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黑衣老太
天工匠人2017-11-20 17:173,029

  事实证明老白想多了。

  拖着行李来到贵宾候机室,不光见到了海夜灵,还有她的女保镖蓝兰。

  另外还有一个人,居然是被吊死鬼缠身的海西阁!

  海夜灵见我有些诧异,指了指海西阁,介绍说,这是我堂哥。

  海西阁一改上次的嚣张跋扈,站起来想和我握手。

  我避开他,绕到一边,往他身后看了看,靠,居然还带着那条上吊绳!

  海西阁讪讪的缩回手,“上次在电梯里,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我离他远远的坐了。

  蓝兰低声对我说:“你不是阴眼,是幽冥眼,否则你不可能看到鬼器。”

  我同样压低声音说:“你不是道士吗?怎么还没搞定他?带着这么个倒霉催的出差,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嘛。”

  海夜灵清了清嗓子,说:“这次去齐齐哈尔,一是洽谈一桩业务,再就是替我堂哥解决他的事了。”

  她和海西阁虽然在工作上有冲突,可毕竟是堂兄妹,一有性命之忧,还是要帮他处理此事。

  飞机起飞前,我正准备关掉手机,一个没显示号码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直接挂断,关机。

  那应该又是张蕾打来的,而我和她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老白和石头说的对,过多的纠结过去只是自寻烦恼,我就应该当她死了。

  飞机起飞,海西阁不住的跟我套近乎。

  我这才知道,那天在电梯里,他认出了那个女鬼。

  那是他去齐齐哈尔出差的时候,在酒店里叫的一个按摩技师。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第二天就听说那个技师在酒店吊死了。

  他着重在‘技师’两个字上加强了语气,可我从他闪烁不定的眼睛里看出,他所谓的按摩就是特殊服务。

  我不由自主的瞄向海夜灵裙下的长腿,眼皮一抬,就见她正用能杀死人的目光狠狠的瞪着我。

  那晚在洗浴中心,虽然最后没成事,但那之前,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做的,我几乎全都做了,甚至还把手伸进她的……

  她那晚虽然被鬼附身,但从眼神看来,从头到尾她的意识都是清醒的,自然知道我跟她做过什么。

  答应做她的助理时,我只想着今后的生计,事后才想到两人间的暧`昧。

  虽然难免对这位靓丽的女总裁想入非非,可我并不是那种没有自知之明,妄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的人。

  只是两人曾有过那样一次超亲密接触,为她服务似乎双方都有点尴尬啊。

  傍晚时分,飞机在齐齐哈尔降落。

  虽是初秋,东北却已经很冷了。

  一下飞机,冷风就嗖嗖的往脖子里钻。

  好在当地的业务公司早就等在机场,直接把我们送到了酒店。

  晚饭自然是业务公司的领导们招待作陪。

  不得不说,海夜灵是真能喝。

  东北人能喝,东北男人能喝,海夜灵更能喝,酒到杯干,跟谁都不含糊。

  我暗暗给她起了个外号——白加啤。

  因为洽谈对象是女总裁,对方领导就没抽烟。

  饭吃了一半,我烟瘾上来,就借口上厕所出去抽烟。

  刚点着火,海夜灵跟出来,虎着脸走到我面前,“你别一直吃啊,我请你做助理是干什么的?你得帮我顶酒,这是你的工作之一!”

  我汗了一个,难怪她刚才一直咧我呢。我还以为她是喝了酒,想起洗浴中心的事恨我恨得牙根痒痒呢。

  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份工作和做牙医是两个概念。

  以前好歹算是白衣天使,让病人躺下他就不敢坐着。

  现在,唉……

  后来我帮海夜灵顶酒,双方业务在酒桌上拍了板,我也喝得五迷三道。

  酒宴结束,对方领导拉着海西阁和我,说是去打麻将。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打麻将只是一个借口。

  我可不想入职第一天就让老板觉得我是酒囊饭袋,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于是装作不明其意,说不会搓麻,而且酒喝多了,想睡觉。

