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无妄僧
天工匠人2017-11-20 17:182,846

  看着远处缓缓靠近的灯光,所有人都怔住了。

  听动静,那明明是老式火车开动的声音!

  我蓦然醒悟过来,这房子呈长方形,夜里离远了看就像个大棺材,矗立在一片偌大的水泥平台上,房子前面是一条凹进去的‘路’。

  海西阁之前说,他朋友的房子在一条荒废的老铁道边上,这条‘路’应该就是以前的铁轨了。

  这栋房子,莫非是以前的火车中转站?

  灯光靠近,所有人都惊呆了,那居然真是个老式的火车头!

  不过仅仅只是个火车头,上面的红漆很鲜艳,绝不像是上世纪的旧东西,而像是刚启用不久。

  “呜……”

  火车头开过房前,发出一声长鸣,像是特意在和我们打招呼。

  我摒足目力往驾驶室里看去,猛然间,整个人都僵住了。

  我看过去的时候,火车司机也正在往这边看,他竟然只有半边脑袋,另外半边血糊糊的,像是被钝器削去,又像是被强力子弹掀没了一样。

  仅有的半张脸嘴角上翘,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他在冲我们笑!

  火车头没有停下来,而是在鸣笛声中渐渐远去。

  眼见火车头没了踪影,我这才定睛看向下方的轨道。

  别说铁轨了,连枕木都没有,只有许多碎石能够令人依稀联想到这条‘路’以前的用途。

  这上面怎么可能过火车?

  “你也看到了?”蓝兰不可置信的看向我。

  我点点头。

  “我……我也看见了。”海夜灵声音发颤,“那个火车司机……他只有半个头!”

  我说:“看见就看见了,这里不可能通火车,那就是辆鬼车。”

  “噗通”一声传来。

  回头一看,见海西阁仰面栽倒在地,两眼紧闭,脸色白得像纸一样。

  我急忙走过去,蹲下身查探清楚,不由得为之气结。

  这个怂包,估计也看到了诡秘的火车司机,居然被吓晕过去了。

  我使劲在他的人中穴上掐了两把。

  “呃……”海西阁拉了个长音,睁开了小眼睛,猛地抓住我的手,“那辆火车……”

  “你先起来!”我没好气的挣开他,“把中指咬破,在自己肩膀、眉心点上血。你现在时运低,所以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如果不把阳火点旺,就算一只死兔子的鬼魂都能整死你。”

  海西阁刚想照做,蓝兰说:“没用的,我之前给过他一张集阳符,戴着符还能见鬼,他已经衰到家了。”

  听她一说,海西阁连忙从身上摸出一道叠成三角形的黄符,刚想说什么,黄符就像是被烧焦了一样,碎了。

  海夜灵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看了看手机,到了这儿已经没信号了,指了指身后的房子,斜眼看着海西阁,“你确定这里有人住?”

  海西阁看了看,也是满脸的不自信。所有门窗紧闭,黑灯瞎火的,门口一点也看不出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不应该啊,年初我跟我朋友来的时候,他大爷大娘明明还住在这里的,难道搬走了?”

  海西阁嘟嘟囔囔走到一扇门口,拍了拍门,里面没动静。

  我已经不抱希望了,反正车是商务车,够宽敞,实在不行在车上对付一宿,熬到天亮也就没事了。

  连在一起的房子一共有三间,第一间没反应,海西阁又去敲第二间的房门。

  他的手刚拍在门板上,门“吱呀”一声开了。

  老式的房门大概很久没开关过,发出的动静在夜里格外刺耳。

  海西阁吓得嗷一嗓子,蹦着往后退。

  房门打开一半,门后却不见有人,里头黑漆漆的,看不出有什么。

  我刚走到门口,就闻见一股子尘封的气味,这房子明显很久没人住了。估计是门原本就没锁,又或者锁坏了,反正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小偷也不会来。

  “有人吗?”我还是喊了一声,没听到回应,转头对海夜灵和蓝兰道:“这儿摆明了没人住。外边太冷了,到屋里生堆火,凑合一晚吧。”

  两人点头。

  我把门推的大开,打开手机上的电筒,想找找有没有蜡烛油灯之类照明的东西。

  亮光一闪,猛然间,就看到门背后有一张人脸!

