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万峰篇(三)
今又来2017-11-04 14:333,166

  九尾邪蓁是九尾白狐一族,她们那族人,个个都是顶顶好看的,邪蓁又是白狐顶尖儿的美人,自是不同寻常的好看,难得的是,邪蓁的漂亮透着一股子清纯与不谙世事。我见她第一眼就暗想,这真是一副好容貌,若是顶着这张脸来骗人,就是明知是骗局,也乐意往火坑里跳。

  只是这姑娘似乎脑子不好使,还喜欢黏着我。厮混熟了之后,我曾问她,一十七人中,为何她偏爱于我相处?我只是个不得势不得宠的皇女,不能给她带来分毫利益。她歪着头,眸子清澈见底,明明白白显示了对我这话的不解。旁人若是这般姿态,早就显得做作讨人厌,可她做来却是如此真诚可爱。

  半晌,她似是反应过来,不知学的谁的粗俗动作,拍着大腿与我细细道来,我竟然意外觉得她这般姿态很可爱,“因为你很独特呀,和他们那些俗物不一样?”我眼神示意她,怎么个不一样法?

  “你看,当初他们做介绍时候,都是我是谁谁谁,或者本公子在下本姑娘的,而你,只说了四个字,‘华胥氏,琼。’多么言简意赅,众人都惊讶地望着你时候,你冷傲地一眼扫了回去,当时我就决定和你混了,你这么厉害,一定能罩着我!果不其然,你哪门功课都第一,他们都望尘莫及。况且,虽说别人大都以利益为交,但我才不在意什么利益,那和我没有关系。你成绩这般优秀,兄长恨不得我天天与你腻在一起,学习一二呢!”

  我看着她亮晶晶的双眼,硬生生是将那句他们都太蠢了憋了回去。一是邪蓁和我相反,她是垫底,若是我骂他们太蠢了,邪蓁成了什么样子。不过后来我知晓了,这狐狸还真是心大,完全不在乎我说什么。二是我是真觉得这东西没什么难学的,若不是他们每日都聚在一起,吃喝玩乐,像个纨绔子弟,这第一真轮不到我当。

  “况且,我才不在意什么利益,那和我没有关系。兄长说,我只管吃吃喝喝,随心而为就好,有什么他们扛着呢!”邪蓁又自然道。我忽的对她生了一嫉妒之心,为何我没她那样的兄长,她这般天真烂漫,父母待她定是极好。

  “对了,”邪蓁拿手着下巴,又补充道,“你很特殊,有时候比我们都成熟,有时候却单纯的像个娃娃,比我还傻。还有,你的眼里有一抹忧伤,好像谁都抹不去的样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她这般直白,叫我很是抗拒,因为,她戳中了我的心头伤,像她这般尊享父兄宠爱的人,又怎么能理解我这种人呢?

  但我又不能狠狠反击回去,其一是这是事实,其二是她是个很简单没坏心眼的人,所以,在我与她成为好友之前,好大一段时间我都躲着她,她眼光实在毒辣,多少年了,我藏在心里的情绪,竟被她直接勘破,导致我心中隐隐不安。后来,也不知是不是习惯所然,她成了我这一生中难得的朋友。

  若说邪蓁是我那时候唯一的最好的朋友,那么我最讨厌的敌人就是十方了。按十方地话来说,我与他有可比杀父弑母之仇的一脚之恨,他缠我也缠地厉害,不过和邪蓁的目的相反,是为了随时随地的阴我一把,但我怎么可能叫他得逞。这以至于万峰院中有个说法,说是华胥氏有两条尾巴,一是九尾狐,二是毕方鸟。他们若是找不到这二人时,必来我这里转一转,十有八九便是在我这处。

  十方想法设法的害我出丑,我起初不理,等着他自讨没趣,没成想他是个无聊的,越发嚣张,后来我便狠狠地给了他个教训,在我以为他终于消停了的三四天后,他又变本加厉起来,我不愿意被他轻易欺负了去,便和他招招斗狠,谁都知道这万峰山上最水火不相容的就是鲛人鱼和毕方鸟,当然,这是后话。我当时没想到会和一只坏鸟结下一辈子解不开的梁子。

  在万峰山上的第七天,我就落了个最不好相处的名声,不出意料地被他们有意无意地孤立了。我一没有权势,二没有美貌,三没有讨喜的性子,他们若是乐意交我这个朋友才是奇怪。不过无所谓,我又不太在意,从小到大我一人相处惯了,没人烦我,我倒落个清闲自在。然而事情不是我想的那般,没多久邪蓁就来缠着我了,说是要交我这个朋友,不能叫他们欺负了我去。

