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远方来者2017-11-04 08:4210,381

  第十章

  1

  连里把考学的名额给了陈鹏宇。陈鹏宇并没有显得很高兴的样子,相反却变得心事重重的。他的父亲回家了,打电话询问他考学的事。他说连里把名额给了他。陈渡关不停地感激华天秋:“多亏了老班长呀!鹏宇呀,你要珍惜这次机会知道吗?”陈鹏宇心不在焉地应承着,不一会儿,他嗫嚅地说:“爸,我不想考了。”陈渡关感到莫名其妙,同时又有一些恼怒:“屁话!你这是说得什么屁话!我好不容易才求人给你弄到这么一名额,你竟然不想考了?刚才不还说得好好的吗?”“走后门得来的机会,我难以接受。连里要考学的人多得是,比我强得也多得是,没有考试,也没有评选就把名额给了我,我觉得心里不踏实。”陈渡关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说:“唉——,你这孩子怎么想得这么多。”“爸,我没这个资格。”陈渡关的声音突然高了一度:“放屁!怎么没有资格?就凭你老子我在越南战场上蹲了一年多的猫耳洞,你也有资格。你们连里有几个人的老子是打过仗的?”陈鹏宇说:“有一个,他的父亲也打过仗,他的各方面的素质都比我好,现在去了军区比武,这个名额本来应该是他的。”陈渡关无可奈何地说:“你看着办吧?真是气死我了!”说完把电话重重地挂了。

  陈渡关的一句“看着办吧”让陈鹏宇矛盾重重,一边是父亲的殷切期望,一边是战友的感情,他犹豫不定,心绪不宁。

  2

  陈鹏宇请假来到教导队。他特意买了一条王电爱抽的烟。王电和李东刚总是说他抠门儿,从不拿一颗烟给他们抽。这次他给他们一人买了一条。李东刚接到烟的时候大吃一惊,说太阳真打西边出来了,是不是考学名额分到手了才这么慷慨?陈鹏宇淡然一笑说,你拿着吧,哥们儿的一点心意。李东刚一本正经地拍着他的肩膀说,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呀!放心吧,哥们儿支持你,祝你成功。

  陈鹏宇看见王电正在操场上跑步。今天是星期天,他们也不休息,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训练。指挥员手里拿着计时器站在操场中间,一脸的严肃,不停地喊着:快点儿,再快!一圈人的速度又提了上来。陈鹏宇可以看清王电脸上的肌肉在有力地张弛着。陈鹏宇没有惊动王电,而是打听着去了他的宿舍。

  王电回到宿舍看到陈鹏宇不禁一惊:“你怎么来这里了?”陈鹏宇说我来看看你。王电有些疑惑地问:“你怎么了?怎么想起来看我了?”陈鹏宇拿出准备好的烟递给他说:“我给你来送烟来了。”王电一乐说:“没搞错吧?我可不是指导员也不是连长,帮不了你什么忙?”陈鹏宇说:“但你是战友,是哥们儿,不是吗?”王电接过烟说:“是,是,这倒是。”又感觉不对,说,“你今儿到底怎么了?我怎么感觉有点不正常呀?”陈鹏宇慢慢地说:“我……我要去考学了。连里把名额分给了我。”王电一愣,一会儿又高兴地说:“这……这是好事儿呀?”陈鹏宇说:“本来应该是你去的。”王电说:“是……是吗?”停了一会儿又说“嗨!你去也一样,我这不……还得比武吗?明年再考也一样。”陈鹏宇说:“我……我总觉着对不住你。”王电劝慰他说:“嗨,你别瞎想了,既然有这么个机会,你就好好考,考上军校你就是一名堂堂正正的军官了。走,我请你去吃饭,咱得庆祝庆祝。”说着,拉起陈鹏宇就往外走。

  王电给陈鹏宇倒满酒,举起来说:“鹏宇,我衷心地祝贺你!”陈鹏宇说:“还不知能不能考上呢?”王电说:“我对你有信心,你说你不论是军事素质还是文化水平,哪一样儿不钢钢的。只要你去考,我看就差不厘。”王电和他一碰杯一饮而尽。陈鹏宇谦虚地说:“我哪有你厉害,你各方面的素质都比我强。”王电笑笑说:“强什么呀?”又叹了一口气转口说,“唉——,转眼当兵一年多了,有时候感觉挺累的,真的,有时候感觉腰都累得直不起来,可是却有一股力量推搡着你必须得直起来,还得跑,还得冲!”

