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螳螂
天工匠人2017-11-20 17:173,335

  “依照王裁缝对你说的那番话来看,他应该是深藏不露的玄门中人。根据警方的调查结果,王裁缝和大胡子死了半年左右。半年多,量天尺一点锈迹都没有,这说明它不是普通的兵器,而是玄门法器。”老白推断道,接着,又说了一些量天尺的其它功用。

  我仔细看了看铁尺,外表和普通的尺子差不多,刻度刚好是一尺。因为常年被摩挲,乌黑锃亮,泛着特殊的光泽。

  由于是生铁打造,拿在手里很有分量。撇去打鬼的能力不说,用来防身还是很不错的。

  我问老白:“两人死了半年多,尸体怎么没烂啊?还有,大胡子死后,他的鬼还要砍王裁缝,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常说的生死冤家了。”老白说,“大胡子用匕首刺死王裁缝的时候,被王裁缝用铁钩子砸死,两个人同归于尽,心里都憋着一股子怨气,死后还不断的你砍我,我砍你。

  王裁缝算到你会来,所以借你的手,把大胡子彻底干掉了,等于是你替他报了仇。至于尸体不腐,一方面是炉灶前本身就地火充盈,另一方面是两人自身的怨念导致。”

  我让老白托他做警察的二舅帮忙,按照王裁缝给的地址打听一下他前妻邓小云的下落。

  铁尺我留下傍身,两件金首饰还是连同存折一起给邓小云的好。

  礼拜天我没出去拉活,准备好好歇一天,明天去公司报到。

  换上王裁缝做的西装,对着镜子左右照了照,再次赞叹王裁缝手艺不凡,这身西装可是比所谓的大品牌体面多了。

  我正臭美呢,猛然间就见穿衣镜里多出一张刀削斧剁般的男人脸!

  “我艹!”

  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纵身跳到一旁,转过身,看仔细那人,立刻就愣住了。

  倏然出现在我家里的,居然是在监狱里自杀了的刀手——螳螂!

  别看这家伙瘦的像柴禾棒,可三角脸上横肉倒生,活着的时候就带着一股子煞气,做了鬼,更显得阴森冷狠,让人不敢靠近。

  “你果然能看见我。”螳螂咧了咧嘴。

  我强作镇定,走到一旁,把铁尺拿在手里,胆气壮了些,“你来我家干嘛?”

  我和螳螂只在一个监室里待了三天,他就自杀了,两人实在谈不上有什么交情,更加没什么仇。

  螳螂又咧咧嘴,“是老陈让我来找你的。”

  “老陈?哪个老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说他叫陈将。”

  “靠!”我一蹦三尺高,也顾不上螳螂是鬼了,上前一把揪住他,“那狗东西在哪儿?快带我去找他!”

  虽然老白猜测陈将就是僵王将臣,我还是对他半点客气欠奉。老子好端端一个人,怎么就被丫变成僵尸了呢?!

  螳螂摇了摇头,“他说你一定很想找他,但他很忙,没时间见你。事实上,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我冷静下来,松开他,坐回沙发上点了根烟。

  螳螂是鬼,能和鬼接触,老陈果然不是普通人,他要真是将臣,我还真不敢跟他死磕。

  我问螳螂:“他让你来找我干什么?”

  螳螂摇了摇三角脑袋,表情有些纠结,“你也知道,我是被判的无期。本来以为死了就一了百了,结果自杀以后,却还是只能在岗子楼附近游荡,和坐牢没有区别。

  今天早上老陈找到我,说我如果想要彻底解脱的话,就必须来找你,听从你的吩咐,否则,就只能永远待在岗子楼。”

  “他说你就信?”我诧异的看着螳螂,这家伙不像傻子啊。

  螳螂更加纠结,“事实是,我一答应来找你,马上就能离开岗子楼了。我本来想去别的地方,可一动心思,就又回岗子楼了。我只有按老陈说的做,才能离开那鬼地方。”

  我听得一脑门子黑线,“你来找我,就是来听我使唤的?”

  “好像是这样。”螳螂苦笑,“老陈说,你一定会怀疑我的动机,但是你有办法证明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

  不经意间,看了一眼手里的铁尺。想起老白说的量天尺的功用,于是起身走到螳螂面前,把铁尺伸到他眼前,“你保证你刚才说的都是实话,然后试试看能不能抓住这把尺子。”

  螳螂照做,果然握住了铁尺的另一头。

  量天尺作为法器,代表着法度、规矩,如果鬼撒谎,别说是抓尺子了,轻轻一碰就会被量天尺所伤。

  可证明螳螂说的是真话又有什么用?

  我实在想不出让一个死鬼刀手跟在身边能做些什么,难不成让他去砍人?

