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百川篇(一)
今又来2017-11-04 14:333,476

  无论再怎么不应该也已经这样了,以拙也说不出去个所以然。然后十方就将此处发生的事情大致告诉了以拙,听得他是又是大骂又是大笑。

  正说着,忽然就又一个小萝卜头冒出尖儿来,好奇的看着镜中的人,吓得以拙是镜子都没有拿稳,“十方,这是?”

  小萝卜头眯了眯眼睛,我心中警钟大作,这是又要使坏了。果不其然,他的下句话差点儿跌掉了以拙的下巴,气得十方是脸色涨红,只见他指着十方道,“爹爹,这是你哥哥吗?是不是我得叫他伯父啊?”

  “十方,你你你……他他他……还是个小煞。”以拙指着那小鬼又指着十方,来来回回没说出个什么,最后又一脸疑问的指了指我。十方脸色更红了,没好气道,“你是不是眼瞎,我怎么会有这么丑的儿子?”

  我想十方和以拙果然是一个爹妈生的,智商真得令人堪忧。十方又和他说了会儿话,最后以拙说他再问问司空,看看有没有法子救我们出来。本来气氛还有些严肃,后来以拙自说自话,唱起了独角,说得自己笑个不停,“又没有什么危险,要不你不出来也行,正好爹娘省了你个费心的,你看怎么样……”十方听不下去了,果断断开了和以拙的联系。

  十方问我,明日还去不去百川城。

  我考虑了会儿道,“来都来了,总不能呆在这里吧,听你哥哥这么说,我们这处也是个稀罕的地方,怎么也得四处逛逛才不虚此行吧!外界有个百川城,这里面也有,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看看也无妨,权当长长见识。至于能不能出去,再另谈吧!”

  也只能如此,商量好了,第二日大清早我们就起程了。

  晚上时候,鬼婴和十方吵完了就不知跑哪里去了。林琛问我们这王老道如何,我的意思是直接杀了算了,十方却道不妥,叫林琛将这王老道交与了官府查办,怕他暗中使坏,又废了他的法力。十方对我解释,毕竟我们不是凡人,这凡人的事最好叫他们亲自处理了,我们还要飞升,沾染了人血毕竟不好。十方这样说了,当着林琛的面我也就给了他这面子。事情解决,就各回各屋睡去了,一夜好眠。

  次日清晨,林琛早早就携着王氏众人给我们送行,说收拾好了一辆马车等着我们,还有马夫及护院若干等人为我们引路,又准备了些盘缠干粮。

  十方问及行程,林琛道不到两三天就到了,他就说用不了那么多人,一路上还怕个盗贼不成,就要了车夫一人,又想到回来时候是车夫一人,就叫了两个护院跟着,好叫他们作伴。

  我又念及以前读的游记之类的书,想着见见一路风景,而这马车遮挡视线,就将马车给推脱了,说要骑马而行。

  十方劝我,叫我坐马车,说是路途有些劳累,而我又没骑过马,且没了法力撑着,定是吃不消。我有自己的想法,自然是不同意他的建议。林琛众人也跟着他劝解我,我倔性子起来,拧得越发厉害了,你们叫我乘马车,我偏不!他见劝我不成,一脸无奈,只说我肯定会后悔,我正赌着气没理他。

  等我们要走的时候都没有见到那鬼婴一面,十方咒骂道,这个小没良心的,我们都走了他都不来送送,见上一面也好啊,好歹也是同生共死过啊!此番唠叨的话自是不少。随行的人都遇过那事,对我们满是敬畏之心,除非问话,否则他们是不敢多言的,就算是偶尔说上一句,也无非是提醒此地到了哪里哪里。

  一路上,风景也没什么奇特的,不必书上写得趣味盎然。我没了法力,自然就似凡人一般,无非是风尘仆仆,饿了吃,渴了喝,累了休息,甚是劳累,反观十方倒是意气风发。忽然我就有些后悔了,这书中写的游历四方之事,我还以为真是那么畅快,这路途会多么有趣,没想乐景没见多少,倒是蒙了一脸土灰。当初还不如同意了十方的建议,或者叫他带我直接飞到百川城也好。

  我又怕他笑话我,自是强撑着不说话。晚上时候,到了一客栈,我洗漱了洗漱,饭都没吃就上床休息了,因为实在是累得很,乏的紧。

  朦胧睡意中,有人却敲了敲我的门。我起初以为是做梦而已,就不予理会,后来那声音是持续不断,才把我惊醒了。开门一看,门外却并没有人,我心中不悦,也不知道是哪个小鬼恶作剧,就回去了,结果不久,又有敲门声起,再开门,还是没有人。等到第三次敲门声起来的时候,我已是火冒三丈,想着开门就再也不关门了,倒是要看看是哪个小鬼捣乱。

  我这次开门,倒是看到了人影,是十方,路途的劳累,被戏弄的火气,这下子找到了爆发点,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咒骂了他一顿,连他为何双手端着一个盘子,上面盛着热腾腾的饭菜,怎么腾出手来敲门都未曾想一想。

  十方那方被我骂的是一头雾水,一脸无辜,也亏得他那时候火爆的脾气没上来,不然当时我们就能动手打起来。等我火气撒的差不多了,我就听到了一孩童的嬉笑声,然后十方脖颈上凭空出现了一个小小婴孩,坐在他的脖子上,青色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黑硬的短发,抓着十方的头发,笑嘻嘻的看着我们,“你们怎么没打起来呢?小爷还等着看戏呢!”

