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万峰篇(四)
今又来2017-11-04 14:332,587

  我暗暗蓄力,计算着距离。十方来了一句,“你真重。”我不甘示弱,回了他一句,“窝囊没用。”

  “你,”十方被我堵得哑口无言。等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腿。哪想他忽然就直直坠落了,边落边说,“我真得坚持不住了!”

  “你不早说!”

  “我以为我行的,说了我的面子往哪里搁!”

  “这就有面子了?”我冷笑一声,真想剁了这只又傻又笨的蠢鸟,连个人都载不动,你是干什么吃的!我心中连骂了他三句废物,才平息了心头的火气。

  还好落到了竹林中,我一把拉住了细长的竹子,减缓我坠落的速度,那柱子立马弯了下去,我双脚圈住那竹子,终是稳了下来。不待我放松下来,就察觉后面有人抓着我的领子,是十方,竹子更弯了,还好有别的竹子遮挡着,不然这竹子肯定折了。

  我勉强能够撑住自己,但是在多了一只大鸟就不行了,瞬间,我手臂发酸了。我恶狠狠道,“放开我!”十方嗫喏道,“不放,不放。”

  十方抓的我愈发用力了,我手臂越来越酸痛,快抓不住竹子了。我耐住性子,飞快喊道,“你飞呀,现在你又没载着我!”十方似是反应过来,呆呆地回了句,“是哦。”

  我瞬间被气笑了,那呆鸟不知干什么又呆住了,我皱起眉毛督促道,赶紧飞。

  十方才反应过来,快速振动双翼,一阵凉风吹起,竹子缓缓起来,我身子一轻,见状放下心来。未几,一只眼神泛光的狸猫忽的窜了出来,伸着锋利的爪子就向我袭来。不待它抓伤我的手,我便一躲,庆幸还好没被抓住。

  然而我忘记了,我此时正在半空中,没了竹子的支撑我一下子跌落到了身后的竹林,还好竹子够密,撑住了我单薄的身子,我刚想抓住跟竹子,那狸猫有纠缠过来,它显然是通人性的,只对着我的手抓,叫我没个支撑的东西,在竹子弯到不能再弯的时候,狠狠地将我弹了出去,抛向了湖水。我直愣愣盯着湖水,想着还好不是地面,不算太糟糕。

  我刚想完,更糟糕地事情就出现了,十方见状想要抓住我,不叫我掉落到水中,然而,十方高估了自己,他的爪子一抓就抓住了我的后背,我后背一疼,就感到一阵湿润,刺啦一声,我的衣服破了,后背也被十方抓伤了,最后噗通一声我终究还是掉到了碧绿的湖水里。

  我以为这已经是最糟糕的了,然而老天偏偏想告诉我,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作为一只鲛人,我的水性自然很好,但是,我忘记了,鲛人的衣服不能沾凡间的水,否则,会变得透明。

  而我穿着的正是鲛人的衣服,我擦了擦湿漉漉的脸蛋,盯着岸上那个化成人形,正有些担忧地盯着我看得十方,在气得已经不能再气之后,我反而冷静下来,想着,这梁子是解不开了,你给我等着!

  十方就这么隔岸望着我,他神色有些为难。半晌,他艰难开口,声音发涩,“我本想救你,没想到弄巧成拙。”

  我轻声嗤笑,不置一词,十方被我这态度激怒,许是又想到他理屈,便憋屈地不再言语。我暗道,当初想要踩死我的姿态可不作假,如今怎么这般惺惺作态?后来他曾向我解释道,那日只不过是想吓唬一下我而已,每想到最后成了那样,也叫我误会了他。

  十方自幼就是个高傲自大的人,但是他不心狠手辣,反而有些良善,但是我那时尚且不知道。不过知道又能如何?我那时个性偏激,待人接物皆凭一面之缘,我与他初次见面便相处不悦,此番我对他还是不喜。就算是有人说这是个天大的好人,可我只信我所见所感,顽固得很。

  我们二人在此僵持着,湖水不觉渐渐被荫凉吞噬,我抬首看了眼西方,知晓是金乌西沉,该是入夜了。十方不走,我也没法脱身,如今我衣裳尽透,说是全裸也不为过,想到此,我又恼怒起来,觉得脸上一阵滚烫。

  十方清了清喉咙,恢复成初见时自大的样子,似是在俯视般望着我,道,“虽说你落了这般境地,不过皆是你引起的,若非那日你,你……”十方的脸色刷的红了,“你,踢伤了我,我今日也不会来找你,这因果皆是由你,可怨不得我。”

  我直直地盯着他,他被我看得越来越不自在,到了最后声音越来越小。十方吞了吞口水,“我的帐本暂且是算完了,你背后还有伤,我带你去青檀哪里去看看。”青檀便是叫我们琴棋书画的先生,我后来才知晓他医术也很高超。

  十方说完就化成了原型,飞下来要抓我,我哪里肯叫他占了便宜去,连忙喊道,“你滚开,我不需要!”

  十方边说着“别闹脾气了,我都不和你计较了,你的伤口需要包扎”之类的话,就要抓我起来。

  我哪里肯叫他的手,便用力拍开了他的爪子,他不死心,空中盘旋了一圈又要抓我,我们便来回几次争斗着。他似是怒了,叫嚷道,“你不能因为和我置气就那你身体开玩笑,被我抓一下可不是轻伤,你别闹了!”

  终于,他似是没了耐心,鸟嘴中喷火,我手上一痛,但是没有烧伤,也不知这是什么怪火,正在我奇怪间,他就抓住了我的手腕,我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心中暗道,完了。

  我听到一声尖亢的痛苦的鸟鸣声,手上一松,那鸟就被一只巨大的九尾白狐拍到了岸上。一鸟一狐争斗起来,十方被白狐暗算抓伤了翅膀,便不在和它争斗,连忙飞了起来。白狐朝着飞到空中的毕方鸟呲牙咧嘴,一脸凶恶的样子。

  “十方,这就是你们毕方一族的教养,欺负一个落水的姑娘!”那白狐口吐人言,一脸义愤填膺。

  听这个熟悉的声音我愣了一愣,这是邪蓁,她怎么来了这儿?

  “谁说我是欺负她,我是救她性命!”

  “你当我眼瞎么?救人你用火喷她,若不是我来的早,指不定你还要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呢!当心我告诉你父亲!”

  毕方鸟一脸气愤,“真是愚蠢的狐狸,与你讲不通根本。喂,你,就是你,你说我是不是要把你从水中捞出来!”

  我一字一句道,“你要不要捞我,我不清楚,不过,我倒是知道,是你将我害下水的,若不是你,我也不会落到这般境地。现在我背上被你抓的伤口还隐隐作痛呢!”

  “你,你,……”十方被我堵得不知如何反驳,邪蓁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阿琼你受伤了,严不严重?臭鸟你别狡辩了,阿琼我这就救你出来。”

  “别,别,”我连忙打断了她要跃起来的身影,“邪蓁,我身上穿得是鲛人衣,所以……”邪蓁顿了顿,反应了过来,“哦,我知晓了。”她转头向十方,故作凶狠道,“你快走,不然我不饶你。”这次毕方没多言,看了我一眼,隐约责备我不告诉他这事,不然也不至于这般尴尬。他显然是知晓鲛人衣遇凡间水会变透明,扇动翅膀一言不吭的飞走了。

  邪蓁见状,她跳跃到了我跟前,叼着我将我放到了她背上,用毛茸茸的九条尾巴将我遮了个严严实实的回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