  “这把尺和刀很像,就是短了点。”螳螂盯着铁尺抿了抿嘴,眼睛放光的说:“从今以后,我就跟着你干了,你就是我的新老大。老大,我想要一把刀!”

  “你要刀干什么?”我听得一激灵。

  螳螂耸耸肩,“我说过,我是刀手,除了帮你砍人,我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砍……砍人……

  他还真跟我想一块儿去了。

  可我特么才放出来不到一个月,这辈子都不想再去那鬼地方。再说了,我砍谁啊?谁和我有那么大的仇?我砍鬼啊?

  砍鬼!

  我脑子里猛然灵光一闪。

  我现在随时随地都可能遇上鬼,有个专业的鬼刀手在身边,是不是就方便多了?

  看哪个鬼不顺眼,手一摆:给老子砍死他!

  见哪个女鬼有几分姿色,手一挥:把她带回去,老子今晚亲自搞死她!

  想到这儿,我忽然觉得身边有个鬼刀手貌似也不错啊。

  可身边总跟着一只鬼……想想挺瘆人的。

  我挠了挠头,问螳螂:“你打算以后就这么跟在我身边?”

  螳螂点点头,像是从我的表情中看出些端倪,忙说:“我只要认你做老大,甘心帮你做事,就可以离开岗子楼。我不用每天跟在你身边,只要有需要,你随时召唤我就行了。”

  召唤?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桌上的一个笔记本上,那是老白给我的通灵笔记。我记得里面有一篇关于养鬼的记载。

  我翻看了一下,走到电脑前,十指翻飞,很快打出一份契约。

  我把新出炉的契约打印出来,咬破指尖,对照笔记,用自己的血在契约上画了道符,然后让螳螂在上面按手印。

  按照笔记上的说法,这叫契鬼,和鬼之间有了约定,鬼就能听凭人的差遣,听候召唤,随时出现。

  螳螂看了看契约,不忧反喜,立刻在上面按了手印。

  看着漆黑的拇指印,我越发觉得老白爷的笔记神奇无比。

  螳螂是在我出狱前不久自杀的,人死后变成鬼,没过七七是不能碰到阳世的东西的。

  但是,螳螂竟能碰到画了符的鬼契约!

  眼见手印落定,我一颗心总算彻底放下了,按笔记中说的烧了契约,回头见螳螂还站在那里,忍不住笑道:“螂哥,咱们这边完事了,你现在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要不,去找个鬼小姐释放一下压力?”

  我不由得想起了那晚附身在海夜灵身上的女鬼技师。那件事我没去查,想来那个女鬼的名字就叫玫玫。

  螳螂舔了舔嘴唇,说:“我想要把刀。”

  “OK!没问题!”

  我打了个响指,也顾不上把西装换下来,拿了车钥匙带螳螂下楼。

  既然收了小弟,当然要给小弟配备妥当,这方面绝不能抠门。

  一路杀到老白家的丧葬品店,我也不理正在躺椅里冲盹的老白,大手一挥,对螳螂说:“螂哥,看中什么直说,元宝蜡烛管够,豪宅跑车要什么有什么,有需要我烧两个妞给你也没问题!”

  “啥……啥情况?”老白被我的大嗓门惊得从躺椅里弹了起来,一脸懵逼的瞪着我。

  我和他之间没什么秘密可言,当即把螳螂的事说给他听。

  老白从抽屉里找出半截香头,点着了在眼睛上熏了熏,擦掉眼泪,盯着螳螂发愣,“鬼刀手!”

  螳螂把店里的物品看了一遍,执着的说:“我就要一把刀。”

  “要什么款式,我给你量身定做!”老白也来了精神,边说边从角落里找出竹篾彩纸。

  听螳螂说了尺寸外形,老白立刻动作熟练的干开了。

  我从货架上拿了把纸糊的手枪,比划着冲老白瞄准,“你糊这个干什么?这可是违禁物品。”

  “放下,那是我糊给我小外甥玩儿的。”

  我把枪举到螳螂眼前,“螂哥,现在已经不是冷兵器时代了,要不,我给你烧两把这个?”

  螳螂摇摇头,“不要。刀,永远都不会过时,永远都是最可靠的武器。”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我一手拿枪,一手掏出电话,居然是海夜灵打来的。

  “海总……”

  接起电话,我刚说了两个字,海夜灵就用不容抗拒的口气说:“谢安,你准备准备,两点钟来机场,和我一起出趟差。”

  “呃,去哪儿?”

  “东北。”

  挂了电话,老白问我谁打来的。

  我说是我的新老板,让我提前半天入职,和她一起出差。

  老白停下手里的活,盯着我,圆眼中闪着暧昧的小火苗,“一起出差,就你们俩?我怎么觉得你小子要走桃花运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