  我吓得猛一吸气,却见那人白眉耸动,却是个老头。

  退后一步,再仔细一看,居然是一个身材高大,身穿僧袍的老和尚!

  这时,门外的蓝兰和海夜灵也都借着手机的光亮看到了老和尚,同时倒退了一步。

  老和尚向外看了一眼,又回过头看看我,念了声佛号,转身走到一张破旧的桌子前,点燃了上面的蜡烛。

  我见他脚步沉稳,知道他是人,暗暗松了口气。心说这老和尚也真是的,在屋里怎么不搭腔?难不成他是个聋子?

  我试着问道:“大师,您住在这儿?”

  老和尚微微摇头,“行脚僧人路过此地,借住一晚。”

  我哭笑不得,你既不聋又不哑,这么大年纪了,躲在门后不出声,吓人玩儿?

  老和尚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微微一笑,目光灼灼的看着我道:“我先前闻到一股不属于常人的味道,不得不加以防范,现在,呵呵,看来是误会了。”

  我听他话里有话,不由得心里一动。

  仔细打量这老和尚,身材高大威猛,寿眉下垂,鼻梁英挺,一双虎目老而不浊,炯炯有神,端得一副好面相。

  难道他是有道高僧,看出我是僵尸了,所以一开始才没有回应?

  我看了看屋里的陈设,一张破旧的八仙桌,几把东倒西歪的椅子,再就是角落里的一张破板床了,看起来果然是许久没人住了。

  “大师,您好。”海夜灵向老和尚行了个佛家的礼。

  老和尚点点头,看了她一阵,深邃的目光忽地一闪,“咦!你竟是……”

  接下来的话他没有说,但是我几乎能够确定,他是很有道行的,或许他不但看出了我的僵尸身份,连海夜灵的鬼儡之身也洞悉到了。

  蓝兰向老和尚问好,海西阁进来后敷衍的冲老和尚点点头,目光落在老和尚身边,眼睛猛一亮。

  老和尚看着他,却是紧紧皱起了白眉。

  桌上放着一个盛满清水的钵盂,和半塑料袋馒头,应该是老和尚吃的。

  海西阁人胖,折腾到这会儿,早就饥肠辘辘了,车上有矿泉水,却没有准备吃的东西,所以他看见馒头才会两眼放光。

  老和尚白眉紧皱的看了他一会儿,指着桌上的馒头说:“你们如果不嫌弃,就吃吧,这水不能喝。”

  “行嘞,我们自己有水。”海西阁忙不迭抓起一个馒头塞进嘴里,掏出皮夹子,把两百块钱甩在老和尚面前,边嚼馒头边含糊的说:“大师傅,这钱给你,就当结缘了。”

  老和尚摇摇头,把钱推到他面前,淡淡的说:“不用。”

  我去车上拿了几瓶矿泉水,又点了个火盆,这才一边啃馒头,一边和老和尚攀谈。

  老和尚说他的法号叫无妄,是个居无定所的行脚僧人。

  聊了一阵,海西阁忍不住问:“大师傅,你刚才在屋里,听见火车声了吗?”

  无妄和尚点点头,似乎很不愿意和他说话。

  我觉得这老和尚出现在这里有点奇怪,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忽然留意到他时不时会看向桌上的钵盂。

  老和尚的目光一直很淡然,但是每次看向钵盂的时候,眼中就会现出出家人不该有的温柔。

  我感觉,那种眼神应该是看自己心爱的女人的。

  我忍不住好奇,假意去拿馒头,趁机探头往钵盂里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盛满清水的钵盂里,居然真的有一张长相甜美的女人脸。

  那女人显然也看见了我,调皮的冲我眨了眨眼,狡黠的一笑。

  我愕然看向无妄,却见他也正面带微笑的看着我,“施主不必惊慌,她是我出家前的结发妻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