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无妄僧(2)
天工匠人2017-11-20 17:183,518

  乍一见钵盂里的女人,我只觉得说不出的妖异,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白蛇传的故事。

  无妄虽然老迈,却高大威猛,豹头环眼,倒真符合传说中法海和尚的形象。

  只是没想到,他却说钵盂里的,是他的妻子。

  其他人一听,不约而同的向钵盂里看去。

  接着,都满脸疑惑的看向我和无妄,显然他们看不到那个女子。

  我不理他们狐疑的目光,抬起手腕,敲了敲腕表。

  这一路来虽然开得飞快,时间却也差不多了,距离十二点,还有不到十分钟了。

  海西阁脸色变得煞白,看看我,又看看蓝兰,最后求助的看向海夜灵。

  海夜灵径直走到我跟前,和我并排坐了,翻着白眼不说话。意思很明显,‘你不但和我签了合同,还占了我的便宜,无论如何你都得帮我做事。’

  “你不应该姓海,你应该姓赖!”我在心里不忿的说了一句,从腰里抽出铁尺放在桌上。

  无妄眼睛一亮,“施主,能不能把这铁尺借我看看?”

  我对这老和尚印象不坏,于是点头同意。

  无妄拿过铁尺,越看越掩饰不住眼中的欣喜,把铁尺还给我,笑道:“施主能把量天尺带在身上,足见施主胸怀磊落。”

  我笑笑,没说话。

  老和尚道行高明,自然知道量天尺作为法器代表着什么。说我胸怀磊落就未必,我甘于平淡,没有害人之心倒是真的。

  无妄还想说什么,忽然,火盆里的火苗和桌上的蜡烛光芒同时黯淡了下来,烛火更是由橘黄色变成了青幽幽豆大一点的火珠。

  “到……到时间了。”海西阁不由自主的声音发颤,呼吸急促。

  蓝兰木剑一横,守到海夜灵身边凝神戒备。

  无妄一改先前的淡然,冷眼看着海西阁,道:“你脖子里的上吊绳沾满鬼婴血,分明是招惹了子母凶煞。你是害了母亲,还是害了孩子?”

  我这才知道,原来上吊绳上沾染的污秽是鬼婴的血。

  海西阁就算再蠢,也看出无妄不是一般人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央求:“大师救命,大师救命!”

  情急之下他也顾不上遮遮掩掩了,把自己那点破事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刚说完,蜡烛彻底熄灭了,只有火盆里微弱的火光照得人恍恍惚惚影影绰绰的。

  “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蓝兰柳眉一竖,“三长两短,是鬼敲门。”

  无妄站起身,双手合十冲着门口大声道:“阿弥陀佛。贫僧无妄,云游到此,因为错过了宿头,所以只能借贵宝地歇脚。过后贫僧一定会把这里打扫干净,并且为两位施主诵佛祈福。”

  说完,就听门外传来一男一女两个苍老的声音,“那就多谢大师了。”

  我们四个面面相觑,这才知道,海西阁说的,原本住在这里的老两口已经死了,无妄这是在向鬼借宿呢。

  海西阁一双小眼惊疑不定的转来转去,不住的抬手抹汗,显然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草木皆兵了。

  无妄送走此地主人,转过身,一言不发的从板床上的破包袱里取出一个葫芦,拔开塞子,将钵盂里的水小心翼翼的倒了进去。然后又把我们喝剩下的矿泉水全都倒进了钵盂。

  做完这一切,才道:“子母凶煞非一般的鬼魅可比,子凶投不成胎,怨气滔天;母凶爱子心切,一定不会放过这位海施主。恕我直言,谢施主,你和这位蓝施主虽然有着不凡的修为,却不是子母凶煞的对手。”

  蓝兰俏脸一红。

  我摆摆手:“大师您这是抬举我了,我真是什么都不会。”

  无妄摇了摇头,“谢施主法器在手,神鬼避讳,可如果你和子母凶交过手,就应该清楚,量天尺只能驱赶她们,却伤不了她们。”

  我回想了一下,确实是这么回事,在酒店里,我用铁尺把母凶打飞,没过多久她就又‘满血复活’追出来了。

  无妄接着说道:“那是因为子母凶身世实在可怜,如果她们只是冤有头债有主想要报仇,那是顺天地之意,并非逆天而行。如果强行将她们诛除,不但算不得行善,还会有损阴德。”

  “我……我不知道她怀了孩子!”海西阁崩溃的咆哮起来,“谁知道那个贱货怀了孕还要出来做,她的孩子死了,是她自己的责任,干嘛赖在我头上?”

