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傀儡
天工匠人2017-11-20 17:183,308

  ‘你是僵尸’四个字从海夜灵口中说出,在我听来无异于如雷贯耳。

  我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嘴里的那颗僵尸獠牙露了出来,嘴唇开合间,是那么的突兀显眼。

  刚才她按住我,是怕蓝兰看见我的僵尸牙?

  我默默的看着海夜灵,心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惊恐,不知道她接下来会怎么对待我这个异类。

  “这都是命。”海夜灵眼皮低垂,喃喃道。

  “什么意思?”我对这个女人充满了疑惑,索性反客为主,问:“先是被鬼小姐附身,后来被刀手砍,现在又被鬼压床,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招灾?”

  海夜灵抱着膝盖蜷在床头,幽幽的看了我一阵,忽然叹了口气,“唉,我觉得我和你之间是应该开诚布公的谈一次了。”

  “嘶……”她想起身,可刚一舒展身子,就忍不住抽了口凉气。

  这时我才留意到,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象牙白的丝质睡裙,两条光洁的小腿比睡裙的布料还耀眼。从肩部的轮廓来看,上半身明显是真空的。

  想起刚才铁尺拍下后的那种特殊触感,我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

  “去外面等我!”海夜灵横了我一眼。

  我刚点了根烟,海夜灵从里间走了出来,仍是穿着那件睡裙,不过胸口部位挺拔了一些,显然是加了小衣。

  想起刚才的情形,我理了理思路,问:“你刚才为什么第一时间打给我?蓝兰才是你的保镖。”

  海夜灵从烟盒里抽了根烟,点上后浅浅的抽了一口,吐着淡淡的烟雾说:“蓝兰只是一个保险,真正能救我的,是你。”

  不等我问,她就继续说道:“那天晚上被刀手追砍,你把我推上车的时候,那个刀手想要偷袭你,那时候,我看见你嘴里居然有颗僵尸牙。我当时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可到了警局才发现,你被砍伤的伤口居然已经愈合了。那时候开始,我就怀疑你是僵尸,所以让人调查你的资料。”

  我错了错下颚,舔了舔已经缩回去的牙齿,“你请我,是因为知道我是僵尸?”

  海夜灵点点头。

  我纳闷道:“普通人见到僵尸不是应该害怕嘛,你居然特意找我这个僵尸做助理?”

  “助理只是掩饰,我找你,是因为只有你能保护我。”海夜灵目光灼灼的注视着我,“知道我为什么总是那么倒霉,经常遇到不可思议的事吗?”

  不等我回答,她就淡淡的说道:“因为我是玄阴之身,是阴灵邪祟最好的归宿。”

  玄阴之身!

  我脑子里猛然闪过老白爷留下的通灵笔记。

  玄阴之身是一种极为特殊的体质,拥有玄阴之身,意味着拥有天地间至精至纯的阴气。

  阴气重的人,最容易被鬼附身。

  可玄阴之身和至阴之身不同的是,体内还蕴藏着一点点极为隐秘的太阳精气。

  正所谓至阴生至阳,能够滋生出太阳精气,可见她的阴气有多深重。

  反过来说,能够在至阴中滋生的阳气,也是万中无一,精纯无比。

  “你是天生的鬼儡!”我吃惊的看着她。

  “你是玄门中人?”海夜灵眼波一动,神情略显欣喜。

  我摇摇头,“只是听人说过。”

  鬼儡是玄阴之身的另一种称呼,顾名思义,是最容易被鬼摆布的傀儡。

  拥有玄阴之身的人,不但最容易被鬼附身,当做傀儡般摆布,而且附身的阴魂如果能勾引出体内的太阳精气,就可以取而代之,倚仗太阳精气夺舍还阳。

  不光如此,如果精怪妖邪得了她的太阳精气,就可以省去数年修行,直接修成人身!

  我终于明白海夜灵为什么这么招灾引祸了,对鬼魅邪修来说,她就是唐僧肉!

  “既然知道我是鬼儡,那你就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要请你保护我了。”海夜灵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丝狡黠。

  我黑着脸点点头,各路妖邪都惦记的唐僧,唯独对僵尸没个鸟用!

  不对!貌似鸟用还是有的……

  “你是怎么知道自己是鬼儡的?”我有些好奇。稍微有些道行的人,都能辨认出至阴、至阳,唯独玄阴之身的太阳精气隐藏极深,普通的玄门中人是绝难认出的。

  海夜灵道:“是我的一个道士朋友告诉我的,她不光是茅山嫡传,还是个女警,她老公也是玄门高人。玄阴之身在二十五岁前是不会显露出来的,我二十五岁那年在海上遇到了他们夫妻三人,我朋友看出我是玄阴之身,给了我一件护身法器,所以我才支撑了两年。”

  “夫妻三人?这么屌!二十五……两年……你今年二十七?”

