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林城篇(四)
今又来2017-11-04 14:333,421

  王老道说到“不能冷眼而视”时候,十方给我使了眼色,意思是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我无声冷笑,也不理他。

  凡间倒是有些修道的,我曾听司空说过,这天界的仙人便是人间的道士之类升上去的。所以,也难免有一两个有真本事的算到了我们的踪迹。加之这道士的话听起来实在是无懈可击,十方虽又是一番旁敲侧击,可这人偏生是巧舌如簧,滴水不漏,叫我左思右想,没抓住他一点儿把柄。这倒叫我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多虑了,面相一事,有时也是不准的。当下就信了这道士六七分。

  那王老道拂尘一摆,对我们行礼道,“这妖孽不知为何再也没出现过,林家父女身上的残留的魔气还需要请两位上仙帮忙祛除。”

  对陌生之人我向来是不理的,就像邪蓁说我的,世故人情我向来是不通的,以至于到不知所措。所以,十方接了这话头,与那王老道侃侃而谈起来甚得我心。

  半个时辰后,天色渐沉,饭点儿到了,林家摆上了酒饭,饭桌之上少不得又是一阵口舌。十方合并王老道安抚了林家众人,说是急不得之后,这饭才消停了。晚饭过后我们就被安排到了客房里。

  是夜,今日是凡间的月圆之日。

  屋内燃起蜡烛,我倚靠着木雕床,望着闪烁跳动的灯火陷入了沉思。为何那阵法好好的会失控,将我们送到了这地方,这期间又出了什么差错,为何我和十方会失了法力。青檀那只狸猫怎会突然横冲直撞起来。还有,为什么这么巧,我们刚到了那虎林,就有人来寻我们,还说是求得我们帮助。

  我想不通是越想,越想越是不通,想的我一阵头疼。头疼起来,就想起那狸猫狠狠撞到我肚子上的疼痛,一时之间我也是不知道该是揉肚子还是揉脑袋。

  笃笃两声敲门声打断了我的自作苦吃,还未等我应声门外那人就推门而入了。来人面如冠玉,眉眼含笑,好一个唇红齿白的翩翩少年郎,不是十方还能是谁?他左手捧着一坛子酒,径直来到了我跟前,“今夜月色很好,可要浅酌一杯否?”

  我审视了他一番,也没想明白他这是吃错药了还是疯魔了。他见我不语,就一脸挑衅道,“怎么,不敢,怕喝酒也输给我。”

  我当然知晓他这是激将法,但是,无奈这法子对我最有用,因为,无论如何,我是怎么也不愿轻易输给他的。

  “怕你输了丢了面子而已,走。”

  须臾片刻,我们就坐在了高高地屋顶上,站的高了,视野就宽阔了许多,怪不的凡人爱登高远望呢,原是站的高,望的远,觉得自己的心胸也宽阔了些许。况且今夜月色的确漂亮,蝉翼般清明透彻的月光铺满了院子,像极了我们鲛人生活的世界,淡淡的愁绪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袭上了心头。

  就在刚才的片刻时间里,我们二人又交锋一时。原是我们二人都失了法力,不过十方以为我还有法力,故我提出上房顶饮酒的时候,是存了叫他出丑的心思。他自是想到了,就提议去别处,我自是不同意,刚才被他嘲笑的时候我还记得呢,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于是我就笑眯眯的讽刺回去,“怎么,不敢,怕摔下来,没事,有我呢,摔不死你。”

  十方自个叽叽喳喳的咕哝的一番,我也没有听清楚。最后他认命的搬来了梯子,我“好心的”陪他爬了上去。

  房顶上的风光果然是不一般,连那月亮都大了几分,亮了几分。我和十方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几杯酒下肚,话头也就起来了。几句话你来我往之后,忽然发现我们竟然和平静气的聊起天来,也许是独处异地,他又是我唯一熟悉的人,所以不计前嫌的亲近起来;也许酒还真是个神奇的东西,能够使我们暂时消除隔阂,怪不得凡间故人相聚,必是以酒接风洗尘。

  “你怎会突然想我这里跑来?”

  “大脑门不是说,这阵法是我们站得这两个方位同时生效吗?我见我那里没有动静,你那里又突然白光骤起,就察觉不妙。你我同窗一场,总不能白白见你出事吧,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向你跑去,不过没能拉你一把,反而将自己也弄到了这里。”十方淡淡一笑,一口干完,又倒了一杯酒,慢慢品了起来。

  他这话说完,我心中就隐约别扭起来。我自以为我们两人是水火不融,若是那日我们互换境地,我是不会不管不顾的去救他的,指不定还会放肆嘲笑他一顿。想到这里,忽然心里很闷,莫名觉得自己是欠了十方什么。我一下子就后悔了,为什么非得问这个问题呢?沉闷地,我也和他一样,干完了一杯酒,他又给我满上。

  “那个林老爷你怎么看?”我赶忙转移了话题。

  “他的确是被魔气给迷晕了过去,只是不知,那妖怪为何费这么大力气干什么?只是为了迷晕他们么?”

