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林城篇(九)
今又来2017-11-04 14:333,447

  我们正审问着王老道,却见林琛出来了,径直走到了我和十方跟前,掀袍跪地,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鬼婴看他这般举动,都停下来不再抽打王老道了。

  “小人有眼无珠,差点害死二位仙人,求仙人原谅!”说着他就连磕了几个清脆的响头,青黑色的地板上流淌了一滩鲜红的血迹。

  “你别磕了。我且问你,你怎么差点儿害死我们了?”

  林琛没料想我会这么问,迟疑了片刻就回道,“我黑白不分,听信了王老道,差点烧死仙姑,仙姑恕罪,仙姑恕罪——”说着他又磕起头来,我见他这般姿态就心烦,所以面带不虞,叫他别磕头了,他却不听,自顾自的,惹得我越发不快了。

  最后是十方施法制止了他的,“好了,这事你虽有责任,但罪不至死。我怕你在这般磕下去,血都要流干了!”

  林琛忽的低头放声大哭,“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虎林初见时候您就为我疗伤,我却这般狼心狗肺,就这般轻信了道士……”

  “你给他疗伤,怎么回事?”我问想十方。

  十方扯了扯我的袖子,俯身到我耳边小声道,“那时候不是你不知道我有法术吗,然后我见他磕的那般惨痛,怕他摔死那些人就不管我们了,就随手给他治了些痛,还,咳咳,暗中告诉他,不必谢他,还有,就是骗了他说天界规定不许轻易医治凡人云云的话。”

  “哦,其实就是为了瞒着我吧!”我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十方,“还有,怕是路上你们打得哑谜也是这个吧?我说呢,怎么他对我笑得寒碜,你也这般呢!”他尴尬一笑,回答,“哪有,哪有?”我倒也没和他计较的心思,只是平时我们争锋相对多了,我就习惯性的露出这般神色,没想他却是变了性子一般,也不和我计较这么多了,叫我一拳打到棉花里,好生没趣。

  林琛见我们窃窃私语,哭的小声了些许。

  “你们说什么呢?”鬼婴挤到我们中间,打断了我们的谈话,“这么见不得人,那叫我也听听。”

  “说完了,小鬼!”十方笑眯眯的摸了摸他僵硬的头发,“呃,手感不好,不如青檀家的礼貌,你的毛太硬了。”

  “嫌硬你别摸呀!”鬼婴炸毛了,站在我腿上,手在空中一顿乱抓。我干脆将鬼婴抱到了十方怀里,任由他们打闹起来。

  “过来说话,”我挥手招了招林琛,“你这般姿态,倒是叫我以为我在仗势欺人呢!”林琛犹豫片刻,终究是做到了我们身边。

  我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思考片刻道,“你的父亲和长姐大概过几天就会醒,我们也该离去了。”

  “这,我们还未曾报答两位仙人呢,不如二位在鄙舍休息几日,也叫我们尽尽心意。”

  “免了,我们不在意这些东西,只是派人给我们引路到百川城就好,那时自会有人来接我们。”

  十方按住了鬼婴的头,以防止他乱挥的小手打到自己,听到我说到这里,就凑了过来,说道,“不如我带你飞过去罢了。”

  “你认识路吗?”

  “不认识,但百川城应该不远不是嘛?一会儿就到了。”

  “不用,”我浅尝一口凉茶,正视十方的眼睛严肃道,“我怕被你摔了下来,到时候可没有第二个簧竹林来救我了。”

  十方先是撇撇嘴,然后又笑了起来,开心的和鬼婴打闹了起来。

  “好了,”我转头对林琛说,“你去安排吧,这王老道我们替你处理了。”林琛拱手下去了,临走时候十方叫住了他,将他脸上的伤给治好了,包括前日磕伤眼睛的痕迹。

  “他这事了解了,该说说你们的事了?”

  “我们?”正在打斗的十方和鬼婴停下,齐声道,“谁和他我们呀!”

  我给他们一鸟一鬼倒了杯茶水,推到他们跟前,鬼婴从十方腿上下来了,起初是坐在了凳子上,不过他太小了,连桌面都看不到,十方就不客气的嘲笑了他。鬼婴恶狠狠的瞪了回去,又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就站了起来,爬到了桌上,小手捧着凉茶,眯着小眼笑着,“小爷聪明吧?”十方瞥了瞥他垫着的小脚,幽幽回了句“小短腿!”

  眼看着大战又要起来,我果断打断了他们,“那道士不是威胁你自保么?你们怎的活了下来?”

  “小爷这么聪明,怎么会受他的威胁。”鬼婴奶声奶气道,说着还挺了挺小胸脯。我暗道,你聪明和受不受他威胁似乎是没有关系吧,但看到鬼婴的模样,我难得好心的没为难他。

  可这话却被十方不客气的说了出来,“这两者有关系吗?要不是我,你能活到现在。”

  “要不是小爷,你能活到现在。”

  “哎哟,真是天大的笑话,要不是我劝你别听那道士的,与你合作,你早就魂飞湮灭了!”