  陈鹏宇脸上红了起来,他不能喝酒,刚喝了三杯就有些醉意,“我也是,我总感觉我的两条腿就没有停下来过,一直不停地奔跑,好像前面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你,让你禁不住诱惑,迫切地想去探寻到底是什么?”

  王电突然起到了韩东,他说:“是呀,就像韩东,他就禁不住诱惑,可是他探寻的却是一条不归路。”

  “你还想着这事?你不能老想着。”陈鹏宇劝他。

  “也没有,只是偶尔想想,要彻底忘了,难!毕竟是我开枪打死了他。”

  “可你也是逼不得已,你不开枪,那个孩子就得死。”

  “不,他根本不想杀死那个孩子,我能感觉到,他只是想让我打死他。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已经不能回头。”

  “好了,咱们怎么说到他了,不说了,来,干!”陈鹏宇脸通红,举起酒杯的手有些颤抖。

  “你还能喝多少?”王电戏谑地说。

  “你喝多少我就喝多少!”

  “好!”王电又给他倒满了。

  3

  一个男人进了丽娜发廊,朱丽娜忙微笑着迎上去,嘴里喊着:胡老板。胡老板大腹便便,身材高大,很有威严,他坐到一个理发椅上,把夹着的皮包放到了理发台上。

  “有没有新来的小姐呀?”胡老板操着不纯正的普通话说。

  “胡老板,真不好意思,我这小店呀就这几个洗头妹。”朱丽娜递上一根烟,点上,满脸堆笑地说。

  “唉呀,朱老板,你怎么这么没有生意头脑呢?要想赚到钱,就得创新,现在的人都想着办法的招睐顾客,没有吸引顾客的招术,怎么能赚到钱呢?”胡老板吐一口烟说。

  “是,是,只是现在不好找呀?”朱丽娜说,“胡老板,还请您看在老主顾的份上,经常光顾呀?”

  “我是经常光顾,可是你们不能只有我一个客吧?那你们的经营范围也太狭小了?是吧?不好找,想办法嘛?”

  一个洗头妹准备给胡老板洗头。

  胡老板仰头一看,说,“不要这个,老板娘还是你亲自来吧!我看她们还不如看你呢?”

  朱丽娜受宠若惊地说:“好,好,好,她们手糙,我来。”

  那个洗头妹不乐意地把洗发水放到台上。

  朱丽娜又拿起来往胡老板的头上倒。胡老板乘机摸了摸朱丽娜的手,笑眯眯地说:“老板娘,你的皮肤是越来越好了。”

  朱丽娜调逗地一笑说:“是嘛,胡老板,那你就多摸几回吧!”

  胡老板说:“怎么样?近些日子没有人来骚扰你吧?”

  朱丽娜客气地说:“承蒙胡老板关照,那些小混混儿都不敢来闹事儿了,既便是来了干完事儿也不敢不给钱了。”

  胡老板得意地说:“嗯。这帮小子就是欠收拾。”

  这时,袁小玲从里屋出来,走到朱丽娜的跟前说:“丽娜,我去劳务市场看看。”朱丽娜说:“你认识吗?”袁小玲说:“认识,我以前去过。”朱丽娜说:“好吧,你去吧,早点回来。”袁小玲出去了。胡老板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她。

  “老板娘,你不是说没有新来的小姐吗?这不是吗?”

  “哦……这不是小姐,这是我的一个老同学,我们久别重逢,她暂时住在我这儿。”说完这话,朱丽娜突然担心起来,心里说:小玲呀,你出来的真不是时候!

  “真纯哪!老板娘能不能给我介绍介绍?”胡老板心怀鬼胎。

  “哦……,嗨!我这个同学怯生,还是算了吧?”

  胡老板不高兴了,“怎么,老板娘还怕我吃了她?”

  “胡老板,瞧您说的,能让您看中,是她的福气。好吧,等她回来,我帮你介绍。”朱丽娜没有转圜的余地。

  “她去劳务市场找工作?”

  “是呀!”