  我觉得她这话莫名其妙,便直接拒绝了她。或许是我也喜欢好看的人吧,便暗示她你这般例外会叫别人也孤立你的此类云云。那想这姑娘眼泪汪汪,说什么我真善良为她着想,我心中很是无奈,天知道我真得是喜欢一个人清净,嫌弃她得很,从此,我身后便多了一个摆脱不掉的小尾巴。

  我本以为这十年生活就会这样平淡地过去,除了有些烦人的邪蓁,可是我忘记了那该死的毕方鸟,他会为我将来多姿多彩的生活添上多么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个月后上午,我们暂时休假三日,多数同窗回家一趟,有的下了凡界游玩。邪蓁问我可要和她一起游玩,我说,不了,许久未见父皇母后了,我要回家。然后她就一脸纠结地看着我,你父皇母后上了天界,半月不会回去的,你不知道么。

  我脸色一寒,回家只是个借口,没想被这样戳破,顿时脸面尽失。我竟不知他们去了天界这事,这叫我很是难堪。当下我就甩了脸子,一言不发地走了。邪蓁也不知经过谁提醒,知晓她那话说得有些不是时候,就追着我道歉。

  为了躲着苦苦纠缠我的邪蓁,也打发一下这三日闲暇时光,我就跑到了偏僻的西微山湖畔偷闲,西微山湖畔北岸有一高高的竹林,南岸是巨石参差,青苔斑驳,其余周围被高大茂密的树木环绕。我在南岸找了个遮阳的地儿,趴在长着青苔的冰凉的石头上,很是惬意。鲛人喜凉,我也不例外。

  我枕着手臂,将采来的硕大的荷叶盖在我头上,想着,这邪蓁也太黏人了,怎么想个法子摆脱了她,办法倒是多,不过都是会伤害她的。我虽然有些冷漠无情,但是也知晓邪蓁不是坏人,不能拿那些对待敌人地手段来对付她。那怎样不着痕迹的斩断和她的关系呢?又一想,这事本就是伤人的,哪有什么可行的法子?不由心中烦躁,想着想着不觉就沉沉睡去过了。

  后来邪蓁问我,为何开始不乐意和她交朋友,我嬉笑着说她太傻而搪塞过去了。实际上是,我嫉妒她,她父兄待她多好,就衬得我多么凄凉。不过,这终究是我的原因,邪蓁是个很好的狐狸。但是老天爷不公平,没给她最好的也就罢了,还叫她受了那么大的苦难。

  那日下午,我是被一阵鸟鸣声吵醒的,那阵高亢响亮的鸟鸣直通云霄,我抬眼就看到了烧的火红的夕阳,然后视野就转动变成了茂密修长的竹林,我想擦擦眼睛,莫不是我头晕眼花了去,这景色怎会忽然变换起来。忽然感到脚下一空,心中一悸,我这是飞到了半空中。

  “你终于醒了!”

  头顶听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那声音很是咬牙切齿。我尽量抬头望去,尽目皆是火红的绒毛,一直大爪子正牢牢地抓着着我的脖颈后的衣裳,亏得是我们鲛人宫的衣物,不然定支撑不住我,早就被他抓破了。我起初是有几分害怕,但听他这话反而放松下来,凭借我多年的经验,他也不过是个色厉内荏的小鬼而已。我还有些乏意,就打了个哈欠,泪珠沁上了睫毛,视线有些模糊了,抹了把粘在睫毛上的泪水,也不回一言半语。

  “喂,你现在可是在我手里。”那坏鸟恶狠狠道,不过,他的语气又变得温和起来,带着循循善诱的气息,好似我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徒弟,他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师父,在引导我走向正途,“你若是给我好好道歉,我倒是有可能既往不咎,不然,哼哼哼——”

  “婆婆妈妈,要杀要剐随你。”我满不在乎地答道。

  十方忽然有些迟疑起来,“你,你难道不怕死?”我露出了嘲讽地笑容,我就知道,这这鸟儿不敢,毕竟咬人的狗不叫,他若是真想杀我,我也有法子叫他脱一层毛,毕竟我还是名义上的鲛人族的长公主。再说我睡觉的时候有得是时间,还用这么明白地告诉我吗?不过是一时意气,想找回场子罢了,揣摩到了他的心思,我就偏偏不叫他得逞。

  “自然怕的,不过,若是叫我给你道歉,你倒不如杀了我呢。”我故意用懒洋洋的声音气他。

  “你,你,你……”这十方憋了半天都没憋出个什么,只带着我绕了几圈,许是累了,就慢慢飞低了,我知晓他是要放我下去了。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以及不远处的微山湖,我顿时计上心头,嘴角露出了些许笑意——今天就叫他瞧瞧什么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