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木屋
天工匠人2017-11-20 17:182,763

  看见迎面跑来这么个大家伙,海夜灵像所有普通女人一样尖声叫了起来。

  蓝兰也是脸色煞白,却没忘记自己的职责,毫不犹豫的端起猎枪瞄准了棕熊。

  “砰”的一声枪响。

  棕熊猛地停了下来,一双黑褐色的熊眼惊疑不定的看着前方的两人。

  “还愣着干什么?开枪!”我在旁边看的分明,蓝兰对双筒猎枪的后坐力估计不足,扣动扳机后枪管猛地向上一扬,子弹从棕熊头顶飞了过去。

  棕熊被枪声吓懵了,可紧接着下一秒钟便暴怒之极的冲向蓝兰。

  “快开枪!”这会儿我已经冲到跟前,拉起吓呆的海夜灵就跑。

  跑出没几步,就听身后又传来一下枪响,回头一看,不禁骇然失色。

  第二枪打中了棕熊,却因为目标快速移动,没能打中要害,只是将棕熊的一只耳朵打飞了。

  这时棕熊距离蓝兰已经不足五十米,吃痛之下更加狂暴,咆哮如雷的向她冲了过去。

  “跑跑跑跑跑!”我冲蓝兰大喊。

  她用的双管猎枪虽然威力不小,却有个别称叫‘两响’,每次只能发射两发子弹。

  这种猎枪本来就不是用来对付大型猛兽的,现在没把熊打死,反倒激得它狂性大发,再愣在那里等同是自杀。

  蓝兰也意识到了危险,转身飞奔到一棵大树旁,噌噌几下矫健的爬了上去。

  “你个二货!熊也会爬树!”我急得咬牙,见棕熊已经冲到那棵树下,并且开始快速的向上爬,只好边往那边跑边把飞虎爪从腰间摘了下来。

  跑到临近的一棵大树旁,抖开长索在上面绕了两圈绑好,瞄准爬到半截的棕熊,用力将飞虎爪向它斗大的熊头甩了过去。

  与此同时,就听一声暴喝,我只觉得眼前一暗,接着就被一团从天而降的重物狠狠的砸躺在地。

  原来蓝兰见熊也会爬树,情急之下从树上跳了下来,多半是为了报复我之前用‘量天尺’顶她,所以把我当成了人肉垫子。

  蓝兰跳起来,拽起我就跑。

  我被砸的七荤八素,晕晕乎乎跟着向前跑了一阵,猛然就听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声。

  惊惶间回头一看,震惊之余也长松了口气。

  原来刚才匆忙间将飞虎爪甩出,不偏不倚正钩瞎了棕熊的一只眼睛。

  棕熊剧痛之下从树上掉了下来,却更加疯狂的想要置我们于死地。

  飞虎爪一头绑在树上,由于棕熊的沖势太猛,被绳子一扥,四寸长的爪钩整个钩进了棕熊的脑腔。

  而此时,它距离我们身后仅仅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

  “太残忍了。”眼看棕熊抽搐了几下不动了,一向强硬的蓝兰不禁有些失神。

  我咬咬牙,捡起她刚才丢掉的猎枪,拉着她转身就走。

  海夜灵早就被这凶残的一幕吓呆了,满眼惊恐的看着我和蓝兰来到身边。

  我摒了摒气,沉声说:“没办法,这就是弱肉强食,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其它选择。”

  我不是嗜杀的凶人,但牵扯到人命,我没得选,只能在内心深处对这曾经的森林霸主说声抱歉。

  蓝兰给猎枪重新装填了子弹,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看着苍茫的山林,我也是一阵迷茫。

  都说东北的老林子会吃人,这话不假,现在我们已经彻底失去了方向感,就算想要出山都未必能找到来路。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远处传来几声狼啸。

  我说:“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熊尸再说。”

  翻过一个山岗,我从背包里掏出无妄准备的干粮分给两人。

  蓝兰啃了一口玉米面饼子,鼓着腮帮子使劲嚼了几下,看向我,“没水……”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从包里掏出两个小瓶的瓶装水分别给了她和海夜灵,“我只带了两瓶,省着点喝。”

  “那你呢?”蓝兰问。

  海夜灵瞥了我一眼,把两瓶水都接了过去,塞给她一瓶,“他说话你别信,他说有两瓶,至少有四瓶。”

  我苦笑,海老总真不是盖的,摊上这么个精明的上司,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叫苦。

  水……

  我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飞快的跑上一处高地,运足目力在山林中搜寻。

  海夜灵和蓝兰赶上来问:“你在找什么?”