  “你问问她,愿不愿意到我的广告公司上班,如果她愿意的话,明天就可以去。”

  朱丽娜表现地非常惊喜,“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回来我告诉她,看她愿不愿意。”

  4

  袁小玲回来了,朱丽娜把她叫到屋子里转达了胡老板的意思。袁小玲说,我跟他素不相识,他为什么让我去她的公司里上班?朱丽娜说,这个胡老板来头不小,而且好色,我估摸着他是看上你了。我看你还是走吧。小玲,我不能害你,我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些年,早已经看透了。只要我看一眼男人的眼神就知道他是什么人。

  袁小玲说:“那你呢?我岂不是害了你吗?”朱丽娜叹了口气说:“他还能把我怎么样?顶多不让我开这个店了。可是我们是同学,是老乡,我不想让你步我的后尘。唉——,早知道这样,就不让你住我这儿了。”袁小玲说:“为什么我到哪里,哪里就不安宁,难道我是个招祸的灾星?”朱丽娜说:“胡说什么呀你。”想想又说,“这样吧,我把你带到我以前租的房子里,你先在那里住下。”袁小玲说:“我怎么感觉自己跟作贼似的。”朱丽娜说:“谁让咱是女人呢?女人要对付男人,就得躲着,藏着,等着最后关键时刻才能出手。”袁小玲突然觉着朱丽娜有些阴险,“丽娜,对不起。”朱丽娜苦笑说,“就别说这个了,事不宜迟,我现在就领你去。”

  天擦黑的时候,胡老板又来了。中午回去之后,他的脑海里一直想着这个袁小玲。似乎袁小玲已经成了他策划中的某件事情的最佳人选。

  “你们老板娘呢?”胡老板问一个洗头妹。

  洗头妹说:“出去了。”

  “上哪儿去了?”胡老板问。

  “不知道。”

  “那个袁小姐回来了吗?”

  “她们两个一块出去的。”

  “哦?”胡老板产生了怀疑。

  不多时,朱丽娜回来了。一看胡老板坐在沙发上,脸上迅速挤出笑容,“胡老板怎么又来了?”

  “老板娘,中午我给你说的那个事儿,你给袁小姐讲了吗?”

  “唉呀——,胡老板,我给她说了,可是她说已经在人才市场找到了工作,这不我刚把她送走。”

  “哦?什么工作?”

  “嗨!她还能干什么,无非是打扫打扫卫生,做做饭。”

  “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我又没跟着去,我只是把她送到前面的广场。”朱丽娜绞尽脑汁地应付着。

  胡老板的脸拉了下来,说:“老板娘,你可真有心机呀?不要忘了你这理发店可是我一手给你撑着。”

  朱丽娜嗲声嗲气地说:“唉哟,胡老板,我还不知道是您一手给我撑着这个理发店呀!所以,每次你来我都使劲儿浑身解数来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呀!”

  胡老板站起来,冷冷地说:“哼!少给我转移话题,我告诉你,三天后,我让你说服袁小姐去我的公司上班,否则的话……”他抬头看了看理发店的房顶和四周,“哼!别怪我不讲往日情面!”

  朱丽娜狠狠地瞪着他气冲冲的背影,等他走远了又猛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呸!色棍!”几个洗头妹围过来说:“怎么办呢?丽姐。”朱丽娜说:“没事,姐妹几个身都卖了,还怕什么?”

  5

  袁小玲听完朱丽娜的诉说,愤怒地说:“他们还无法无天啦?我们去报警。”朱丽娜说:“没用的。咱们干得就是违法的事儿。”袁小玲说:“丽娜,我现在才知道你说的赚男人的钱。可是男人的钱也不是好赚的。这不是长久之计呀,我看你还是别干那发廊了。”“我不干这个,我还能干什么呀?”她点了一颗烟,“我一没文化,二没力气,只有这张脸,我不靠它吃饭靠什么呀?”“靠什么也不能靠这张脸吃饭,你有手有脚,又有头脑,这就是资本呀?丽娜,听我一句话,别干了。”朱丽娜愤恨地说:“妈的,这个胡老板说翻脸就翻脸,把老娘逼急了,我杀了他!”袁小玲吓了一跳,忙劝阻说:“丽娜,你可不能干傻事呀?你要是这样,我会一辈子不安的。”她停了停说,“是我害了你,你本来过得好好的,是我打破了你的生活。我不该出现,不该……”朱丽娜抚着袁小玲的头发说:“行了,小玲,这不怪你,即使你不来,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两人说了一会话,朱丽娜就走了。

  一回到发廊,朱丽娜傻眼了。理发店里已经是一团糟了。几个洗头妹,哭哭啼啼地跑过来。“发生什么事了?”朱丽娜问。一个洗头妹说:“大姐,胡老板带人来的。他说明天还来。”“这帮混蛋!”又无可奈何地说,“赶紧收拾收拾!”又嘟囔说:“袁小玲怎么有这么大魅力?”