  “那怎样,还不是小爷配合你,没小爷你早死了!”

  继而十方是说出各种理由将功劳归与自己,说得是天花乱坠,精彩纷呈,而鬼婴则是无论你怎么说,小爷就是不听,功劳都是小爷的,要不是小爷我配合你,你早就死咯。此类云云,这一鸟一鬼竟然吵到了天黑,不过从他们的争吵内容中,我倒是拼凑了了事情的原委,不然我也不会无聊到看他们从天明吵到天黑。

  那日,道士在外面和我打斗的时候,鬼婴也正被十方用说服着,十方也知晓外面有王老道听着,就用的传音术和他沟通。还好他有些心智了,不然十方肯定与他沟通不了。那道士胁迫鬼婴自爆之际,十方暗示了他将计就计,然后就迷惑了王老道,暗地里,鬼婴放了十方离去,爆炸的只是那迷境而已。

  鬼婴也不知将他们扔到了哪里去,还得他们找了大半天,费尽功夫,天都大黑了,才找到林府。不知晓里面情况,就隐身前去,看见前院他们在庆祝,又从小厮谈论中知晓了发生的事情,后又废了半天劲儿去找我,等找到我的时候,看见我已经睡着了。所以就没有叫醒我。

  “切,你当我傻,喂,那谁,这人可骂过你哦!”这两人闹了半天没个结果,小鬼婴就将战火烧到了我的身上,企图与我联盟。

  “瞎说什么?”

  “哼,他就是个小气鬼,他还故意叫你睡在柴房……”十方急了,赶紧捂住了鬼婴的嘴,鬼婴却狠狠咬了他一口,十方痛呼一声放开了他,鬼婴继续喊道,“因为你没有替他难过!”说完他就飘到空中晃荡着,对着十方做鬼脸,一副你抓不着我的模样。

  十方瞪着他咬牙切齿,“臭小鬼,当初就该弄死你!”鬼婴不理他,自顾自的哼着童谣,在空中绕着我们飞呀飞的。

  打断他们争吵的是十方的显颜镜,是十方的哥哥来找他了。

  从背景中看,以拙还在海上航行,镜子中的他难得的一脸正色,“十方,你说,你,你是在林城是不是?”

  他这话问得我们满头雾水,我们对视一眼,然后十方愣愣的点了点头,“我不是告诉过你吗?”

  “你说,林城距离百川城不远。但是,林城已经不在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们别着急,先冷静下来。听我说,百川城现在的确存在,百川岛屿也的确是处在魔界与天界妖界和人界的交界地带,林城也曾经存在过,但是,那是几千年前的事儿了,换而言之,林城已经灭绝了三千年。”

  我心中一沉,这样的话,我们身在的这个林城又是个什么东西?

  十方笑得有些勉强,“该不会是别的地儿吧?或许是哥你弄错了也不一定。”

  以拙摇了摇头,“我问过司空了,自从你们那日失踪之后,学院也派人去寻你们了,可是,十天半个月都没找到你们的气息,这只能说明,要么,你们是处在魔界了,要么,就是遗失在某个隔绝的空间狭缝里了。不过后者是不可能的。”

  十方听完这话沉默了,我问了句,“学院找了我们半个月?”

  “对,可就是寻不到你们的气息,不得已,才联系了到了我父亲,我也是间接得到此事。还有,十方,那日你联系我,我只以为是小事,也没甚么在意,没想,你连你是因为阵法失效而失踪的原因都没告诉我,连学院都没通知一声,真是太不知轻重了,亏我还这般信任你!”

  “你先等等,”我态度坚决的打断了以拙教训十方的话,直挺挺看着十方问道,“十方,我们来这里多久了。”

  十方侧头想了一想,然后猛然看向了我,然后急忙回道以拙,“不对呀,我们才在这里呆了不到三天,他们哪里找的我十天半个月。”

  以拙问了问十方他上次联系他是什么时候,十方说约是一天前。这下轮到以拙沉默了,“可我是三四天前联系你的,看样子,你们那里时间流逝的速度和外界不同,看样子,只能是留在了空间狭缝里了,不过,这不可能呀。”

  “那我们能出去吗?”十方问道。

  “怎么不可能?”我问道。

  十方摇了摇头,“关于这空间狭缝的,我知道的实在是少,还多半是传言,一是因为它多半是某个大魔出现,大魔出现,是逆天而行,意味着人间的生灵涂炭,二是大魔出现的是在不多。传言,大魔祸害人间时,谁能收了他,就可以从大魔体内得到天道的恩赐,幻之境地,据说那东西可幻化成一座城池,不过,却是处在另一个空间里,使得时间流速与时间不同。还有传言得到这东西,就可以称霸魔界,但是,却也没有人能见过。这,也太不应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