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万峰篇(七)
今又来2017-11-04 14:333,354

  昨夜刚落了一阵雨,空气中一阵潮湿清新的气息。我环视四周,又闭上了眼睛昏昏欲睡,我与这地方还真是有缘份,不到十二的时辰,我又重返这里。

  昨儿课上我还不清楚这篁竹林是何地方,今天一大早就被邪蓁给拉到了微山这里,这不正是我前天落水,前夜跟踪司空被发现的地方吗?原来,那片林子叫篁竹林。

  “昨天你课上不该和司空老师顶嘴的,你知不知道看得我心惊胆战的,你还敢和他说笑!”邪蓁又絮絮叨叨地来回念着这话。

  “阿琼,我们快些打扫,扫完后得赶回去吃早饭,我这一天都是课,怕是只能中午和晚上抽空帮你扫扫了。”

  我张嘴打了个哈欠,泪水又沁出眼睛,昨夜邪蓁唠叨了我一晚上,说什么司空老师没事找事,有说我与十方怎么说也算是同病相怜,等我扫完了地也帮一帮十方,冤家宜解不宜结。叽叽喳喳地唠叨了半宿,硬是在我那里宿下了,万没想到她这大小姐竟然睡姿不太好,夜里踢醒了我三次,我看她酣睡的模样,终是没狠心将她踢下床去,在小榻上讲究了一晚。

  今天见邪蓁这般勤奋,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和她计较了。我单手撑着扫帚,伴随沙沙的扫地声,脑袋歪倚在一棵修长翠绿的柱子边儿睡着了。

  我拨开缠绕着我的烟雾,环绕四周后发现我处在一处陌生之地。这里的天空的边缘泛着猩红的色彩,似是黑夜却没有月亮。在满天色的繁星的照射下,我看见了我的身边有两根高大的石柱,那石柱似是天然长成,我往傍边走了走,才发现自己是在一座很高的山峰上,因为下面是一片深渊。但是,这一切我都看不真切,只隐约觉得是这样子。

  我很肯定这地方我是没来过的,又回想起自己是在林子中睡着了,再加上这轻飘飘的感觉,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时陷入了梦境中了。

  虽然我有了这样的意识,但是,我却没醒来,梦中的我也由不得我做主。我正好奇着自己怎会梦到这么奇怪的地方,就见一只大鸟向我袭来,我看不清那鸟的样子,但是,就知道那鸟是十方。我不由无奈,我都睡着了这坏鸟还来纠缠着我,爪爪抓向我的脸,还企图将我逼下悬崖,我心中一阵愤恨,这只坏鸟,我不与他计较了,他倒是想三番四次的害我,我若是逮着他了,定要拔了他的毛,叫他再也飞不起来。

  可心中这般愤恨的想着,梦中的我依旧被毕方鸟玩弄于鼓掌之间,怎么也摆脱不了他的攻击,梦中的毕方鸟攻击力分外强悍,一个不慎我就被他冲下了悬崖,我脚底一悬,睁开了眼睛,知晓自己终于醒来了。

  我想着自己不是倚着竹子睡着了,怎么会出现在一间竹房里,还躺在一张竹床上,发生了什么?嗅着清香的竹子味道,我砰砰只跳的心脏渐渐平息下来,耳边传来一个很温柔又冷漠的声音,温柔是指他的音色,冷漠是指他的态度。

  这时候,青檀尚且是珠玉蒙尘,还是我眼中那个被学生欺负的老师,纵使他现在依旧是他自以为的“一如既往的如竹子般淡雅挺拔、超凡脱俗”,但是,我讨厌他的懦弱的性格,所以,这长得好看的优点也别我忽视了。

  对我来说,不止有偏爱这个词,偏恨也是存在的。就是这一“偏”字,以致在后来的岁月里,青檀经常嘲笑我一叶障目、不识泰山。我本以为他是个柔弱的兔子,哪想他本性就是另一个狡诈阴险的司空。

  “醒了?”

  叮叮两三声,古朴的琴弦声传来,琴雅悠远的琴声安抚了我焦躁不安的心,抬头看去,见离我不远处有一门帘掩盖,帘子后面隐约有一身影,身旁燃着檀香袅袅,他正稳如泰山的弹着雅乐。

  我下了床,掀开了帘子,看都帘子后面的人愣了一愣,那人正是青檀。我蹙眉一边猜测着,这司空罚了我还不放心,他还要告诫我什么不成?一边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青檀琴声间歇,缓缓回道,“你被人施法,梦魇了。”

  梦魇,有人对我施法?电光火石之间,一只鸟就从我脑海里闪现。我也就和他结了怨,我出了事,不是他还能是谁,想着我就有股恼意。有人敲了敲门,我侧头回望,正是十方,我幽幽地盯着他,正想着你呢,你还敢送上门来。

  十方也看见了青檀老师,先是对青檀行了礼,然后有些别扭地叫我跟他出去,我冷笑一声,分明是你叫我出去就出去的意思。

  他显然也明白我冷哼的含义,那脸上的表情分明是说我就知道会是如此,他就抬手给我看了眼一块儿碧绿色的清音石,我见过,是邪蓁的。想得许是邪蓁叫他给我传话,这样想着我也就只能随他出去了。