  我指了指山坳深处,“找水。”

  “你真没多带水?”海夜灵喝了一半的矿泉水停在嘴边。

  我摇摇头,啃了口馒头,招呼两人快走,“找到山溪,或许就能知道无妄和海胖子在哪儿了。”

  蓝兰道:“你和无妄大师在打什么哑谜?他好像很喜欢水的样子。”

  事到如今我觉得没必要再瞒着二人,就把水儿的事说了出来。

  蓝兰听完,立刻瞪圆了眼睛,“水妖!”

  我说:“这件事知道就行了,人家伉俪情深,别去管闲事。”

  蓝兰道:“那怎么行?我们龙虎宗和各路妖邪势不两立!”

  我停下脚步,皱眉盯着她,“就算他老婆是水妖,你亲眼看见水妖害人了吗?我觉得有些人比所谓的妖邪鬼魅更可怕,你觉得呢?”

  “谢安,我能问你件事吗?”海夜灵忽然指着我手里的馒头,“有白面馒头你干嘛给我们吃玉米饼子啊?”

  “不要在意细节,赶紧去找水。”

  在一道山谷中,终于找到一条山溪。

  海夜灵看了看溪水,回头问:“世界上真的有水妖?”

  “所谓的水妖,就是修炼有成的水鬼。或许是生前就精通邪术,又或者死后恶修成妖,总之我不认为她是什么好东西。”蓝兰沉声道。

  我叹了口气,刚想说话,海夜灵忽然指着我俩身后说:“你们看,那是什么东西?”

  我和蓝兰同时转身,恍惚间,觉得眼前似乎有一道绿光闪过,定睛细看,却没发现有任何异样。

  “你看见什么了?”我问道,转过身,却见海夜灵神态仓惶的飞奔进了树林,像是身后有什么毒蛇猛兽在追赶一样。

  我和蓝兰喊了几声,她充耳不闻,只是向山林深处飞跑,两人只好边喊边追了上去。

  一路追赶,翻过一道山梁,赫然就见半山腰的两棵大树间矗立着一间木屋。

  “兰!你快点儿!”海夜灵一边跑向木屋,一边向身后招手。

  我和蓝兰都不明所以,只好跟着跑。

  眼看海夜灵头也不回的跑进了敞开门的木屋,蓝兰拔脚就要往里冲。

  我一把拉住她,左右看了看,总觉得事情大大的不对劲。

  “兰!你快进来!”海夜灵在木屋里叫道。

  “海总,出什么事了?”蓝兰问了一句,又要往里冲。

  我一手拽着她,一手把量天尺抽了出来,“你在外面守着,我进去看看。”

  蓝兰也看出不对,点点头,把桃木剑从背后抽了出来。

  我攥着铁尺走到木屋门口,木屋没有窗户,借着外面的光仔细一看,海夜灵正背对着门站在墙角,双手比划着,像是在和某人低声说着什么。

  “海总?”我凑向前试着喊了一声。

  海夜灵身子猛一震,缓缓后退了几步,一边转身,一边喃喃道:“谢安……”

  “咯……咯咯……”上方突然传来几下轻微的响动。

  虽然是大白天,听到这动静我还是忍不住竖起了浑身的汗毛,这分明就是石头错动的声音,而这声音,竟然就在我的头顶!

  耳听响声越来越密,我暗叫不好,脚下使力,飞身扑了进去。

  就在我扑进屋里的同时,身后传来一声轰然巨响,整个房间变得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中,就听海夜灵颤声叫道:“谢安,你在哪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