  第二天胡老板又来了。朱丽娜这次毫不客气地说:“胡老板,怎么说咱们也交往了好几年了,而且还有过那么回事儿?你就不能放过我们姐妹一马?”胡老板“哼”了一声说:“朱丽娜,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告诉你吧,我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你识相的话,让袁小姐去我那里上班,否则,我就拆了你这店,你信不信?如果你想报警的话,先想想你自己干的是什么勾当?如果让公安查出来,你这店照样得关。”朱丽娜抱起双臂,她感觉到了危险,“胡老板,我给你说过,袁小玲是我的老乡,同学,你不能打她的主意。”胡老板说:“我怎么打她的主意了?我只是想让她去我那里上班,这对她来说是件好事呀?有很多人想去我那里上班都去不了呢?”

  朱丽娜不知怎么回答。这时,突然传出一个声音:“我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袁小玲身上。袁小玲进来,对着胡老板说:“胡老板,你不要再为难丽娜了,我去你的公司上班。”朱丽娜面色难看地说:“小玲,你……你不能去呀?”袁小玲说:“丽娜,我不能连累你,我的出现已经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我于心不安呀?我去,反正我已经什么都不怕了!”胡老板淫笑着说:“这就对了嘛,小玲,只要你去了我那里,我保证给你普通员工双倍的工资。”袁小玲淡淡地对胡老板说:“胡老板,走吧?”胡老板从欣喜中缓过神儿来,忙说:“好,好,好,走。”朱丽娜看着袁小玲的背影,自语说:“小玲,对不起。”

  6

  石头也来到了A市,他还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老板已经好几个月没发给工资了,伙食吃得也很差,每顿只有白菜粉条。工人们都满腹怨言,可是现在也不能退工呀,一退工这几个月的工资又打了水漂了。石头的一个工友叫老吴的对石头说:“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呀,光让马儿跑不让马儿吃草。”石头说:“那能怎么办?”老吴说:“咱得想点外捞,要不然一分钱都挣不到。”石头说:“什么外捞?”老吴贴着石头的耳朵叽咕了几句。石头瞪大眼睛说:“这……这能行吗?要是被逮着了……。”老吴给他壮胆说:“放心吧,我以前在其它的工地上都干过这事儿。”石头被老吴撺掇得心也硬了起来。

  原来,老吴要和石头偷工地上的建筑材料卖,卖了钱再去赌。老吴说他知道一个赌钱的地儿。

  自从石头进了城就寻思过:不能老是这样打工,必须得学门儿技术,可是他现在没有钱呀,如果现在手上有几千块钱,他就去学开车。老吴的这个招儿,让石头决心为了自己的愿望冒一次险。

  后半夜的时候,两人假装起来撒尿,然后就溜到了工地上,他们捡一些钢筋、废铁和钢管小心翼翼地放进准备好的袋子里,然后拖到工地外的一片草丛里隐藏好了,等到明天中午休息的时候,两人就偷偷地拿到了废品收购站卖了。

  这样干了好几次,两人卖了不少钱,石头尝到了甜头儿,他毕竟还小还没有经历过事。一天晚上,老吴说:“石头,走,咱去下馆子,喝几盅,庆祝庆祝。”石头说:“好。”两人就去了酒馆。喝了几杯之后,老吴说:“石头,我上回给你说得那事儿,你敢不?”石头想了想说:“你保证能赢吗?”老吴嘿嘿一笑说:“小子,还不知道你吴叔我的手段吧?我告诉你吧,我只要一摸牌,运气自然来。把你的钱交给我,赚了之后咱们再分,怎么样?”石头很犹豫。老吴说:“我还能骗你吗?咱俩都交底了。”

