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荔枝君2017-11-26 23:052,164

  陆绍安身边还有另一个女人,看起来大约四十岁上下,短发、白衣黑裤,干练与女人味完美结合,风韵十足。

  “小陆先生,这边请。”

  似乎并没看见季晚和沈怡舟,陆绍安和中年女人,由人领着直接去了包间房间。

  “那不是……陆绍安?他旁边那个女人是谁?怎么没见过,不是都说陆绍安不近女色,看起来,是他喜好特别,只喜欢老女人吧?”

  “谁知道他们这样的男人,心里在想什么,而且那个女人虽然年纪大,气质倒是不差,应该出身很好,陆绍安和她,谁高攀谁,还不一定呢。”

  “也对啊,不过可惜了,陆绍安英俊多金,怎么会偏偏喜欢老女人,真是重口……”

  远处,两个年轻女人低声议论着,视线却迟迟没收回,停留在陆绍安和中年女人离开的方向。

  陆绍安这样的男人,自然走到哪里都是焦点,引人注目理所当然。

  然而这番对话传到沈怡舟耳朵里,却让她瞬间冷了脸色,“长舌不可怕,可怕的是长舌还没见识。”

  长舌又没见识,简直蠢到家。

  季晚垂眸笑了笑,因为沈怡舟的态度,也因为刚刚那两个女人的对话。

  “朱唯明年可能会跟TG有合作。”季晚抬起头看向沈怡舟,没错过她眼里淡淡的不屑。

  季晚口中的朱唯,就是刚才陆绍安身边的中年女人,朱唯是著名建筑师,明年恰逢TG珠宝创立50周年,从今年开始,TG就在和朱唯接触,计划明年年初,让朱唯亲自操刀设计,把中环的TG旗舰店重新装修,到时候还会有隆重的开幕仪式。

  “朱唯是建筑师,TG是打算50周年,重装中环旗舰店?”沈怡舟一点就透,跟远处那两个“长舌女”绝不是一个段位。

  季晚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而远处那两个女人,八卦欲望也终于熄灭。

  “对了,你刚刚说,今年9月米兰时装周有TG的秀……”

  餐厅里,季晚和沈怡舟一边吃晚餐,一边随意聊起9月时装周的事情,气氛和谐,时间过得也算快。

  *

  餐厅包间。

  之前餐厅里,两个“长舌女”揣测落空,陆绍安和朱唯没任何不正当关系,事实上,陆家和朱家是世交,无论公或是私,都常有来往。

  朱唯是著名建筑师,只是为人低调,又不是明星艺人,所以没什么人认识她,才会误解她和陆绍安。

  “老规矩?”朱唯笑了笑,人到中年,没了年轻女孩的明艳与朝气,却有着经历岁月沉淀后,优雅从容的气度。

  陆绍安点点头,缓缓入座。

  和郁东尧相比,陆绍安看起来要温和得多,然而骨子里,这两个男人实际上是同一类人——同样在虎狼环饲的大家族,想要生存下去,又怎么可能是善类?

  善类,在这种大家族里,到头来,只会沦为牺牲品。

  关键时刻利益为先,没人跟你首先讲感情——这类人,自小就学到豪门生存准则第一条。

  残酷,但很实用。

  “刚刚外面的,是季晚?”朱唯想起刚进餐厅时,她与陆绍安一眼就看见不远处的季晚,然而转瞬,陆绍安收回视线,径直前行。

  完完全全,将季晚忽视。

  如果是平常情况,陆绍安大可以过去打招呼,又或者邀季晚和她朋友一起,这才是正常状态,然而陆绍安偏偏直接掠过对方,这个举动,本身就耐人寻味。

  陆绍安听了,笑了笑,男性嗓音低沉有磁性,反问朱唯,“想提醒我什么?”

  “你这么聪明,一点就透,还需要我提醒?”朱唯把话茬丢回去,“要我提醒的话,你不是早已经在心里权衡过?”

  闻言,陆绍安仍然淡淡笑着,唇角弧度不变,眼神却比刚才略沉了几分。

  不大一会儿,菜陆续上来,陆绍安正要端起桌上那杯红酒,听见朱唯的声音。

  “你最近别那么拼,你毕竟做过那么一场大手术,顾着点自己的身体,陆家是不太平,但你比他们都聪明,你那两个哥哥,加起来也玩不过你,何必这么拼,把身体搞垮了,到头来一样什么都成空。”

  陆绍安端着酒杯的右手轻轻晃了晃,喝了一口,之后放下酒杯,看向朱唯,“一场手术而已,我又没成废人。”

  说这话时,陆绍安仿佛变了个人,脸色阴沉、眼底泛着戾气,不过很快他似乎自己意识到,语调恢复如常,“陆家最近不太平,正好是机会。”

  “也好,你自己有分寸。”朱唯不再多说什么,一顿饭吃得很安静,气氛稍显沉闷,尤其在朱唯提到那场手术之后。

  “又想说什么?”临近结束,陆绍安看着欲言又止的朱唯,淡淡笑道,“想劝我别碰季晚?”

  彼此对视一眼,朱唯会心一笑,以她和陆绍安的年龄差,完全将对方当小辈,尤其当她知道陆绍安之前的经历后,不禁对他多一分关心,“这一点上,你跟郁东尧很像,做事之前会衡量得失。”

  微微一顿,朱唯继续说,理性分析,“我现在提醒你,大概也是晚了,你真对她有想法,早在脑子里想过得失,我只说一点,你那两个哥哥加起来,也没郁东尧难对付,你真对季晚动了心思,必然要跟他对上,你想清楚了。”

  “真的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跟郁东尧对上?你对他太太动心思,他未必不会在陆家给你出难题。”

  朱唯同样出身豪门,与陆绍安有过相似经历,因此更加感同身受。

  不同的是,她是女儿身,而且志不在此,早早立志脱离大家族,以建筑师身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和手足姐妹并没那么大的摩擦,可是那些争夺和背后阴招,她即便作为旁观者,也看了不在少数。

  对面,陆绍安忽然起身,走到靠窗位置,窗外好像有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在床边看了好半晌,才淡淡开口,“早晚都要对上,现在或者以后,时间不是问题。”

  问题在于,他想要季晚。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产名媛约不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