  “好啊,我说谁呢,原来是你捣鬼。”十方气道,“给我下来,谁叫你待在我头上的!”

  “哼哼,”鬼婴用力抓了抓十方的头发,痛得他脸都扭曲了,他还扭着身子嚣张嚷道,“不不不,我就不——”

  “你给我等着,”十方放了句狠话,又将手中的盘子塞到我手中,“晚饭。”说完就要抓鬼婴,鬼婴见他来势不善,灵巧的从他头上飞走了,好巧不巧的,飞到了我屋内,赖在了我床上,十方追了进去,互相追逐打闹等等场景一如昨日,不在话下。

  我就在一旁安静的吃饭,抽空看一眼他们打闹,十方虽口中喊着要他好看,到底也没能将他怎样了。等我吃饭了,发现他们累得瘫倒在了我的床上,而我的床也被他们给搅了个天翻地覆。看着他们一大一小摆开身体成大字型的样子,本该骂他们一顿的我忽然就心软了,我便去十方屋子睡觉去了。

  接下来的旅程中,就是在这二人的打闹中度过的。安稳过了一夜,第二日醒来,我发觉自己身体没有乏酸感,知晓该是十方施法消除了我的疲乏感。还出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跟我们来得马夫和护卫等扔下我们不见了。

  我们讨论了半天没个结果,只得出一个结论,许是这些人怕我们,暗自逃了去。鬼婴看我们有些疑惑的面容而显得满不在乎,拍着他的小胸脯保证,他知道路线,能带我们到百川城,不用那些管护卫马夫了。

  于是我们又上路了,等邻近傍晚的时候,到了百川城。我们站在一高坡上,看到了夕阳余晖下的百川城,仿佛镀了一层耀眼的金光。城的西面是一大片波光粼粼的海水,上面小小的渔船数不尽数,还有两三条巨大的船只,也不知是做什么的,波动的海水反射着夕阳温暖的光辉,映照着路上满载而归的人的笑颜,显然此处之人是依水而生,所以回去的人大都背着渔网,提着鱼篓,走在宽阔的大路上。

  鬼婴看见了百川城,飞着就要下去,十方一把抓住了他,“不可,你会吓着他们的。先隐匿了身形再去!”鬼婴见十方抓着自己,先是皱起了眉头,听他这么一说,又看了我一眼,眉头是皱得很深了。他凌空盘着腿,摸了摸下巴,看到不远处的柳树,说了句等我会儿就飞到了那柳树跟前,左看看,右望望,抓了一把东西就往回跑。

  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额头上贴了一小小的细长柳叶,他把一枝六只柳叶枝条放到了我手中,接着围着我炫耀道,“七只柳叶隐身法,这样他们就看不到小爷我了,不过允许你看到哦!”

  “那我呢?”

  “你又不是没法力,开个眼就看见了!”

  “嘿,你个小鬼!”

  鬼婴很自然地就坐在了十方的肩头,十方表示反对,他不听,十方又是一顿炸毛。我摸着这柳条上小小的叶子,然后问道,“你叫什么?”

  鬼婴显然是愣住了,十方补充道,“是啊,这么久了,我们总不能鬼婴鬼婴的叫你吧,你要不自己取个名字,想不上来叫我取也可以,不过,向来是父亲给儿子起名字,我给你起了,你可得叫我一声爹!”

  鬼婴默然跑到了我怀里,搂着我的脖子就对着十方吐口水,边吐边道,小爷才不乐意有你这么大的儿子呢!

  十方躲开他的攻击笑道,“我倒是忘了,你前些日子已经叫了我爹了,那你爹我就跟你起个吧,我想想,叫什么好呢?”

  十方装模作样的想了起来,鬼婴怒了,喊到,“小爷才不需要你起名字呢,小爷的名字自己起。”

  “那你叫什么呢?”

  鬼婴搅了搅自己的衣角,扭捏半晌,伏在我耳边说了两个字。我重复了一遍,“小空?”他青白色的脸依稀可见泛红的神色,竟是害羞了,十方听了就大笑,奚落他这名字取得简单。鬼婴受不住他奚落,就扑到了我怀里,连脸都不肯露了。

  一番玩笑后,我们也加入了这回城的人潮中,不过,奇怪的是这里的人头上都会绑着些装饰物,据说,那叫抹额,鬼婴给我们介绍,他说这百川城其实也没有戴抹额的习俗的,只是因为百年前常有大雪降临,此处风大,难免着凉,还有许多人因此换了头风病,每次风刮起来,一着凉,头就疼的难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