  石头一想也是,就把大部分的钱给了他。然后说,“老吴,你不能输呀,最起码得保本儿。”老吴拍拍胸脯保证说:“你放心吧?有了本钱,就有赢利。”

  石头喝了几杯酒就晕了,朦朦胧胧地就想起了小玲,就自言自语说,小玲,你究竟在哪儿呀?老吴也晕了,迷迷糊糊地问:“小玲是谁?是你媳妇儿?”石头说:“不是,是我妹妹。”老吴说:“你妹妹丢了?”石头说:“她离家出走了。”老吴嘿嘿一笑,说:“我估摸着肯定是让人贩子给卖到城里当小姐了。”石头急了,“咣”地把酒瓶子摔到了地上。“放屁!老吴你放屁!”老吴被吓住了,没想到这小子脾气还不小。“我放屁我放屁行了吧?你坐下坐下,听我给你说。”

  他说:“现在是谁的天下知道吗?你知道吗你?”

  石头不知道。“是谁的?”

  老吴说:“钱,他妈的钱,知道吗?”

  石头说:“废话!”

  老吴说:“我给你说一个我的故事。我有个媳妇,就因为我没钱跑到了城里当了小姐。我上城里来找她。没想到他妈的,她竟然雇人来揍我。还警告我以后不要再缠着她。”说着说着老吴哭了起来。“我他妈真窝囊!从那时起我就特看不起女人,挣了钱就去找小姐消遣。人这辈子也就那么回事儿!”

  石头说:“不是所有女人都那样的。”老吴说:“至今我也没有遇到不是那样的女人。行了,小兄弟,等咱这次赚了,我带你去消遣消遣。嘿嘿,小兄弟还没有开过荤吧?”石头打趣说:“我可不去,我的真阳为至宝,怎可轻与那些粉骷髅。”老吴淫笑着,“呵呵呵,你以为你是他妈的唐僧呀,哈哈。”两人絮叨了一翻,相互扶着回到了工棚。

  8

  一切来得这么突然。昨天袁小玲还衣食无所,现在却坐在了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虽然袁小玲不是心甘情愿来到这里上班,但是当她真正进来的时候,她不禁觉得自己突然跻身到了上流社会的行列,于是在她的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摆脱了贫苦羁绊的舒畅。

  胡老板向她了介绍公司的情况。他说,我这个广告公司成立好几年了,生意越做越大。我还有一个汽车修配厂和一个快餐连锁店。一般情况下呢,我在广告公司,修配厂和快餐店我聘了几个经理帮我管理着。

  袁小玲虽然讨厌胡老板对她采取的这一些正当的手段,但是不得不佩服起他的经营之道来。在她心里对胡老板的看法突然有了些许的改变。她说:“胡老板挺厉害嘛!”胡老板说:“袁小姐,以后你不要叫我胡老板,我现在郑重地向你介绍我自己,我叫胡德伟,以后你就叫我胡大哥,或是德伟都行。其实,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不过有些事情让我不得已不采取些强硬手段。”

  袁小玲说:“比如对我。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对我这么感兴趣。我哪一点好了。”胡德伟笑笑说:“这个咱们以后再说。”袁小玲说:“不,我现在就想知道。”胡德伟想想说,:“好吧,我告诉你,是直觉,一个男人的直觉。”袁小玲也一笑,带着些轻蔑,说:“一个男人的直觉?哼,一个经常穿梭在花街柳巷的男人,当然对女人直觉——直接的感觉,也是本能的感觉。”

  胡德伟没有想到袁小玲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笑笑说:“呵呵,没想到袁小姐还挺会看男人的。”袁小玲又问:“说吧,让我干什么工作?”胡德伟说:“给我当秘书,怎么样?”袁小玲满不在乎地说:“好呀,不过我可从来没当过。”胡德伟说:“不难,就是帮我接接电话。”袁小玲疑惑地问:“真的?就这么简单?”胡德伟说:“当然,我还能骗你吗?”胡德伟领袁小玲去了她的办公室。袁小玲进去一看,刹时愣住了。胡德伟得意地说:“怎么样?还满意吧,小玲。”他改口叫了她小玲,想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