  海夜灵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你能不能关注重点?”

  她从包里拿出一个金色的锦囊,交到我手上。

  我打开锦囊,里面是一个生满铜锈的青铜铃,铃铛谈不上精致,而且像是经过无数次的碰撞,上面满是龟甲般的裂纹,看样子随时都会破碎。

  铃铛的一侧有着四个纂体的小字——燃灯诛邪。

  “这就是那件法器。”海夜灵眼圈泛红,声音越发阴郁,“两年来,每次有危险,它都会响,可是每示警一次,都会多一道裂纹。你也看到了,它撑不了太久了,我也撑不了太久了。”

  “你那个女警道士朋友有两个老公?”

  “你……”海夜灵秀眉一拧,“我跟你说正经事呢,你能不能别往歪处想?”

  我把青铜铃放回锦囊,放在桌上,斜眼看着她,“你朋友那么牛叉,你还用得着在我面前装哭扮可怜?有什么话直说好了!”

  海夜灵见伎俩被我识破,脸不由得一红,咬了咬薄薄的嘴唇,垂眼道:“我朋友的老公有个秘书,是铁板神算,她说燃灯铜铃最多只能帮我挡两年灾,到时候会有一个僵尸出现,接替铜铃替我挡……接替铜铃保护我。铜铃你带在身上,如果铃响,就说明我有危险。”

  “说白了你就是让我给你做盾牌!”我连连摆手,“不干不干,我回去就辞职。”

  “你和我签了三年合同,现在过了0点,合同已经生效了。”海夜灵靠进沙发,翘起了二郎腿,像只狡猾的狐狸一样眯起了眼睛,“你的薪水不低,可你违反合约,赔偿的数目也不小。”

  “靠!”

  “你不用生气,我也不是有意算计你的。你既然也是玄门中人,就应该听过‘在数难逃’。”海夜灵嘴角微微扬起,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铁板神算说,我要找的僵尸很好认,他只有一只僵尸牙,噗……”

  在海夜灵的捧腹大笑中,我气哼哼的离开了她的房间,门一开,就见蓝兰双手抱怀倚在门口。

  “我恨女道士!我恨女警!从现在起,你就是二师弟,八戒,快去保护师父吧!”我冲蓝兰吼了一句,不等她发飙就冲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我从兜里摸出那个锦囊,把龟裂的青铜铃倒出来,拧着眉毛仔细看了看。

  靠,连铜芯都没有,一个空铃铛,怎么可能会响?

  不经意间摸到脖子里的牛筋绳,我心里一动。

  牛筋绳是用来串昆仑木珠的,钟型的铃铛没有撞芯……

  我把昆仑木珠摘下来,将皮绳顺着青铜铃顶部的小孔穿过去,昆仑木珠正好卡进了铜铃里。

  摇一摇,“噔噔噔噔……”

  我把串好的铃铛戴在脖子里,猛然醒悟,靠,脖子里戴个铃,我特么不是变成狗了???

  接下来的两天,一直陪着海夜灵以及海西阁落实业务合同。

  忙完这些,海西阁把我们带到他上次来住的那家酒店。

  因为‘蓝悟能’说,祸起有因,他既然是在这里被吊死鬼缠上的,就必须在这里把祸事终结。

  悟能,是我给蓝兰起的绰号,当然,当着她的面,我只敢叫她的名字,或者女侠,毕竟黑带高手不是那么好惹的。

  “住这里,那个女鬼肯定会来找我的!”一听说今晚要住在这家酒店,海西阁脸都白了。

  蓝兰斜睨着他问:“你是想每天提心吊胆,还是一次性把事情解决?”

  酒店前台听了我们指定的一个房间号,露出诧异的神情,“小姐,先生,那个房间……”

  蓝兰脸一沉,“我们就要那个房间!”

  1216,就是女鬼吊死的那个房间。

  作为五星级酒店,有人在房间里上吊,肯定要做些必要的措施。

  闻到房间里淡淡的尘封气息,就知道从事发后,这间房没再住过人。

  门一关,蓝兰立刻从包里掏出一块小小的八卦镜,对着海西阁的脖子照了照,“上吊绳还在,那女鬼真是贼心不死。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次我非要她灰飞烟灭不可。”

  说完,打开拉杆箱,一件件的往外掏东西。

  “我靠,你开杂货店的?”见她从不大的拉杆箱里掏出烛台、香炉、蜡烛……甚至还有一把两尺长的桃木剑,我不禁满头黑线。

  见她的八卦镜摆在一边,出于好奇,随手拿起来对着局促不安的海西阁照了照。

  这一照不要紧,我浑身的汗毛立刻戗了起来。

  除了脖子里污迹斑斑的上吊绳,海西阁的背上居然还趴着一个血糊糊的小孩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