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深山密林
天工匠人2017-11-20 17:153,319

  眼看那只尖利的怪手就要抓中海夜灵的后颈,我来不及出言提醒她,只能纵身上前,一把将她推开。同时拔出量天尺,一个箭步蹿到了树后。

  树后空无一物,那只手的主人呢?

  这会儿天已经亮了,我绝对没有看错,那明明是一只指甲尖锐黑漆漆的手。只是怪手迅如闪电,没能分辨出那到底是人类的手还是什么动物的爪子。

  “怎么了?”蓝兰等走回来问。

  “刚才树后边伸出一只手,想抓她。”

  海夜灵打了个寒噤,下意识的把手搭在了腰间的匕首上。

  海西阁问:“什么手?在哪儿呢?”

  “不见了。”我抬头仔细看了看树冠,又看了看四周,心里直打鼓。

  海西阁战战兢兢的看向无妄,“大师,会不会是那种东西?”

  无妄神情略微有些疑惑,摇了摇头道:“一定不是鬼魅,如果是阴魂鬼魅,我必定会有所察觉。”

  一听不是鬼,海西阁胆气顿时壮了起来,提着铁铲绕着树转了一圈,边问我是不是看花眼了,边把铁铲抡了起来。

  我见他要往树上抡铲子,急忙道:“别……”

  只喊了一个字,铁铲就狠狠的砍在了树干上。

  “你还怕这树会疼啊?”海西阁笑道。

  下一秒钟,随着一阵“嗡嗡嗡”的声响,他的笑容凝结在了脸上。

  无妄抬头看了一眼,惊道:“是黑马蜂,快走!”

  我恨不得一脚踹死海西阁,这个怂包,没事抖他妈什么威风。

  刚才我就看见树顶有个背包那么大的蜂窝,只是觉得相互无碍,才没当回事。

  现在海西阁一铲子砍下去,树身的震动传到了蜂窝里,马蜂还以为遭到攻击,立刻倾巢而出向我们扑了过来。

  “海总,快走!”蓝兰边招呼海夜灵快跑,边把外套脱下来准备驱赶马蜂。

  我拉了她一把,“赶紧跑!”

  这种马蜂通体漆黑,只有肚子上有着不规则的灰色花纹,每一只都有成年人的小拇指那么大,岂是能赶开的。别说多了,被叮上那么三五下,就甭想活命了!

  无妄和他的水儿老婆显然也对黑马蜂束手无策,只能带着众人夺路狂奔。

  人哪有马蜂飞的快,更何况黑马蜂数量众多,这么跑下去绝不是办法。

  奔跑间,不经意瞥见旁边有一棵干枯的野草,我急忙弯腰拔了出来。

  以前来东北旅游,曾听当地人说过,这种草叫做冬籽草,不好烧,但烧着后会产生剧烈的浓烟,能把山蜂子熏得晕头转向。

  我边跑边用打火机点着冬籽草,举在头顶挥舞。

  冬籽草产生的烟雾果然有效,黑马蜂纷纷绕开我,向前边的人追了上去。

  我晕。

  看来一棵草的威力只能拯救我自己啊。

  山林里虽然杂草丛生,可这一时半会儿想要再找些冬籽草却也困难。

  眼看几只黑马蜂飞到了蓝兰头顶,我急忙紧跑几步追上去,把冒烟的冬籽草往她领子里一插,“拉着海总一起跑。”

  刚说完,就见蓝兰脚下一滑,斜剌剌向一旁摔去。

  我连忙伸手想把她拉住,哪知道她滑到一半,居然整个身子向地下陷去。

  我刚抓住她的胳膊,被她的体重一带,脚下猛然一空,竟也跟着往下陷落。

  海夜灵就跟在我俩旁边,见状连忙抓住我的背包。我和蓝兰加起来两百多斤的重量哪是她能拉的住的,耳听一声低呼,紧跟着三人就都掉进了一个狭窄的地洞里。

  地洞直径不到一米,深度却超过两米。

  三个人同时掉进来,再加上各自背了个背包,正好紧挨着卡在了当中。

  “怎么会有个洞?”蓝兰气急败坏的问道。

  她和我面对面,身体紧贴在一起,一说话,我就觉得她呼出的热气扑面而来。

  我哪还顾得上跟她解释,张嘴大喊救命,希望海西阁和无妄僧听见动静,在摆脱黑蜂后回来救我们。

  叫了几声,也没听见回应,只能暂时听天由命了。

  “咳咳,你在我脖子里插的什么东西,呛死了!”蓝兰反手把那棵冬籽草拔出来就想往外扔。

  我忙抓住她的手,“可别扔,扔了咱都得喂马蜂。”

  “你把脸挪开,唾沫都喷我脸上了。”

  我:“……”

  等乌压压的黑蜂子从头顶过完,我才把快要烧没了的冬籽草扔了出去。

  “怎么会陷下来的,现在咱们怎么办?”海夜灵在身后哭笑不得的问。

  “先冷静,然后慢慢想。”我郁闷的翻着白眼,怎么就变成夹心饼干了呢?