  袁小玲看了看办公桌上的电脑,说:“我可不会电脑。”胡德伟说:“慢慢学嘛。这不难,我找人教你。”胡德伟的每一句话都让人感觉那么亲近,和以前简直是判若两人。不过袁小玲心里仍在提防着,她不知道胡德伟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让我在你这里上班也可以,你必须答应我几个条件。”袁小玲学会了讲条件,这是她进城以来第一次跟人讲条件。“什么条件?你说。”“第一,跟我保持距离,我说得是空间上的的距离,最少三米;第二,我的业余时间我自己掌控;第三,我们只是雇佣关系,其它一概不是。你答应我这三个条件,我才来。”胡德伟想了想,说:“好,没问题。”“好。我什么时候上班。”袁小玲问。“随时可以。”胡德伟答。“那现在就上班吧?”胡德伟打量了打量袁小玲,说:“你得换身衣服,走,咱们去买身衣服。”胡德伟又殷勤地去陪袁小玲买衣服。

  9

  老吴揣着钱来到了一个卖废品的地方。这里非常的偏僻,人迹罕至,他早就知道这个地方,以前在别的工地的时候,他也是经常偷了东西卖到这里,然后在这里赌博。

  老吴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个侏儒,他像特务接头似的四周看了看然后又问,“没人跟着吧?”老吴说:“没有。”侏儒说:“进来吧。”老吴跟着侏儒进了地下室,只见里面烟雾缭绕,几桌赌徒已经开始了,有玩麻将的有玩扑克的,时不时地还吵几句。侏儒把老吴引到了一个三缺一的赌桌前,对其他三位说,又来了一位,正好了,你们玩儿。

  老吴冲着几位笑了笑就坐下了。

  老吴的运气真不错,几把过后,赢了,赚了不少,手里的钱翻了几翻。

  老吴乐得不行,抽起烟来,裹得烟头叭叭响,吐的烟气比谁的都浓。

  离开的时候,老吴给了侏儒不少保护费。人家不能白让你在这里玩儿呀?

  老吴一路乐呵呵地回到工棚。这时天快亮了,石头起来撒尿,看见了他。

  老吴一宿没睡,却丝毫没有困意。他看见石头,就走到他跟前,说:“兄弟,咱赚了。知道吗,咱的钱翻了好几翻。”“真的?”石头也吃了一惊,心想:老吴真有两下子!老吴挺够意思,把赢的钱分给了石头一半儿。石头说:“老吴,下回带着我。”

  10

  袁小玲穿着胡德伟给买得衣服来到了丽娜的发廊。朱丽娜遣散了几个洗头妹,她再也不做不正经的生意了。袁小玲说:“这就对了,还是光明正大的生意赚得钱踏实。”朱丽娜说:“小玲,我当初发了狠心,一定要赚很多的钱。现在,钱也赚到了,可是我这心里一点也不快乐,我仍然觉得一无所有。”袁小玲说:“丽娜,你何不用你赚到的钱去个技校学门真正的技术?有了技术才有了真本事。”一句话让朱丽娜顿开茅塞,她说:“对呀,嗯,我明天就去找技校,好好学门技术。不过我可不学理发了。”袁小玲问:“那你学什么?”朱丽娜说:“我要学就学摄影,将来开个婚庆公司。”袁小玲说:“你真有想法。”

  朱丽娜又问:“小玲,胡德伟没怎么着你吧?”袁小玲叹了口气说:“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朱丽娜说:“你得小心点儿,这个人狡猾的很。”袁小玲说:“这我知道。不过,我总觉得这个人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儿?”朱丽娜说:“他能有什么事儿?他就是好色,看上你了。我看你现在就不用回去了,咱俩跑吧?去别的地方。反正我也不开店了,他也找不了我的麻烦了。”袁小玲小声说:“不行,我来的时候有人跟着我。”朱丽娜咬牙切齿,“这个混蛋!可是你怎么办呢?他肯定是有企图的。你回去不是羊入虎口吗?”袁小玲叹口气说:“听天由命吧!我就不信老天爷对我这么不公平。”朱丽娜又感到内疚地说:“对不起,小玲,我害了你。”袁小玲说:“谁也没有害我,可能是老天故意捉弄我。”

