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有女明月
曹小霞2017-11-26 13:122,099

  到得夜里二更时分,澹台明月幽幽转醒,她躺在床上,浑身疲累动弹不得,脑袋纷纷乱乱,喉咙火燎一般,做不得声,环顾四周,布置简单,也不见奢华景象,一张床、衣柜、书橱、一张桌子,便没有别的了。不过虽然简陋,倒也打扫干净,只不过这哪里是一个富贵之家小姐的闺房绣阁,定是那牛头诓骗了自己。

  屋内一盏残灯,烛火忽明忽暗,桌旁坐着一个小厮和一个婢女,那小厮趴在桌上熟睡,那婢女瞧模样也就十六七岁一般,身着青绿的大袖,甚是合身,脸上略施粉黛,俏目含情,一头长发被一个翠绿的发簪挽在脑后,一双白嫩嫩的小手支着下巴打着瞌睡。想是这两天照顾澹台明月,累的紧了。

  澹台明月挣扎着起身,一番动静惊动了两人,那婢女见澹台明月醒来,脸露惊喜之色,摇醒了身旁的小厮,两人齐齐到了床头,将枕头靠在澹台明月背后,扶着她坐了起来,拿了梨水喂了她几口,澹台明月嘶哑着声音说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就只剩你们两个了么?”

  那婢女一听,心下难过,垂泪说道:“小姐不必心灰,总是要养好了自己的身子,何必理会府里的那些势利小人呢?”

  澹台明月见都深夜,这两人还在身边照顾,想必是真心对她好,安慰她道:“我没事,都这么晚了,你们两个这就去休息吧,莫要累坏了身体。”

  那婢女始终不肯离去,和那小厮两人就坐在床榻之上,陪着她说话,澹台明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的,我刚醒来,脑子乱哄哄的,竟忘了你叫什么了。”

  那婢女心中一惊,想到早上李郎中的话,莫不是烧坏了脑子了?她伸手摸了摸澹台明月的额头,见不那么烫了,心下方定,说道:“婢子叫小蝶。”指着那小厮说道:“这是明嫂的孙子巫马。”

  小蝶抹了眼泪,恨声说道:“那些个狗眼看人的东西,为了讨好大夫人,都来欺负小姐。早上李郎中开了药方子,到现在都不曾见有人去抓药,我又不知那方子在何处,真真的气煞人了。”

  澹台明月叹道:“由他们去吧,世上多是趋炎附势之徒,何必理会,这些下人也是不得已,若是不听从大夫人,何以能在府里立足。”

  巫马在旁边见澹台明月才刚说了一会话,脸色颓靡,连忙止住小蝶,说道:“小姐刚醒,精神不济,你不要在啰嗦,惹的小姐心烦。”两人将澹台明月服侍着睡下,巫马将小蝶拉到屋外说道:“小姐身子薄,得让郎中看过,服药才好。”

  小蝶有些为难,说道:“小姐的例银常被苛刻,那来的银钱去请郎中?”

  巫马说道:“没奈何,只得去禀报老爷了。”只不过两人身份低微哪能见着老爷呢?

  两人到得院内,忽听闻远处有喧闹之声,待侧耳一听,又听不见了,这处随园本是府内偏僻所在,又离内宅甚远,小蝶踌躇不前,拉着巫马偷偷摸摸的走到内院,远远望去,灯火之下,就见一群人闹哄哄的望内院走来,为首一人正是老爷澹台云逸。

  巫马正犹豫着,旁边小蝶早就一路小跑,上前拨开众人,扑通一声,跪在澹台云逸面前。大喊:“老爷请留步,听奴婢一言。”澹台云逸惊了一跳,还未看清是谁。府内管事李诚跳出来,对着小蝶叉指喊道:“你这奴婢,这般的不懂规矩,若是惊扰了老爷和贵客,你吃罪的起么?”

  众人待看清楚,原来是府内的一个下人丫鬟,都纷纷呵斥。小蝶这会却豁出去了,不理会李管事,对着澹台云逸止不住的磕头,说道:“老爷开恩,求您去看看明月小姐吧,救救三小姐的命吧。”

  澹台云逸一听,眉头紧皱,大为头疼,只当是府内的小小纠纷,说道:“內府一切事务皆有大夫人管理,若有事,可去禀报。”

  小蝶只把头磕的砰砰作响,泣声说道:“恐大夫人事务繁多,不会上心。可是小姐的身体却是性命攸关。”

  旁边的管事上前一脚踢开小蝶,骂道:“你这贱奴,背后诋毁主母,当真该死。”环顾四周喊道:“来人,将这贱奴拉下去听候处置。”

  澹台云逸抬脚欲走,哪知小蝶颇为倔强,翻身抱住他的小腿,说道:“奴婢冲撞主人,该当受罚,只求您去看看明月小姐吧。”

  看这丫鬟磕的额头出血,满脸泪水,模样甚是凄厉,澹台云逸本也是心善的人,看的心软,喝退围来的家丁,柔声说道:“你且说说,明月怎么了。”

  小蝶抹了眼泪,说道:“今早二姑娘唤小姐到府内湖心岛去,不知何故小姐却跌落湖中,奴婢因有事没有陪在身边,没来由的一场祸事。人捞上来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后有郎中看过开了方子,可是到现在都没人煎药过来,又不见了方子,求老爷您去看看吧。”

  澹台云逸对着身边的管事,狠狠骂道:“你这奴才,府里出了大事,怎地没人来知会我一声。定是你在搞鬼。”

  管事李诚懦懦不敢言语,只拿眼瞪着小蝶,心里想着要去禀告大夫人,好好惩治这个丫头。

  澹台云逸看他是大夫人提拔的,也不好过分的骂他,调头对着身边的一人拱手说道:“苏兄,没想到让你看笑话了。你看,我这就着人带你去休息一下,可好?”

  那人淡淡一笑,说道:“无妨,无妨,在下对医道略知皮毛,刚好为令千金诊断一二。”

  澹台云逸说道:“这如何使得,如何敢劳苏兄大驾。”

  “客气,客气,请澹台兄引路。”

  澹台云逸却有些尴尬,因为内宅住所都由大夫人安排,他平时又忙,如何知晓明月住在那处园子?幸好小蝶倒也机灵,起身带头领路,澹台云逸喝退众人,只带了管事李诚,三人便给小蝶引着到了随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绣山河之庶女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