  都怪那个该死胖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没事砍树干什么?

  面前的蓝兰忽然皱着眉头问:“你裤子里装的什么?”

  “量天尺。”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和她呼吸相闻,她那对宝货顶在我胸口挤成了两个肉饼子,两人的身体可谓是零距离接触,如果那一根不抬头才叫出鬼了。

  “你把它挪开点,顶的人难受。”蓝兰挣了挣身子,三人却卡得更紧实了。

  我无奈的把两只手在她面前摆了摆,示意我根本没法子把手伸到下面去。

  她掉下来的时候同样是双手朝上,在狭窄的空间里也没法子伸下去。

  正因为如此,我才逃过一劫。

  假如有足够的空间让她把手伸下去挪动那根‘量天尺’……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这时,我忽然觉得一只手搭到了我的后腰上,顺着往下滑了滑,握住插在那里的正牌量天尺轻轻摇了摇。

  勉强转过头,就见海夜灵正噙着嘴唇,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低声道:“你是不是挺想就这么一直卡着啊?”

  我脸一热,忙说:“都别乱动,把脚分开,蹬着两边的洞壁。这可能是山里的猎人挖的陷阱,下面可能有尖桩。也幸亏咱们仨一起掉下来卡住了,要不然随便哪个下来,都有可能小命不保。”

  蓝兰听我一说,惊得一头冷汗,“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啊?总不能一直在这儿卡着吧?”

  “最好的办法就是等无妄大师他们回来救咱们。”我想了想,又觉得这么等不大妥当,于是扭着脸对海夜灵说:“海总,我腰里有飞虎爪,劳您驾,帮我摘下来。咱俩中间有背包隔着,你活动空间富裕,看看能不能把飞虎爪拿上来给我。对了,你别趁机揩油,我卖艺不卖身的。”

  话音未落,就觉得腰间一疼,被她从后面狠狠拧了一把。

  这真不能怪我口花花,也就是和她之间有背包隔着,如果是三个人毫无间隔的卡在一起,前胸是蓝兰的‘珠穆朗玛’,后背是她的‘长白高峰’,我特么还就真不想出去了。

  海夜灵顺利的把飞虎爪交到我手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三人终于爬出了陷阱。回头一看,都是一阵后怕。

  这陷阱足有三米深,底部插满了削尖的木棍,每一根露出地面的都有一尺多长。

  如果是单独一个人掉下来,不死也得变成残废。

  折腾了这一阵子,雾已经完全散去了,奇怪的是,无妄和海西阁并没有回过头来找我们。

  海夜灵把散乱的长发重新绑好,问:“他们会不会被马蜂蛰了?”

  “先顾好自己。”回想起之前那只突然出现又骤然消失的怪手,我只觉得这深山老林里凶险重重,实在不想分心去想控制范围外的事。

  海夜灵点点头,在这一点上她是绝不糊涂的。

  “你的尺子不是在后腰别着嘛?”蓝兰瞪着我腰间的量天尺道。

  我皱起眉头咂嘴道:“啧,都这个节骨眼了,就不要太关注细节了。好好想想,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是在这里等着无妄他们回来找我们,还是发挥你在警校学的刑侦知识去追踪他们。”

  蓝兰往我身前扫了一眼,脸腾地红了。毕竟都是成年人,现在冷静下来,这种事哪是能忽悠过去的。

  海夜灵岔开话题道:“我看,还是去找他们吧。无妄大师需要谢安帮忙,到现在也没回头找我们,一定是出了什么状况。兰,你是学刑侦的,靠你了。”

  蓝兰狠狠瞪了我一眼,点点头,仔细的辨认了一下方向和痕迹,一马当先的端着猎枪向前走去。

  穿过一片山林,蓝兰停下脚步,皱起了眉头,“地上的落叶实在太厚了,已经找不到人走过的痕迹了。”

  蓝兰忽然指着远处叫道:“他们在那儿!”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一丛茂密的枯草中隐约有个棕色的胖大身影。

  “海西阁!”海夜灵边喊边往那边跑,蓝兰倒是个尽职的保镖,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边。

  那棕色的身影听到动静,动了一下,周遭的草丛被压得“剌剌剌”响成一片。

  我猛然意识到不对劲,忙大叫:“别过去,那不是海胖子!”

  两人一愣神的工夫,那棕色的家伙已经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竟然是一只体长超过两米的棕熊!

  这家伙一身棕毛,体型庞大,半遮半露的,离远了看倒真像是穿着棕色皮衣的海西阁。

  这个时节山林刚刚枯萎,正是棕熊冬眠前疯狂进食的时候。

  乍一见海夜灵和蓝兰这两个白生生的小鲜肉,立刻两眼放光,奋起四肢狂奔而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