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林城篇(三)
今又来2017-11-04 14:333,549

  而林琛却觉得这个王老道不过是个江湖骗子而已,在他们家中混吃混和,就召集护院将他捆了,想吓唬他说出真相,结果他却不慌不忙的说自己是救不了这林家父女的,不过他却知道有人可以解救林家父女。林琛半信半疑,任他说了下去。

  他称自己早就算出会有林琛绑他这事,又告诉了这琛二爷,这日虎林深处虎牙河畔,会降临两位下凡历劫的一男一女的仙人,求他们来你家,才可救回林家父女二命。

  可这虎林就是因为有猛兽而成名,林琛哪里会轻信他。不过,他说这仙人降临,林中野兽哪敢冒犯。他若是不行,多带些人去,若是寻不到二位仙人,他用这条命来抵。

  “那你不早说,白费这事为何?”林琛问他。

  王老道冷哼,“我早已看出你不信我,我那时说了你只会当我是谣传而已。无奈,只能拖到今日来待你亲自去查验一番,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本来林琛也不信,但是也别无他法,又为了防止王老道暗中捣鬼,他还特意将他囚禁在了柴房里,拍了两个大汉守着,不与外人接触。带着一干人等,骑马而来,结果还真就遇见了我们,又见我们仙气缭绕,气宇不凡,不似凡人,才终究是信了。

  等十方差不多将这人的底细套了个干净的时候,我们也就进了林城。

  远远看着,一座高三四丈的城墙出现在视线之内。近了,看清了城门上书林城两个大字,这连个大字笔劲苍穹,字体张扬,颇有气势磅礴、海浪拍岸的之感。我们骑马进城,城内却有些熙熙攘攘,还好有林家小厮给我们开路,才得以平稳而行。

  城内甚是繁华热闹。街边上有着贩胭脂的小厮,摊前的少女娇羞的为自己的闺中好友涂抹着胭脂,偶或一玩笑,互相打闹;卖烧饼的大叔,擦着通红脸上的热汗,喊叫着刚出炉的烧饼;馄饨小厮的叫卖声,喊着客官,您的馄饨好了,慢用之类云云;或有蔬菜摊旁边讨价还价的叫声;还有书生驻足书画前,负手欣赏佳作。而青楼之上不知谁家手帕掉到那书生肩上,书生拿了手帕抬头,脸就瞬间通红,因见楼上一姑娘依窗而立,正一脸笑语盈盈暗送秋波。又是一出人间风流趣事。

  “林城是这方圆十里的一二等繁华之地,虽比不得那百川城,却也有其风流富贵之处。”说话的是这琛二爷,此时他到时也不显着急了,许是真得以为遇到了神仙。可那想我俩还只是个半吊子,才修行了一二年,虽然学会了辟谷,但却戒不了那凡间烟火,唇齿芳香,算不得那真神仙。

  我看着这一脸狼狈的琛二爷若有所思:我和十方倒是今日才到的这虎林,而那老道却预先知晓了我们落地之处,若非真是有本事之人,就是和阵法出了问题有关,所以,无论如何,这老道士是要先要见上一见。

  我正想着,这方十方就问到了,“你是如何看出我二人不是凡人?”那林琛刚要张口,十方就挥手示意闭嘴,“休得拿那气宇不凡等来搪塞我,你又未曾见过仙人,那分辨那份气度!”

  林琛倒是显露了几分少年的羞涩,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被您看出来了,其实是衣物,我林家也算有几分财力,所以,各地上好的锦帛也见过一二,只是您这确是我见未所见,闻为所闻的,我当下就信了七分,毕竟,那王老道要是贪钱的骗子,哪能找出这么衣衫精致华美的人?”他又摸了摸自己的眼眶,“况且——”

  我正听着这林琛的话,想着这人还算有几分头脑,他却停口不说了。我不解,就抬眸看了他一眼,却见他对着十方点了点头,刚才我并未看他们二人,所以也不知这二人打什么哑谜。接着琛二爷又一脸猥琐地笑着,看得我打了个寒颤,又看向十方,十方侧头回视,对着我无辜的眨了眨眼,结果我又打了个寒颤——被恶心到了。

  又行走了一刻钟,终是到了一富丽堂皇的大门前,见那大门打开着,显然是准备迎接我们。

  林琛派了小厮通报他母亲王氏,他则亲自为我们二人引路。七走八拐,途经几个游廊、假山、流水小桥,最后通过竹园的羊肠小径,再一拐角,终是到了那四合院子中。站在西厢房门口迎接的是一花花绿绿的众人,原是几个小丫头们并着王氏和林府小妾以及几位小姐候着。

  那王氏见了我们早已下了阶梯迎接,一脸急切地询问林琛,“琛儿,这可就是王道长口中的仙人了?”