  “你和我想到一处去了。这都一个多月了,他竟然都不下手,凡间绑架都回要求什么目的,可他却像缩头乌龟一般,没了下文,真是怪哉。”

  “那妖怪的目的我们是难以知晓的,不过它既然对了这林家父女下手,许这林家父女见过这妖怪真容,揪出它来问问就可以了。”十方摩擦着下巴考虑这方法的可行性。

  十方说到这里,我就想到制服妖怪需要“有法力的我”出手,又联想到他是为了救我一把才和我落到这般境地,而我却这般骗了他,我忽然就生出几分心虚。

  “十十十十方,”由于心虚,我的声音开始发抖,话也结巴了些,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还真是奇怪,这愧疚的心情是为哪般?

  “怎么,妖怪没来你就吓成这样了?”十方开口笑道,我翻了个白眼,心情莫名平复了许多。“它要是来了,指不定是谁怕谁呢?”十方也不置可否,淡然一笑,然后就晃了我的眼。

  我转过了头去,暗道,怪不得邪蓁那丫头说这十方长得秀气,可笑起来却是艳丽夺目,今天才切身感受到了。

  我又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不过,这得是在我们来到这儿之前。”十方一脸感兴趣道,“哦,怎么,和妖怪打架还得挑地方,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般娇气了!”

  我不由感叹一句,十方是真的蠢,我都说得这般明白了,他却还是不知晓。那时候我不知道他是故意装作不懂,所以,真正蠢得其实是我一人而已,从头到尾都只是我一人而已。

  “其实,我骗了你,你猜测的对,我也是没了法力,所以,这妖怪来了,可能我们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十方笑着的脸色僵硬起来,见他这般,我心中忽又高兴起来,还真是奇怪,这时候,我不应该是愧疚么。见他一副被我戏弄的表情,莫名就觉得很开心,这明明应该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因为,我没了法力,意味着妖怪来找我们只有束手无策的份了,虽然他现在没来,但这也是一个潜在的危机啊?

  十方讪笑一两声,沉默许久。正在我考虑要不要商议一下跑路的可能性时候,十方的怀中突然闪出一阵光芒,在黑夜中分外闪亮,接着,一道戏谑的声音传了出来,“怎么样怎么样,你问了么,酒后她可吐了真言?”

  我眯着眼睛看着十方,咬着牙齿到,“酒后——”十方嘴角蠕动,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讪笑着,我又逼近了他,“吐真言——”十方顿时热汗外冒,盯着我的目光是左躲右藏,身子直往后仰。

  趁势,我就摸出了他怀里的东西,是一面小小的精致的镜子,不知道还以为是女儿的梳妆镜子。我自然是知道这镜子是显颜镜,本是子镜,此镜子可以和母镜相连,宛如两人面对面交谈一般。

  十方见我拿了那镜子,急忙去抢,我一躲,他扑的急了,直直的掉下了屋顶,我一惊,他没了法力,这肉体凡胎的可不得摔胳膊断腿,于是赶忙拉了他一把,那想他太重了,我拉不动,被他给带了下去。我是一阵脚底发麻,彻底体验了一把飞翔的感觉,我心想,这回可真得当了会鸟儿,还是不会飞的雏鸟。

  我下意识抱住了头,镜子都扔了,闭上了眼睛,预料中的疼痛感却没有袭来,倒是稳稳的着地了。我睁眼一瞧,才发觉是十方抱住了我,他见我睁开了眼睛,慌张的松开了手,远处摔在地上的镜子还在喋喋不休的念叨着,“怎么了十方,你倒是说句话呀,喂——喂——喂——”

  十方逃避似的避开了去捡镜子。这就奇了怪了,不是说没了法力么,怎地我俩好生的落了地?我挑了一干净的石椅坐下,意味深长的看着十方,抬了抬下巴叫他也坐下,一副准备促膝长谈的模样。

  “你着急什么,稍后再给你算账!”十方压低嗓音对着那镜子喊了一声,手忙脚乱的收起了镜子,就满是尴尬的坐到了我身边。我右手放到了石桌上,四个指头卷缩起来,食指飞快的敲着桌子,等着听十方解释。

  “咳咳,如你所见,我法力还在。所以你不必担心那妖魔来伤害了我们。”

  我挑眉示意他继续,食指敲得越发厉害了。“你不必担心我打不过他,我还带着一乾坤袋,里面好多稀奇古怪的玩意,要不给你一件趁手的防身。”说着他就拿出了一根鞭子,一根狼牙棒,一把长剑,一把匕首,一捆绳子,“海皇的龙筋做的鞭子,鳄鱼的牙齿做的棒子,奇匠贡生做的长剑……”不等他说完我就打断了他,“这是重点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