  可事后一想,靠,我和海夜灵第一次见面是在洗浴中心,她老早就给我脑门上贴了个大标签——嫖…客。

  海西阁本来蠢蠢欲动,见我不去,也不敢去了。

  因为蓝兰说过,上吊绳还在,女鬼随时都会找上他,要他的命。

  我们入住的酒店,并不是海西阁上次住的那间,所以我睡得很安稳。

  结果睡到半夜,被一阵“嗡嗡嗡嗡”的声音吵醒了,转眼一看,是床头柜上的手机在震。

  看清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我登时睡意全无,打电话来的是海夜灵。

  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这个时候打电话来,难道她一觉睡醒,有什么想法?作为私人助理,我是不是有责任满足老板的……

  YY归YY,我还是赶忙接通了电话。

  听筒里先是传来几下“唔唔”声,像是她被什么人捂住了嘴,接着就传来一声含糊而短促的“救命”!

  我猛一激灵,跳下床,胡乱套上衣服就往外跑。

  跑到门口,猛然想起可能遇到的危险状况,忙又跑回来,从托运来的行李箱中抽出铁尺,开门跑了出去。

  海夜灵的房间就在隔壁,拍门没反应,一直没挂断的手机里却一直传来憋气的“唔唔”声。

  情急之下我顾不上叫酒店客服,狠狠一脚踹开门,冲进里间,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禁目瞪口呆。

  海夜灵仰躺在床上,她的身上赫然趴着一个全身黑衣的小个子。

  入室强叉?!!!

  我脑子里第一时间闪过这个念头,立刻愤怒的冲了上去,伸手想把小个子拉开。

  哪知手还没碰到小个子,她就猛然转过头,凶悍无比的瞪着我。

  居然是个老太婆!

  老太婆全身黑衣,青嘘嘘的脸皱的像是橘子皮,额前绷着块玉,乍一看就像老年间的地主婆。

  老太婆瘦小的身体大字型的趴在海夜灵身上,神情狰狞的瞪着我,似乎在用目光警告我不要靠近。

  海夜灵身材高挑,比老太婆整整大了一圈。被黑衣老太攥着两只皓白的手腕,一只手里还握着接通的手机。两条白皙紧致的小腿不住的想往上踢,却被黑衣老太两只穿着黑布鞋的裹足紧紧勾着,怎么也踢不高。

  鬼压床!

  判定状况,我不顾黑衣老太的瞪视,挥起铁尺向她背上拍去,“滚开!”

  黑衣老太一开始没当回事,等到铁尺拍在她背上,才发出“啊”的一声惨叫。眼神由狠恶变得惊恐,却并没有像大胡子一样消失。

  “还不滚?!”我盛怒之下,再次抡起铁尺拍了下去。

  黑衣老太猛地跳起来,像只老鼠般的蹿到墙角,倏然消失不见。

  眼见她逃走,已经拍下去的铁尺却收不回来。

  “啪!”

  海夜灵“啊”的一声尖叫,双手抱胸在床上缩成了一团。

  我看了看她,又看看手里的量天尺,我明显感觉到,铁尺是被弹开的,拍中的部位,应该就是她胸前那对宝货……

  “干什么的?”

  “你是什么人?”

  “不许动!”

  ……

  一阵嘈杂从外间传来,还没等我回过头,就被人拧着胳膊按在了床上,“海总,你没事吧?”

  听声音,是蓝兰。

  其他那些人,应该是酒店的工作人员,通过监控看到我踹门,所以赶了过来。

  “我没事,出去……都出去!”海夜灵声音发颤的叫道,“蓝兰,放开他,他是来救我的。”

  “出去!全都出去!”

  在海夜灵的连声喝叱下,酒店的工作人员都退了出去。

  我被蓝兰以一招漂亮的擒拿手按在床上,好死不死,脸正好被按在海夜灵隆起的屁股上。

  这会儿蓝兰撒手,我刚想爬起来,却被一只手按住了后脑勺。

  “蓝兰,你也出去。”

  “海总……”

  “我没事了,回头我再跟你解释,你先出去吧,把门关上。”

  我面前一团柔软,鼻子刚好卡在一道缝隙里,好在海夜灵睡觉前洗过澡,除了沐浴露的香味没有其它异味,否则我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她为什么按住我?难道她喜欢这个道道???

  “起来,你快起来!”海夜灵松开手,使劲用脚蹬开我。

  我恍然爬起来,就见海夜灵抱着胸蜷在床头,满眼惊疑不定的看着我,“我上次没看错,你真的是僵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