯狂地挣扎,去怎么也没摆脱。

  老顺把小女孩儿扔到床上,他开始脱衣服,然后像一只发现猎物的豹子,一步一趋地走近。小女孩儿畏缩到了墙角,老顺猛扑过来,小女孩儿敏捷的躲开了。老顺扑了个空,一头撞在墙上不醒人事了。小女孩儿吓坏了,慌忙跑了出去。她跑到了谢玉凝的屋门前,找了块砖头使劲把锁给砸坏了撞了进去。

  “姐姐——”小女孩儿哭着喊道。谢玉凝走到孩子跟前,摸着小女孩儿的脸问:“你怎么进来了?”小女孩儿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又说:“姐姐,我终于可以大声说话了,可以大声喊你姐姐了。我以前在电视上见到过你,我是J市卫河村的,快救救我们。”谢玉凝听完心里一紧,抱住了小女孩儿。“姐姐,我们赶快跑吧?”“好。”两人跑出来,又把其他一些孩子也放了出来。

  大家跟着谢玉凝飞快地奔跑着,快到市区的时候,他们看到几个人影向他们走来。谢玉凝赶紧命令大家隐蔽。等那几个人走近了时候,她才看出是石头,彭伟,还有一个中年男人。谢玉凝惊喜万分,立刻喊住了他们。

  10

  杜丰带着青龙来到了谢方亮的藏宝库。藏宝库在南山的一个山洞里。杜丰说这是谢方亮的全部家当。青龙真是大开眼界,他从未见过这么多的古董文物。想当年自己走私文物时候也不过是一些小物件,而现在摆在眼前的宝贝居然成箱成堆。杜丰说:“怎么样?咱们开始装箱吧?”青龙一笑说:“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杜丰问:“什么事情?”青龙突然撞向杜丰,说:“这件事。”杜丰猝不及防,倒在地上,胸口插了一把尖刀。这时,青龙的一个手下过来说:“老大,杜丰的人我已经全部结果了。”青龙冷冷地一笑说:“好!哼,跟我斗!我说我是老姜吧。你还嫩点。不过想成为老姜已经不可能了。”

  谢方亮见女儿回来了,心里的石头一下子落地了。谢方亮听完女儿的叙述气愤地说:“是谁这么大胆子,敢绑架我的女儿?”谢玉凝说:“爸,现在最要紧的是赶快报警,把那帮坏蛋全抓起来。”谢方亮于是开车送谢玉凝还有那些孩子去了公安局。公安局立刻让谢玉凝带路去抓人。

  警察抓住老顺的时候,老顺还没有醒。一名警察往老顺的脸上喷了一口冷水。老顺才渐渐地睁开了眼。老顺马上求饶似地说:“不关我的事儿呀,不关我的事儿,是青龙让我干的。”警察问:“又是青龙。青龙人呢?”老顺说:“我兄弟在青龙身边,前几天我听我兄弟说他们正在干一笔大买卖。”警察说:“什么买卖?”老顺说:“他好像盯上了A市有名的人物谢方亮。他说谢方亮的手中有一批文物。他和谢方亮公司里的经理杜丰都商量好了,要把那些文物全部弄走。今天晚上行动,我想他们一定是去找那些文物去了。”谢玉凝一听愣住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居然藏有文物。

  警察把老顺抓走了,又迅速行动去抓青龙。由于他们不知道谢方亮藏宝的地点,所以他们必须让谢方亮也跟着去。谢方亮顿时蒙了,他开始狡辩说:“什么文物?我不知道,更不知道什么藏宝地点?我一个有名的企业家,我什么都不缺,我干吗私藏文物呀?你们肯定是弄错了。这分明是诬陷吗?你们就听不出来?”警察说:“谢先生,你最好配合我们。”谢方亮说:“配合?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配合你们?啊?”

  谢玉凝走过来问:“爸,你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私藏文物?”谢方亮说:“玉凝,你怎么也问这样的问题?我是你爸爸,你不能连爸爸都不相信吧?”

