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荔枝君2017-11-15 10:372,206

  变故突如其来,连司机周源也没反应过来,他清楚记得,他今天的任务,是送季晚回去,可是现在……

  郁东尧的花边新闻,他亦有所耳闻,当然知道苏黎是新宠上位,却没想到苏黎会公然给季晚难堪。

  “太太,我去跟苏小姐说一声。”

  周源说完,折回古斯特附近。

  不远处,叶惜恰好将一场戏尽收眼底,她缓缓走进季晚,声音不冷不热,“季总监,所以说呢,新人是需要调教的,你说是不是?”

  一副看足好戏的架势。

  “你让她一寸,她转身就能立刻踩到你头上,你再让她一尺……”叶惜抱着胳膊,高挑纤瘦身形立在一旁,引来周围注目,“岂不是要连自己的立足之地都没了?”

  叶惜言下之意,自然是激将季晚,想让季晚去同苏黎争,演一出好戏,好让她看得开心。

  “你知不知道,过气的人都有共同点?”沉默半晌,季晚终于转过头,眸光流转,淡淡看叶惜一眼,“叶惜,不要太过自以为是。”

  说完,季晚准备离开。

  下一秒,身形挺拔的男人远远走来,被众人簇拥,他一一应酬完,朝那辆黑色古斯特走去。

  是郁东尧出来了。

  他忽然看了过来,对上季晚的视线,微微蹙眉,接着却没有丝毫停留,继续前行。

  “郁先生,”司机周源凑过来,在郁东尧身旁说了句什么。

  片刻之后,周源快步向季晚走来,面色为难,“太太,郁先生说,有下一辆车来接你,请您稍等。”

  换言之,郁东尧选择带苏黎先走,丢下季晚。

  “太太……”周源年纪不大,面色白净,为难时脸部微微泛着红,有些像窘迫的少年,“我看苏小姐好像是腿受了伤,郁先生打算尽快送她去医院,所以才会让您等一等,并不是……”

  季晚听了,淡淡一笑,“没事,你先去吧。”

  周源是好意,想要解释、想安慰她,却并没有达到期望的结果。

  如果郁东尧不是真的在意苏黎,又怎么会当众丢下季晚,带着苏黎离开?他这个举动,完全没顾忌季晚的脸面。

  黑色古斯特终于离开,夜色中,气氛越发冷清,人也散得差不多,唯独叶惜还留在这里,迟迟没有离开。

  “季总监倒是很大度。”

  “你在后台跟苏黎动手了?”季晚想起刚刚周源说的,苏黎腿受了伤,又联想到之前的短信上说,苏黎再度在后台跟人发生争执,想一想,也猜得到对方是叶惜。

  叶惜笑一笑,眉梢眼角都是妩媚风情,让她眉眼褪去几分冰冷凌厉,“是她自己没站稳,也要算到我头上?这个锅,我可背不动。”

  “叶惜,你有自己的做事风格和习惯,跟我无关,但是凡事都有度,你应该知道,郁东尧对于过分的麻烦,只有一种处理手段。”

  就是彻底丢弃。

  正像季晚之前说的,模特也好、项链也罢,做任何事都有两手准备,没有谁是不能被替换的,即便是风头正劲的叶惜。

  听见季晚提起郁东尧的名字,叶惜面色一僵,被戳中痛处。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叫你季总监,却很少有人叫你郁太太?”恢复平静后,叶惜话锋一转,直直望着季晚,眼神意味说不明道不明,似乎是鄙夷,又似乎有同情,“因为从头到尾,没人当你是郁太太。”

  从始至终,根本没人当季晚是郁太太,看好戏的人没有,郁东尧没有,甚至连季晚自己,也没当过自己是郁太太。

  这段婚姻对于季晚和郁东尧而言,从开始那天,就是错误,已经名存实亡。

  *

  季晚回到半山别墅,已经临近十二点。

  令她意外的是,郁东尧居然在家。

  领带被他扯得松松垮垮,黑色衬衫比之前看起来要皱一些,却透出几分慵懒随意的味道,不过看样子,郁东尧似乎打算换衣服出门。

  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揉了揉鼻梁,随后架上一副平光眼镜,抬眸看一眼季晚,“这么晚?”

  “要出门?”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嗯。”

  “车在路上出了点小问题。”

  两个人,又是同时出声。

  前一个是郁东尧,后一个是季晚。

  “早点休息。”

  “郁东尧,你把离婚协议签了吧。”

  这是第三次,两人同一时间开口。

  “这段婚姻对你我都没意义,当初你说可以帮我父亲,让我嫁给你,我们彼此的任务都完成了,现在我只想好好做珠宝设计,不想应付其他的事情,我对于也已经没什么价值,不如好聚好散。”

  深深吸一口气,指甲陷入掌心,清晰疼痛感,让她忽略掉另一种痛楚,然后抬眸,去看郁东尧,“你说呢?”

  “好聚好散?”唇角轻轻勾起,郁东尧重复这四个字,似乎觉得很好笑,“如果你不是郁太太,你认为,你父亲在牢里,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安稳?”

  “晚晚,嗯?”

  空荡荡的客厅,忽然陷入一片死寂。

  终于,郁东尧抬手,将季晚垂落耳边的碎发,撩到耳后,指腹擦过她细嫩白皙的侧脸,动作轻柔,片刻温情,竟然真的让人产生错觉,他像是温柔深情的丈夫。

  “早点休息,之后还有很多事要忙。”

  说完,郁东尧不再停留。

  “郁东尧,你是不是很想,那晚死的人是我?”

  “你整天对着我这张脸,是不是很厌恶?”

  季晚盯着郁东尧挺拔背影,一字一句,缓缓说道。

  “你以为我很庆幸,活下来的是自己?!”胸口像被一只手死命挤压,令季晚呼吸都困难,“我也想,四年前那晚,死的是我。”

  “那样一来,就不用嫁给你了。”

  再一次,客厅陷入寂静,低气压蔓延,叫人心慌。

  好半晌过后,郁东尧终于转身,幽暗深邃的眸锁住季晚的脸,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或异样,眼里,却比刚刚多一分警告。

  像是在提醒季晚,她越界了。

  季晚不应该提起那件事,因为一直以来,那件事情都是郁东尧的禁区。

继续阅读:第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产名媛约不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