  “你闭嘴!”海夜灵怒道。

  “如果有智慧,她怎么会出卖皮肉?”无妄冷冷道:“倒是买春的人,以为自己花了钱,就拿人不当人。”

  海夜灵走到无妄面前,双手合十,恳切道:“大师,我哥哥是不对,但还没到该死的份上。求大师您念在我佛慈悲,救救他吧。”

  无妄转向我,念了声‘阿弥陀佛’:“谢施主,我可以帮他化解子母凶,不过,我有件事想请施主帮忙。事先说明,这两件事没有关联,就算谢施主不同意,我也一样会替海施主化解此事。”

  “大师言重了,您请说。”

  不打哑谜,不故弄玄虚,说话简练朴实;一钵清水、两个馒头便是一餐,现在这样的和尚真的太少见了。

  我不相信这样的和尚会有什么坏心眼。

  “阿弥陀佛。我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一只鹩哥,如果谢施主能助我找到那只鸟儿,大恩大德,无妄没齿难忘。”

  “鹩哥?”

  无妄点点头,刚想接着说,地面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

  接着,就听远处传来火车开动的声音。

  无妄脸色一变,拿起包袱背在肩上,一手提了葫芦,一手端起钵盂,快步走了出去。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已经是漫天雾霭。

  一片朦胧中,就见两束昏黄的光束在火车行驶的声音中缓缓靠近。

  这次来的不再是火车头,而是一整列漆皮斑驳的老式蒸汽火车!

  火车从我们面前驶过,并没有减速。

  车厢里亮着灯,透过车窗,就见到一幅幅奇诡的画面一闪而过。

  “是日本鬼子!”蓝兰脱口惊呼。

  海夜灵喃喃道:“我……我好像看见有许多人被五花大绑……”

  “嘶……那节车厢里有几个女人在跳舞!”海西阁不可置信道。

  眼见火车即将驶离,无妄忽然奋力将钵盂里的水向车身泼了过去。

  火车消失在雾霭中,众人愣在当地,不知所措。

  无妄大步走到我面前,沉声道:“施主,贫僧对天发誓,我想请施主做的,绝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我只想借施主的量天尺,打救一些苦难的冤魂,好借此找到那只鹩哥,可以让我的妻子开口说话。”

  “拿去,送你了。”不等他说完,我就把量天尺递了过去。

  无妄一窒,随即摇了摇头,“我虽然不能摆脱世间的男女之情,却也算是化外之人,量天尺在我手上发挥不出效力。”

  老和尚似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他有能力帮海西阁对付子母凶煞,但是又有求于我。看他刚才的怪异举动,要找的什么鹩哥,多半和鬼车有关。

  我看得分明,那辆火车,很像是日本鬼子的运兵车,又或是押解犯人用的。真要没口子的答应老和尚,指不定会遇上什么凶险呢。我只是为求一份工作,值得去冒险吗?

  “呃……”海西阁忽然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怪叫,仰面倒在地上。

  他双手抠着自己的脖子,像是被人用绳子套住了脖子,像拖死狗一样往雾霭深处拖去。

  “谢安,蓝兰,救他!”海夜灵急得连连顿足。

  蓝兰性子直,说不救就不救,只是冷脸看向一边,装没听见。

  我虽然也不想管海西阁,无奈老板有令,可这种情形下我特么真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无妄纵身跳了过去,口中大诵佛经,手里的钵盂凌空挥舞了几下,兜满了雾霭,将钵盂猛地罩在海西阁脸上。

  海西阁安静下来,躺在地上不住的喘粗气。

  无妄收起钵盂,低声道:“水儿,你先把那对子母凶困上一阵。”

  “大师,你在跟谁说话?”我狐疑的看了看四周。

  无妄低声道:“水儿就是我妻子。”

  “救命,大师救我!”海西阁彻底吓破了胆,跪在地上连连向无妄磕头。

  无妄一把拉起他,“我说过会帮你化解此事,就一定会做到。”

  见无妄看向我,我只得叹了口气,指了指海夜灵,“我跟她签了卖身契了,她同意我就帮你。”

  海夜灵老实不客气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帮!”

  我:“……”

  接下来,无妄的行动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老和尚从屋子后面拖出个麻袋,亲自扛到我们车上,招呼我们上车,然后跳上驾驶座,熟练的发着了车子。

  时值深夜,漫天大雾,能见度不足五十米,可这个疯狂的和尚却把车速开到了90迈。

  这里的地势原本坎坷不平,车速又快,以至于银色的商务车像只巨型的铁兔子一样在雾霭中连蹦带跳的向前冲……

  蓝兰反手抓着座椅的靠背不敢动弹,海夜灵吓得死死抱着我的胳膊不肯撒手。

  海西阁倒是想了个‘好办法’,干脆从座位上滑下来,把胖大的身子卡在驾驶座靠背和后座之间的空隙里,缩成一团固定住身子。

  海夜灵忍不住小声问我:“这和尚是不是疯了?”

  “我看也像,他好像急着去见如来佛祖。”我垂眼瞄着她领口间露出的雪白,感受着她贴在我手臂上的一团软绵。

  本来我也以为无妄可能精神有问题,可仔细一看,才明白他并不是盲目的横冲直撞。

  车头前方,有一个雾水凝成的淡淡人形,一直和我们的车保持十多米的距离在前面带路。

  那是一个女人的样子,身段很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