  与此同时,公安局已经在全市的各个通行要口进行布控。

  双方僵持着,谢方亮的态度极其不好。公安局现在也没有他具体私藏和走私文物的证据,所以很是棘手。

  11

  经过二十四小时的追捕,终于在海上抓获了青龙等一帮犯罪团伙。原来,青龙没有走陆路,而是从欲燃湖坐气艇上了大海准备逃走。但最终被抓获。

  听说青龙被抓,谢方亮倒是出了一身虚汗。他一边骂杜丰这个王八蛋!一边直拍额头。谢玉凝还是一直在追问,可谢方亮一直不说。这回,青龙被抓了,谢方亮自知东窗事发,无法遮掩便向女儿和盘托出。

  谢玉凝不解,说:“爸,这是为什么?你要地位有地位,要钱有钱,为什么还走私文物?”谢方亮说:“孩子,爸爸这都是为了你呀?”谢玉凝哭着说:“爸,我已经长大了,能自己养活自己,我不需要你给我挣多少钱。我只要你能好好的。”谢方亮一听也落下了悔恨的泪水:“爸错了,爸错了。”谢玉凝说:“爸,你去自首吧?这样还能争取宽大处理。”谢方亮怜惜地看着女儿,最终他点了点头。

  萧玉琴的尸体被双蛇岛上的渔民给捞了上来。渔民很快报了案。经过公安机关的反复调查,最终把最大嫌疑锁定在胡德伟身上。通过审讯胡德伟供认不讳,公安机关就胡德伟故意杀人案向法院提起公诉。胡德伟最终被判处死刑。胡德伟在死刑前有一个请求,那就是想见袁小玲一面。公安人员便去找袁小玲。袁小玲一听胡德伟被判了死刑,心里五味杂陈,她经过反复地思量,决定见他一面。

  石头陪着袁小玲来探视胡德伟。胡德伟满面悔恨,他说:“小玲,对不起。现在我得到了报应。我知道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惟有你还让我牵挂。小玲,我要让你知道,我是真心对你的。一开始,我确实是为了让你给我生孩子,可是后来,我是真的爱上了你。其实,我不后悔杀了萧玉琴,我后悔的是伤害了你,毁灭了我要和你相伴一生的梦想。”袁小玲听着有些动容,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她说:“胡德伟,我相信你不是故意欺骗我的,我也原谅你了。这不怪你,其实我最初决定和你在一起也有一种不良的动机。那就是我想摆脱贫困和流浪的生活,我想忘记那些让我痛心的往事。可能由于我动机不纯,上天才这样惩罚我。胡德伟,你是一个让人难以琢磨的人,和你生活的时间也不算短,可是我始终没能了解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胡德伟说:“我只不过是一个矛盾体,一个两面派,一个被世俗了的俗人。哼,现在是什么都不重要了。谢谢你能来看我。还有你,石磊。”胡德伟看着他们俩,眼里流露出悔恨和真诚。他又说:“这次对你说的这些不是假的。唉,我终于做回了真正的自己,假装做人真是太累了。”胡德伟起身往监狱里走去。

  12

  石头和小玲要走了。谢玉凝和彭伟,老吴和朱丽娜都来相送。朱丽娜让小玲在老家等她,她不久也要回去。老吴则对石头说,别忘了咱们在一起的日子。石头点点头。谢玉凝也说,还有咱们在一起的日子。石头也点点头。彭伟紧紧地握住石头的手说,石磊,谢谢你。石头说,谢我干什么?你们本来就是一对。又对谢玉凝说,彭伟真得很爱你,你失踪的那些日子,彭伟都急疯了,你们要好好过日子。谢玉凝经过这么多事也成熟不少,她说,知道了。说完却又流下了泪水。石头也握了握她的手说,玉凝,你的钱我恐怕一时半会儿还不了你了。不过我一有钱就会马上给你汇过来的。谢玉凝说,别提钱,我恶心。石头笑了笑。

  石头和小玲上了火车。石头问小玲,回家了高兴吗?小玲说不出来。她只是感觉过去的一切都太快了,像这飞速奔跑的列车,“嗖”的一声就过去了。那一声轰鸣让她惊悚。她在心里默祷自己能有一个美好的生活。石头又安慰她说,小玲坚强些,生命和生活总得勇敢地面对。小玲点点头。列车驶过隧道,穿过大山,轰叫着像载着满腹的冤屈,但还是坚强的向前冲。每一次轰鸣都震动着袁小玲的神经。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命是一颗子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