  林琛点头,王氏大号叫,一把扑到在我们面前,拉着我们的衣衫,喊着求求二位仙人救救我家老爷。说着后面跟着的妾室和丫鬟也扑到跟着哭嚎。

  我当场愣住,有些不知所措。十方倒是扶起了那王氏,口中安慰道,“夫人莫急,若是歪门邪道害人,我等必不会袖手旁观的。”

  我听十方这么一说,赶紧扯了扯他的衣服,给他使了个神色,还不知道是不是真得有什么鬼怪作祟呢,不可托大。那想这蠢厮视我不见,还一副包我们身上的模样。

  既然我也没法,那只能选择冷眼斜视,倒是想要看看他如何不袖手旁观。十方说完就将我拉到了他们跟前,笑道,“这仙姑本事高强,最好打抱不平,林老爷及令媛一事全部都包在她身上了。”

  然后那王氏又径直扑到了我身上,摇的我是头昏眼花。听十方说完,我顿时觉得一阵天雷滚滚,不由龟裂了脸色,这就什么劳子的不袖手旁观?本事高强我认了,什么叫最爱打抱不平?我此时也没了法力,若是真有妖魔作祟,我俩还不够给人家下酒菜呢!这下好了,我骗了十方,反过来却又被他坑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不可活呀!

  我对这场景色向来是不善应付,只能赶忙看向了十方,使眼色叫他想法子把他们拉开,岂料那厮视而不见,笑意盈盈地看着我不知所措。我明白过来,这臭鸟是故意而为,我顿时黑了脸色,扭头赌气也不去看他,那妇人苦苦哀求着,我拉她她又不起,我知晓她是想要我一句保证,可我给不了她,林琛也被王氏呵斥的给我跪下了,我硬着头皮,只能这么僵持着。

  许久,也许是十方看够了,也许是他笑够了,总之不会是良心发现了,就高抬贵手的放过了我,拉起了那夫人,将她好言相劝给哄了过去。我看他如此巧舌如簧,以前倒是没发现他竟有这般糊弄人的本事。

  十方和气询问王氏,“来得路上,我听令郎说了此事缘由,不过,我还有两事相求。”

  “仙人快快请讲,快快请讲,就是举寒舍之力,我等也必会做到。”王氏含泪而泣,林琛则在一边安慰王氏,为她拭泪。

  “夫人言重了。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们尚未见过林老爷和令媛,不清楚他这到底是何症状;二是,我们还得见王道长一面。”

  “好说好说。”王氏以袖拭泪,赶忙迎接我们进了西厢房,又急忙吩咐林琛,去请王道长来。林琛拱手,依吩咐去了。王氏又挥手叫些丫鬟妾室候在屋外,挑个个机灵的和我们一起进了屋子。

  只见床上躺着一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那男子唇色发白,好似缺水了一般,别无它恙。若不是早听人他已是昏迷了十多天,还以为他只是睡着了而已。王氏强忍泪水道,“请了好多大夫,都看不出什么,只好平日弄些白粥清汤喂他们,不然……”她有些哽咽,红着眼眶继续说道,“这老爷也不知怎么回事,就这么睡着,还有我那苦命的女儿,还未出嫁,就落了个如此境地,仙人可看出些什么,是不是有人要害我林家,可有救没有。”

  我虽没了法力,但也感觉到那人身上隐约的不详之气,叫人心生烦闷。只是不知这魔人为何盯上了这小小林家,这家中有何值得他针对的地方,还有,若是他想要他死,为何不直接杀了,反而费这般气力只是为了迷晕住他们。

  我又瞥见那十方正装模作样的诊脉,和凡间大夫无二的举止,心中嘲讽道,你可没了法力,又那般托大,我到要看看你到时候如何应对。

  十方莞尔一笑,走到了那夫人跟前,“这解决的法子不是没有,只是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不过,夫人请放心,虽然不知它是为何而惹上了你们家,不过这事我们遇到了,断然不会教他得逞了去。”

  王氏听完,又是赶忙道谢,这时候,林琛携着王老道也来了。

  那王老道约有五十来岁的模样,一头杂乱的头发,灰白胡须长至胸口,枯瘦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的斑驳,高高地颧骨上嵌着的一双眯缝三角小眼,偶尔乍泄的精光,充满了不坏好意,叫人心生警惕。

  这人从面相上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人,怎地这王氏会信这人?我心中正疑惑着,没成想,这王老道一开口就解释了我的问题。

  “望两位仙人见谅,贫道实属无奈才泄露了二位的踪迹。只因这林府遭逢大难,恐我一人之力难以镇压那鬼怪,才不得已而为之。还乞二位仙人能祝我一臂之力。”听这王老道真诚的语气,我倒是真以为他只是想求我们二人相救了。

  十方开口问道,“你是如何得知我们二人的踪迹的?”

  “说来也是巧了,是我掌门师兄算出来的。偏我一下山就遇到了此等棘手之事,正好知晓二人踪迹,特请来二人。再请二位见谅了。”说完就又拱手再拜,态度如此诚恳,到叫我们不好发作了。

  他说他本是逍遥派门人,下山只为游历一番,偶然遇见些不平之事,也就拔刀相助了。又正好碰见周家公子哥被脏东西缠上了,就顺手救了,所以也就有了些名气。林家与周家是旧识,听闻此事,便推举了王老道给他们,于是林家便千里迢迢前来寻他,说到此怪事,他怎么也不能冷眼而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