  十方竟然没为难我,直接将东西丢给了我,我看了他一眼觉得古怪,想着或许他也没我想得那么坏。上面是邪蓁给我的传的话,说是今早见我睡着了,便将我带去了一个竹屋里。然后她见我如此缺觉,便没叫醒我,吃饭时候,又恰好遇到了十方,便将早饭托给他带给了我。

  我心下一暖,对邪蓁很是感激,她待人竟是如此细心。又想到自己被施的咒,对十方的怀疑淡了下去,假如是十方的话,他明知我与他不合,还对我施咒后出现在我面前,不是招我怀疑吗?我不认为十方这么愚蠢。如此看来,不是十方给我施的咒语,那还能是谁?

  这时候,青檀也跟着出来了,不过,他的肩上扒着一只很肥的狸猫,就是那天想要抓我的狸猫,那狸猫正黏着青檀,舔着他的脸颊,这使我想起了紧紧纠缠着自己猎物的蛇。这肥猫也太缠青檀了些,又念到是青檀将我从梦魇中唤醒,虽是对他不喜,但礼数不能却是,便和他道谢了一声,岂料,他说了句叫我惊讶地话。

  “不必谢,这是我身上的狸猫给你使得咒,还望你不要责怪才是。”

  哦,原来是这只肥狸猫搞得鬼,想到前些天害我落水的也是它,新仇旧恨一起涌上了心头,我不由地眯眼想着怎么找回场子,怎么能被一只狸猫给欺负了去,还是一只肥猫!

  肥肥的狸猫看懂了我眼里的戾气,竟对着我弓起腰背,绒毛直立,一阵呲牙咧嘴,喉咙里咕隆出凶狠的叫声。

  “你还想做什么!”青檀低头看着肩上的狸猫,语气轻轻淡淡。然后我就又看了一场变脸法,那猫瞬间收敛了野兽的凶意,变得一副乖巧的模样,用头蹭着青檀的脸颊,发出谄媚的叫声,那叫声忍不住叫人一抖。青檀将头转向一边,避开了它的讨好,那狸猫有爬到他另一个肩膀上,一副纠缠不休的模样,青檀似乎面有愠色,果断将它甩了出去,那狸猫连叫都没敢叫一身。

  见那狸猫可怜兮兮的模样,我却准备火上浇油一把,“青檀老师,看样子,这狸猫是你所养。”

  青檀依旧是一副温吞样子,矜持地点头。

  “老师可知,这猫前日在林中抓伤了我?”

  青檀闻言一滞,看向了纠缠在他脚边的狸猫,那狸猫正恶狠狠地看像我,恨不得下一秒就来攻击我。它感到青檀的目光,又收敛了凶光,软绵绵的叫着,似是在辩解,说我在说谎。

  十方这家伙又横插一脚,“那日我也在场,我怎么不知道你被它弄伤了?”

  我瞪了他一眼叫他别插手,“你还有脸提,你个废物,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摔下来!要不是我摔到林子里,被这狸猫抓伤了,怎会掉到水里!”

  十方当时没看清情况,只知道是有狸猫袭击了我,所以对我的说辞也是犹犹豫豫,也不知真假。

  青檀也不傻,又抬头盯着我,我自然是知道他是想叫我拿出证据来,我是瞎编的话,那有什么证据。

  我也不看他,转头问十方,“那日,是不是你在我背后抓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不,我不是故意的。”十方辩解道,显然有些心虚,我强势的制止了他吞吐的话,“你只需回答,是或者不是!”

  十方神色纠结,点头承认了,“是,对不起。”

  青檀蹙眉,显然不知我此话何意,见他们上套了,我继续将后话讲了出来,“我是鲛人一族,他抓我的伤痕已经好了。”我说到此,言语一顿,观察了他们二人神色,十方一脸迷糊,青檀蹙着的眉毛松开了,我见他此状就知晓他知道我要说的了。

  不待我说完,青檀眼里露出一抹笑意,继续补充道,“鲛人族恢复能力是别的族的数倍,既然重伤已好,那我这小小狸猫抓你的轻伤自然也没了痕迹。”

  我点头说“不错,老师,学生知晓您是深明大义、公正无私的人,虽然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但是老师您这猫三番两次害我,老师怎么也得惩罚一下他,安慰安慰我。总不能叫它平白无故的欺负我一顿。”

  青檀的笑意染上了眉梢,但转瞬即逝,“司空到底是用了心教导,不错。它也欠教训,你想怎样惩罚它便怎样吧,如何?过去!”这狸猫眼神里满是不甘心,但到底是屈服了,垂头丧气的向我走来。

  叫我罚他?青檀莫不是以为我会客气而手下留情,想轻易放过它呢?没想到这青檀也是狡诈的,不过这你可就算错了。我看着狸猫一身毛茸茸的皮毛,嘴角扬起的弧度更大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