  袁小玲从朱丽娜那里出来,走在灯红酒绿的街上,她有点眩晕。她蹲下来,揉了揉脚踝,第一次穿高跟鞋,真有些不适应。

  袁小玲低声对自己说:我得适应。我必须留在这个城市,我不能再回到那个令我充满痛苦回忆的村庄。所以,袁小玲虽然讨厌胡德伟,但是同时她也想在胡德伟的身上找到通往美好愿望的一条捷径。这个善良的女孩,自从融入了这个社会之后,渐渐地看清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生存。

  确实有人跟着她,一切都在胡德伟的掌控之中。要不然,胡德伟不会这么放心袁小玲一个人来找朱丽娜。虽然他答应袁小玲不干涉她的业余时间,但是怎么能不干涉。袁小玲其实也知道她提出那几点要求形同虚设,她只不过是想在胡德伟的心中造成一种不可接近的假像。

  11

  石头迫切地想找到袁小玲。他一下工就出去找,可是找了这么长时间了一点线索都没有。石头又想学技术,他不想一辈子这么流浪着打工,他更不想成为他的父亲。他矛盾着,痛苦着,挣扎着。他在想着袁小玲和学技术的同时,满脑子又被金钱充斥着,没钱,没钱,没钱真是寸步难行。

  石头渐渐地想明白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弄点钱,有了钱才可以学技术,有了技术才可以找工作,有了工作可以一边上班一边找小玲。他谋划着自己美好的构想。可是上哪里弄钱呢?石头知道用老吴的那一套发不了财,可是现在还真没有赚钱的快捷方式,单凭力气能赚多少?于是,他也想去赌一把。

  当石头跟着老吴进了地下室时,石头有些晕头转向,满屋子的烟气顶得他喘不过气来。他不停地咳嗽着,泪水也被熏了出来。几个赌友一看石头的打扮问他:“哎,你有没有钱,有多少钱?我们这里可都是玩大的,没钱别来玩。”老吴笑呵呵地说:“当然有钱,没钱能来这里吗?”说着,拿出一沓钱甩在了桌子上。老吴让石头坐在他的旁边先看着。几个赌友不乐意了,说:“不行啊,只准一个人。”老吴又对石头说:“你离远点看吧,别出声。”石头就离远了点。

  老吴的运气又转回来了。一个劲儿地输,一会儿快输光了。石头一旁看着,觉着老吴的运气实在是不怎么样。老吴又不停地抽烟,吐出的烟气比谁的都浓,他不停地咳嗽着,一双眼睛渐渐地挣不开了。

  石头说:“老吴,我来试试运气?”老吴说:“也好,他娘的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赌友说:“你们还有多少钱?咱可是现结帐,不拖欠。”老吴说:“放心吧,我们懂规矩。”

  石头坐下,出牌。

  老吴的眼睛突然又挣开了,而且越来越大,他大口地吸烟,吐出的烟气比谁的都浓。

  石头把那几个赌友的钱赢了个精光。几个赌友垂头丧气地骂娘。

  一个说:“明天还来呀,咱们一赌到底。” 老吴在一旁应承说:“没问题。”

  老吴拍拍石头的肩膀说:“行呀,没想到你是真人不露相呀!我说今天我的运气不行呢?原来你把我的运气给抢走了呀!”石头一笑,说:“老吴你分吧,咱俩一人一半。”老吴把钱分完,说:“石头,如果你现在有了一笔钱,你最想干什么?”石头说:“我不想在工地上干了,我想去学开车。” 老吴佩服地说:“你有理想。”石头问老吴:“你呢?老吴。”老吴不怀好意地说:“我呀,我先去找个女人消遣消遣。”石头一乐。老吴摸了摸满嘴的胡茬哈哈笑起来,接着又说:“你以为我真去找女人呀,有钱先给老娘寄去,让她赶紧给我找个好媳妇。要不然后半生就得打光棍儿了。”

  过了一个月,石头离开了工地,他不再奢望能拿到工钱。离开的时候,他只跟老吴说了一声。老吴说,你真要走?石头点点头。老吴叹口气说,唉—,走就走吧,没准哪一天我也走了。石头说,老吴你也可以去学点技术?老吴说,学啥呀,我就是卖苦力的命。石头你走吧,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面。石头递给老吴一条烟,说,拿着抽吧。老吴接过烟感动地说,你小子仗义,以后能成大事。

  石头在一所驾驶学校报了名,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这都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好好的珍惜,好好的努力。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命是一颗子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