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荔枝君2017-11-26 23:032,259

  下午,TG大楼。

  沈怡舟到的时候,季晚正低头在看什么,眉心蹙着,似乎对什么事犹豫不决。

  “来了,坐。”季晚淡淡一笑,“今年九月份,巴黎古董双年展TG会参加,会有三个系列展示,前两个已经定下了,Serendipity和Muse系列,但是最后那个系列,我还有点其他想法。”

  “最后的那个系列是什么?”沈怡舟听完,立刻来了兴致。

  巴黎古董双年展作为最富盛名的珠宝界盛世,每两年举行一次。今年9月会在巴黎大皇宫进行,而且皇宫会被改成成顶级的临时博物馆,盛况空前;另一方面,TG珠宝由郁老创立,明年恰好是TG珠宝成立五十周年,所以今年的双年展,对TG格外有意义。

  大约正是因为这样,季晚才会对展出系列犹豫不决。

  “暂时定了是Diva系列。”季晚揉了揉太阳穴,连日来的忙碌让她疲惫不堪,连一早上的三杯咖啡,也无法提起她的精神。

  如果只是工作忙碌,她能应对自如,偏偏其他事情,也是一团糟,理都理不清。

  “Diva系列?”沈怡舟对于TG的珠宝系列如数家珍,尤其是最著名的Diva系列,“Diva系列扇形设计的灵感来源于中世纪建筑的镶嵌画,通常会运用钻石和彩色宝石相结合,跟Muse系列比,更华丽,的确很适合这次的双年展。不过为什么,看起来你好像不是很想选Diva系列?”

  “Diva系列很经典,但是和Muse系列的风格略有些接近,”季晚解释道。

  Muse和Diva都是TG珠宝非常经典的系列,Muse系列用色更加大胆,拥有独特的切割工艺,每一件都堪称艺术品,不过更重要的是,Muse系列出自TG珠宝创始人郁老的手笔,所以这一次,Muse必然要作为展示系列出现。

  “我在考虑,既然有了Muse,是不是最后一个系列,在风格上选择一个差异更大的,会更好。”这次巴黎古董双年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越是看重,季晚当然越是想要做到最好。

  “不过暂时,还没有更合适的系列?”沈怡舟读懂季晚的心思,明白是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才会让她犹豫不定。

  季晚点点头,端起桌上那杯已经凉了的咖啡,喝了一小口。

  冷却的苦涩味道在味蕾化开,却仍然起不到提神作用,倒是有很明显的副作用——令季晚胃痛加剧。

  “你觉得……”沈怡舟顿了顿,好半晌之后,才又开了口,“Dionysus系列怎么样?”

  “酒神系列?”

  季晚微微愣住,脑子里回想着酒神系列,TG珠宝的酒神系列,设计灵感源于神话中的酒神,最大的标志,就是虎头设计,酒神系列问世至今,已经有二十五年历史,当年一经推出,十分惊艳,然而近几年,TG珠宝却倾向于发展更加女性化的Muse和Diva系列,酒神更偏向中性、硬朗风格,热度已经大不如前。

  “你不是想要一个风格完全不同的,酒神系列偏中性风格,和Serendipity、Muse系列都不一样,而且,时尚本来就是个轮回,或许可以趁着这次双年展的机会,重振酒神系列?”沈怡舟作为酒神系列的拥趸,对这个系列尤其欣赏,恰好今天趁着机会,就提了出来。

  然而另一边的季晚,听了沈怡舟的话,精致漂亮的脸上,却没有笑容展现,表情反而更加凝滞。

  其实在沈怡舟提出之前,季晚并非没考虑过酒神系列,沈怡舟欣赏酒神系列,却不知道酒神系列背后的故事。

  二十五年前,推出酒神系列的设计师,曾经是郁东尧父亲的前妻,当年夫妻二人隐婚,一直没有孩子,最终离婚收场。

  而郁东尧,似乎很厌恶那个女人,至于原因她倒是不知道。

  季晚很清楚,她最近和郁东尧的关系紧张,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去惹他不痛快;然而这次的展览同样万分重要,她力求能够做到最好。

  这样一来,自然陷入两难境地。

  沈怡舟是聪明人,看见季晚的反应,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其实季晚作为TG珠宝设计总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酒神系列更加适合这次的展览,她之所以连提都没提,一定有其他原因。

  “六点半了,一起吃晚饭?”季晚揉了揉眉心,不再纠结双年展的事情,打算将那些东西,先暂时抛到脑后,眼下,还有其他事情要操心,“9月的米兰时装周有TG的秀,我今年要忙双年展,正好跟你聊聊时装周的事情。”

  “好啊,我来的时候,看见附近有家私房菜餐厅似乎不错,去试试?”

  季晚点点头,拿了手袋,和沈怡舟双双下楼。

  餐厅坐落的位置很特别,闹中取静,外观是一座地中海风格的白色老洋房,夕阳下别有一番味道。

  虽然到晚餐时间,餐厅里的人并不多,私密性很好,倒是很适合商务人士,又或者谈工作。

  不过,沈怡舟的画风和脑回路,显然跟别人都不一样,好像离开工作场所之后,整个人都放飞了。

  “季总监,这次米兰时装周上TG的秀,乔以安是不是会复出?”

  季晚被问得猝不及防,轻咳两声,终于顺过气,眸光流转,明媚动人,“你签约TG是要做设计师,还是改行做娱乐记者?”

  四两拨千斤,沈怡舟的问题被挡回来,她倒是也不气馁,“今天早上乔以安去了EL,应该是打算复出?你不知道,我小叔这个人,又闷骚又傲娇,一把年纪难搞死了,乔以安要是有本事收了这个麻烦,趁早动手。”

  听见沈怡舟对自家小叔的评价,季晚不禁笑了笑,“霍沉?”

  “你敢在背后这么说他,证明霍沉应该也不是太难搞?”

  沈怡舟撇撇嘴,“他其实大不了我几岁,占着辈分大而已。”

  两人说话间,菜陆续上来,季晚其实没什么胃口,所以迟迟没动筷子,另一边沈怡舟正准备拿筷子,忽然被不远处熟悉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小陆先生,这边请。”

  季晚转过头,不偏不倚,对上男人深褐色的眸,是陆绍安来了。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产名媛约不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